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真挚情感最动人

2015年1月16日 更新

  “给你的礼物!”
  
  我含笑着说道:“这个袋子叫做八宝囊,是从天山中弄来的,它最大的好处。就在于纳须弥于芥子,别看它才只有巴掌大,但是却能够放下许多东西,别的不说,就是这一整个桌子,都可以装进去呢。以后你倘若是由什么随身物品,直接放在里面便成了——哦,当然,这袋子里面不能放入现代的电子产品。因为电子频率有可能会干扰到里面的法阵……”
  
  八宝囊是我最为得意的礼物。当下也是给小颜师妹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不过她显然对这堪称神器的东西兴趣并不算高,敷衍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这一堆的首饰道:“这些东西,可得花不少钱,按照你的工资,可买不起呢……”
  
  我听到她担心这个,当即拍着胸脯表示道:“小颜你放心,这些东西来路都很正常,绝对不是徇私枉法弄来的。你尽管戴着就是了。”
  
  小颜师妹问道:“也是从天山拿来的?”
  
  我点头称是,接着她又问道:“这一次去那处险地,是那个叫做尹悦的小姑娘陪着你一起的吧,你跟我所说,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也想听听呢。”
  
  天山神池宫中发生了许多变故,这些事情倘若是要讲,自然可以说上一天一夜,不过我刚刚张口要说,便感觉喉咙里面像是卡着一根鱼刺一般,难以表达出来,方才晓得我师父能够压制住天山祖灵的那股威压,但是离开了他的手段。我又终于难以表明了。于是张口说了半天,却终究吐不出半个字来,沉默良久,方才说道:“小颜,对不起,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说出里面的见闻……”
  
  小颜师妹略微失望地“哦”了一声,眼帘低垂,我瞧见她这副失望的模样,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刺痛,很焦急地跟她解释道:“对不起,我是受到了一些精神上面的压制,除了我师父能够解开之外,在其他人面前根本没办法说出,并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分享……”
  
  我虽然没有谈及,但是这态度却让小颜师妹的脸色稍微地好了一点,不过却也只是淡淡的点头不语,她这样的疏离真的让我有些难受,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小颜,我对不起你!”
  
  小颜师妹明亮的眸子睁开,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说道:“什么?”
  
  我咬着嘴唇,鼓足勇气说道:“对不起,黄河口一战之后,我失去了最好的兄弟努尔,失去了信任我的师弟张巍,还有一堆好兄弟,那本来是我自己的劫数,结果却牵连了其他人,这让我感觉到害怕,恐惧自己给身边的人带来噩运,所以才不敢与你见面,不过越是不见,我就越想将你,我总是能够梦里面见到你,总是想你,我也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对你好,陪你吃饭、看电影,手牵手一起逛街……”
  
  相比徐淡定当初在罗家的那一番表白,我此刻却显得结结巴巴,不过这话儿真诚,说到一半,小颜师妹那故意冷漠的脸上突然变得柔和起来,眸子里就像月光下溢满了水的井眼,让人觉得分外动人。
  
  我继续说道:“我败给了自己的恐惧,却没想到你的感受,我可以为了尾巴妞奔走千里,却不能去见近在咫尺的你一面,我、我真的该死!”
  
  “不要说!”
  
  小颜师妹伸手堵住了我的嘴唇,她的手掌柔弱无骨,带着一种很好闻的香味,这让我有些陶醉,而后她紧紧抓着我的衣领,咬着银牙,哭泣着说道:“不是你的错,我不是在生你的气,只是心里面很难过,我不喜欢你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疏离我,看我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你总是觉得在为我好,但是你可曾想过,总是躲在人群后面看着你的我,何曾恐惧过生死,何曾担心过变故?”
  
  听到小颜师妹的心声,我不由觉得心中一阵动容,听到她继续说道:“我不要你小心翼翼的珍惜,也不要你这些乱七八糟的金银首饰,我只不过是一个渴望爱情的女子,就想陪在你身边,当你的妻子,安安静静地过完每一天就好,哪怕那日子短暂,哪怕明天就死去,那又如何?”
  
  这一番话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的情话,它直指我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看着她不住流泪的眼睛,看着那宛如璀璨星空的眸子,我忍不住俯下身来,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没想到我的嘴唇刚刚沾到了小颜师妹的额头,结果她却将头给抬了起来,双手使劲儿地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重重地与我唇齿相依。
  
  小颜师妹亲得很用力,就像溺水一般的人,害怕失去自己所有的一切,给我的感觉似乎有些疯狂,她甚至将我的嘴唇给咬破了,一股血腥味弥漫在我和她之间,这并不是平日里贤淑文静的她所能够做出来的,我与她忘情地亲吻着,感受这彼此急促的呼吸,和那宛如擂鼓的心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出奇地疼。
  
  这种疼,远远比被小颜师妹咬破的嘴唇还要痛,我晓得这是心疼,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苦苦等待自己恋人而遥遥无期的那种痛。
  
  情到浓时甜如蜜,一开始两人只是情,然后这般吻得彼此呼吸都竭尽之时,反倒是小颜师妹受不了了,我毕竟是龙家岭第一密子王,那肺活量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比的,她奋力地想要推开我,不过我情动之处,却紧紧抓着她的胳膊不放开,弄得两人脸都通红,而正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了,小师妹谭滢一脸不情愿地走进来,冲着我们这里说道:“大师兄,师父打电话过来,问你文稿准备得怎么样了……”
  
  她应该是正在看着电视,被人催着过来询问,故而有些不情愿,也心不在焉的,结果一进来,瞧见这一副场面,顿时就是一声尖叫:“啊,要长针眼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小妮子心慌意乱地转身出去,结果因为太过于匆忙,一下子就被绊倒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疼得眼泪花儿直流。
  
  被人发现了,小颜师妹赶紧推开我,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跑过去查看倒在地上的谭滢,问了两句,谭滢无辜地哭道:“师姐,你和大师兄做这种羞羞的事情,就把门关好行么,我要是长针眼了怎么办?”
  
  这般说着,客厅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哄笑,弄得小颜师妹颇为尴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此刻并没有出去,而是拿出一张白纸来写写画画,平复一下刚才激动的心情,以及回味一下小颜师妹疯狂的那一吻。
  
  没过一会儿,却见程莉领着一帮子小师妹走进了书房,瞧见桌子上摆着的这一整套华丽首饰,顿时就纷纷惊声尖叫起来,女孩子对于首饰的喜爱是男人所不能理解的,我并不觉得神池宫出品的这些华而不实的首饰有什么特别,但是瞧见程莉、李诗楠和谭滢一副两眼都是小星星的表情,晓得这东西对她们的诱惑力,着实强大。
  
  程莉抚摸着那用碎钻镶嵌的步摇,心驰神往地说道:“大师兄,难怪应颜师姐对你情有独钟,你要是给我也来这么一套,我也亲你一回!”
  
  李诗楠和谭滢两个小女孩子也高声叫道:“我也是,我也是!”
  
  这些讨债的小姑娘,看来我今天不给她们一点好处,这事儿倒是没完了,我倒不介意她们的玩笑,就怕小颜师妹面子太薄,于是笑着说道:“亲亲就不必了,不过我倒也有给你们带了礼物。”
  
  这般说吧,我便从八宝囊的首饰堆中挑出了三根别致的项链,分别递给了她们三个,有了这等贿赂,三个电灯泡果断地消失了,还乖巧地把门给我带上,留下娇羞欲滴的小颜师妹,弄得我食指大动,嘻嘻笑着说道:“我们继续?”
  
  小颜师妹恶狠狠地瞪着我说道:“都怪你,我以后不要在她们几个面前做人了!”
  
  我笑着说道:“男欢女爱,这是正常之事,她们以后也会经历到的,再说了,她们拿人手短,不会嘲笑你的。”
  
  小颜师妹摇头说道:“我不管,今天不准你再有非分之想,我们得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
  
  小颜师妹表现得很坚决,我也没办法强求,只有一本正经地拿出了刚才在白纸上写写画画的东西,对她说道:“所谓领导发言,一般要讲究三个地方,第一是衔接前任,第二是注意方式方法,第三则是要有自己的语言风格,不过此番我们前来神学院,是带着改革气魄来的,不破不立,有的东西就不能墨守成规了,所以……”
  
  我停顿了一下,小颜师妹瞧见我侃侃而谈的样子,美目盼兮,催促道:“怎么?”
  
  我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明天的发言一定要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要将这帮等吃混死的家伙给全部镇住,让他们明白杨师叔的气魄和心胸,要么协力共进,风雨同舟,要么给我下船,卷铺盖走人!”

  1. 小佛:

    沙发,这一吻好爽

  2. 阿迪:

    缺了第七章

  3. 张大明白:

    描写很见功底…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