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英华真人重承诺

2015年1月14日 更新

  英华真人的要求很奇怪,她告诉我,她将被邀请出任华东神学院的院长。而她想找我一同赴任,担任教务主任一职。
  
  这里所说的华东神学院,自然不是位于沪都青浦区外青松路上的那一家教会学校,而是挂靠在国家“985工程”、“211工程”的重点建设综合性研究性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名下的一家成人制教育机构,这家神学院表面上是培养清楚蒙召、立志奉献于宗教事业的年轻人,但是主要的任务,则是给秘密战线培养源源不断的后院力量,其前身则是和巫山后备培训学校一般的子弟训练机构。
  
  不过既然名字叫做华东神学院,那么它所囊括的地区包括沪都、江阴、浙河、皖淮、赣西、闽省、鲁东以及台湾省等我国经济文化最发达地区。是一个职业性的教育学院。能够出任这样一个机构的院长,上面对于英华真人的期待,显然是十分重的。
  
  我不知道英华真人她是如何会被邀请出任这样这一个职位的,但是也晓得这应该是茅山出仕的战略步骤之一,如果能够将茅山宗的影响力通过这种教书育人的机构扩散出去,将这华东神学院办成茅山宗的山外分部,弄成黄埔军校的架势,那么我茅山宗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说不定就能够打破龙虎山一家独大的局面,成为与之分庭抗礼的道门。
  
  要晓得。这所谓的华东生源区,可是囊括了龙虎山所在的赣西之地。
  
  对于英华真人杨影的这个提议,我感觉到十分的意外,毕竟我从总局卸职出来,的确是有放下所有的包袱和责任,想要将自己的心灵好好地释放一回,走自己所想要去走的路,不受拘束,自由自在,但是倘若我答应了英华真人的请求,只怕我又将是俗务缠身,不得清净。
  
  瞧见我犹豫不决,英华真人很认真地说道:“志程。茅山十大长老里面。就属我与人拼斗的修为最低,但是这件事情既然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肯定也是要将它办好的,不过我这人,大半辈子都在茅山秘境之中修行,在朝堂之上毫无根基,手下除了应颜和程莉几个,也没有什么得力的干将,想来想去,也就你最是适合了,所以这事儿便找到了你,你看看,帮不帮师叔吧?”
  
  我交叉着手,一脸为难地说道:“不是说帮不帮的问题,只是……”
  
  我找不到理由搪塞,正是发愁之时,英华真人突然肃容说道:“志程,在此之前,我已经派了我徒儿应颜,前往沪上先行履任,随后我便带人前往,你真的不想随我而去?”
  
  “小颜师妹?”
  
  我有些诧异,没想到英华真人前去华东神学院赴任,居然会带着小颜师妹同往,而去还将她提前派了过去,想着难怪刚才上山来的一路上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原来并不是她不知道我来了而没有过来将我,而是因为她不在茅山,想到这里,我先前失落的心情顿时就消散了许多,脸上不觉露出了笑容,而这时却听到英华真人突然说道:“志程,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情,你和我徒儿应颜之间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
  
  听到英华真人的问话,我的脑子疙瘩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脸上一阵茫然。
  
  这种态度引得了英华真人一阵气氛,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好你个陈志程,我徒儿应颜从十六七岁花娇欲滴的年纪就心属于你,与你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为了你这个家伙,拒绝了无数的因缘和求婚,其中不乏令人羡慕的如意郎君,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打算,就不曾想过要娶她么?”
  
  我晓得自己和小颜师妹的事情在茅山并不是秘密,但是被人这般当面的说出来,多少也些尴尬,不过更尴尬的是被小颜师妹的师父指着鼻子,就差骂我是薄情郎了,当下也不敢领这罪名,慌忙摆手说道:“杨师叔,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这里面有很多曲折,并非我不想娶小颜师妹,而是……”
  
  说到后面,我的话语一阵塞住,不知道如何开口,而英华真人却早有准备,淡然说道:“你是说自己身负十八劫之事?”
  
  我抬起头来,讶异地说道:“您知道?”
  
  英华真人摇头叹息道:“知徒莫若师,应颜入门十余年,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我焉能不晓得?不过这事儿倒不是那个倔脾气的小家伙说的,而是我从掌教师兄那儿知晓的……”
  
  我难过地说道:“师叔,你既然知晓,就应该明白我为何不能守护在她的身边。”
  
  英华真人摇头说道:“志程,我能够明白你的心思,求而不得,越是挚爱,越是只能遥遥相望,就怕伤害了对方,然而你可曾想过一个问题,所谓十八劫,不知日期,也不晓得何时结束,若是再等二十年,女孩子的韶华易逝,即便应颜学得我的花凝真露之法,能保青春常驻,但心思已老,这般的辜负,你觉得好么?”
  
  的确,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时间与空间的隔阂,已经让我感觉到自己与小颜师妹的心渐行渐远了,如果我们就这样一直分离下去,我很难想象两人的未来,将是一个什么模样。
  
  我摇了摇头,然后一脸苦恼地说道:“我自然觉得不好,但是相对于小颜师妹被我牵连而死,我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
  
  说道此处,英华真人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来,颇为神秘地说道:“这个死结,便是我掌教师兄都未必能够解得开,但是在我看来,却并不是什么太过麻烦的事情,不过这事儿对于我来说,需要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故而也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就相帮于你,没有付出,便没有回报,世界就是这么得现实,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我方才能够让你得偿所愿。”
  
  听到英华真人这般肯定的话语,我有些疑惑地问道:“难道我出任华东神学院的教导主任,您就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她一甩手中的拂尘,高深莫测地说道:“当然不是,你还得费尽心思地帮我,若是三心二意,我怎能帮?”
  
  英华真人是我师父的师妹,是茅山的十大长老之一,她的性子和品行高洁,在茅山的口碑最是不错,我并不疑她这是在骗我,不过这幸福来得实在是太快,当下也是有些犹豫地说道:“若是这事儿,我就算是拼尽了全力,都会帮师叔你办好这份差事的,不过师叔,期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你可不能拿这事儿来跟我开玩笑……”
  
  英华真人的脸上略微变得严肃了,认真地对我说道:“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不会拿自己心爱徒弟的性命,来说谎话的。”
  
  得到了英华真人这般肯定的答复,我便再无犹豫,而是坚定地说道:“行,我答应你!”
  
  应下了英华真人的这份差事之后,我便没有在茅山久留,次日拜访了我师父,将此事与他知晓,当得知英华真人的这一番话语之后,师父并没有否认它的真实性,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声“傻孩子”,这话儿不知道是在说我,还是在说英华真人,总之他对于我即将出任华东神学院的教导主任一事,并没有什么意见,甚至都没有太多的嘱咐。
  
  我看得出来,师父的情绪并不高,而且对于如何扩展茅山在朝堂上面的影响力这事儿,并不是很上心,这都是茅山长老会的野望。
  
  我在茅山待了三天,与诸位久未谋面的师兄弟同吃同住,好多人十分羡慕我能够出外,求我带着他们出去外面的世界“传经布道”,特别是小师弟萧克明,这小子对于外面的憧憬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一直都在缠着我,说要与我一同出山,然而当我问起师父的意见,他又显得十分心虚,顾左右而言它,让我觉得好笑。
  
  不过即便如此,多日不见,这个小师弟真的是让我有些惊讶,进步十分神速,我已经听到有一种声音,将我和符钧,以及这位小师弟名列为茅山三杰,称我们将是茅山宗未来的风云人物,而茅山下一任的掌教真人,将有可能出自我们三人之中。
  
  对于这个说法,我晓得虽是小道消息,但倒也不是没有缘由,不过我作为外门弟子,并非真正的道士,已然被排除在外,而小师弟性子未定,太过于跳脱,也不太适合这一职位,思来想去,也就只有符钧师弟可以胜任——只是这样的传言,难道是符钧师弟放出来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不由觉得一阵好笑,觉得实在是不可能的。
  
  三日过后,我辞别了师父以及一众长老,带着无人认领的可怜孩子董仲明,跟随着英华真人出山,前往位于沪都的华东神学院赴任,同行的还有英华真人的几个得意弟子,以及被我带上山来、寄养在秀女峰的毛孩。

  1. dylan:

    毛孩会是后来的谁呢

  2. 林齐鸣:

    林齐鸣登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