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欲见你而又彷徨

2015年1月13日 更新

  重回茅山,山门依旧恢弘,然而比起神池宫来。却终究欠了些许辽阔,这也正是三大秘境之中的神池宫底蕴悠远,非别处所能够比拟的,不过即便如此,我并不觉得天山神池宫中,除了祖灵之外的其他人,能够比得上我师父陶晋鸿,即便是那最爲厉害的大长老,她在冲击仙灵之境还没有受过心魔之前。只怕也是不如我茅山掌教真人的。
  
  这是为何?
  
  一个固步自封、坐井观天。所谓的修为大都是通过天山祖灵灌顶而入,缺少了人世间的许多感悟,怎么可能有入世的茅山那般深明自然之道呢?
  
  我回返茅山,算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守门的长老已然传讯回了清池宫,刚刚走出门户不远,符钧便带着人迎了过来,两人寒暄过后,他告诉我,说师父在观星台等待着我。他是专门过来接我的。
  
  师父性子随意,寻常见我都是安排在竹林小苑的家中,而此刻定在观星台,显然是有一些事情要与我知晓。
  
  符钧带来了纸甲马,我将其绑在腿上,掐念法决,登山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情,重回清池宫中,瞧见往日颇为清冷的大殿一派庄严,当初与我一同入门的符钧此刻都已经开帐收徒了,走进殿宇之中来,有许多人纷纷朝着他躬身而言,叫他师父。这话儿让我下意识地打量着这个一直显得很低调的师弟。方才发现多日不见,他已然不再是当年那个资质欠佳的小孩儿,隐隐之间,居然也有了一派宗师的气度。
  
  大道三千,符钧走上了与我所截然不同的道路,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逐渐成为了茅山的栋梁之才了。
  
  符钧即便是做了师父,为人却也十分谦卑,也懂得分寸,带着我来到了观星殿,便不再进一步,而是对我说道:“大师兄,师父就在里面等着你呢,你直接进去吧。”
  
  符钧领着几个面熟的师弟,与我告辞,而我则平静地走进了观星殿,一路来到了殿中的观星台前,瞧见师父在那巨大的观星仪下盘坐,此刻天色已暮,他头顶上面的星空显得格外的瑰丽璀璨,无数繁星闪烁,接着那星力垂天而落,涌入了观星台上面的网状法阵之中,最后又将我师父给辉映得不似人类。
  
  瞧见师父此刻的模样,我心中一阵激动,快步走上前去,躬身说道:“恭喜师父,看来你即将能够冲击地仙之位了。”
  
  我师父陶晋鸿是一个并不喜欢繁文缛节的人,自与我认识以来,除了拜师之日,倒也没有让我跪拜过,我此刻一躬身,入定于那星力海洋之中的他便睁开了眼睛来,多日不见,他脸上的白胡子又多了几分,瞧见我变笑:“志程我儿,为师遥遥无期,但你多日不见,却给我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难得、难得!”
  
  师父见面,别的也不多问,便先考较我的修为,首先是拼力,接着就是与我盘点道籍,以及考察我对于境界的感悟,当摸过一边之后,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今日应该是有所奇遇,要不然不会如此,你且说来,与为师知晓……”
  
  天山神池宫之事,我自出山之后,便没有与人提及,甚至连跟小白狐儿的交流都没有,因为总是有一股力量在压制着我,所以我想要告知师父细节,倒也有些难办,不过当我说出原因之时,师父却微微一笑,摇头说道:“这样的手段,当然也只是应对于境界低于自己许多的修行者,在心境之中开了一丝缝隙,继而精神暗示而已,无妨,我来与你解开。”
  
  这话儿说完,他示意我盘腿坐下,接着在我的眉心处轻轻地点了三下。
  
  这每一下,都如晨钟暮鼓一般的响亮,而三点过后,我却感觉自己心头的枷锁陡然松开了,当下也是顺利地将天山神池宫所遇的诸般事情,给他一一讲了过来。
  
  师父很认真地听着我讲起那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不时点头,不时有摇头叹息,而等到我说完之后,他方才遗憾地叹气说道:“当初评选天下十大,所有人对着一堆资料来排座吃果果,十分头疼,而那北疆王田师则是我力荐入围的,此刻听你一说,我当真是庆幸无比,他倒也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成为了这世间顶天立地的伟男子,值得称赞。”
  
  北疆王的事迹,有人听了觉得傻,好好的天下十大不当,却跑到天山神池宫里送死,我则是为之感动的人,说得格外用情,想着我若是能够得到师父的这一番赞赏,即便是死了,也是觉得光荣的。
  
  除了北疆王,师父对于天山神池宫的其余事情并不予置评,显然他对于这个神秘之地的理解,远不是我所能够了解的,而后我便将在空间裂缝之中瞧见张大明白的事情说给了他听,问他这到底是幻觉,还是代表着张大明白其实还是活着的,只不过与我们并不在一个世界而已。
  
  师父沉吟了一番,然而问我道:“志程,你抬头看,那漫天繁星之上,是否会有一个世界,与我们这儿的世界一样,同样的生机勃勃,同样的有无数生物繁衍生息,同样有诸多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呢?”
  
  听到师父这么一问,我下意识地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应该,有吧?”
  
  师父盘腿坐在我的跟前,叹声说道:“当今天下的修行者,神、佛、道、巫、蛊以及诸子百家,诸多法门常在,而这些法门来自何方,至今都没有一个定论,人类的文明和历史自有区区几千年,而修行者的传说则有无数个纪元,有的事情,时候未到,我无法给你说,无法给你形容那些高出我们几个层次的东西,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正如天山祖灵限制你开口说话一样,也有一种力量在制约着处于这个世界巅峰的我们……”
  
  他说得十分玄奥,而我则有些头疼,开口说道:“师父,我是想问张巍和我兄弟努尔,是否还活着,是否依旧在某一个世界上。”
  
  师父回答道:“本质上只要不是神形俱灭,人的灵魂是不会死的,不过你说的情况,我可以给你一个九成肯定的答复,就是他们应该是依旧活着,甚至北疆王田师也极有可能以另外一种形式活着,至于你想要找回他们的想法,这个也可以,不过你的意志和感知必须要达到某一个层次,方才能够触摸到我刚才谈及的、不可说的那个境界,才能够与他们重逢!”
  
  我有些失望地说道:“师父,连你都不能么?”
  
  师父笑了,摆手说道:“你以为我真的是无所不能的啊?此刻的我,的确还是不行的,不过我倘若是能够有真龙之血辅助,说不定就能够冲击地仙之位,而到了那个时候,也许能够在无尽时空之中,拨开无数线索,找到他们……”
  
  我立刻兴奋了起来,问师父道:“真龙之血,师父,这东西那儿有,我们现在就去找吧?”
  
  师父摇头苦笑道:“在远古之时,真龙是唯一能够凭借着自己强横肉体跨越无数时空和纪元的神物,不过这种图腾多年未现于世间了,哪里有那么好找的?另外真龙之血乃其生命精髓,珍稀无比,寻常是不愿意给予人类的,而倘若是为了取得真龙之血而滥杀无辜,这事儿又违背了天道,即便是能够有,我只怕最终也会被心魔吞噬,无法蜕变解脱,所以这事儿,还是作罢了。”
  
  尽管师父这般说着,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暗暗记住,想着总有一日,我一定要找到那真龙之血,助师父成就地仙果位,接着帮我找寻回努尔和张大明白来。
  
  谈完此事,我问起师叔祖李道子,师父告诉我,说他老人家又在闭关,连萧克明那臭小子都见不着了,估计我也没有指望。
  
  不能拜见师叔祖,我并没有失望,因为我晓得他老人家的特殊之处,说到了末尾之时,师父似乎想起了什么来,告诉我,说倘若是有空的话,去秀女峰找一下英华真人,她那里正好有事找我。
  
  辞别师父之后,我本来想去找梅浪长老询问小床单董仲明的下落,不过师父既然吩咐了,当然是不敢有半点延误,离开了观星台,便直奔秀女峰。
  
  前往秀女峰的路上,我多少有些忐忑,心中既想着与小颜师妹见上一面,又有些害怕,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上次我自茅山不告而别,与小颜师妹避而不见之后,我总是感觉心中有些不太自在,既思念,又不敢与之见面,犹豫得很。不过清池宫到秀女峰的路途终究有限,当我出现在秀女峰大殿跟前求见之时,让我既失望又松了一口气的事情是,我并没有瞧见小颜师妹。
  
  英华真人杨影在偏殿接见了我,除了寒暄之外,开头第一句话,便是让我帮她办件差事。

  1. 船长:

    沙发

  2. 依咯咯:

    相见无言,思念无终。最让我心神震荡,回味无穷的是茅山茅山,收徒跟随小颜一段。看了好几遍。不觉热泪盈眶,潸然而泣。

  3. 依咯咯:

    这苗疆道事,叙事相比蛊事,更为娴熟自如。情感尤其细腻深刻。这也许是作者对于情感的理解沉淀了岁月的感悟吧。生死爱恨,参悟更深,那一分依恋也是更加的刻骨铭心,终而不悔。大师兄的历程也是热血沸腾的归途,从青涩刚硬到沉稳内敛,那悲喜之间更让我怀着忧伤的慈悲,看着他的成长和蜕变。大师兄的栩栩和呼之欲出,更精确的诠释了真男人的形象。生动,明媚,坚韧,勇敢。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丰碑。相比较金庸笔下的武侠,丝毫不逊色。而且更加的丰满和伟岸。

  4. 本色:

    赞,楼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