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道术博大精深

2015年1月10日 更新

  我先前身陷四名冠名大骑士和一堆神池宫精锐的重围中,方才失手于那德古拉伯爵之手,心中一直耿耿于怀。不过却也领教了那人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手段,当真是做刺客的不二法门,晓得这种人最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倘若是让他活下来,只怕真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此刻也是当做毫不在意地左右观看。不断地朝着树上看去,装作以为吹号角者,依旧还在树上一般。
  
  密林之中,自然也有诸多猛兽,我不知道鲁道夫手下这帮人到底是用了什麽手段,如此大张旗鼓地吹起号角而不被围攻,但是从前面三人身上隐隐闻到一种尿液,想必就是与其有关。
  
  我身上没有尿液,但是福灵豹本身就是猛兽之中的王者,散发出来的气息使得旁边的猛兽都有些畏惧,而即便是个别有些挑衅心理的猛兽,在感知到了我身上陡然而出的魔威之后,便也都没有胆子围上前来与我有任何冲突。
  
  畜生就是畜生,它有的时候看着愚蠢无比。但是有时却聪明得很,晓得那些生物可以进攻,那些根本就不能够随意招惹。
  
  我平静地搜寻着,然而却重点将注意力,放在了那种能够将自己融入兽群的尿液之中。
  
  这种尿液的味道十分淡薄,不过却散发着兽中王者的气息,我闻不到。但是却难不倒福灵豹的鼻子,短暂的时间里,我跟这畜生虽说达不到极为契合的默契,但是它却对于同样巅峰的同伴有着本能的厌恶,喉咙里面不断地嘶吼着,如鹰一般的眼神不断在林中巡视着,想要将那个“同类”给揪出来。
  
  德古拉伯爵将自己藏得很好,即便是福灵豹,也很难在一众济济的猛兽之中。找到那么一个家伙。
  
  难道,他真的跑了么?
  
  当然没有,那个家伙对自己的手段有着强烈的自信,肯定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我脸上流露出了淡淡地微笑,当下也是将手印一结。然后朝着前方猛然一拍。
  
  【深渊三法,魔威】一出,万物回避,汹涌而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藏于猛兽腹下的德古拉伯爵藏无可藏,当下也是将杖里剑化作万点寒芒,朝着我的周身覆盖而来,有要将我一举刺死的气势。
  
  前方是无暇他顾,方才让其得手,而此刻整暇以待的我,又如何能够让德古拉伯爵再一次逞凶?
  
  饮血寒光剑,一剑斩出,宛如满月凌空。
  
  长剑从德古拉伯爵的身子硬生生地斩过,然而我的手掌之上却没有收到有力道的回馈感,晓得这个家伙又是在用那一招虚化的招数,我尽管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段,当下也是手中一结印法,使出那炼妖壶观术,然后朝着这万般黑点猛然罩去。
  
  不能力敌,诡异而现,那就不是寻常修行者的手段了,光用一招散而凝聚的功夫,是骗不了我的,除非他本身就并非人类,方才会有这样的天赋。
  
  说到降妖除魔,天下间能够与我茅山并肩的,又有几处?
  
  炼妖壶观术,专门应对诸如阴灵诡奇诸物的手段,被我猛然使出来,那屡试不爽的万般黑点立刻凝固在了半空之中,我能够感受得到其中有一股强大而不屈的意志,试图将其融合成人形,但是却给我用这观想术给牢牢控制着,飞速地耗损着他的力量。
  
  两相争斗,那家伙到底还是一个不错的厉害角色,最终挣脱了我这炼妖壶观术的束缚,勉强回复了人形,不过与之前那风度翩翩的欧洲贵族不一样,此刻的他衣衫褴褛,一青灰色的秃头之上,眼窝深凹,利齿密布,耳朵尖锐如狐猴,却是一副鬼怪的模样,我瞧见他上嘴唇出突出来的两颗尖锐牙齿,陡然想起了许多事情来,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你,吸血鬼的传奇,德古拉伯爵?”
  
  我想起来为何德古拉这个名字这般熟悉了,当初在总局作国际局势培训的时候,给我们上课的专家曾经讲过西方灵异史,其中特意提及一个着名的吸血鬼,也是被无数外国影视剧和文学作品里面提及的家伙,来自罗马尼亚地区的瓦拉几亚大公弗拉德三世。他曾经将两万奥斯曼土耳其人插在长矛之上,任其腐烂,通过仪式将自己转化成一种传说中的不死生物。
  
  这个家伙,在西方灵异史上面,绝对是鼎鼎有名,不过传说中的德古拉伯爵有着让世人恐惧的力量,难道就是我面前这位?
  
  显然是感知到了我的想法,这个露出原型的伯爵咧了咧嘴,然后说道:“是血族!我自然跟先祖不能比,他若是在这里,你就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
  
  我无所谓地耸肩说道:“很厉害么?死在我手上的老鬼可也不少,并不多他一个,他若是胆敢前来我国冒犯,左右不过是赏他回归死亡而已。我明白了,你应该就是他的后裔,对吧?一个将自己藏身于黑暗的家伙,就不要顶着贵族头衔来招摇撞骗了;来,先前时间有限,这会儿,我倒是能够陪着你好好玩玩……”
  
  被炼妖壶观术折磨得摇摇欲坠的德古拉提着杖中剑,一脸屈辱地叫道:“你这个手下败将,刚才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将我的雾化分身给控制住?”
  
  我举剑刺去,淡然说道:“中国道术,博大精深,没有三两下子,就不要过来这里招摇,你中国话说得这么好,前辈没有告诉你这儿很危险么?”
  
  两人手中长剑开始再次相遇了,然而在明白了德古拉的身份之后,我出手的方向则有了许多变化,大部分都朝着对方的脑袋和心脏部位进击,围绕着这一步骤,我步步为营,让这个以速度为凭恃的家伙怎么都发挥不了自己的优势来,完全用密不透风的剑势将其给完全笼罩住。
  
  若说玩剑,自然是这西方人的手段要凌厉一点,但是若说杀人,别人不说,德古拉至少要差我好几里地。
  
  终于,感觉到十二分难受的德古拉被我压得气都喘不过来,决定抽身后撤,不再与我正面交锋,然而他刚刚往后一退,旁边观战的福灵豹便猛然扑将上来,一把将其给踩在脚下,伸嘴过来啃这脖子。
  
  受惊的德古拉下意识地又将自己的身体雾化,然而刚刚转变到了一半的时候,却瞧见了再次拍手而来的我,顿时就是一阵尖利的惨叫。
  
  炼妖壶观术!
  
  一番折腾,先前宛如神使一般的德古拉被我像条死狗地揪住脖子,抵在了一棵大树上,毫无抵抗之力,而我则并不急着弄死这位差点结果我性命的家伙,而是沉声盘问着林子里面的情形。
  
  作为能够与鲁道夫平起平坐的高手,德古拉即便是不了解全盘,但却也应该晓得大部分的计划,这个才是我最想要知道的,然而这个家伙却是个老顽固,当性命落于我的掌握之时,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倔强,咬着牙,就是不就范,只是拿一对枯黄发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囔囔着说先祖会为他报仇的,瞧见他这一副不合作的态度,我从八宝囊中拿出了火引和灯油,浇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在最后的确认无果后,将他化作了一团火炬。
  
  轰……
  
  冲天而起的火焰里传来了一阵古里古怪的诅咒和谩骂,我听不到是哪国的语言,也无法知晓,我能够感受到有一股血誓的力量朝着我的身上扑来,想要附着于我的身上,永久沾染,不过我哪里能够让这个家伙如愿,当下也是用那炼妖壶观术微微一挥,将其转移到了旁边的一头长牙野猪的脑门之上。
  
  我不知道这血誓有劳什子作用,但是你们家的长辈若是想来复仇,就尽管找这头猪吧,我可没有时间招待,不管饭都不成。
  
  将德古拉伯爵给烧死,林中潜伏的敌人便终于晓得吹号角实在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终于不敢再发出一点儿动静,而这时候我身后传来了一阵动静,我快步冲了过去,却见北疆王从林中匆匆而来,瞧见我和不远处的火人,朝着我投来诧异的目光。
  
  我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告诉他,这是一个吹号角鼓动兽潮向湖畔涌去的家伙,不过现在被我解决了。
  
  北疆王点头,不再多言,提着手中那把奇形长刀往野人林方向飞奔,而我则也不再理会被烤得焦臭的伯爵大人,骑上福灵豹,在后面跟随。
  
  高手对于不稳定的空间结构,有着比寻常人更加敏锐的感知,故而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兽潮的发源地,却见一处宽约十米的狭长裂缝突兀出现在了离鲁道夫营地不远的地方,瞧见从那裂缝中源源不断涌来的魔物,其中不乏有极为恐怖的兽类,北疆王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封印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啊,你且为我护法!”
  
  他挽着袖子准备上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狼狈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林间,恶狠狠地说道:“姓田的贱人,你想拯救神池宫,夺回银姬么,做梦吧!”

  1. 大咪咪:

    沙发。。。

  2. 大师兄:

    杀人如屠狗

  3. 吴杰超:

    地板

  4. 邪:

    血誓太烂了吧

  5. 天天驾到:

    更新啊!好难过!

  6. 游客:

    血誓可不烂,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