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百废待兴之时

2015年1月12日 更新

  “陈先生,你是否愿意留在我神池宫?”
  
  听到银姬宫主的话语,我莫名其妙地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而瞧见我这一副表情,这位宫装美妇嘴角微微扬起,然后平静地说道:“今日一战,神池宫遭受重损,无数建筑和树林被焚毁。修炼密林被一片混乱,而各种诸人不知道死伤多少,急需补充人手,进行重建工作,我觉得你人不错,若是有想法,不如来我神池宫高就,别的不说,长老之位,虚席以待。”
  
  听到她这一段,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银姬宫主是想要招揽于我,让我加入神池宫,成为其中一员。
  
  的确。在这一场权力纷争之中,神池宫的教谕大长老飘然无踪,势力最大的龙家家主被一刀劈成了两半,神池宫驸马同样也被一刀劈成了两半,宫中的精锐力量或者死于内乱,或者死于兽潮,能够活下来的人其实并不算多。而除了人员的损伤,还有神池宫最为辽阔的修炼密林要么被焚毁,要么乱成一团,城外农庄和农田一片狼藉,尸体无数,这还不算内宫之中处处烟火的损失。
  
  显然易见,这一次神池宫算是伤筋动骨了,所以这才会想要通过引进人才的方式,来重新建设这个神秘的修行秘境。
  
  说句实话。能够加入神秘的天山神池宫,这对于大部分修行者来说,绝对是一件让人兴奋莫名的事情,因为如果加入其中,不但能够在功法、丹药、法器以及其余诸般修行之上有所保障,而且还能够有参透本我的机会。进入传说中的昆仑之路,乃至直接飞升,成为天仙,与天同寿,与日同辉,化作万年不朽之存在,按理说是没有人拒绝得了的。
  
  但是人总是有例外的,这事儿对于我来说,恰恰又没有什么吸引力。
  
  并不是说我对于修行一道之上并没有什么野心和远望,而是因为我想起了北疆王与龙在田在决斗之前所说的那一句话。
  
  当龙在田说起毁灭神池宫,北疆王会不会愤怒的时候,北疆王回答他,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北疆,在西域,在这整个世界之上,而不仅仅只是在偏安一隅的天山祖峰之间。
  
  那句话说得我荡气回肠,相比于窝在一个角落看世界,寻求那虚无缥缈的道家真义,仙灵述求,我还是觉得把握自己想要的幸福,来得更加重要。
  
  倘若是加入了神池宫,在这个注定就会自我封闭的秘境里,我想必得不到真正的快乐。
  
  何况,这里还没有小颜师妹,没有我师父和李道子,我一众的师兄弟们,以及我虽未常见、但一直常驻在心中的家人们。
  
  我是一个肩上背着无数责任的男人,而在野人林重见张大明白之后,我晓得自己又多了一件任务,那即是无论有多么的艰难,我都要找到在黄河口一役走失的张大明白和努尔。
  
  我自己遗失的兄弟,自己要一个一个地找回来。
  
  能够得到银姬宫主本人的邀请,这绝对是一件莫大的荣幸,然而我却终究还是婉拒了。
  
  当我说出了这话儿来的时候,我明显地看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脸上略过一丝意外和冷淡,不过她还是强忍着自己心中的不快,继续劝解我道:“陈先生,神池宫虽说在江湖中已经久未闻名,但是比之世上诸多门派,依旧还是顶尖的,你若能来,长老之位自不必说,若是积攒几年威望,这走马队统管与教谕大长老之职,也是任你挑选,你看如何?”
  
  她对于让我加入神池宫一事,显得十分的热心,这般的许诺都说出了口,不过我的心根本不在神池宫,当下也只是拱手推辞,直言家中有父母,门中有长辈,不可抛下他们,孤身来投,此事心领,不胜感激。
  
  我说得谦逊,但是拒绝的意思却明确无疑,当听到我的表达如此坚决的时候,银姬宫主的脸当下也是变得有些冷了,最后又问了我一句:“就连神姬那傻丫头,都不能让你改变主意么?”
  
  我莫名一愣,不知道她的意思,当下也是继续推脱道:“这个……”
  
  我没有说出话来,但是银姬宫主却也明白了内中的意思,冷淡地说道:“懂了,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我本以为你与那个胆小鬼不一样,原来在情感上面,都将我神池宫当做了这青楼之地,也罢,这样难以担当的人,又如何能够承担得起我的寄托?行了,先生自去,银姬打扰了。”
  
  这话儿说完,银姬宫主便离开了,留下恍然若失的我,停在原地很久,一直到小白狐儿叫我,方才心思沉重地返回城中去。
  
  我回到了居住的客栈,伙计晓得了今日我和北疆王的表现,对待我的态度好得出奇,鞍前马后不说,还整了一大堆的吃食,弄得旁人都嫉妒了,闹将起来,结果那伙计眉头一瞪,大声说道:“1024今日在我神池宫生死存亡之机,忙碌奔走,出生入死,而诸位则在客栈中安享清茶看戏,就请不要多言了。”
  
  这话儿说得众人无语,不过继而又回过神来,纷纷朝着我打听今日之事,试图找到一些秘闻八卦来。
  
  能够前来神池宫的一众行商,必然都是外界的一方厉害角色,虽然大家都戴着木壳面具,不敢透露身份,但是如果能够结交一二,也是不错的事情,不过今日银姬宫主对我说出那一番话来之后,我的心中却是莫名沉重,也没有了交际的心思,简单吃了点饭,然后回到房间里,什么也不管,洗了个澡,便蒙头一觉睡过。
  
  次日醒来,来到客栈大厅用早餐的时候,我才听人谈及,说此次神池宫蒙遭大难,罪魁祸首虽是那教谕大长老和神池宫驸马母子,但与宫主多少也有些牵连,于是银姬宫主发布了罪己诏,并且拟定让神姬宫主在三日之后接受祖灵灌顶,成为新一代的宫主。
  
  对于这个决定,神池宫的人们表现出了两种情绪,一是舍不得银姬宫主,而另外一种,则是对于在此次事件中崭露头角的神姬公主的期望,希望她能够带领大家,重建神池宫,并且借此机会,消除内宫外宫之间的隔阂。
  
  一天之前,神姬公主还是一个手下没有半个心腹的寡人,此刻却是拯救全宫的英雄,天山祖灵的代言人,地位如此天翻地覆,倒也让人诧异。
  
  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银姬宫主准备此番事后,便去勘破死关。
  
  所谓勘破死关,其实就是闭关修行,出关之日,要么死,要么成就仙灵之身,陆上神仙的修为。
  
  我对于这事了解不多,但是却晓得绝对危险,而且倘若是要勘破死关的话,必然是需要神游太虚,历经无数苦难,而银姬宫主之所以这么做,就我心中猜度,可能最大的原因,则是想要去无尽时空中,找寻那个慷慨而去的黑胖子,那个与自己一再错过的爱人。
  
  如有来生,共结连理。
  
  大劫过后,百废待兴,我瞧见的神池宫到处都是一片忙碌,而停留在客栈里面的行商则因为戒严的解除,归心似箭,纷纷去办了手续,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与小白狐儿吃过早餐,回到小院的时候,遇到走马队的迦叶,他正在指挥手下搬运北疆王的行李,我一问,方才晓得是银姬宫主的交代。
  
  我表示明白,北疆王此番赴死而去,虽说两人之间并无约定,但是我却晓得此刻最有资格处理他遗物的人,应该就是银姬宫主了,想到众人的离去,于是与迦叶谈及了自己也准备离开的想法。听到我说起,迦叶一阵诧异,问我说不参加神姬公主的继任典礼么,早上的时候他还听说执礼长老准备发布观礼嘉宾,在此次大劫中立下大功的我便在其中。
  
  我摇头,说如果可能,我尽早下山便是了,这所谓继任大典,终究还是神池宫的事情。
  
  迦叶也不做多劝,而是与我谈及了昨日后面的收尾工作,说起昨日在林中盘查,斩杀了九个脸色铁青、尖牙利齿的异类,并且抓获了四个身强体壮的野蛮人,这些家伙投降了,要求按照什么《日内瓦公约》,给他们应有的待遇,唯有可惜的,就是没有找到那个主谋鲁道夫,不知道他是死在了林中,还是进入了时空裂缝里去。
  
  我问难道不可能逃离神池宫么,迦叶笑了,说事发之后,神池宫的出口已经派了重兵把手,他不可能溜出去的。
  
  我想到一事,问有没有抓到龙飞扬的一对儿女?
  
  迦叶告诉我,龙飞扬那个纨绔儿子龙小海目前一直处于失踪之中,倒是他的女儿龙小甜,走马队在野人林附近的一处树洞中找到了她,现在正羁押在内宫,至于如何处理,则自有上面的人操心,他是没有办法干预的。
  
  我本想出言为龙小甜求情,然而一想自己并无资格,便不再言。
  
  迦叶离去之后,我在房间收拾行李,没多久,门被推开,我回头望去,却瞧见神姬公主半面柔美的脸庞来。

  1. 小佛:

    沙发

  2. 大师兄:

    温香软玉送满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