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秘境危在旦夕

2015年1月10日 更新

  “喝!”
  
  高手之间的较量,有的时候磨磨蹭蹭,你来我往。这战斗能够持续良久,如果是破阵,大战三天三夜,连带着吃喝拉撒都有可能,然而有的时候,胜负只是在呼吸之间。就已经见到揭晓了。
  
  三刀而出,一刀挡,一刀断,一刀斩出毕生的恣意妄然,情仇爱恨。
  
  龙在田抽剑来挡,此刻的他全身凝如金色,就如同那纯金一般耀眼,显然也是将劲气攀升到了巅峰,此时此刻的龙在田,天山神池宫三大传奇之下的第一人,便如同传说中的金身罗汉一般,手中的青锋长剑也化作了一道碧绿如林的光芒来,将自己的周身给护住。
  
  他全身紧绷,随时准备着暴起反击。只要他挡住了北疆王的第三刀,估计精气倾泻之后的北疆王就难以抵挡此人缠绵而往的汹涌剑势了。
  
  然而他能够挡得住么?
  
  一时间,场中所有拼斗的人,包括我和鲁道夫、十大骑士一众拼得你死我活的家伙,都不由自主地被这一幕给吸引了心神,忍不住用余光瞥看了过去。
  
  我瞧过去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都集中在了北疆王那把宛如菜刀的奇形长刀之上。
  
  砰!
  
  这响声仿佛从我们的心底里陡然升起,紧接着我瞧见龙在田手上那把绝对称得上是顶级法器的青锋长剑化作了万千碎片,而后那一位神池宫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一世枭雄,便和他兄长一样,被北疆王从天灵盖,一路劈到了胯下,整个人分成了两半。
  
  与之不同的是,这一刀劈得实在是太快,所以这两半并没有立刻分离。而是紧紧地黏在了一起。
  
  甚至被一刀灭绝了生机,龙在田却能够拼尽所有的意志,陡然说出来:“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下所有人,给我陪葬!”
  
  这已然不是在用喉咙在说话,而是用生命和灵魂在怒吼。可见此人的心结和积怨有多么深重,面对着这样的怨力,一刀施展进了毕生精华的北疆王长吸一口气,然后横斩一刀,将龙在田的头颅斩下,并且直接湮灭了其魂魄,然后淡然说道:“黄泉路上,就不拉你一同离开了;而当今之世,也不劳你再费心惦记……”
  
  将自己毕生的情敌给斩杀于此,北疆王的脸上并无半分欢喜,无喜无悲的他站在原地,仿佛在思索着某种东西,旁边的鲁道夫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机会,当下也是箭步冲出,抬起手中的修士杖,朝着那个展现出惊天之威的黑胖子骤然袭击而去。
  
  尽管并非专业刺客,但是鲁道夫这倏然间展现出来的手段,却并不比德古拉伯爵差上多少。
  
  然而北疆王终究还是北疆王,尽管在刚才的那一刀之中,他倾尽了自己毕生的情感,一刀力竭,但是却并不是这么能够让人偷袭成功的,当下也是伸脚将龙在田的尸体踢向了鲁道夫,而鲁道夫丝毫不顾此人之前还是自己最重要的合作对象,将修士杖猛然一卷,那龙在田的尸体便化作了万千血肉,而他则在这如雨如瀑的血肉之中,朝着北疆王胸口要害猛然戳去。
  
  鲁道夫表现得越是凶狠,说明他心中越是害怕,害怕这个黑胖子展现出了逆天的恐怖力量来,将他以及他手下诸人给全部清除,方才会如此。
  
  北疆王没有再出刀,而是伸手抓住了鲁道夫刺出来的修士杖,然后平淡地说道:“你们输了,再不走,即便不是死在我们手下,也要给这些饥饿的猛兽果腹!”
  
  鲁道夫的修士杖被北疆王给死死抓住,移动不得,一边将脸憋得铁青,一边咬牙说道:“四处凶地,在龙的帮助下我们已经打开了三处,源源不断的暗生物将这里充斥着,不日这空间薄膜就会被撑破,到了那个时候,世间便再无神池宫,你们中国人,也再将没有这个可以制造出无数神兵利器的兵工厂,我们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北疆王双眼一瞪,恶狠狠地说道:“你们就这么执着于毁灭人类么?”
  
  鲁道夫摇头说道:“不、不、不,不是毁灭人类,只是消灭掉百分之九十九的劣质人种,从而让这个地球上精英的阶层获得更好的生活空间,留下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地上的神……三十三级光明会长老的想法,岂是你们这些低劣人种所能够领会的?”
  
  两者僵持着,而这时的北疆王则已经回过了气来,右手上面的长刀已然横着挥了过来,鲁道夫给那气势吓得不敢露头,缩着脖子就逃回了骑士阵中去,而双方即将再次打成一团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下意识地脱离了战阵之前,策动着福灵豹朝着后方跳去,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却见那裂缝中突然伸出了一条长约五米的巨大粗腿,直接踩在了两个大骑士的身体上。
  
  那两个将自己身体锤炼成了法宝一般、灵肉合一的大骑士,背着粗腿一踩,居然一声不吭地就化作了肉糜。
  
  紧接着整个空间陡然一暗,我的感知之中,却是晓得有一个牛头人身的巨人从裂缝之中走了出来,它身高十米,拖着巨大的铁锁链,像足了民间传说中牛头马面之中的牛头,不过给我的感觉,这巨人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生物所组合而成。
  
  除了这个牛头巨人,还有一只浑身燃着烈焰的巨鸟,和一头三只腿、宛若犀牛的巨兽,那巨兽一出现,便朝着湖畔方向狂奔而走,一路所向披靡;火鸟则陡然冲天,继而带着剧烈的火焰俯冲下来,所过之处,便是一片火海;至于那牛头巨人,则拖着手中巨大的铁锁链,不断地挥甩着,无论是高大的树木还是修为绝顶的高手,都挡不过一击,纷纷折断当场。
  
  这样三个恐怖的东西从空间裂缝中相继出来,让人震撼莫名,其后无数带着火焰和毒雾的两脚畜生踩着飞快的脚步突出,朝着林中扩散。
  
  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恩怨都抵不过生死,无论是鲁道夫一伙,还是我和北疆王,都尽量地离开了那恐怖牛头的视线,朝着远处夺命狂奔而走,我与福灵豹足足狂奔了三分钟,与北疆王在林中相遇,望着擦身而过的那种宛如恐龙一般的奔兽,以及到处都冒着浓烟的密林,宛如地狱一般,我惊魂未定地说道:“田爷,刚才那三个东西,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北疆王一脸漆黑,舔着嘴唇说道:“不知道,不过那玩意就连我都感觉到震撼莫名,有着这些东西出来,神池宫只怕要完了。”
  
  我顿时就是一激灵,下意识地喊道:“这样的话,不如我们趁机离开?”
  
  他摇头说道:“我活不过几天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小陈,你若是能活下来,帮我照顾一下神姬好么,我看她虽然本事不错,但到底还是有些不成熟……”
  
  我苦笑着说道:“田爷,你别临终托孤啊,神姬还有她娘,还有这神池宫上下的遗老遗少,咱先说说现在怎么办吧?”
  
  北疆王目光朝着回处望去,然后对我说道:“我想回去,看看能不能将那空间裂缝给封印住了……”
  
  我诧异地说道:“田爷,你还不放弃么?”
  
  北疆王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即便是死,也要有点目标对不对?我想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绕过那个牛头巨人。”
  
  他说得坚定,我想了一下,那三只凶物一出,整个神池宫都不安全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舍命一拼,当下也是执意要与北疆王重新回归,他并不拒绝,或许他已经认可了我的能力,觉得有我相助,似乎胜算更大一些,于是两人便寻隙而返,瞧见原来一片汹涌的空间裂缝处竟然变得颇为荒凉了,远处不停地传来了恐怖的嚎叫,显然是这一大波的兽潮已然朝着天池那边进发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接近,解决了几小股零零散散的猛兽之后,终于来到了这空间裂缝之前,但见这一道裂缝呈四十五度斜立在半空,最低的地方离地半米,高的则在树冠之上,此时还有零星的小兽跳出来,瞧见了我之后,试图要攻击,结果被福灵豹一口咬断了脖子,其余地蹦蹦跳跳地逃开而去。
  
  北疆王刚刚抵临跟前,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金粉,朝着前面使劲一挥洒,那宛如无形的裂缝便被实实在在地显露了出来,接着在金粉的构建下,我可以看到无数的符文在这边缘处不停地流动着,而中间则有万千世界在上麦呢浮现,仿佛这裂缝通往无数个世界一般。
  
  我实在没有想到这黑乎乎的裂缝口子,被北疆王这般一勾兑,既然这般的美丽,当下也是放眼瞧去,就感觉如同天边的彩虹一般,越仔细看,越发觉得瑰丽无比,突然间,我浑身一震,从那裂缝之中,瞧见了一个绝对想象不到的人来。
  
  天啊,怎么可能,竟然是张大明白?

  1. 陈:

    回归?

  2. 等等:

    都跑出来了,还封了干啥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