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心有仇怨需隐藏

2015年1月17日 更新

  洗手间一排小便池,我在这边,陈战南在那边。他许是憋坏了,进来就慌忙掏出家伙放水,都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煞星在此,而我及时快到了尾声,仍然憋足了一股劲儿,一转身,丹田,哦不,应该是前列腺一激灵,立刻尿了他一裤子。
  
  虽说我身体健康。功力精纯,尿液透亮清明,并不腥臭,但是被一男人热烘烘的尿液洒了一裤子,这事儿实在是有些让人火大,陈战南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抬头就骂。然而刚刚说了两句有辱斯文的话语,结果瞧见这人竟然是我,而且还一脸恶意地看着他,忍不住朝后退了两步,然后哆嗦着脸说道:“你要干嘛?”
  
  别人对我的凶名也许只是道听途说,但是亲身经历过黄河口一役的陈战南却是有着最真切的感受。也曾经亲自去战场调查过,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虫尸和无数的邪教徒尸体,脑中对当时的情形也大概有一些猜测,想着我这样的凶人倘若是真的恼了性子,只怕不是一件好事呢。
  
  这般想着,他浑身就是一哆嗦,下面一软,自个儿也尿了一裤子。
  
  两泡尿一出来,陈战南这温文尔雅的教授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扒粪工,着实有些难堪。而面对着这个一脸惊恐的老头,我倒是能够将自己心中的怨恨给深深隐藏。而是若有所思地笑着说道:“陈教授多日不见,刚才骤然瞧见,难免有些激动,一哆嗦就冒犯了您,还请多多包涵啊!”
  
  我说得风轻云淡,而这老家伙则是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明显就是故意的!”
  
  我诧异地问道:“这怎么可能,我堂堂一教务主任,怎么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陈教授,你想多了,你看看自己的裤子,都湿成墩布了,要不然您先回家去换一条?要不然这样穿着招摇,多少也有损你的形象不是?”
  
  陈战南低头一看,果然是惨不忍睹,这才气呼呼地冲我说道:“陈志程,黄河口一事,只不过是技术上的小错误,我也已经受到书面警告了,你若是有什么不满,自可以去组织上要一个说法,有本事就再告我,别私底下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不然我可要让你知道,这学院可不是你们茅山一家的,有的是讲理的地方!”
  
  他吹胡子瞪眼,一脸气愤,而我则淡然说道:“陈教授说的哪里话,大白天的,莫不是喝多了酒,你想去换裤子吧,不然着凉了。”
  
  陈战南骂骂咧咧地离开,而我则在水池那儿慢条斯理地洗着手,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浮现出了阴冷的笑容。
  
  我入门之时,李道子曾经教导过我,说要心善,毋为恶,不过对于某些恶人,忘却和纵容才是最大的恶事,陈战南口中所说那平淡无奇的小事,却害得我特勤一组张世界、张良馗、张良旭三人战死疆场,努尔、张大明白生死未卜,余者皆受重伤,总局最为强大的特勤一组限于崩溃之地,这样的事情,而对于他来说,领了一个书面警告就觉得委屈?
  
  我不委屈?
  
  我恨不得将这样的老东西给千刀万剐,不过我既然在这样一个体制内生存,就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快意恩仇自然是不行的,要晓得学院与机关不一样,它并不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组织,学院里面的教授、助教地位往往都很高,有的老教授的资历和背景,甚至比大部分行政人员还要深,我所知晓的那些整人手法,此刻却也有些拿不出手。
  
  不过我自然不能让陈战南这般痛快,回到办公室,立刻挂了电话,让后勤处的万主任过来一趟,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尽管大家的职位都一样,但是万主任并不认为自己就能与我平起平坐了,新院长走马上任,他要想继续在这个位置上面待下去,就必须有一些表现,而对于我,他则表现出十二分的恭敬,电话挂了没多久,他便赶了过来。我请万主任就坐,先是感激了一下他昨日的安排,然后绕了两句话,接着询问起了学院的保卫工作来。
  
  华东神学院因为机构特殊的缘故,所以没有保卫处,保卫科隶属于后勤处,是个并不受重视的单位,我在说了一会儿之后,告诉万主任,为了学院的保密工作,我决定想华东局提出申请,借调一定数量的武警同志过来执勤,至于现有的保卫人员,有资历能力的年轻人员,可以保留协助工作,而一部分混吃等死的家伙,就直接清理出学院。
  
  听到了我的意见,万主任抬起了头来,一脸错愕,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问我是谁的意见。
  
  我笑着说自然是我的意见,这事儿基本上定了,不过暂时没有提出来,至于学院内部谁先来提,还暂时没有定论,万主任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么?
  
  我紧紧地盯着万主任,他沉默了一下,嘴唇蠕动,最后还是说道:“兹事体大,我觉得还是需要经过院里面出文通知,再办才好……”
  
  他这般一说,我的笑脸渐渐就沉了下来,看来这家伙并没有太多破釜沉舟的勇气,就想做一个骑墙的两面派。不过这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呢?我心中琢磨着,然后点头说道:“一个秘密学院的门卫工作,居然得由一老眼昏花的六十岁老头来担任,这样的错误能够出现,后勤部脱不开关系,万主任既然想随大流,也无妨,我们回头再议吧!”
  
  我说完话,挥挥手,让有些失魂落魄的万主任离开,然后开始翻阅起了桌子上面刚刚拿过来的尖子班人员卷宗。
  
  神学院和茅山、龙虎山这样的旧式宗门不一样,它的架构大概仿照了现代大学的框架,抛弃了古老的“一师一徒”,然而又继承了修行宗门一些精华之处,而所用的教材,则是总局前辈博采众家之长而编撰出来的文本,简易而速成,能够很快就上手,不过却很难有所精进,这里面师资力量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名师指导和泛泛而论,决定了学生未来的成就到底有多强。
  
  打一个简单的比方,那就是老式宗门就好比大酒店,耗时长,佐料精,做出来的菜肴也是格外的品质,而学院则就是路边的快餐店,面向大众,物廉价美,方便快捷,只不过口味就有些不那么尽如人意。
  
  我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学院里所谓的尖子班,发现许是我在茅山求道的缘故,这三十多个人里面,真正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实在是太少,不过资料上面看不出太多的东西来,于是出来一问,才晓得尖子班与别的班级不一样,即便快近年关,他们依旧还在校学习,于是便让教务处的一个干事带着我,来到了教学楼的禅室,与这些学生接触一下。
  
  与寻常大学所修的科目不一样,神学院的学生更多的是在修行、气感以及格斗之上下工夫,所以那种阶梯教室之类的大房间很少,反而是五花八门的专属教室多一些,比如我此刻所在的禅室,就是一处满是竹席的房间,尖子班的学生盘腿坐在蒲团之上,由一个道士打扮的导师在教授大家运行周天。
  
  我站在窗外打量了一下,发现除了几个有不错的根骨体质之外,其余的人,都不过是刚刚入门而已。
  
  这时我才晓得会上提出那么一个目标,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感到震惊,觉得不可能,原来神学院的生源基础,着实是太差劲了,真的难以入得法眼。
  
  不过想来也是,如果修行者这样的人物都能够批量生产,那么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普通人了。
  
  我大致地看了一遍,心中琢磨着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可能就是要先招生了,我得去自己寻找一些好苗子,悉心培养起来,而不是用这一帮老机制下面培养出来的所谓尖子,要不然我在英华真人面前夸下的海口,可就真的要落空了。
  
  要是如此,只怕我和小颜师妹又得出现问题。
  
  此时已近年末,大家都无心工作,交接过工作之后,没几天就准备放假,回家过年了,我也没有什么的动作,主要就是熟悉一下学院的情况,万主任那边虽说没有跳出来当急先锋,不过最终还是将那个给我们下马威的老头给辞退了,据说陈战南还找万主任闹了一场,不过终究是没有什么作用,最后卷铺盖回了老家。
  
  英华真人此番前来赴任,诸事繁多,自然不会回茅山,其余人自然也留在此处,不过小颜师妹是难得出一次山,与家里联系之后,才晓得远在西北的大哥也会回来,于是决定回句容过年。
  
  少了小颜师妹,这年就过得没滋没味的,我给家里面打过了电话之后,留在学院里准备教学计划,而闲暇的时间,则是指点几个小师妹和董仲明、杨劫的修行,接着就等过了元宵节,便张罗起招生工作,前往各地的下一级学校进行招生了。
  
  而我们的第一站,则是前往故地鲁东泉城,55151部队的下属培训学校。

  1. 邪:

    沙发

  2. 苗疆道事:

    板凳

  3. 寂:

    论腹黑是如何养成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