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七章 天山祖灵之威

2015年1月11日 更新

  就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刻,天空之上,突然变得有些明亮。
  
  这是光。一缕明艳动人的光芒。
  
  我一开始还没有感觉到,然而旁边的迦叶却突然跪倒在地,激动地举起了双手,大声欢呼了起来:“祖灵保佑,祖灵保佑!”
  
  当听到他这般的呼喊之后,我终于反应过来。这阳光却是最真实的光芒,没有一点儿杂质,完全不像是洞天福地里面那种蒙上了一层灰的阳光,它从我们的头顶之上洒落下来,让人觉得温暖在心头,而更加让人激动的,还有林中传来的那震天的嘶吼。
  
  这嘶吼、这咆哮,并不是发泄怒气时的狂妄,而是充斥这恐惧与绝望,尽管隔得远,但是我却能够在脑海里面勾勒出阳光洒落在那牛头巨人身上时,它那冰消瓦解时的情形。
  
  这牛头自从出现,就所向披靡,追了老子几十里地。现如今终于算是被消灭了,我的心中一阵兴奋,同时也晓得这秘境之中,之所以会有阳光出现,想来应该就是那个沉睡了百年的天山祖灵,终于觉醒,露出了自己的手段来。而且一出现,便是一锤定音,用最简单的手段,将这攻入神池宫的恐怖敌人给弄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这并不是多么复杂的手段,绝对堂堂正正,简简单单,但是使用出现的效果,却让人不得不服。
  
  一加一等于二,正正得负。这就是所谓的规则之力。
  
  就在这滔天巨吼刚刚消停的一刹那,我又听到一声穿刺入云的鹰啼声陡然出现,循声望去,却发现原本冲向内宫之后的雪山,想要将其消融,冰消瓦解的巨大火鸟此刻却是仓惶地望着我们这边逃来。然而它飞得越快,却终究抵不过身后的一抹雪线。
  
  这是一道近乎于透明的光芒,晶莹剔透,就好像是随意从那冰洞之中掰扯下来的一般,然而上面却充满了让人血液发僵的冷意。
  
  一眨眼的功夫,那浑身都是黑红色火焰的巨鸟终于被这雪线给追上了,接着在一瞬之间,那黑红色的火焰陡然间就凝固了,然后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我们前方百米处,我顾不得上旁边跪倒的迦叶和几名走马队弟兄,快步冲了过去,却见这一头翼展几丈的巨鸟居然冻成了冰坨子,即便从百米高空之上摔下来,都没有砸碎,反而是将泥土上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来。
  
  我走到跟前,能够感受得到这晶莹剔透的冰雕之中,蕴含着澎湃至极的热意,但是这热意终究抵不过这深寒,两者相持,于是灼热在一点一点地笑容,而冰寒则弥漫了整个冰坨子。
  
  终于,我感觉到那强大到了极点的灵魂被冻住,封印在了自己的冰身之上。
  
  好,好强!
  
  站在冰雕旁边的我惊骇莫名,而这时才瞧见原本兵临城下的一众猛兽魔物此刻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发疯一般地朝着林子退来,宛如潮水一般,而带头的则就是那头巨大的三足巨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体型庞大的畜生居然朝着我径直而来,远处的小白狐儿朝着我大喊,叫我让开,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在见识过那天山祖灵之威后,心中也莫名多了几分好强,站在了原地,等待着那头畜生的到来。
  
  轰隆隆,轰隆隆……
  
  马踏联营,蹄声如雷,那三足巨犀宛如坦克群一般地冲锋而来,而就在它即将靠近的时候,我一个箭步冲上了那冰雕的脑袋之上,足尖轻点,翻身避开了这一冲锋,落地之后,脚在兽群之上轻点,最后又落回了那冰雕的脑门之上,没有预料之中的攻击,那三足巨犀没有了平日里的暴戾,仓惶而走,然而就在我目送它带着群兽逃进林中是,原本如同死物的林子竟然活了过来。
  
  是的,真的是活了过来,无数竖直朝天的树木突然变得柔软,树根从泥地里面拔了出来,缠绕在了经过自己身边的猛兽上,而那头宛如重型坦克的三足巨犀,则被十数棵参天古树给包围着,将其缠住,不断绞杀。
  
  我就在远处瞧着,瞧见这头让人胆颤心惊的恐怖魔物被无数树根、藤条以及枝叶给交缠着,宛如铜墙铁壁的皮肤被无数植株穿过,最后被活生生地绞死。
  
  那样的场面,叫人一生都难以忘怀。
  
  天地之威,这就是所谓的天地之威,自然之道,我站立在这巨大的冰雕之上,望着林中无数的杀戮与拼搏,心中略有所悟,方才晓得当初我学那诸般剑法之时,师父并没有太过于赞赏,而是对我简单地说了一句话,讲诸般妙法,不过入化境者拈手而来,此番想一想,那“依然秋水长天”再过于精妙,又怎么敌得过天山祖灵展现出来的这三式?
  
  这才是人世间最顶尖的力量,让人为之臣服的威力,难怪神池宫之人会像祭拜神灵一般地供奉着自己的天山祖灵,原来到了这个境界,也就真的成神了。
  
  我呆呆地站在冰雕之上,望着密林之中的绞杀,一直过了很久,才听到小白狐儿在唤我,扭过头来,看见阿史那将军一身血肉模糊的从远处来到了我的跟前,慌忙跳下那火鸟冰雕,迎上前去,拱手问好,问他伤势怎么样?
  
  阿史那将军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欢欣得很,挥着手说道:“无碍,原本以为这条老命今天就交待在这里,与神池宫一同殉葬了,结果祖灵发威,在最关键的时候落下了阳光,终究还是将其灭了,老夫也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真好,真好啊,哈哈……”
  
  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而我瞧见周遭的所有人都宛如癫狂一般,又跳又笑,激动得不知所言,就在这时,从城中走来一队人马,领头的却是骑着白马的神姬,此刻的她英姿飒爽,被人众星捧月地围着,走上前来与阿史那将军问好,将军与她交代几句,便被人搀扶着入城治伤了,而神姬则走到我跟前来,盈盈一施礼,对我躬身说道:“神姬在这里,代表神池宫的所有人,感谢先生高义,以及援手之情。”
  
  在一帮长老和众人跟前,她脸色肃然,一脸庄重,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也是礼数尽到,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将功劳都归功于天山祖灵之威。
  
  谈到这天山祖灵,神池宫的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发言,不过神姬倒是问了我在林中的境遇,我自然毫不隐瞒,当得知北疆王孤身进入裂缝、银姬宫主出手封印之时,她那清澈的眼睛里面掠过了一丝明媚的哀伤,然而却迅速收敛,然后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套话,对周围的人讲,此番慷慨赴难的所有宫外之人,都将是神池宫的贵客云云,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我感觉原本十分孤冷高傲的神姬,由原先的一个冰冰冷的小姑娘,在骤然之间就蜕变成了一个能有担当的领导者。
  
  这种变化在别人的眼中自然是一种成熟和进步,然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几分恍然若失的情绪在。
  
  神姬讲完这些之后,又问了龙在田所勾结的那些西方人,听得我的说明之后,咬牙切齿地对身边的长老和走马队几名队长说道:“这些家伙,才是此番兽潮宫难的罪魁祸首,一定要严办,一会儿祖灵的森林之怒完毕之后,我们就要立刻成立搜查小组,去林中进行拉网式的搜查,一定要将所有人都给抓到,如果有所反抗,格杀勿论!”
  
  她说得无比愤恨,而旁边的人更是恨得牙痒痒,轰然应诺,表示一定不负公主所托,将那些家伙给全数捉拿归案,让他们感受到神池宫的怒火。
  
  双方说着,这时头顶上出现一片白影,接着福灵豹与银姬宫主落在地上,众人齐声问好,而神姬则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来,冲上前去,与自己娘亲紧紧相抱,终于表现出了生离死别之后的轻松和解脱。银姬宫主慈祥地抚摸着自家女儿的头发,脸上露出了悲苦的笑容来,有长老问那空间裂缝都封印住了没有,她点了点头,告诉众人,被龙在田打开的三处裂缝,她都已经亲手封印住了。
  
  众人一片欢呼雀跃,兴奋莫名,而我也感觉死里逃生,多少有些欣喜。
  
  远处的林中依旧汹涌舞动,激烈的兽嚎和悲鸣无处不在,大家也大意不得,银姬宫主在委派任务,让众人先将内外宫和湖畔之地的漏网之鱼给清楚干净,然后准备预案,如何进林中搜查的事宜。
  
  诸多事情,使得这母女二人十分忙碌,而我一番奔波,即便是有着广陵金丹顶着,心里也是十分疲惫,此刻大局已定,我便不再多言,准备与银姬宫主告罪一声,然后带着小白狐儿返回了湖畔冰城。然而当我找到这位神池宫的宫主告辞之时,她却突然叫住了我,屏退众人,然后问了我一个问题。

  1. 盗版爱好者:

    什么问题?你愿意留下来做王吗?

  2. 大师兄:

    春宵一梦有无

  3. :

    宫主问的,不是公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