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风波暗流诡异起

2015年1月19日 更新

  当我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讲完自己的名字之后,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俩大眼瞪小眼,相互瞧了很久,结果这白合抬起手来,给了我一巴掌。
  
  耳光清脆有力,我不躲不闪,这一巴掌扇完之后,白合哭着鼻子投入我的怀中,紧紧抓着我胸口的衣襟,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个想法从今以后,都给我丢开。以后请你记住,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焰火,知道么?”
  
  我不清楚白合这话儿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但心中终究还是有着许多内疚,毕竟当初这小姑娘转世的时候。我曾经拍着胸脯给人家保证无事的,结果竟然闹出了魔将转世的戏码来,诸般辛劳过后,一闭眼一睁开,居然是个男儿身,而后我又将她扔在丽江多年不管。当我再次找到她的时候,又被花门魅魔给拐走了去,真正找回她的时候,又已经不知男女了。
  
  我欠白合的太多,至于她此刻是男是女,我觉得已经不再重要,恢复了生前那个钢铁厂女工意识的她,我便依旧把她当做曾经陪伴我多年的幽魂女鬼吧。
  
  不过不管如何,能够再世为人,终究还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两人久别重逢。好是一阵寒暄,我把白合带到了教务处的办公室里。询问她为何会找到我这里来。
  
  白合告诉我,说酒陵和尚自收她为徒过后,多年来一直十分悉心仔细,只可惜天意弄人,她终究不是什么大德高僧转世,也不是什么真修大拿重生,虽说死后曾经也修得一些手段,但是她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厂女工,所以进步虽然神速,但是并没有出现酒陵和尚所预想之中的那种惊世骇俗之才。
  
  不过当酒陵和尚真正意识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从花门魅魔手中抢回来的这小孩儿,并非是自己所期待的转世重修之人时,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失望来,师徒一事,讲究的从来都是缘分,两人既然能够相遇,便是一种缘分,故而也是悉心教导,一直至今,不过酒陵和尚这些年一直都受到当年留下的伤痛困扰,恰逢青城山上的梦回子、重瞳子准备兵解,他便也加入其中,闭关修行。
  
  白合曾经在转世之前发过宏誓,说若是能转生,必将随我左右,此时师尊闭关于山中,她则无事可做,学有所成的她便想起了当初的誓言,决定下山而来,追随于我。
  
  得知白合的来意,我颇有一种买彩票中大奖的感觉,仔细打量白合此人,小孩儿与杨劫一般年纪,卓然而立,虽说自己师父是个大和尚,但是她本人却是作道士打扮,青衣道袍,头挽道髻,唇红齿白,眼中精光乍现,好一位学而有成的道门后进,举止之间却又有禅意浮动,显然是个道佛双修之能士。最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这孩子真的不算大,甚至即使放进我华东神学院的重点班里面,也只能算是年幼之人。
  
  这不是瞌睡来了有枕头么,有了白合这个保险,别说三年之后,就是明年的集训营,我也有信心拿到魁首啊!
  
  要晓得,这酒陵大师绝对能够排得上天下十大之后,有名有数的强者高人,而他悉心教导这么多年的弟子,又如何能够差到哪儿去?
  
  当然,集训营汇聚了宗教局诸多基层精英和无数宗门、学院的年轻强者,要想在这里崭露头角,光白合一人也不够,我心中默然,但终究还是忍不住这种诱惑,在学期末尾的时候,将白合给安排到了重点班,做了一个插班生。对于我的安排,白合自然是没有异议,她此番前来,一是为了实现当初的诺言,消除心中妄念,二来则是入世,与这个鲜活的世界接触,融入其中,而不是在山中烧香拜佛,虚度年华。
  
  唯一有些不适应的,那就是白合到底是酒陵大师叫出来的高徒,而且有着前世转生的经验,对于这个世界的法则领悟,甚至比教他的老师还要厉害许多,便是折服众多强手的张励耘,也对这个新来的插班生刮目相看,着实有些怪异,害得我不得不找到白合,让她平日里做人低调一点,不要展露出太多的实力,免得被人抓住马脚,说我作弊。
  
  对于白合的加入,英华真人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欢迎,不但给予了她春天般的温暖,而且还时不时地把她叫过来开小灶,而且生活方面更是照顾得周全,恨不能将这尊小神给直接供起来。
  
  诸事繁多,英华真人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的事业,而我则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的爱情,经过了一学期的努力,小颜师妹终于没有再羞涩,而是大大方方地在众人面前承认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对于这样郎才女貌的登对组合,众人都给予了十二万分的祝福,虽说我私底下对英华真人表示过一些担心,却被她的保证给安稳下来,于是放心地与小颜师妹出双入对,除了最后一步,恋人之间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尝试过了。
  
  此间甜蜜,不足外人道也,若是想要知晓,自己找一位异性对象尝试一番即可,不作赘言。
  
  一个学期结束了,学院的学生纷纷放假回家,而作为重点班,这四十五名学生则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接着就要加入学院在太行山组织的实战夏令营,参加模拟集训,当所有学生纷纷离校的时候,我也迎来了一位来自慈元阁的客人,一位名为田掌柜的工作人员给我送来了交接清单,我经过慈元阁之手卖出去的第一批货物,共计七件首饰,在经过分成扣税之后,一共获得了两百二十五万的巨额利润。
  
  我此刻的级别在这里,对于这么一大笔的收入,自然是需要先到学院纪律检查小组进行申报的,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来路清晰的,有单据有发票,还有纳税记录,再加上我在学院里面的地位如日中升,倒也没有多麻烦,交割清楚之后,我先是到邮局给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的家人寄了一部分资金,然后趁着这点假期,亲自回到了麻栗山。
  
  我并非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为了不让父母和姐姐的生活过得太过于辛苦,这些年来一直都有源源不断地给家中寄钱,还曾经想让父母搬到麻栗场镇,这样生活会比较方便一点,只可惜他们在龙家岭住了一辈子,早已习惯了那里的山水与乡邻,并不肯搬,此番回来,我拿出一部分钱来给家里重修房子,算是给他们一个舒适的环境。
  
  回到了家,我又带着钱到了西熊苗寨,这才发现蛇婆婆依旧不在这个变得日益开放的寨子,就连她新收的关门弟子康妮都不知所踪,唯有将苗寨的一帮族老招来,拿出一百余万,交由苗寨族老管理,并且告知寨子里的所有人,这份钱财,是努尔给众人留下的,至于怎么花,则需要全寨的人商量着用。
  
  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这简单的道理我自然懂得,所以此番前来,还特地动用了手上的关系,将县里农业局、林业局和畜牧站的技术人员都带了过来,并且还与县招商局的人做过深入的沟通交谈,希望能够通过资金加上行政上面的帮助,将西熊苗寨彻底摆脱穷困潦倒的生活。
  
  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有朝一日等到努尔再次回到西熊苗寨,他会对寨子的变化感到大吃一惊,会对寨子里的村民人人都能够过年吃上他所说的大肉饺子,感到欣喜。
  
  这就是我所想要做的事情。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只不过是一个牵线搭桥的人,倒也不能完全的融入其中,在办完自己手上的事情之后,我在龙家岭待了两天,然后返回了华东神学院,开始着手准备前往太行山夏令营的相关事宜,然而当我返回学院的时候,这才知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位重点班沪都本地的女学生在返家的途中离奇失踪了,而就在我赶回学院的前一天,她的尸首则被人在黄浦江的下游找到。
  
  办案的警察对学生的尸体进行过了检查,发现身体多处淤肿,下体又被人侵犯的痕迹,初步断定是被人进行了暴力强迫。
  
  听到这个消息,而学生家长找到了学院来闹,一定要为自家的女儿讨要一个说法,而学院里面也是谣言四起,纷纷扰扰,虽说马副院长一帮人并没有上蹿下跳,但是内中的暗流涌动,却将整个气氛弄得十分诡异,而当我回来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闷了一下午,罕有抽烟的我足足抽了两包,烟灰缸里面满是烟蒂,一直到小颜师妹红着眼睛找过来的时候,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就像发生了火灾一样。
  
  我一个人闷在了办公室里良久,当小颜师妹推门而入的时候,我抬起了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查,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我要让犯事的人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

  1. 缘份天空:

    看着一粒种子、长成参天大树、这过程怎能是一个好字了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