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密林兽潮来袭

2015年1月8日 更新

  天山神姬一言可当千军,逃亡的百人队伍里面有大半人陷入了猜疑和恐慌中,有人冲着她大声喊道:“公主。你说话可做得准?要是银姬宫主和阿史那将军他们追究起来,反悔了怎么办?”
  
  这是一个绝对值得深究的问题,然而那平日里冷冰冰的天山神姬却如有神助一般地扬手说道:“我身下的福灵豹,它代表的,是祖灵的意志,你说呢?”
  
  这不要钱的忽悠让很多摇摆不定的人下了决心。然而就在众人准备举手投降的时候,刚才追问天山神姬的那人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我放眼望去,却见那人的头颅冲天而起,而下手的却是一个长得跟神池宫驸马有七分相似的中年人。
  
  此人正是龙驸马的兄长龙飞扬,他一剑斩落意志动摇者的脑袋,厉声喝道:“摇摆不定者,死!诸位,跟我一起冲出去,到时候我们一定能够杀一个回马枪的……”
  
  他歇斯底里地振臂高呼,原本想着从者如云,却未曾想到周遭却传来了憎恶的目光,恰巧在这个时候,整合完城中诸般势力的神池宫宫主赶来了。在远处扬声喊道:“谁能就地诛杀逆反元凶,本宫赦其无罪!”
  
  这一句话就像掉进了油锅里面的火星,一点即燃,那些跟从反叛者先是瞧见神游太虚的宫主归来,又瞧见传说中的天山福灵豹被神姬公主骑在胯下,自以为的靠山教谕大长老迟迟没有现身,心中正是惶然和懊恼得难以复加之时。听到这赦令,立刻朝着龙在田、龙飞扬一伙骨干之人投去热烈的目光。
  
  “兄弟们,杀了这几个狗东西,我们还是神池宫的人!”
  
  不知道是谁喊出这么一句话,立刻从者云集,无数的刀剑从四面八方刺来,瞧见这副场景,自知再无后退之地的龙在田、龙飞扬一伙人脸色大变,也不再约束手下。而是扔下七八具尸体,带着十来个最核心的骨干,朝着修炼密林方向逃去。
  
  他们不走神池宫门户,而是朝着密林而走,显然是想将希望寄托于鲁道夫这些外援之人的身上去,我领教过那些人的手段。说不定还真的有翻盘的机会,当下也是朝着天山神姬大声喊道:“不可让他们逃走啊!”
  
  天山神姬哪里不晓得这个道理,当下也是振臂高呼,与众人一齐朝着那十几人追逐而去。
  
  我和天山神姬正好堵在了逃亡队伍的正前方,首当其冲,他们若是想通向密林,必然就要从我们这儿冲将出去,今日一战,必将终结,虽说我这一日奔忙,已然疲惫,但也不得不强行打起精神,从豹身之上一跃而下,拦在了那龙驸马的面前,一剑封住去路,凛然说道:“龙在田,当初给我放狠话的时候,可曾想过你自己会有今天?”
  
  尽管不明白百丈冰窟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银姬宫主为何会突然破关而出,但是龙在田却晓得我必然在这里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我随同自己那个便宜女儿一同乘坐福灵豹降落而下的时候,更是能够猜测怎么回事,晓得自己之所以失败,极有可能就是我这个变数的缘故,所以出手倒也凶狠,当下也是一拳化作飓风,当头一炮,朝着我这儿轰来。
  
  龙在田是神池宫中有名有数的高手,他这盛怒一拳,自然是威力十足,我感觉气势磅礴,有些难以抵挡,倒也没有硬拼,而是一边后退,一边用剑将这气势分割,不让它伤及到我。
  
  我一退,以龙在田和龙飞扬为首的小队便立刻冲锋,想要将我给一举践踏而过,气势汹汹。
  
  此刻的我已经没有力敌这般群雄的劲力了,不过却也能够做一个不怕狂风的劲草,当下也是扎根在前路上,手中一把长剑,与这些人来回周旋,将其尽量给拖延住。
  
  我这一人面对龙在田造反派最精锐的一帮人,看着有些螳臂当车,龙在田自然兴奋,非要将我给斩杀了,以报心中之仇怨,然而与我交手几个回合,却发现我十分难啃,根本就不给他一点儿机会,他心中不服,还想在与我战,这时那龙飞扬却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厉声喊道:“二弟,他们追来了,你快逃,不然就要在这里玉石俱焚了!”
  
  龙在田疯狂的神志终于清醒了几分,抽身而走,我一剑刺去,想要留住他的人,结果那龙飞扬一剑袭来,将我的这剑给荡开了去。
  
  这个龙飞扬是龙家推选出来替代阿史那将军统领位置的人选,修为自然也是十分厉害的,然而经历过了李道子大战龙老雪的战斗之后,我对于次一级的高手,心理上多少也有些优势,却也不惧身上疲惫,将魔剑一抖,然后又递过去,将其缠住:“他既然走了,那你就且留下来吧!”
  
  我手上的剑法已然没有套路,或刺或点,或搭或挥,羚羊挂角,天马行空,这却是从李师叔祖身上所学的招数。
  
  不过这招数虽然简单,却管用得很,它使得我在精疲力竭的时候,还能够将这龙飞扬和后面的七八人给拖住,不让他们逃离。
  
  我这手法实在棘手,而且天山神姬又骑着福灵豹在旁边不断周旋,使得那龙飞扬难以逃脱,顿时气得哇哇大叫,朝着周围的一众手下大声喊道:“诸位手足,随我斩杀了这个狗日的家伙!”
  
  众人对我这个拖延大家逃生的家伙也是恨得牙痒痒,一听命令,却也放弃了逃走的机会,轰然应诺,朝着我全力围杀而来。
  
  我这一天奔波周折,到底还是有些疲惫了,应付一两人还好,这么多人一起冲将过来,而且都还是神池宫中的精锐高手,刀剑齐出,当下也是有些手忙脚乱,一不小心,胳膊和背上便各中了一剑,虽说我极限闪避了一下,并无大碍,但是伤口上火辣辣的疼痛和持续性的流血,却让我的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龙飞扬一瞧见我受了伤,当下也是哈哈大笑,一脸扭曲地怒喝道:“好,今日老子就杀了你,也算是够本了!”
  
  他在人群后面一直蓄势待发,一瞧见我受了伤,当下也是左脚一顿草地,整个人陡然之间变得格外高大起来,身上有熊熊的红光冒出,宛如火焰一般,他将这功法催到了极致,当下也是拨开众人,一剑朝着我的头顶斩来。
  
  这一击攻击有着恐怖的气势,我被左右的人给牵制着,根本就没有腾挪的空间,只有一剑平挡,结果感觉那剑上传递过来的力量宛如山岳碾压,顿时受不住了,朝着后面滚落而去。
  
  我朝着地上翻滚,那龙飞扬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再出一剑,就想要将我给终结了。
  
  我浑身发寒,感觉自己有可能避不过这一剑,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抹极速的刀光浮现,与龙飞扬重重拼了一记——铛!
  
  惊天的巨震响起,两相交击之下,就宛如凭空而起的飓风,周遭的人竟然被吹得往旁边跌倒而去,我翻滚回望,见到出手救援我的,却是叼着一根莫合烟的北疆王,但见这黑胖子手上提着一把巨大的斩马刀,用最粗犷、最暴力的方式,根本不管什么招式、身法,就是这般一刀一刀地往下剁,硬逼着龙飞扬与他硬碰硬。
  
  他这气势十分恐怖,龙飞扬但凡往旁边一退,北疆王顺手就是一刀,将龙家同党给剁成两截,这般凶悍的打法让龙飞扬有些吃不消,想要逃,结果被北疆王步步紧逼,想要拼,却根本拼不过蛮横无比的北疆王,一时间脸色变得铁青,想必在后悔自己为何不夺路而逃,为何要与我在这里纠缠不休。
  
  然而世界上终究还是没有后悔药的,北疆王一番疯狂砍杀之后,瞧着摇摇欲坠的龙飞扬,凛然说了一句话:“投降,还是死?”
  
  那龙飞扬瞧见这黑胖子,厉声说道:“你这个贫贱出身的小厮,当初不过就是……”
  
  北疆王才懒得听他絮絮叨叨这么一大堆黑历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看来你是选择死了,那么我就成全你吧!”
  
  这话说完,他再一刀,将龙飞扬的剑给直接斩断,顺便将那人从中间剖开。
  
  那场面十分恐怖,北疆王的力量大得出奇,这一刀从龙飞扬的头顶一直斩落到了裆下,宛若一道疾光,接着我敲过去的时候,却见到那人分成了两半,血浆飞溅而起。
  
  就在北疆王斩杀了龙飞扬的时候,跟上来的追兵也将其余党羽或擒或杀,能够陪同着龙在田逃入林中的,也只有两三人。
  
  北疆王斩完了人,回过神来,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辛苦了!”
  
  我点了点头,还没说话,这时阿史那将军过来询问北疆王,问追不追,北疆王皱眉不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先停留在林边的迦叶等人却从龙在田的那个方向跑了过来,疯狂地朝这边挥手:“兽潮,兽潮来袭!”

  1. 奇:

  2. 喵:

    古装剧的情节来凑?

  3. 王明:

    这也算开挂?土包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