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二十年一句话

2015年1月11日 更新

  天啊,真的是张大明白!
  
  我起初还以爲只是自己的幻觉,然而仔细打量一番。却发现在这万千世界里面,竟然真的有一个画面是张大明白的,只见这小子正在暗无天日的长河之畔穿梭,身后跟着一堆凶神恶煞的野猴子,那些东西长得无端丑恶,湿淋淋的。不时有受伤者直接将阳劲灌住于腹中,便将自己给引爆了,筋骨皮肉化作漫天污血。
  
  不过此时的张大明白却厉害得很,仿佛身后有眼,总是能够纵身飞跃,避开这伤害。
  
  我瞧得真切,心中自然是欢喜得发狂,要晓得之前我只以为这小子已然死去,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此刻瞧见他活蹦乱跳的模样,哪里能够不开心?
  
  “大明白,大明白……张巍,我操你大爷!”
  
  他仿佛就在我面前一般,我伸出手去唤他。然而他虽然听到了什么,还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终究还是转头就跑开了。
  
  我瞧见他听不到,下意识地就想往前走,将他给叫出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被人紧紧一抓。有人朝着我的后脑轻拍了一下,一声厉喝道:“陈志程,你回来!”
  
  这一拍将我整个人都唤醒了,我使劲儿摇了摇头,却发现那空间裂缝依旧只是空间裂缝,尽管金粉勾勒,但无数的景象却化作了一片旋涡,宛如银河一般瑰丽奇诡,而旁边的北疆王则死死地将我给拽了住。厉声喊道:“小陈,你别中了幻像,那空间裂缝的背后,可不知道是什么世界,你若是走过去了,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经得北疆王提醒。我终于醒悟了过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才感觉自己浑身汗出如浆,冷风一吹,整个人凉飕飕的,冷得直哆嗦。
  
  北疆王瞧见我这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用指甲在我的手腕上面猛然一掐,弄出几滴血来,然后在我的额头上面画了一个印子,这才附在我的耳边说道:“你刚才中了邪么?”
  
  我摇头,将自己刚才瞧见的东西说给他听,北疆王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对我说道:“那个应该不是幻象,估计你迷失的兄弟都还活着,只不过不知道在这大千世界的哪个领域之中。但是你就这样的跨越过去,根本无济于事,不但自己也迷失了去,而且根本不能与他相逢——你若是想要在今生今世再见到他们,必须要让自己拥有神游太虚的修为,方才可以尝试,要不然,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千万不要胡乱尝试。”
  
  此言说罢,然后北疆王转身瞧着了这道巨大的裂缝,然后叹声说道:“这裂缝,应该是被一种奇妙物质给干扰了,你刚才与我说的那平衡石,这玩意在此间是镇定混乱空间之物,然而投入那头,属性却立刻陡然,化作了撕裂空间的罪魁祸首。如此看来,倒是我要去哪儿走一趟了……”
  
  北疆王此话一出,我立刻反手把他抓住,大声喊道:“田爷,不可,那边危险至极,你若是去了,这裂缝固然能够封印得住,但是你却未必回得来了!”
  
  他苦笑着说道:“我本就不打算活着离开这里。”
  
  我依旧摇头,对他说道:“你固然是慷慨赴死了,但是刚才那三凶物呢,那样的家伙,神池宫有几人能够制得住?你倒是一走了之了,那三头畜生在这儿为非作歹,将神池宫给翻个底朝天,你的牺牲不依旧是白费?”
  
  我正劝着他,林间突然传来一阵动静,我和北疆王都下意识地将手中的刀剑握紧,转身瞧去,却见身后熊熊燃烧的火场之中走出了一个宫装女子来,却正是在湖畔吹箫坐镇全场的银姬宫主,她的出现让我们都大为惊讶,北疆王望着她说道:“小银,你不是应该在安抚凶兽么,怎么出现在这里来了?”
  
  银姬宫主一脸悲切地说道:“三凶兽一出,那些魔物便再也镇不住了,我让人用天罗地网大阵死守外城,然后过来瞧瞧,若是不能将这空间裂缝封住,只怕神池宫今时今日,即将消失于世间了!”
  
  这宫装美妇略有些惶然,然而北疆王却满是欣喜之色,对她说道:“你来得真好,原因我已经和小陈一同找到了,便是那平衡石被反向转化,成为了混乱之源,我决定过去,将此物一刀斩破,终结混乱,不过小陈不懂如何封印这空间裂缝,无法配合,有你在,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银姬宫主与我一般震撼,连连摇头说道:“这怎么行?”
  
  北疆王很坚定地说道:“小银,别妇人心思、婆婆妈妈了,越是在这样的困难面前,越要冷静。你想一想神池宫的列祖列宗,想一想你们卫家诸多英灵,想一想你宫中的亲人与朋友,为了他们,你都要让自己坚强起来……”
  
  这话儿实在是有些好笑,若是论上修为,银姬宫主未必不如我面前这黑胖子,地位也比他远远高出许多,然而北疆王这一番话儿,就好像是哥哥在对一个柔弱少女所讲,十分违和,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事者双方都觉得十分自在,仿佛事情就应该如此一般,于是我瞧见银姬宫主艰难地点了点头,接着北疆王一剑朝天,然后缓缓地朝着那裂缝劈起。
  
  他劈得是如此的艰难,就好像前方有着万般阻力,使得他手中的长刀无法往下移动一寸。
  
  然而他终究还是将长刀,一直劈到了水平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他回过头来,对做好封印准备的银姬宫主说了一句话,当然,他也只有一句话的时间。
  
  分别二十年,今日重逢,他终于有了这一点时间,述说出藏在心中许久、许久的话语。
  
  “小银,倘若有来生,愿与你相知相识,重结连理,永不分离!”
  
  这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虽然它是从一个黑胖子的口中说出,但是里面孕育着的那浓烈而不奔放的情感,却让人潸然泪下,而就在最后一颗字说出的一刻,但见北疆王的身体化作了虚无,他那一剑居然斩破了虚空,也斩破了裂缝之中的万千世界,找到了平衡石所在的混乱之源,于是北疆王消失了,而那狭长的裂缝骤然之间,开始肉眼可见地往回缩小……
  
  “田郎……”
  
  原本充满威严的神池宫宫主此刻泣不成声,手中一边不断结印,朝着前方拍动,将那裂缝给封印住,无数光华从她手中飞出,而另外一边,她的眼睛里面泪水止都止不住,就宛如那月亮之泉,溢出涟涟。
  
  两个分离了二十年的恋人,今日重逢,所面临的竟然是离别,而且还是生死永别,这样的情形,无论是什么人,处于什么位置,都是忍不住伤悲的。
  
  银姬宫主出手了,封印的场面是如此绚丽,然而我的心里面却是一阵抽痛,扭过了头去,不忍再看。
  
  我不忍看她那悲伤欲绝的面容,不忍瞧她脸上那止也止不住的泪水,也不忍揣测分离二十年,心中蕴含的浓烈情愫已经到了极点,然而相逢之时又是离别的此刻,听到北疆王刚才那一句朴实无华的情话,银姬宫主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是悲伤,是难过,还是欢喜,或者解脱?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话儿是真的么?
  
  然而现在这情为何这般苦?
  
  我脑中一片混乱,而这时却听到银姬宫主对我说道:“小陈,可否借福灵豹一用,我要赶快去其他裂缝处看一看!”
  
  我转过头来,瞧见银姬宫主的脸上泪水已干,露出了极为坚毅果敢的脸容来,此时此刻的她,方才是我先前瞧见的神池宫宫主,一个传奇而伟大的女性,当她朝我问话的时候,我脑子咯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点头说道:“呃,好。哦,不,这是神姬降服的坐骑,怎么能说是借,物归原主而已,只不过那畜生……”
  
  我还想说福灵豹太过于暴躁,不知道肯不肯被陌生人骑,结果这畜生居然早就已经屁颠屁颠地拱着脑袋,往人家胯下钻去。
  
  好吧,果然是个好色的畜生!
  
  银姬宫主翻身上了福灵豹,对我说道:“小陈,谢谢你的鼎力出手,如果有可能,请你返回外城去,看看能不能帮助我女儿……”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急不可耐的福灵豹便一飞冲天,朝着蛇窟方向飞去。
  
  北疆王和银姬宫主一前一后离开,此刻的野人林中除了一些不敢上前的魔物,再无其它,我瞧见那消失不见的空间裂缝,心中空落落的,感觉今天的遭遇实在是太过于奇特,有些消化不了。
  
  不过这些事儿容后再想,我还得赶往冰城才行,当下也是不再停歇,转身朝着林子外面狂奔而走。
  
  我走出了野人林,来到林子外围,然而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惊叫声,下意识地望过去,却见小白狐儿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而在她的背后,则是那头身高十米的牛头巨人。
  
  天啊……

  1. 船长:

    沙发

  2. 大师兄:

  3.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冤大头!人都走完了,豹子也拐走了,然后牛头出来了!二货,这是要坑师兄的节奏啊!

  4. 船长:

    啥情况?怎么不跟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