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目标是集训第一

2015年1月16日 更新

  没有目标的团队是迷茫的,而领导的作用,就是将这个目标给高高竖立起来。然后告诉团队里面的所有人,大家都要朝着这个目标去进发,任何有违背这个受到所有人认可的目标之行为,都将会受到大部分人的反对,从而使得新领导拥有了反客为主的立场,可以从容不迫地对这些阻碍者进行一些众人都认可的手段。
  
  这个就叫做造势,光明正大的阳谋,将自己立在上风口,让对手永远都只能抬头仰望,而没有其他的办法。
  
  不过这般做。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如何让大部分的人都相信这个目标能够实现,而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妄人想法,这个才是关键所在。
  
  和预料之中的一样,当英华真人讲出了这个目标来的时候,一片哗然,而当她结束了讲话之后。在场的众人纷纷交头接耳,我感觉到坐在台上的马副院长开始频频朝着下面使眼色,心中想着“来了”,果然在马副院长的眼神催促下,一个秃顶老教授站了起来,扶了扶鼻梁上面的眼睛。斯文地举手说道:“杨院长,我这边有问题。”
  
  英华真人侧过脸来,旁边的马副院长满脸堆笑地说道:“这位是基督班的张文伯教授,在院中德高望重,是十分有资历的老教授呢!”
  
  他说得这么隆重,然而我瞧见周围之人的表情,便晓得这个家伙,也不过就是一个炮灰,但众目睽睽之下,英华真人倒也没有搞一言堂的意思。而是和颜悦色地说道:“张教授,有什么问题。请您提出来。”
  
  秃顶教授张文伯站了出来,朗声说道:“刚才杨院长提出要华东神学院做全国同类别中顶尖的学府,这个想法让所有人都感到振奋,不过我的疑惑是,不知道刚刚就职的杨院长清楚一个情况没有,虽说华东神学院位于我国的经济、金融中心,但是在全国的地位,只能算是中流水平,前有西北、西南两所重量级学院压着,后面各大区、分省的职业学院并肩而立,这样的劣势,我们凭什么能够喊出这样好高骛远的口号来呢?”
  
  他的话语倒真的是有些咄咄逼人,连“好高骛远”这样刺耳的话语都说得出来,显然是铁了心要给新领导添堵了,我心中计较着,得将马如龙这家伙的班底给弄得清楚一点,要不然时不时蹦出这样的一个家伙来,着实有些难过。
  
  不过英华真人倒是炼气的真修,并不会为了他这言论而羞恼,而是微笑着说道:“张教授提的这一点,很对,学院的基础却是差了些,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具体的措施,我们很快就会出来,不过我只想说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要嘲笑梦想,因为它万一要是实现了,那些笑出声来的人,会很尴尬的!”
  
  这话儿不硬不软,却是让张文伯教授脸色变了一下,不过他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我们这个行当里,要想称之为顶尖,必须要在总局精英集训营中取得最好的成绩,方才能够得到认可,英华真人,你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们华东神学院将能够在三年之内,培养出能够称霸集训营的学生来咯?”
  
  所谓的总局精英集训营,这个是沿袭自南疆作战之时的惯例,每年都会从各大分区、省局抽调一部分的精干人员来作为种子,去到一处集训地进行强化训练,并且在结业的时候,对其进行贴近实战的毕业考察,择其优者加入总局,并且对集训营的学员给予充分的照顾,以及相当大的提升空间。
  
  这是总局近年来开始推行的一种体制,旨在锻炼总局后备力量的连续性,总局王老大甚至还提出一个标准,说我们这种有关部门毕竟是必须具有一定战斗力的秘密战线,为了避免人情以及营私舞弊的组织关系,以后各分级的领导任用,将优先选择集训营出身、并且表现优异的学员。
  
  而这些人员的选拔,除了基层之外,还有的就是各大相关学院的人员保送。
  
  这个东西是实打实的,孰胜孰负,一眼便可瞧得出,张文伯提出这么一个检验标准,显然是有逼英华真人立下军令状的意味,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英华真人自然明白这一点,于是朝着我这边瞥了一眼过来,我晓得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认怂的,于是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而英华真人当即便表示道:“张教授的提议很有意思,我觉得目标细化之后,这个就是我们学院当前的主要任务了!”
  
  将我杨师叔逼到了这个架子上面烤炙,马副院长这个时候觉得差不多了,连忙出面当好人道:“杨院长,这可使不得啊,正所谓一马既出、驷马难追,咱们条件有限,前往不能一蹴而就,还是要慢慢来的好,当着卢局长和各位领导的面,要是万一没有完成任务,到时候可真有些难办……”
  
  他这话儿虽说是在劝,但是明里暗里地煽风点火,着实有些讨厌,英华真人便是脾气再好,也不可能以为地容忍下去,当下也是脸色一冷,扬眉说道:“如果完不成任务,我这个院子自然是不用干了;当然,在此之前,我会拿鞭子在后面看着各位的,任何人要是有意识地拖后腿,那么我就要抽两鞭,若是还是不见效果,那么就让出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能者上、庸者下,我相信只要大家万众一心,没有什么是可以难倒我们的!”
  
  她这话儿说得铿锵有力,华东局卢拥军带头起身鼓掌,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为英华真人的这一番豪言壮语拍手,一时间掌声如雷。
  
  这一场会议圆满的结束了,效果很成功,英华真人的初次亮相,便让学院里面的所有教职工精神振奋,晓得这绝对是一位有抱负、有野心、有手段的领导者,华东神学院今后在系统里面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强,而送走了上面的一帮大佬之后,英华真人立刻把我交到了校长办公室,问我这事儿可怎么办,大话都说出去了,回头若是没有办成,她可就真的没脸在这儿待着了。
  
  我笑着说道:“那就将那个第一给拿下呗,这么简单的事情,瞧您着急的……”
  
  英华真人恼怒道:“你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知道每年的集训营名额有多难抢么,你知道能够成为集训营的第一名,有多困难么?是,我知道,若是让你去,这事儿就是手到擒来了,不过集训营比的是什么?是学生!我们要在这三到五年里,培养出来这样的人,你觉得这事儿可能么?”
  
  我哈哈一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说道:“杨师叔,你想别着急啊,要想培养出顶级的尖子,一是生源必须不错,二就是师资力量,只要管好这两点,那事儿还真的不难。你若是不放心,那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你留着心思对付马如龙那帮老家伙就行了,具体的事情,我来办吧。”
  
  我这般大包大揽,给了英华真人一些信心,她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当即提了两个。
  
  第一,把那天得罪我们的门卫老头给开了,哪儿来的,滚回哪里去,这样的素质,也好意思来学院当门卫?回头找卢拥军要几个在职的武警哨兵,这事儿关乎到我们的门面,得早点办。
  
  第二,将马海角那混蛋随便塞到哪儿去,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又围在小颜的屁股后面转,实在是太讨厌了。
  
  英华真人被我这两个要求弄得哭笑不得,后面一个她倒也能够理解,吃醋嘛,这是应有之事,而且那个马海角狂蜂浪蝶一样,她看着也烦,不过前面那个要求,她有些疑惑,问我说是不是太操之过急,睚眦必报了,这事儿若是让她出面来办,难免会给人一种太过于霸道的感觉,不利于后面开展工作。
  
  我笑了,说那老头要是不开,那才不利于开展工作呢,倒是别人都以为您好欺负了,不过说的也是,这样的小人物还轮不到您来办,我找后勤处的老万吧。
  
  谈完这事儿,我决定走马上任,先去熟悉一下我那教务主任的工作职责,并且将学院尖子班的学生资料调阅一遍,看看这些未来要被我操练的小家伙们,到底有没有我所期待的人才,而倘若是让我失望的话,只怕我得趁着三月份开学之前,补充一批生源,为了学院定出来的这个目标而奋斗。
  
  我在院长助理萧应颜的陪同下到了教务处,与自己未来的同事们见过了面,三个副手,四个教务处的干事,还有几个年级主任,有过在总局任职的经历,对于这种场面我自然是不在话下,应付自如。
  
  稍微聊了几句,我便让人给我整理资料,趁着这当口,我去厕所放了泡尿,结果刚刚一走进去,却瞧见陈战南那老家伙正好也走进了来。

  1. 邪: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