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风波诡谲暗流涌

2015年1月15日 更新

  院方晚上给我们办了接风宴,不过不是在什么大酒店,而是就设在了学校教工食堂的包间里。所有在家的院方领导都出席了,觥筹交错,杯恍酬酢,大家相谈尽欢,倒是没有了白天那种古怪的气氛,不过英华真人一是女士,二是道姑,所以并不饮酒,也不食荤。所以气氛多少也还是有些不热烈。
  
  席间那个马海角也来了。跑前跑后地张罗着,时不时地过来询问饭菜如何,是否合口味,又劝了两回酒,表现得十分活跃,院里面的几个领导对他印象颇好,纷纷与他攀谈,有人开玩笑,说要给他介绍对象,这小子一脸春色地说已经有意中人了。而问是谁的时候,眉眼就朝着旁边桌子的小颜师妹瞧去,看得我直想将他的狗眼睛给挖下来!
  
  小颜师妹是我的,不管是黄养神,还是什么马海角,你们这些家伙,通通都给我滚开。
  
  我心中咆哮着,不过脸上却只有笑盈盈,坐在主桌上帮英华真人挡酒,不过好在小颜师妹从头到尾,对这个家伙都不假辞色,这让我的心情多少也好了一些。
  
  这顿欢迎宴吃得没滋没味,与会者除了董仲明那个没怎么吃过酒席的乡下孩子吃得颇为爽利之外。其他人估计也与我差不多。于是很早就结束了,英华真人与众人挥手告别之后,叫住了我,让我跟她一同返回住处。
  
  华东神学院占地颇广,从教工食堂回到湖畔的小院,需要穿过一处很长的树林子,小颜师妹带着几个师弟师妹在后面,而我则跟英华真人在前面叙话,她对我讲起了下午交接时候的事情,以及明天要正式就任,需要召开全校教师一起过来开大会,会上她需要发言,以及提出一些工作的方向,这事儿她有点摸不准,想跟我参谋一下。
  
  我对英华真人说,会上的这些文案工作,一般都是有秘书这些笔杆子来的,你只要差不多讲一个方向,其他的事情,不过就是照着稿子念而已,算不得什么难事。
  
  说完这些,我问她的秘书是谁,找他过来了解一下,看看以前的章程是什么样的。
  
  英华真人指着我后面的小颜师妹道:“她便是我的院长助理,不过应颜也是刚来没几天,情况都没有摸清楚呢,如何能够做这些事情?”
  
  我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对她说道:“啊,校务处那边也没有什么提议么?”
  
  英华真人摇头,我苦笑了一下,心中明了,想必这又是那马副院长的后招,想让完全没有准备的杨师叔在明日教师大会上面出丑,如果她的表现一旦出现差错,那么一定就会有流言传出,说她这个院长一点儿水平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呢?
  
  我将自己的分析说给英华真人听,这美妇顿时就忍不住一阵愤怒,而我则平静地说道:“杨师叔,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不是你斗倒他,就是他弄掉你,这事儿因为立场的关系,是绝对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你可能得忙上一阵子,方才能够对教学上面的事情大刀阔斧——对了,那个姓马的,你弄清楚了他的底细了没?”
  
  英华真人摇头,我思索一会儿,然后说道:“没事,这事儿我来打听吧,不过我们现在首要之急,就是要将你明天在会上的发言弄好,这事儿最是紧要。”
  
  对于这件事情,英华真人指着小颜师妹说道:“这个啊,你找我的助理谈吧,今晚务必拟出一个提纲来,不然我明天就得卷起铺盖回茅山了。”
  
  她这般说着,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晓得跟英华真人来到这学院,倒也不是没有好处,她这个做师父的,有事没事给我创造机会,小颜师妹我若是再拿不下,那我就真的不用混了,直接找一把剪刀,将小兄弟除去,也算是六根清净了。于是她这边一吩咐,我立刻顺驴下坡,对回头对小颜师妹说道:“小颜,你一会到我那儿去,我们得将这稿子给弄出来……”
  
  这是绝佳的两人相处时间,不过没想到小颜师妹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对旁边的人说道:“我看大师兄那儿挺宽敞的,你们今晚要不要一起过去玩儿啊?”
  
  程莉、李诗楠、谭滢都纷纷点头,吃得有些撑的小床单也嚷嚷着同去,就连一向惯来沉默的毛豆也点了头,我掏出刚领到没多久的钥匙,递给了小颜师妹,故作无奈地说道:“好吧,这钥匙交给你了,你们先去,我还有点事儿,一会儿办完了就回来。”
  
  说完这话,我朝着旁边的一条小道走了过去,小颜师妹问我去哪儿,我挥了挥手,说我很快就会回来,让她们先过去。
  
  我走过那一条小道,一路走到了尽头,才冲着旁边的黑暗处说道:“阿伊紫洛,你到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鬼鬼祟祟的?”
  
  黑暗处走出一个梳着黝黑大辫子的年轻女子,个不高,还带着厚厚的眼镜,却正是当日黄河口一案,给特勤一组当过特别顾问的阿伊紫洛,此刻的她伤势已好,不过脸色却依旧有些苍白,瞧见我疑惑地朝她望了过来,苦笑着说道:“陈组长,你们可是学院这几日人人议论的大人物,大家都盯着呢,我可不想抢了那风头,咱还是私底下来往地比较好一些……”
  
  我似笑非笑地说道:“哦,都怎么议论我们的?”
  
  “不劳而获,从天而降,这话儿似乎是主流——老院长被架起来的时候,几个副院长都一直在暗中活动,想要更进一层,其中老神学院出身的马如龙根深蒂固,群众基础也是最好的,所以希望最大,传得沸沸扬扬,都已经准备走马上任了。当然,希望最大,失望也最大,当结果一宣布下来,你能够想象他到底有多抓狂么?”
  
  “煮熟的鸭子飞了,这事儿我能够理解,不过有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的,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马如龙难道人不清楚自己?”
  
  “身处高位久了,整日面对着阿谀奉承的那些嘴脸,哪里能够认得清自己到底长着什么模样,都以为自己生不逢时,要不然都能够坐得那联合国总统一职了。马如龙这人的父亲是华东局的前任大佬,虽说已经故去,但是在上面的关系仍在,而他们马家在赣西上饶也是大户,据说跟龙虎山天师道也有些瓜葛,算是有个后台,下面也有一帮像陈战南这样的老学棍挺着他,所以他自觉能够将你师叔给挤走,他来坐这个位置……”
  
  上饶马家,龙虎山天师道?
  
  我心中思量着马如龙的背景,突然听到陈战南这个名字,眉头不由得一跳,声音立刻变得严厉起来:“陈战南这家伙还活着?”
  
  阿伊紫洛苦笑着说道:“他又没犯什么事,不过是学术错误而已,后来有人替他求了请,然后领了一个书面警告的处分之后,继续返回学校教书,不过因为上次的事情,他名声还是受到了一些亏损,心中正是暗暗藏着恨呢,马如龙的背后少不得这家伙出谋划策,这一回在门口拦住你们的那个门卫老头,也是陈战南老婆家的亲戚……”
  
  我冷冷哼了一声,没有当着阿伊紫洛的面多说什么,所谓狠话,所图的不过是嘴上痛快,而我黑手双城要么不说,要做的话,就让人打心底里感到害怕。
  
  要是没效果,我这黑手双城的名号,岂不是白叫了?
  
  与阿伊紫洛交流妥当过后,我对这神学院的诸多龃龉也有些一定的了解,想着得找个办法将马如龙这家伙给挤开去,要有这么一个家伙在旁边牵制着,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了。
  
  阿伊紫洛不想让鄙人看到我和她有关系,匆匆离开,而我则放回了分配给我的小楼里,还没有进门,便问道了一股食物的香气,推门而入,李诗楠兴奋地对我说道:“大师兄,你这里好好哦,还有一个好大的厨房,今天晚上太吵了,我们几个都没吃饱,师姐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鸡蛋面,你要吃么?”
  
  我往厨房里面看去,却见小颜师妹正在里面忙碌呢,毛豆已经端着碗来到餐厅里吃了,一眼望去,红的番茄、白的鸡蛋,汤浓味鲜,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我连忙点头,说要,一定要的。
  
  吃过了鸡蛋面,程莉领着这一帮孩子在客厅里面看大彩电,而我则将小颜师妹带到了书房里去,不过这一回我倒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再谈工作,而是从怀里掏出了留给她的八宝囊来,递到了她手里,认真地说道:“给你的。”
  
  小师妹没见过这玩意,皱着眉头,拿过来瞧,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让她自己看,接过小颜师妹从里面掏出三支发梳、钗一对、步摇一对、额饰、项链、耳环、手镯以及一个鸽子蛋儿一般的翡翠戒指这一整套首饰来。
  
  她都没有注意到八宝囊的神奇之处,而是拿着这颗镶嵌着巨大翡翠的白金戒指,抿了抿嘴唇,然后问我道:“这些是什么?”

  1. 阿迪:

    中间缺了一章

  2. zbx:

    咋整的,又漏了一章,赶紧的补更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