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神符王李道子

2015年1月7日 更新

  要死了么?
  
  大长老一言成真,我感觉到周遭的空间都化作了黑暗,力量依旧在。但是却避无可避,万物都化作了一个点,这是最终的归宿,简单的终点,已经完全超脱了我临仙遣策之中的理解,这才晓得她之前的所有手段,都不过是为了掩盖此刻的这一招。
  
  一言成真,意志扼杀。
  
  就在我的世界即将陷入死亡之际,我心中一股精元浮现。有着李道子的气息,那是当年他滴入我额头的精血,接着当初的咒言在我的耳边恢弘响起来:“勒令通尊急刹灵毙雷电缴消绝瞻、勒令护法四门尊者运教成本经集、勒令奸贪枉魔神显灵光气霾除退……”
  
  这并非幻觉,我明确地感受到,千里之外的茅山之中,一个静坐于山洞之中的老人,一手指天,口中疾言,而我的心中一动。忍不住跟着他一同念诵起来:“勒令通尊急刹灵毙雷电缴消绝瞻……”
  
  你这老乞婆,想要将我的意志给直接湮灭,通过对这个世界规则的领悟,用境界来直接碾杀我?
  
  没听到我先前有报过名号么?
  
  茅山弟子!
  
  天下符王李道子,人间传奇陶晋鸿,在我的身后!
  
  有这麽两位道门巨擘,若是想用这种办法弄死我,你可曾问过他们的意见?
  
  口中金言玉律,迭迭陡然而起,一开始细不可闻。然而随后这跨越空间的共鸣传递而出,我突然有一种境界被陡然拔高的感觉,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我,而是站在师叔祖李道子肩上的一个修行者,这样的高度,已然能够并肩于神池宫首席教谕大长老的境界。
  
  就在此时,我毫不犹豫地结起了印法,用出了一个我在实战之中罕有使用过的手段。
  
  茅山神打术!
  
  直拳前出,缓缓而行,势如山岳,感受天地。接着我口中朗声诵道:“弟子起眼看青天,众位师父在身边,十八尊罗汉、二十四味诸天,扶助弟子,教尺拖刀。拖刀化为鹅毛,铁尺化为灯草,卷心石头化为水泡,一身化为铜皮铁骨,头带铁帽十二顶,身穿铁甲十二重,铜皮包三转,铁皮包三重,众位师父,众位大将,扶助弟子快寄打!”
  
  所谓神打术,便是请神上身,这门功法我虽然曾经学过,但是因为我本身的特殊性,一般都不敢用,怕自投罗网,引来祸端,然而此刻我却是通过一滴精血,与师叔祖的意识跨越空间连接。
  
  值此生死存亡之机,我也只有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当这咒诀诵念完毕之后,陡然间我感觉一股意志贯入了我的身体里,却听到有一人在我耳边低喝道:“志程我孙,且看老道来与这神池宫老儿相斗!”
  
  这意志是我师叔祖,但是又跟我印象之中的李道子有着许多不同。
  
  记忆中的他是个严肃刻板的老道士,也从来未有叫过我这样的称呼,然而此刻的他却多了几分豪放,一声低喝之后,却是平平伸出手掌,朝着前方轻轻一拍,接着用牙齿咬破中指,挤出鲜血,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简单的符文来。
  
  符文一成,整个空间陡然一震,万般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接着我瞧见了神池宫大长老难以置信的脸容,失声叫道:“怎么可能,你没死?”
  
  我,或者说李道子将手一挥,冷然说道:“还以为是什么角色,?老雪,你这个老不死的恶婆娘,当真和他所说的一般模样,还是这样的自以为是,不过就是区区的一黑暗深渊术,当真以为能够碾压一切么?”
  
  我这声音都变了,那白发老太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一咬牙,然后恨声说道:“我道你怎么没死,原来是用了请神上身的法门,不过这天山祖峰境内,除了地下那老鬼,怎么可能请到别的什么东西?你不是那老东西,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口中的那个家伙,又到底是谁?”
  
  附身在我身上的李道子有着与他平日所极为不同的性格,也不理会这大长老的一连串问题,而是斗志昂扬地说道:“当年的他,孤身闯入传说中的神池宫秘境,才知晓那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修行三大圣地,不过如此;而如今,你竟然胆敢欺负我的门人,就休怪老道我有样学样,再将你神池宫给打穿,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家伙看一看,自命清高、遗世独立的你们到底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此话说完,他保留了我诸般观感,却直接控制住了我的身体,然后陡然向前一跃,冲到了大长老的身旁去。
  
  大长老的身法已经快若鬼魅了,自然不能让我接近,正要闪开,结果李道子却提前用我流血的中指在衣服上面画了一道符文,紧接着倏然撕下,朝着她闪开的方向猛然一掷,口中大喝道:“土地神符,缚!”
  
  布条落地,立刻有巨大的力量将这一片区域的东西往地上拉扯而去,大长老的身体顿时就变得缓慢,难以逃离。
  
  匆忙之间,就以鲜血为墨,布条为载体,弄出这么一个符箓来,将大长老的身体给弄得十二分的缓慢,李道子便也不再停留,将手中的魔剑微微一抖,朝着前方的那老乞婆一剑斩去。
  
  他用的是茅山入门剑法中最简单的一式,就这般简简单单的一斩,却有一种大巧若拙的沉重,让人凭空生出了无可抵御的畏惧感来。
  
  所谓高手,便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落叶飞花,皆可伤人,再平凡的手段,都是神迹。
  
  然而神池宫大长老终究不是寻常角色,即便是被那符箓给束缚了周身,她也是不慌不忙地抬起手中的拐杖,平平一拍,将李道子这一剑给抵挡开去。
  
  她手中的那拐杖十分特别,黑色朴实,呈现出?头拐的模样,看着宛若木质,但实际上却有金属之声。
  
  我仔细一看,这才晓得居然就是用那黑铁沉香精选的树胚做成,不过上面似乎经过神池宫大师级能工巧匠的炼制,能够将轻轻的一根木棍,弄出如有千钧的效果来。
  
  这是决斗开始,我与神池宫大长老第一次的正面冲突。
  
  剑拐交加,我能够感受到那?头拐上面传递过来的力量虽然磅礴宏大,但终究缺少一种底蕴感,就好像是强行提气的效果,当下也晓得我先前的判断并非有错,闭关失败的她身体已经有了多处损伤,即便是面对着我这样的一个末学后辈,她也不能占到足够的优势,只能凭着自己对于力量的理解和经验,想来压制我。
  
  不过所谓的理解和经验,我可能不如这些活过一甲子的老家伙多,但是杀人的经历却从来不少,更何况控制着我身体的,可是李道子。
  
  我这位师叔祖,可是闻名于世一甲子,屹立不倒,从来没有谁能够将其超越。
  
  所以双方一旦交上了手,倒也再无畏惧。
  
  随后的战斗中,李道子给我上了一场活生生的教学,让我晓得了什么叫做化繁为简,什么叫做大巧不工,所谓的运用天地之力,以及如何在战斗中凌空画符,使用道法来限制对方的手段……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迷醉,不在此间的人是瞧不出这里面的美妙,它就好像是给一个饥渴了二十年的老色狼,送上了一群明媚可人、任君品尝的妹子,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算上这一次,我曾经被人上过两次身,前者是心中的魔头,它诠释了什么叫做霸气,什么叫做杀戮和死亡之中的永生,然而李道子这一回,则给我诠释出什么叫做智慧之美,以及对道的体会和境界。
  
  这两场上身,都让我获益匪浅,而且毕竟受益终生。
  
  我只恨这过程太短了,然而任何拼斗,它终将有结束的一刻,尽管那神池宫大长老是天下间的绝顶高手,但是终究还是破关失败、身上有重伤,欺负欺负我还可以,在李道子面前终究还是有些难看,不过这老太倒也豁得下脸来,见打不过,吃了几次亏后,竟然吐着血就朝着山下一阵疾奔,临走前还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别走,我还会再回来的……”
  
  这句话我至今记得,多年之后我偶尔看到某个动画片,控制不住情绪,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引得旁人诧异。
  
  此情此景,何等相似。
  
  神池宫大长老负伤远走,附身在我体内的李道子却是一声告辞都没有,便宛如潮水一般地退去,显然这一通拼斗,对于千里之外的他来说,也是十分勉力的,故而才会如此匆忙。
  
  这两人前后退走,我终于感觉到浑身一阵虚脱,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面来。
  
  四周一片寂静,万籁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回头,却见天山神姬一脸焦急地冲过来,瞧见了我独坐雪地,又惊又喜,流着泪喊道:“你没事吗,那老婆子人呢?”
  
  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给我打跑了。”
  
  我瞧见她一副焦急到了极点的模样,十分可爱,正想开两句玩笑缓解气氛,突然瞧见天山神姬的身后,居然有一个宫装美妇跟了出来。

  1. 杨云生:

    沙发

  2. 戀卿:

    丈母娘???

  3. 大师兄:

    我还没准备好呢

  4. 丘遥明:

    快更

  5. 许青:

    心疼李道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