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失联学生魂被拘

2015年1月19日 更新

  华东神学院这一届被寄予厚望的重点班,包括后来入学的白合,经过筛选。总共有四十二人,其中男生三十五人,女生七人,而出事的这一位女生则是这里面容貌的佼佼者,她的出事不但让诸位老师扼腕称叹,而且也使得知道消息的学生难免有些神伤,毕竟这小半年来的相处,不知道有多少青春期的孩子暗生情愫,然而此刻却都被无情的现实给打击得无法接受了。
  
  小颜师妹瞧见我一脸的阴沉,晓得与这些孩子日夜相处的我着实有些受打击。于是走上前来安慰我,说这是已经交由当地的公安机关负责了,一定会查到凶手的。
  
  听到小颜师妹的话,我不由得冷哼说道:“小颜,你可晓得雨莹的身手如何?”
  
  小颜师妹这半年来具体负责的事务大多是校务办的东西,对重点班的情况并不了解,瞧见她摇了摇头。我沉声说道:“陈雨爱她是沪都青少年武术学校的尖子生,十岁便已然感悟到了炁场,入学一个学期以来,能够在班级里面排到前二十名,这个名次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已经是十分优秀了,若说是一般的大汉。她一个人能够对付四五个不在话下——就是这样的孩子,她此刻竟然被人污辱致死,抛尸江中,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是当地公安机关能够办得了的么?”
  
  小颜师妹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意思,不无担忧地说道:“你这么说,这件事情恐怕涉及到修行者咯?”
  
  我点头称是,小颜师妹问我怎么办,我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狞笑,冷冷地说道:“那些人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的是没有打听一下雨爱的老师是谁,惊扰国务院的案子我都能够破得下来。怎么可能栽倒在这个小河沟里?”
  
  我说完话,带着小颜师妹去了校长办公室,找到了英华真人,告知她我将接手这件事情,夏令营的事情可以叫教务处先准备着,不过得等将此事给破了才行,不然人心浮动,根本起不到我们预想之中的效果。
  
  对于我的主动请缨,被此事弄得头疼的英华真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告诉我上面对此事也非常重视,华东局专门派了一名专员过来督办此案,让我与他一同协作行事。
  
  到了晚上,我见到了那位华东局过来的督办专员,是一个叫做张峰的精瘦男子,三十出头,目光如炬,是个精干的角色,不过在与我见面之后,他却第一时间将我认出了来,不断地与我握手,称呼我为前辈,表现得格外热情。张峰来自于华东局的应急侦破科室,而他这种职位做到顶尖,则就是总局的特勤小组,而在曾经是总局特勤小组的领导人,并且闯下偌大名头的我面前,他倒也表现不出太多的傲气来,一副唯我马首是瞻的态度。
  
  我找来帮忙的人并不多,张励耘算一个,另外董仲明和林齐鸣也都留校,非要加入其中,我本着锻炼的目的,也让他们加入了进来。
  
  对于我的首肯,后两者十分激动,特别是林齐鸣,据我所知,这小胖子似乎对长相清丽、举止大方的陈雨爱颇有好感,如今鲜花凋零,他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愤慨?
  
  有了华东宗教局张峰这边出面,我们便与当地的公安机关完成了行政上面的对接,也拿到了案子的卷宗。
  
  整个事情的经过并不算复杂,学校放假之后,陈雨爱曾经打过电话给家里面,说几时回家,家里也做好了一顿丰富的菜肴等待着她的到来,结果苦等一晚,都不见人,有些奇怪,于是打电话给学校,得知学生已经放假了,因为怕孩子贪玩,又给她以前的朋友和伙伴挨个打了电话,都不曾知晓,等到了第二天就报了警,而一直到了昨日,黄浦江下游发现一具女尸,经过辨认,方才晓得正是前段时间失踪了的华东神学院女学生陈雨爱。
  
  在没有找到过尸体之前,警方以及校方也都对雨爱的踪迹进行过调查,得知她已经乘船离开了崇沙岛,据与她同行的学生反映,雨爱下船之后,并没有返回杨浦的家中,而是前往了松江,至于为什么,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当时感觉她的神态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经过警方的走访和调查,陈雨爱当天确实坐过前往松江的地铁,但是离开之后,便再无消息,偌大的沪都有成百上千万人,一个小小的陈雨爱实在还不如一朵浪花,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一时之间也毫无头绪。
  
  我提出想见一下陈雨爱的尸体,张峰眼睛一亮,问我说是不是准备走阴问魂?
  
  我点了点头,这事儿自然是徐淡定最擅长的,不过身为茅山大师兄,我虽然有许多手段并不精通,并不表示我不曾晓得,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白合。
  
  曾经做过好几年女鬼的白合恢复了生前记忆,自然对于鬼道也有着很深的感悟,由她在,我们或许能够从尸体上面做一些文章出来。
  
  当地的公安机关对于我们的要求自然是十分配合,在提出了申请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于是我和张峰便带着白合一同前往了警察局的停尸房。
  
  陈雨爱的父母对于自己女儿的遭遇十分痛苦,对于找到凶手的意愿也十分强烈,故而同意了警方对自己女儿尸体的解剖,我们赶到的时候,雨爱已经被解剖过了,原本鲜活的生命此刻只剩下一堆冰冷的骨肉躺在冷冻间里,白合、董仲明和林齐鸣等人看到自己同学被浸泡得发肿的尸体,以及缝合上的肚子,泪水流出,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满是对凶手的恨意。
  
  在与白合经过沟通之后,我决定这走阴招魂一事让她来主持,一身本事的她倒也没有半点儿羞涩,将众人都赶到了房间角落,她从怀中掏出三根红蜡烛,点燃之后,口中念念有词,开始招魂。
  
  然而如此忙碌一阵,白合的脸变得铁青,越来越黑,没多久,她恶狠狠地转过头来,冲着我说道:“陈老师,雨爱的魂魄,被人拘走了!”
  
  听到这个最坏的结果,我下意识地扶住了墙,感觉一阵心寒。
  
  如果陈雨爱是自然或者意外死亡,她的三魂七魄都会随风飘逝,有的归于幽府,有的还会残留一丝意识在人间,通过术法,我们或许还能够得知真相,然而实在没有想到,杀害陈雨爱的那个凶手居然如此歹毒,不但将人给杀了,而且还将她的魂魄给拘走,这样的行为,要么就是把她弄得魂飞魄散,不得转生,要么就是将其魂魄拘束,养成厉鬼以作歹途。
  
  无论是那一种,都是比死更加难受的结果,这让我们如何能够接受?
  
  我恶狠狠地捶了一下墙壁,整个房间都不由得一震抖动,而房间里面的诸位都是此道中人,自然晓得白合口中的话语是什么意思,都不免目瞪欲裂,同仇敌忾。
  
  然而愤怒终究是不能对案情的破解有任何帮助的,我在发过了火之后,便尽量克制起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冷静,与张峰讨论起了沪都本地的一些江湖人士,问他是否有发生过类似的案件,或者有没有谁有这种嫌疑。
  
  对于我的问题,张峰也是一筹莫展,不过他到底是此处的地头蛇,对我说这个需要回去,找江湖上面的朋友放一下风,看看反馈再说。
  
  江湖上的人三教九流,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如此歹毒,残害少女不说,还拘人魂魄,这事儿一旦传出去,必然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所以希望能够有一些情况反馈回来,他想回去整理,让我这边也多方打听一下,并且问一问陈雨爱的同学,她生前是否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或者曾经对别人说过些什么,如果有任何线索,都尽快通知到他这里。
  
  离开了警局,我和张峰分道扬镳,我带着张励耘和手下三个学生在繁华的沪都大街上走着,路上的行人匆匆,每一个人都是那般的鲜活,看着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然而谁会想到一个花季少女,却遭受了这样的境况呢?
  
  我心中暗恨,不过凶手做得如此的决绝,却也让我们毫无头绪,我毕竟不是此处的地头蛇,许多事情,也还是需要张峰他们来处理,于是只有回到学院,展开盘查。
  
  许是见过了陈雨爱死后的惨状,所以白合、董仲明和林齐鸣对于案件显得格外用心,尽管大部分学生都放假回家,但是他们还是不厌其烦地打电话仔细询问,提供了诸多细节,而我则将无数线索汇总,争取能够找到一些头绪来,不过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学生都快要返校了,都还是没有什么结果出来,眼看着就要耽误夏令营的行程了,我心急如焚,而这个时候,阿伊紫洛找上了我,告诉我一个消息。
  
  陈战南这几天,十分反常。

  1. 船长: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