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情字一事最烦人

2015年1月15日 更新

  我对华东神学院的第一印象差劲之极,然而真正穿过一片树林,方才发现里面的景色陡然一换。偌大的操场和训练营地、以及那绿草茵茵的大足球场简直就是豪华配置,再往四周瞧,却见那教学楼外面的装饰虽然陈旧,但是瞧里面,却能够感觉到另有乾坤,我左右一看,叫住领着我们去宿舍区的那个肥肚腩中年人,这人是后勤处的万主任,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马副院长的级别等同于华东局的业务副局长。他能够跟我拿架子。但是万主任哪里敢惹我这个业内有名的煞星,听到我问起,当下也是讨好地说道:“陈主任,你也晓得,沪都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来往的人形形色色,难免会有一些有心人在,咱神学院虽说在崇沙岛上,但是做一些伪装,也是必要的。”
  
  有的地方是外面看着光鲜。而里面则是败絮其中,这儿恰恰相反,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里的低调与平淡,于是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万主任领着我们来到了教职员宿舍楼,与小颜师妹沟通了一下之后,将程莉、李诗楠、谭滢三人安排在了小颜师妹房间的隔壁,因为住房资源充足,所以倒也能够一人一间,而万主任则在征询了我的意见之后,则将小毛豆和小床单两孩子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里——我本来想安排两人去住学生宿舍,但是仔细一想。毛豆到底还是跟普通人有一些区别的。如果一下子就让他融入进去,难免会有一些不便。
  
  至于我和英华真人,则自有领导配房,我杨师叔的事情自有别人操心,而万主任则将我安排到了教职工宿舍楼后面一排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前,带我逛了一圈这三室两厅两层的小楼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还行么?
  
  这小楼房里面的家具被褥一应俱全,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不过我瞧见这规格,着实有些高,有些不解地问道:“这个,合适么?”
  
  万主任笑盈盈地说道:“怎么不适合?陈主任您的名声,在系统里面那是鼎鼎有名的,您能够到我们这儿来,就已经是屈就了,就这规格,对你来说着实有些委屈,不过咱们的条件也就只有这样的,还请你不要挑我的理才是……”
  
  到底是做后勤的人员,这嘴巴说的话儿,甜得跟蜜一样,将我先前憋着的一肚子火都给润匀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倒也不怕被人诟病,安之若素地接受了。
  
  从这一趟的经历来看,我能够感受到一点,那就是虽说有一部分人对英华真人,以及我的到来抱着敌意,特别是被阻碍了上升空间的人,然而这偌大的一个华东神学院,并不是一人一姓的学院,若是咱们国家的,它是我宗教局人才的后备培训基地,关系着秘密战线的力量和稳定,谁行谁上,优胜劣汰,倘若是想要在这里摆资历、论资格的话,便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滚滚洪流所淘汰。
  
  我心中大概有了一些谱,便也不再与他多聊,免得泄露出自己的意图,待安定过了之后,我去找小颜师妹,却见她被几个师妹给缠着,脱不得身,想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走过去,咳了咳,然后对程莉、李诗楠几个人说道:“我找你们师姐来了解一下学校的情况,你们先将自己的行李收拾一下。”
  
  这话儿说得冠冕堂皇,然而几个丫头都对我嗤之以鼻,冲我使鬼脸,不过好在程莉的年纪比较大些,性子也成熟,终究还是拉住了两位小师妹,把时间让给了我。
  
  三人回了房去,我瞧见小颜师妹抱着胸口,一副戒备的样子,感觉待在房间里太过沉闷,于是干咳了两声,提议说道:“我看到西面有一个小湖,我们去那儿走走?”
  
  小颜师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我一起离开了教职工宿舍楼,穿过外面的一片小树林,来到了我刚才说的那小湖边,此刻正值冬日,天气寒冷,湖边有微风吹来,有些刺骨,我瞧见小颜师妹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便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想要给她披上,不过她却摇头拒绝我道:“没事,我不冷。”
  
  身为英华真人最得意的女弟子,小颜师妹的修为倒也不像她本人这般柔弱,自然是不怕冷的,不过听她拒绝我的这口气,难免让人有些神伤,我尴尬地收回了大衣,挽在了手上,然后笑着说道:“也对,不过要小心些,沪都这边的天气变化无常,倒是比茅山要坏一些。”
  
  小颜师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大师兄,你若是想了解这学院的情况,我现在带你实地去看看吧?”
  
  我没想到她居然被我的这个借口当真了,愣了一下:“啊?”
  
  小颜师妹却认真地给我介绍了起来:“神学院这边也是前几年才刚刚把几个分省的后备培训学校整合起来,所以规模并不算大,目前总共才有四届学生,总共有佛学班、道学班、伊斯兰和基督神学班几个系,另外还有一个强化班,也是学院重点培养的尖子班,一般从这个班里面出来的人,都是各地宗教局抢着要的人才,也都能够成为秘密战线的骨干,至于其他的,大部分的出处都只是一些基层……”
  
  她在这儿给我滔滔不绝地讲解着,我听得一头雾水,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感觉倘若这样一直下去,难免有些被绕出去了,思考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小颜,你是不是对我上一次回山没有找你……”
  
  “箫老师!”我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呢,就从前面的拐角处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朝着小颜师妹挥手打招呼。
  
  那人个子足有一米八,长相十分俊朗,有点儿高仓健的意思,一脸阳光的笑容,瞧见小颜师妹就跟狗见到骨头一般,快步走上前来,然后对她说道:“箫老师,见到你正好,我这里有两张电影票,《真实的谎言》,大导演詹姆斯·卡麦隆的作品,阿诺德·施瓦辛格出演,他们说这电影可好看了,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去吧?”
  
  大高个儿一来就冲着小颜师妹邀约,一副根本没有瞧见我的模样,这让我顿时就给气得牙痒痒了,不过好在小颜师妹并没搭理这个小白脸,而是平淡地拒绝道:“马老师,对不起,我晚上没有时间,您找别人吧?”
  
  这马老师被婉拒过后,依旧一脸期冀地说道:“别啊,箫老师,雷锋同志说过,时间就像是海绵,挤一挤就有了,这票很不容易找的,我费了很大的劲儿呢!”
  
  小颜师妹瞧见他这不依不饶的样子,依旧很坚决地说道:“马老师,真的很抱歉,我师父今天过来了,我得和她在一起……”
  
  马老师高兴地说道:“什么,咱师父今天过来了啊?那成,不看电影了,这样吧,箫老师,我去金茂凯悦订一桌上好的酒席,给她老人家接风吧——我现在就去……”
  
  他这副热情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怀疑他的居心,我哪里能够让他得逞,当下也是上前拦着他说道:“马老师,这事还是算了吧,院方今天应该会安排接风,就不劳烦你了。”
  
  马老师挥手说道:“一样的,院里面安排接风,也是要我来操办。哦,对了,你是?”
  
  他这般死皮赖脸,真的让人没有办法,小颜师妹是个面皮比较薄的人,终究还是给我们相互介绍道:“这位是我大师兄陈志程,他将出任神学院的教务主任一职;大师兄,这位是马海角,是校务办的老师,也是马副院长的儿子……”
  
  小颜师妹这么一介绍,我便已然明了了,原来是马如龙那家伙的混蛋儿子啊,难怪这么的死皮赖脸,跟他爹倒是一个德性。
  
  马海角在旁边死缠烂打,我和小颜师妹谁都没办法说话,勉强忍耐一会儿,小颜师妹先提出了告辞,转身离开,我跟上前去,瞧见后面依依不舍的马老师,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醋意,然后说道:“这个马老师,为人还真的很热情啊,长得又这么帅……”
  
  听到我酸溜溜地说着这话儿,小颜师妹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大师兄,你想要说什么?”
  
  我有些紧张,又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这才说道:“小颜,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因为那小子……”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小颜师妹的眼睛里面便突然一阵泪水涌出,咬着嘴唇对我说道:“怎么,我在你的眼中,就是这般水性杨花、薄情寡性的女人么?”
  
  这话儿说完,她扭头就跑,我大叫着“不是”,追了上去,结果她回头过来,咬牙切齿地冲我说道:“不要追!”
  
  我习惯地听从了她的话儿,定在了原地,看着小颜师妹朝着教职工宿舍跑开了去,背影一直消失了,这才恍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唉,女人心,海底针,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1. 张大明白:

    为什么写情事要写得这么搞siao?!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