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志程以卵击石

2015年1月7日 更新

  其实就在别人都议论神池宫首席教谕大长老地位超然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想着神池宫宫主和北疆王为何不能走到一起的缘由,晓得这个风轻云淡的大长老还有这极强控制欲的一面。而在她表明身份的那一刻,我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缘由,一个冲击仙灵之界无望的高手,她疯狂起来,足以能够毁灭一切。
  
  这样的人,与她是没有一点儿道理可以讲的,越是心魔严重的人,越是迷信自己手上拥有的力量。
  
  她相信自己能够改变一切。
  
  然而我却以为,得失心和控制欲如此强烈的人。即便是真的有仙门所在,也不是她所能够前往的,而此时此刻,将生还的希望寄托于这白发老太的仁慈心,显然也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求饶既然无望,那么就拿起手中的剑,与她拼了吧?
  
  这是我当时心中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然而说完这番让我慷慨蒋的话语之后,我才发现尽管这白发老太冲击境界失败。然而她依旧是天山神池宫的大长老,依旧是让天下十大高手北疆王所敬畏的顶级高手,依然是修行界最神秘的天生神池宫中第一高手,我与她之间的距离,终究还是差得太远,这事儿让我师父来,说不定能够成功,但是我,却终究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
  
  我不认为我能够破得了那十方俱灭阵,便有资格对这位传说中的老人提出挑战。这样的决斗无异于唐吉可德去与风车决斗,但是我却不得不这么做。
  
  既然是死,不妨死得有尊严一些。
  
  听到我提出了的挑战,那大长老也是难得地愣了一下,接着她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容来,哈哈说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少年人,你真的以为自己有点小本事了,就能够蔑视主宰这个世界的力量么?你还是太年轻了,懵懂无知,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才好呢?”
  
  大长老对我根本不屑一顾,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盘算着后续之事,这让我心中的愤怒迭加,而这时那个被我压制在心海之中的意识似乎笑了起来,它在引诱我。让我交出身体的控制权,让它来给我演示一下,什么叫做力量,给面前的这个老乞婆,晓得什么叫做“少年人,不可欺”!
  
  然而面对着这魔鬼的诱惑,以及对于死亡的恐惧,我终究还是没有让它得逞,因为我晓得,在这个世界上,对那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来说,我慨然死去,远远要比入魔好得多。
  
  魔鬼给出的果实虽然甜美,展示出来的力量也让人羡慕,但是终究有毒,我陈志程,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闯出我的一片天来。
  
  这般想着,我将怀中的八卦异兽旗扔给身后的王木匠,伸出了长剑,朗声说道:“茅山弟子陈志程,前来领教!”
  
  一言方罢,箭步而冲,长剑宛如奔马,直指那老婆子的眉心之处,大长老不闪不避,就像一个吓傻了的老太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看着我,不过她的双眼之中,毫无畏惧,只有猛兽对于猎物之间的那种玩味和蔑视。
  
  我咬牙,根本不管其它,将力量集中与剑尖之上,眼看着就要刺到了对方的额头,心中不由觉得有几分疑惑。
  
  这么容易,就能够刺中了?
  
  不对!
  
  这想法一生出来,我这剑招立刻变成了虚式,轻轻一点,却见眼前这老太居然如同破碎的玻璃,化作了无数的碎片,而随着这碎片的飞扬,我感觉身后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陡然出现,下意识地将留着的那九分力用在了脚下,脚尖轻点,猛然飞跃到了巨大的木门之前,这时方才敢回头望去,却见我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两三米宽的巨大手掌印,积雪带着冻得邦硬的泥土一齐向下沉了半米深。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既然有着这么恐怖的效果?
  
  我余光扫量,朝着那白发老太望去,却见她一扫先前那副病秧子的模样,背虽说依旧还驼着,但是银发四散,朝着上方飞扬而起,枯树皮的老脸之上洋溢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咧着没牙的嘴笑道:“呵呵,有多少年没有跟人交手了,你的确是一个有趣的孩子,不过小孩儿终究只是小孩儿,就算是再厉害,那又能如何,以自己的身体为容器,终究突破不得自身的极限,而唯有以这天地为容器,方才能超脱于物外,成为真正顶天立地的恐怖存在——比如这个……”
  
  她说着话,手突然朝着前方一抓,我便立刻感受得到身后又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汹涌而来,余光扫量过去,却见雪地之上凭空多出了一只巨手,朝着我的后心抓来。
  
  我举剑去斩,那积雪凝聚的巨手在这一刻居然变得如同岩石一般坚固,两者相交之后,我却是受不住这巨力,朝着后面飞跌而走。
  
  然而这并没有算完,神池宫大长老她站在远处,并不与我正面冲突,而是不断地挥舞着双手,或者爪,或者掌,或者拳,或者拍,各种手段施展出来,便有无数风霜雨雪浮现,那风刃飞旋,雨点犀利,每一种手段都契合了自然之力,然而我又根本没有感受到这里面有着半点法阵的气息在。
  
  也就是说,我面前的这个老太婆,她已经能够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容器,仅仅只是调动一点儿力量,四两拨千斤,就让我疲于奔命,濒临绝境。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在极度危险的边缘,我心中不停地呼唤着,我明明能够感受得到,这大长老别看威风凛凛,但身体其实已经很虚弱了,只要我能够接近她,便能够一剑斩落,将其头颅割下。
  
  然而事实上我从开始,就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沾到,这大长老真的宛若天外飞仙一般,根本就不是人间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天地之威,我怀疑若不是在这神池宫的禁地,怕毁坏了基业,真的让她施展开来,只怕这儿就得地动天摇,而我则早就已经被埋在石下。
  
  酣战良久,我不断地深呼吸,心中已然明了了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尽管神池宫大长老并没有下死手,如同戏耍,但是我却晓得我绝对是没有任何机会的了。
  
  人要有自知之名,在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我已然没有再刻意地去追逐大长老的身影,而是在这漫天汹涌的攻击之中,寻找着一种平衡。
  
  我打不过你,但是你又能奈我何?
  
  我依然还是我,掌握着临仙遣策精髓的我,对于这世间诸般变化,有着更加清晰确切的感悟,能够化简为繁,趋利避害,漫天的攻击之中,我依旧能够保证自己不伤分毫。
  
  我的心一旦沉静下来,表现就变得优秀很多,而大长老的脸上则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然而场中不止只有我和她,还有另外两人,早在决斗开始的时候,我已经将八卦异兽旗抛给了王木匠,而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怎么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一开始还规规矩矩地在旁边看着,然而到了后来,我与神池宫大长老斗得正酣,谁也顾不得谁的时候,它便悄然带着天山神姬,闪身闯入了那木门之后,进入了百丈冰窟。
  
  我们此番前来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唤醒在此闭关、神游太虚的神池宫宫主,而不是过来与这大长老决斗的,这事儿我可没有忘记。
  
  面对着这世界上最顶尖的力量之一,我终究不能战而胜之的,但是拖住一个曾经走火入魔、神元受过冲击的神池宫大长老,我还是勉强有些把握的。
  
  至于天山神姬和王木匠入了洞中,是否能够通过大长老亲信的阻拦,找到并唤醒神姬的娘亲,我就已然没有时间去思考了。
  
  这事儿,就只能听天由命了,答案只有两个,要么生,要么死。
  
  一开始我与那神池宫大长老斗得正酣,我宛如蟑螂一般顽强的斗志和古怪的手段,让这白发老太终于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收起了玩耍的心情,与我全力交锋,然而战至了后半段,在她各种层出不穷的攻击之中显得颇为疲乏的我有些勉力维续了,她方才发现天山神姬已然不见了踪影。
  
  这大长老是什么人,眼睛一转,便明白我在打什么主意,忍不住讥讽我道:“小子,神姬自小做事就十分不靠谱,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信心,居然敢将自己的性命这么轻易就托付在了她的身上?”
  
  我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一边剧烈喘息,一边咬着牙说道:“信念!”
  
  我这话儿说得慷慨激昂,然而那老婆子却嗤之以鼻地说道:“别假模假式地跟我扯这些,我看你是跟那妮子睡了吧,才会这样子。只可惜,这么好的修道胚子,若是能够留着做个鼎炉,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处……”
  
  她一脸惋惜地摇头,然后轻声叹道:“一切都结束了,孩子,你看,死亡它在向你招手呢!”
  
  这话儿说着,大长老的手朝天一张,我便瞧见漫天光明都消失于无踪,无边的黑暗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
  
  死亡!

  1. 肥虫子:

    加更

  2. 武陵王:

    精彩

  3. :
  4. zbx:

    强烈要求加更!!!

  5. 鬼画符:

    赶紧把剩下的续集交出来

  6. zbx:

    快点写啊 ,这样天天刷屏,真真着急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