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莫非因为爱情

2015年1月10日 更新

  拦在我们面前的,正是先前狼狈逃入修行密林之中的神池宫驸马龙在田。
  
  一日之前,他还是这个修行界中最为神秘圣地的实际掌舵人。在宫主和教谕大长老都闭关修炼的当下,他控制着天山神池宫大部分的秩序和交易,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然而此刻的他却如同一只仓惶惊恐的老鼠,身边最后只剩下了两三个追随者。连他最坚实的支持者龙飞扬都在湖畔,给北疆王一刀斩成了两半。
  
  人生如此大起大落,也难怪他会丧心病狂地与鲁道夫这伙西方人将空间撕裂,想要与这偌大神池宫玉石俱焚。
  
  若说恨,龙在田自然装着满满一肚子的怒火,而且还不光只是今时今日的伤痛,而是这二十年来所酝酿出来的陈年遗恨。
  
  名义上是宫主驸马,但是银姬宫主这二十年来除了神姬一个女儿,再无所出,便能够瞧得出这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而龙在田光明正大地出入烟花场所,从俄罗斯妞儿到乌克兰大洋马,来者不拒,就我自己的猜测。估计他都未必能够沾得自己名义上老婆的半点儿荤腥,方才会如此大胆。
  
  也就是说,戴了二十年有名无实的绿帽子,这叫龙在田心中如何不愤恨?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龙在田出现在了那狭长裂缝的前方,披着一件兽皮夹袄。周遭滚滚而出的魔物和猛兽对他熟视无睹,反而是对我和北疆王呲牙咧嘴,表现出无比的攻击欲望来,若不是福灵豹在我们旁边震慑,恐怕已然被大群魔物围攻了。
  
  北疆王从背上取下他那把宛如菜刀一般的奇形长刀,没有说话,就是眯着眼睛,左看看,又看看。就好像是在瞧案板上面一头待宰的猪。
  
  龙在田憋了一肚子的狠话要跟面前这个情敌撂出来,结果对方却用那人生赢家的态度,根本就不理会他,这让前神池宫驸马着实火大,冲着北疆王喝骂道:“老子将这空间裂缝给弄开了,神池宫即将毁于一旦。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愤恨吗?”
  
  这话儿说得有点儿幼稚了,并不像是龙在田这样的枭雄所说,反而有点儿像是小孩子斗气,不过适逢大变,倒也可以理解,我翻身跃上了福灵豹的身上,在周遭游弋了一番,让那些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扑上来的猛兽消停一点,然后回头去看北疆王如何说。
  
  相比于龙在田的狼狈,北疆王倒是显得十分豁达,洒然笑道:“我有什么好愤怒的,这神池宫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我的家在北疆,在西域,在那万里绵延的昆仑和天山山脉,在荒无人烟的戈壁和沙漠,在甜得出蜜的河套平原和牛羊满地的那拉提大草原,每一个尚武的草原部落都在传颂我田师的名字,每一个蒙古包中都备得有招待我田师的美酒和烈烟,这样的人生,比起坐井观天的一个区区神池宫来说,实在是没有好讲的……”
  
  这家伙说得恣意,龙在田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扭曲了,他恶狠狠地冲着面前这黑胖子怒吼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回来,将我所有的一切都给毁去?”
  
  北疆王平静地说道:“因为你。”
  
  “因为我?”
  
  “对,若不是听到消息,说你有心对付银姬,我又如何会违背当年发下的毒誓,重返神池宫来,实话告诉你,自入神池宫,我的血誓已然进入了心脉,不得解脱,左右都是死,不如找你一同去,黄泉路上,也算是有一个伴当,到时候喝酒抽烟,也不无聊……”
  
  北疆王说得淡然,然而我心中却是惊骇莫名,没想到北疆王返回神池宫,竟然会触犯这般恶毒的誓言,这几日我瞧他风轻云淡的样子,哪里会晓得他其实已经没有几日好活?
  
  到底是因为什么,会让这个男人抛下自己功成名就的一切,前来神池宫慷慨赴死呢?
  
  难道是,因为爱情?
  
  龙在田也显得很惊讶,难以置信地说道:“果然,我听我母亲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回到神池宫,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回来了,为了那个女人,你值得么?”
  
  北疆王淡然一笑,显得十分超脱:“二十年前,我怕死,不敢面对,所以觉得不值,而如今,历经万千繁华与凄苦,悲欢离合,仔细琢磨了一下,才发现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想要找一个心中由她、她心中有我的人,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所以若是拥有,即便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也是胜过世间一切,所以我回来了,只是想告诉她一句话,我当年负了她,不是因为不爱她,只是因为我太爱她……”
  
  北疆王轻轻呢喃着,将憋在心中二十年的话语对着这个情敌缓慢讲出来。
  
  他与银姬宫主两人刚才时隔二十年的重逢,没有讲过一番体己话,此刻却是缓缓说出来,奇怪的是,这般肉麻的话,从这个黑胖子的口中说出,我竟然没有半点儿不适,而是感到鼻头一酸,有一种泪如雨下的冲动。
  
  不过到底是在这战场之上,北疆王的真情流露并没有泛滥,陡然间神情转冷,然后朝着龙在田冷然说道:“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一下你,当初若不是你和你母亲龙老雪,我不会知道自己竟然是这么的挚爱着她,这让我用一生的时间认清楚了自己;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你一点,神姬我见过了,很不错,帮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着实让我感激……”
  
  这话儿说得实在是太过于伤人了,龙在田的怒火陡然间就被点燃了,从旁边一抓,摸出了一把青色锋利的长剑,咆哮着就朝北疆王冲了过去。
  
  北疆王并不惧怕此人,将长刀插在那泥土之上,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到来,然而龙在田刚刚冲出几步,前方便凭空浮出了一个穿着黑色修道士长袍的家伙来,却正是龙在田外援的领头人鲁道夫,他拦住了怒火中烧的龙在谈,厉声喝问道:“冷静,龙,你是他的对手?”
  
  暴躁中的龙在田愤然吼道:“他不过就是一洒水小厮,如何能够与我相提并论?”
  
  而就在此时,从附近的林子里却是蹿出来十个身披重甲的大骑士来,在龙在田跟前围成一堵重墙,瞧见这副场景,刚才还有些失控的龙在田这才明白了此时谁才最有话语权,恶狠狠地咬着牙,没有再说话,而我瞧见那鲁道夫越众而出,朝着我们这边说道:“刚才阻击我们号角手的人,是谁?”
  
  北疆王没说话,瞥了我一眼,而我则弱弱地举手说道:“是我,怎么了?”
  
  鲁道夫问道:“德古拉伯爵被你怎么了?”
  
  我指着身后的方向说道:“他说自己是吸血鬼,哦,不,血族,然后就给我用火油给点着了……”
  
  我说得轻松,鲁道夫和他身边的众人脸上却齐刷刷地变得阴寒起来,鲁道夫摇头说道:“不可能,你绝对干不掉德古拉的,他可是传奇伯爵的后裔!”
  
  我扬起了手中的剑,凛然说道:“事实胜于雄辩,男人行不行,就看自己的拳头硬不硬,来吧,各位,别掰扯了,一切恩怨情仇,一战了结!”
  
  这不断涌出魔物的空间裂缝可比那火山口还要危险无数,在这个地方聊天,显然不是一个名字的选择,要么生,要么同归于尽,哪里有那么多恩怨情仇,我将长剑一举,便开始骑着胯下福灵豹冲阵而去,而就在我向前冲击之时,北疆王却也一脚将泥土里面的长刀踢出,手上紧握,随着我一同向前而去。
  
  两人一豹,意志坚决,就便是前面有那刀山火海,爷们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干,就是干!
  
  福灵豹拥有着恐怖的爆发力,四脚一阵狂奔,瞬间抵达,接着一对前爪就朝着首当其冲的鲁道夫扑去。
  
  那个外国和尚并不与我硬拼,却是闪身躲入了那由十名大骑士组成的战阵之中,而这十人却是彼此相连,构建成了钢铁长城,将我这一冲击给赫然顶住。
  
  说句实话,这样的一堆人,绞杀我都足够了,我这般的冲锋实在是太过于骄狂,不过人活一口气,我当下也是忘却了生死,脑海里只是不断地回忆起了在百丈冰窟之前师叔祖李道子与神池宫大长老的交手,下意识地想要去模仿对方的手段,如此有模有样地学着,倒也能够在战阵之中,配合着福灵豹左冲右突,斗得畅快。
  
  我拖住了一众光明会的顶尖高手,而北疆王则找上了龙在田。
  
  这是一对老冤家、老情敌的战斗,一场命中注定的宿命一战,北疆王一出手,完全展现出了他身为天下十大的恐怖之处来,第一刀全力格挡,若垂天之云,阻敌攻势,第二刀罡风扬起,那刀势婉转低回,将龙在田的后路了断,就在两人在瞬间展现出自己毕生的修为和参透之刻,北疆王斩出了第三刀。
  
  这一刀一往无前,如流星霹雳,霸烈无比,将他所有的爱恨情仇、悲伤欢乐,化作这一刀飞星而走。
  
  斩!

  1. 盗版爱好者:

    完了?

  2. 1:

    倒数,。。新篇章。。。

  3. dylan:

    黑胖子要死了?虽说有这种预感,但是因为毒誓,有点太那啥了吧,战死也比这强啊

  4. 黑胖子:

    没死,守门去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