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卷尾语

2015年1月12日 更新

  卷尾语
  
  我特别爱写卷尾语,因为写这个,特别流畅,特别舒服,特别闲适和轻松,就算是有错别字,别人提醒了我,我也懒得改。
  
  因为可能这里就像是聊聊天吧?
  
  嗯,就是小小地唠叨一下,讲一讲故事的前后,以及当中的一些创作心得。
  
  瞎扯扯,首先黑暗年代是我开文以来构思得最完整的几个段落之一,它代表着一个、或者几个男人的蜕变和成长,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巅峰以及衰败,代表着一对宿敌从此真正的对立起来,代表了很多很多我要表达的东西,为此我不惜将全文之中我最爱的两个角色给写死了。
  
  白衣赤足小观音和巫门棍郎梁努尔,一个是纯洁无暇的小白花儿,一个是肝胆相照的奇男子,他们在黑暗年代的离去,促使另外两个男人的蜕变和对立。
  
  我不知道我的读者朋友们当时是有多难过,总是我自己就很难过,有几次做梦,梦到一个白衣赤足的小女孩儿,以及一个长着嘘唏胡子的老爷们,在黑暗中默默地看着我,他们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然后我告诉他们,我并没有将笔化作刀,其实当行文至此,故事的走向已经由不得我所左右,一切都是宿命以及伏笔在勾勒所有的角色和人生,与我无关。
  
  真的,这与我无关,对于我来说,我的工作不过是将这么一个现有的世界,一个我脑中的,以及你们参与的世界,以文字的方式来呈献给大家。
  
  所以黑暗时代我写得很痛苦,也写得很畅快淋漓,因为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感觉,找到了我想表达的东西。
  
  一种全力以赴的骄傲。
  
  黑暗时代结束了,曾经最为辉煌的特勤一组也解散了,除了牺牲的同志,其余的人则各自分离,作为领头的大师兄,则无处可去,试图想用行走天下,来淡漠自己的苦痛。
  
  用双脚丈量天下,这听起来是一件多麽潇洒的事情,然而一路的风霜雪雨,又有几人能够知道其中的艰辛与痛苦?
  
  这是一种自我救赎,失去同伴之后的自我惩罚,对于身体,对于灵魂。
  
  如果没有意外,这一段过程或许会长达几年,十几年,或许江湖之上会多了一个如一字剑的大拿,而少了后面的许多故事,不过所幸遇到了天山神姬。
  
  这个一出场就是个反面角色的女人,将陈志程带到了天山神池宫中来。
  
  他见识了江湖中最为神秘的所在,与天下间最顶尖的高手相搏,与西方传奇的石匠组织正式碰了面,还与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有过了交流,他甚至还从经历的生死离别之中有所感悟,懂得了上善若水的道理,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在空间裂缝之中,瞧见了张大明白的身影。
  
  这个,才是黎明时代真正的意义,一直落在心头的枷锁,在那一刻,终于解开了。
  
  不堕落,不沉沦,因为这世间,还有许多值得我所奋斗的目标和意义。
  
  这就是黎明时代的意义。
  
  上述讲完,再讲一下后面一卷,这将是七剑聚首的新篇章,天枢星张励耘、天璇星尹悦、天玑星白合、天权星余佳源、玉衡星林齐鸣、开阳星董仲明、摇光星朱雪婷,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大有来头,而最为神秘的林齐鸣,他将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场呢?
  
  敬请期待!
  
  ——————————
  
  《苗疆道事》:网页正版http://www.heiyan.com/book/10903,手机端正版http://m.heiyan.com/book/10903,多谢各位的支持,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就没有作品本身,谢谢大家容忍小佛以及网站的不足,能够给小佛予真爱,让小佛在黑岩有一席之地,混口饭吃,时至如今,别的没有,泪水一包,请拿去,不要嫌弃。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1. 看客:

    看看这个,感觉了作者的不容易,自己也不好意思天天看盗版了,明早就去支持一下

  2. 拖丶拉机:

    已经支持过一次了,在黑岩充值了的,因为还是学生没什么钱就来看盗版了

  3. 船长:

    今天怎么(⊙_⊙?)不跟啊?

  4. 武陵王:

    好的,那去黑岩支持下作者

  5. 小笼包:

    其实我也想去支持一下的,只是我不会,支付不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