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相送不如怀念

2015年1月12日 更新

  “要走?”
  
  “对,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交易会也结束了。便下山,说不定还能赶回家过年。”
  
  “不多留几天?”
  
  “啊?”
  
  “三日之后便是我继任神池宫宫主的大典,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希望你能够在场,可以么?”
  
  面对着去除了素净装束,穿着一身红黑相间正统宫装的天山神姬,我多少有点儿不太适应,而当她抬起头来,向我发出了邀请的时候。我沉默了一下。想着自己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事情急需要去做,犹豫了一下,然後说道:“其实我在不在场,并没有那么重要吧?”
  
  “对你不重要,对我重要。”
  
  天山神姬认真地说着话,我瞧见她那清澈如水的眼睛,终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我一定来。”
  
  瞧见我答应了下来,神姬白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微笑。然后又我道:“你跟我娘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感觉她对你似乎不太喜欢?”
  
  我想起银姬宫主昨日招揽我时的情形,不觉有些尴尬,讪讪地笑道:“都是误会,误会……”
  
  天山神姬此番过来找我,倒也不是单单为了向我发出邀请,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问我关于北疆王的情况,以及昨日他为何突然消失。
  
  我问神姬,她母亲是怎么告诉她的,神姬摇头,说她一提起这事儿。娘亲就显得特别严肃。也不理她,让她心中一阵好奇,所以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就赶紧过来找我了解。
  
  对于北疆王,神姬的感觉十分复杂,起初自然是一个禁忌话题,直到长大了,方才从别人的口中渐渐地知道了一些当年的情形,自己也有过一些猜度,而当她真正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之后,其实对他恨意大过于亲近,觉得这般不能担当的男子,根本就配不上她的娘亲,也做不得她的亲生爹爹,然而所有一切的印象,都在这几日发生了改变,当她名义上的父亲龙在田大举叛旗的事情,是北疆王撑起了整个局面来的。
  
  若是没有北疆王,便联络不到阿史那将军和外宫诸多掌柜,也无法让我真心相助,而当北疆王一去不返之后,神姬的心头,方才真正地升起了思念的情绪来。
  
  这情绪并不浓烈,淡然如水,然而却渗透入骨,让她午夜梦回之间,心中一阵疼。
  
  听到了天山神姬的述说,我决定将我知道的北疆王告诉给她。
  
  一个真实的北疆王,他好抽烟,喜烈酒,行事大大咧咧,无所顾忌,有着西北汉子那种慷慨直爽,也有着大男人心中那难以表达的小小柔情,他在外界,是名震天下的北疆王,是无数草原部落的守护神,坐镇西北的刀客,而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却是一个身负枷锁的单纯男人,在得知银姬宫主可能会有危险,明知道自己有血誓在身,回归必死,却也怀揣着对爱情的信仰和救赎,依然决绝地踏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北疆王,自回到天山主峰博格达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此生便要了结于此了,然而他却没有半点犹豫,也从来不愿意说给他人知晓。
  
  要不是生死时刻,我甚至都不知道三刀斩破天下的北疆王,其实就是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
  
  而如今,北疆王离开了,他一刀斩破虚空,去将那恐怖的平衡石给破去,相比于蛇窟和虎啸野,野人林才是真正的恐怖之地,要没有北疆王的前往,即便是银姬宫主,也没有办法封堵住那迸出三大凶物的空间裂缝。
  
  他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此刻虽然满目疮痍、但终究还是充满生机的神池宫,换来了余下之人的生存。
  
  我复述着北疆王对龙在田的表达,以及临终时对银姬宫主的表白,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情绪中,而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天山神姬,则哭得就像一个小孩子。
  
  没人疼、没人爱,孤孤零零的一个小孩儿,在这冷漠的世间哭泣着……
  
  我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然而伸到了一半,终究还是僵住了,没有多说两句宽慰的话语。
  
  因为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立场去说一些漂亮讨巧的话语。
  
  神姬走后,我将自己关在房间很久,不吃饭,也不睡觉,小白狐儿叫门我也不回,便静静地坐在床上,背靠着墙,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一会儿想逝去的北疆王,一会儿想起了或死或散去的一组兄弟,一会儿又想起神姬和小颜,一会儿却又想起了在神仙洞府中与李道子疗伤的时候,他抚摸着我的脑袋,严肃地说着:“你身负十八劫,是个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啊……”
  
  整整三天,我都没有出门,而是盘腿在床上,静静地思索着自己一直以来的人生,想起了无数的过往,这是在以前行走之中所没有想过的事情,无数的悲欢离合、人间感悟都涌上了心头,感觉那酸甜苦辣咸,便化作具象一般地出现在舌根之处去,又缓缓地散于百骸之中。
  
  那几天我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如此的重要,不光是对于自己,也是对于别人。
  
  我认真地思索着生命的意义,思索着无数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过客,他们在我的世界里面,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什么是道,什么是我?
  
  我起先的时候似乎想通了,后来又迷失了,如此反复,乐不思蜀,不知不觉,昼夜而过,接着感觉到奇经八脉,陡然间就汇通了,畅通无阻。等到了第三日,小白狐儿在门外叫我,说神池宫派人过来请我观礼,问我到底要不要过去,我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出门,瞧见小白狐儿在门口一脸惊诧地望着我,不由摸了摸下巴,含笑说道:“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小白狐儿拧了拧我的胳膊,不敢确信地说道:“哥哥,我怎么感觉你跟前几日,有些不同了啊?”
  
  我笑着说道:“哪里不同?”
  
  小白狐儿摇头说看不明白,不过总感觉我少了几许锋芒,多了一些圆润,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温润如玉,不再像以前那般锋芒毕露,让人感觉不舒服了。
  
  我微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这是《道德经》上面的道理,我自小学得,而直到今时今日,方才真正有所领悟,这世间之事,纷繁复杂,难以一言而概之,大道三千,各走其途,然而唯有真正近乎于道,方才能够学得自然,比别人更先抵达彼岸。
  
  小白狐儿不明白我说的道理,她到底还是太年幼,根本不清楚这世间除了力量,还有道理与境界在。
  
  两人不再多言,而是随着亲自过来邀请我的迦叶队长前往神池宫的内宫。
  
  神池宫内宫是豪门贵胄的禁地,外宫除了每一任宫主继任大典之外,是绝对不能进入其中的,而至于外人,则似乎从来没有先例。当然这所谓的规矩,向来都是被人给破除的,作为此次戡乱中的大功臣,我的出现倒也没有让人感到意外,而因为我当天表现得太过于优异了,甚至大破了百丈冰窟的十方俱灭阵,逼退了教谕大长老,使得宫中诸人频频向我望过来。
  
  不过让他们失望和疑惑的是,就这么一个平淡无奇的家伙,怎么可能逼退那教谕大长老?
  
  这事儿到底是真是假?
  
  我并不理会旁人的目光,只是在嘉宾席上静静地看着天山神姬一步一步地完成了诸般法典陈规,一直来到了祖灵大殿的正中,接过银姬宫主的白雪冠冕,然后跪倒在那巨大水晶镜面磨制而成的法阵之中,三拜九叩之后,陡然间我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从那法阵里升腾而起,周遭的所有人都朝着那法阵跪倒,口中高呼“祖灵”的名字,而我在无数跪倒的人群之后,冷眼瞧着这仪式的整个过程。
  
  我瞧见一道红、橙、蓝、绿、青、蓝、紫的七彩红光出现在了那法阵之上,朝着天山神姬的身体里灌注而入,接着我感受得到神姬的修为就像是爆炸了一般地陡然增长,一级一级,让人震惊。
  
  接受这样的力量灌顶,无疑是极度痛苦的,而我则瞧见那张熟悉的脸庞之上,一瞬间全部都是晶莹的汗珠。
  
  她在苦苦忍耐着。
  
  而当她睁开眼睛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欢呼,齐声拜倒在地,高声迎接着自己的新宫主。
  
  再之后,便是银姬宫主宣布闭关,至于追查余孽的事情,则交由新宫主,和阿史那将军以及几位资深长老来完成,不过全程她都没有提及神池宫另外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教谕大长老。
  
  继任大典的第二日,我离开了神池宫,神姬宫主没有过来送我,这让我有些失望,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情绪左右,我离开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我。
  
  然而我回过头去的时候,却并没有瞧见。
  
  也许真的只是幻觉吧。

下一章:
  1. 流水:

    诶 这么愁苦

  2. 盗版爱好者:

    不如到这里完结这个时代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