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路灯下的小胖子

2015年1月17日 更新

  元宵过后,都没有来得及等待小颜师妹的到来,我先迎来了第一位投奔者。便是来自特勤一组的张励耘,这一位北疆王的外侄在得知了那位强人的死讯之后,第一时间从塞外草原赶了过来,与我见面,虽说不能大概清楚,但多少也能够有一些了解,心中不由得戚戚然,不过来过之后,他便不准备离开了,决定与我一同留在华东神学院。
  
  张励耘告诉我。说北疆王对他一直以来的期望,就是待在我身边,能够有一个不错的出息,现在既然特勤一组没有了,那么就随我留在此处吧。
  
  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意外之喜,要晓得张励耘此人曾经在民顾委下属的某秘密部队服过役,并且有着足够厉害的家学渊源。无论是个人修行,还是在团队建设中,都能够起到一个很不错的作用,有了他在,我在学院里面的工作就变得轻松很多。
  
  我很快就将张励耘的组织关系从总局借调到了华东神学院,成为了教务处一名普通的教师。而他接下来的任务,将辅助我接手华东学院的尖子班,把这些学生的素质培养上去,争取能够取得宗教局集训营的名额,并且成为第一名。
  
  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不过在我看来,反而是一种挑战。
  
  人生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干,要不然岂不是闲得慌?
  
  张励耘到任的第三天,我就带着他一起去华东地区的下属学校选拔新的生源,第一站就是前往鲁东泉城。来到了一个当时就十分有名的高级职业技工学校。
  
  这个学校知名不具,作为55151部队下属的军办学校。它除了设有汽修、美容美发、厨师、电焊、挖掘机等八个专业、六十余个工种,能培养初、中、高级技工和预备技师之外,还负责为部队培养多方面的复合型人才,另外鉴于该学校的实力,在两年前宗教局也与该校签署了委托培训协议,由该校承担起鲁东地区基层选拔培训基地的任务。
  
  此学校的武校学院则属于隐藏在大校园中不为人知的一处所在,它汇聚了来自齐鲁大地很大一部分的有着修行资质的少年人,也是华东神学院比较优秀的学生来源地,神学院跟普通的全日制大学不同的是它并不需要经过高考这种残酷的选拔方式,而是通过选调、推荐以及保送等方式,从下属的各基层学校选送,所以并不需要等到每年的九月份方才能够招生。
  
  这一次陪着我一同来到泉城的,除了张励耘,还有学院招生办的郑毅老师,作为招生办的老人,他与下面各基层学校的关系都不错,来到武校学院之后,学院的负责人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且表示一定会提供学校里面最好的生源,让我们满意而回。
  
  因为提前有过了通知,所以学校这边也做了准备,当即便将毕业班的学生资料递给了我们审查,并且告诉我们,学生那里已经做过通知了,大家得知华东神学院过来选拔生源,都十分的积极,随时等待着备选,问是不是需要进行笔试或者面试。
  
  面对着学校老师的热情,我首先表示了感谢,然后表达了我们一行时间比较紧迫,如果有所准备,那当然是最好的,我们先看一看,然后通知被挑选的人员进行面试。
  
  我和张励耘,以及招生办的郑老师在两百多份资料里面进行了仔细的筛选,从中挑出了五十多位成绩比较突出的学生,然后借用了学校的教室,开始进行逐一的面试。面试的过程并不复杂,主要就是随便地聊聊天,考察学生的基础,以及临场的反应能力,还有对于基本功的了解,和气感的把握,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看孩子的眼睛是否有灵性。
  
  在基层学校里,所学的并不算多,他们限于师资力量的缘故,只能算是刚刚步入这个行当的门槛,偶尔有一两人能够感受到气感,那已经算是十分优异了,所以我们的要求并不算高,不过即便如此,面试一天下来,也着实有些让人失望。
  
  一直到最后一位学生离开,天色已经黑了,张励耘瞧见我脸上掩藏不住的失望,笑着安慰我道:“老大,世间能够入得门道者,何其之少,这些学生的先天条件也都还算不错了,如果能够仔细调教一番,还是有几个能够撑得起场面来的,你不要太忧心了。”
  
  我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今天这里确实是有几个好苗子,不过想要培养起来,周期太长,而我答应过英华真人要在三年内培养出能够在宗教局一年一度的集训营中拔得头筹者,这些孩子又实在是不堪重担。”
  
  张励耘转着手上的铅笔说道:“老大,这事情其实很简单,要想拿到第一,咱就培养就是,我看小床单就不错,根骨佳、灵性足,也够勤奋,认真培养一下,说不定能够在近几年能堪大用。”
  
  我笑着说道:“花费了我一粒珍贵无比的洗髓小还金丹,他要是再没点出息,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张励耘对我说道:“其实我们可以转变一下思路,老大你有没有认识比较有潜质的年轻人,尾巴妞、小破烂和布鱼他们几个年纪虽轻,但毕竟在宗教局备过案了,如果启用他们未免太过于明显,但是别的,其实也就简单了,比如你的小师弟萧克明,或者其他人,直接将他转到院里面来,戴上学生的名分,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
  
  张励耘的话给了我启示,倘若是真的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我通过人脉找一些好苗子的年轻人来,总是能够将那第一名给拿下来的。
  
  面试结束之后,学校请我们吃了一顿饭,会上校方十分热情,不断劝酒,不过我却以自己修道,不沾烟酒为由拒绝了,让郑老师去应付,宴席结束之后,我们回到了校方的招待所,三人在我的房间里拟定名单,对今天表现得比较突出的几名学生进行甄选,一番讨论过后,决定对八名学生进行再一轮的面试,最终确定三到五位能够获得入学资格。
  
  一番讨论下来,着实有些头疼,我伸了个懒腰,让张励耘和郑老师都先去睡,接着自己独自一个人出去走了走。
  
  这校园占地面积十分大,我绕着学校走了一圈,看到无数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心中不由得生出许多活力来,除去了部队和宗教局的委托培训业务之外,这个学校其实是一个很强大的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它给很多未能考上大学的孩子另外一条出路,能够学得一门傍身之技,从而能够在这个社会上更好的立足。
  
  这些年轻人,才是构成了我们这个强大社会的基础,他们,以及他们千千万万的同龄人,方才是我们祖国的未来,而作为这个和谐社会的守护者之一,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许多满足之感。
  
  转了一圈,我准备返回招待所休息,明日确定过后,我还要赶往江阴省进行生源甄选,不过走到一处路灯下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
  
  路灯下,一个浑身赘肉的小胖子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盯着地面,我从远处走过来,瞧见他一动也不动,不断地吸着受冻的鼻子,睁大眼睛瞧着,我不由得有些好奇,走过去一看,却见这是一窝蚂蚁,巢穴正驻在路灯下面,也不知道这些蚂蚁从哪儿弄来了一条大青虫,正奋力地将其移动,往着蚁窝里面挪动呢,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画面,却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看得这么出奇,着实有些古怪。
  
  这小胖子,难道脑袋有些问题吗,多大了,还看蚂蚁搬家?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憨厚,但并不像啊?
  
  我也站在旁边瞧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这蚂蚁有什么好看的?”
  
  那小胖子头也不抬地说道:“你不觉得很美么?”
  
  我诧异地问道:“哪里美?”
  
  小胖子稳稳地蹲着,缓声说道:“力量的美啊?你看看,这蚂蚁个头这么小,而这条青虫却足有它们的几十倍、上百倍的大,但是通过集体协作,以及自己不屈的意志,却能够将这不可能的任务给完成了,我正在观察它们到底是如何用的力,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行为来呢……”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听到这小胖子的话语,我的心中一动,脑海中立刻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儿来,感觉到震撼莫名,如有所悟,呆了很久,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里寒冷的空气,然后说道:“这事儿真有趣,你介意让个位置,让我在旁边也学一下么?”
  
  小胖子从我一乐,挪开了屁股,说行,不过你别挡着光啊。
  
  就这样,两人蹲在地上足足看了十分钟,瞧见那群蚂蚁终于将大青虫拖进了蚁穴中,这时我才转身过来询问这小胖子的名字,他咧嘴一笑,告诉我,他叫做林齐鸣。

  1. 流水:

    大冷天哪来的虫子

    • 小鱼:

      小佛出来解释一下吧

  2. 邪:

    这货竟然是林齐鸣

  3. ai:

    山东济南蓝翔技校

  4. Rorschach_Ye:

    小胖纸

  5. sophie:

    蓝翔技校哈哈哈!

  6. 啊啊啊啊啊:

    你家刚过完年地上就爬蚂蚁,净吹牛逼

  7. 小明:

    很奇怪吗?冬天就没有蚂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