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只因房价太过贵

2015年1月20日 更新

  陈战南的话让我听得怒火焚心,没想到黄河口一役我特勤小组所遭受到的惨败,居然真的是人祸所知。
  
  我原先仅仅只是怀疑。而并没有觉察出这老家伙的动机,却没想到他居然就只是为了钱。
  
  这样的结果让我浑身气血翻涌,然而此刻的我却也能够自如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也没有立刻跳出来,而是悄无声息地趴在墙头等待,听到那驼背老头不以为意地说道:“战南,你这又是何必呢?算了,你做事情,自有道理,师父不在了。我也懒得管,只不过你虽然已经得罪过他,但这一年多来过得还算是不错,显然他也没有察觉,为何此次又仓惶逃了回来呢?”
  
  陈战南叹了一口气,一脸郁闷地说道:“这事儿怪我,哎。终究还是太贪心了!”
  
  驼背老头眉头一竖,问道:“哦,这话儿怎么讲?”
  
  陈战南又喝了一口酒,面红耳热,喷着酒气说道:“还不是那谁,算命先生说他年纪轻轻能够坐上处长之位。结果眼看着希望就在前方,但今年又生出了许多变故,所以想要用处女来冲一冲晦气,我平日里跟那女孩儿还算是熟,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既能赚钱,还能让那仇人吃个哑巴亏,于是就出手将她骗了出来,没想到那些家伙玩得忒大的,居然将人都给杀了。魂魄拘走。事情闹大了,虽说暂时没有人怀疑到我头上来。但是出于谨慎,出来暂避风头,还是应该的……”
  
  驼背老头诧异道:“啊,想当处长,需要找一个处女来破?”
  
  陈战南笑着说道:“就是那儿的风气而已,外面有的官员很迷信的,有的一直在处级干部的位置上面待着,想着如果能够破处,便能高升;有的想要当上处级干部,也要去找个小女孩儿来玩玩……于是就有了这事儿,不过他们看上的那个女孩儿实在是有些刚烈,办事儿的时候,就算是被捆住下药了,都能恢复清明,将人家的命根子给弄伤了,这才遭来了横祸——可惜啊,那女孩儿唇红齿白,身材摇曳,我其实也想长一杯羹的……”
  
  驼背老头咧嘴笑道:“战南啊,你这个老色鬼,果然还是没有变,你都这个岁数了,还行不行啊?”
  
  陈战南喝得有些小高,也裂开嘴嘻嘻笑道:“人老心不老,弄点药,老子也是龙精虎猛的年轻人嘛,对不对?虞师兄,白天我去村子里溜了一圈,看见好几个年轻的小妹崽,要不然你帮我张罗一下,让我也尝尝鲜吧?”
  
  这两个老家伙说起此事来,淫笑连连,让人觉得分外地恶心,在确定了陈战南话语里的那女孩子,极有可能就是陈雨爱之后,我终于听不下去了,示意白合绕后,封住两人的退路,而我则从墙头上一跃而下,跳到了那棵大槐树前来,朗声打断了一对老流氓的谈话:“陈战南,外面风风雨雨,你倒是好自在,怎么,你真的觉得自己所做的龌龊事,就没有人知晓么?”
  
  我身穿灰色中山装,一双土布鞋,卓然而立于树下,那陈战南喝得有些老眼昏花,眯着眼睛闻声看来,当瞧仔细之后,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酒也醒了大半,厉声说道:“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负手而立,一双眼睛宛如剐人的尖刀,冷然说道:“你觉得呢?”
  
  两人一言一语,便将场中气氛弄得格外冰冷,旁边的驼背老头晓得这位不速之客有些棘手,当下也是起身拱手说道:“大凉山虞一成,见过阁下!不知道阁下不请自来,到底所为何事?”
  
  我不理会旁边这个驼背老头,而是冲着陈战南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战南,你这老狗终于落在了我的手上,你觉得我会发善心,放过你么?”
  
  我说这话儿的时候,脸上还有笑容,然而在陈战南看来,却不过是魔鬼的迷惑,不过在自己的地盘,他终究还是鼓足了勇气,扶着石桌站了起来,色厉内荏地说道:“陈志程,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讲些什么,你别血口喷人。若是没有事情的话,那你就请回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瞧见这老东西冲着我嘶吼,浑然不顾,一步一步地靠上前去,那驼背老头拦在我的面前,厉声说道:“我已好言相劝了,阁下是不给面子对吧?”
  
  我依旧不理会那驼背老头,而是冲着陈战南温柔地说道:“不承认没关系,这些年我手上经过无数的硬汉,到了最后,终究没有一个能够坚持下来的,我有无数的手段在等待着你,也无比地期待着你能够成为那个唯一能够熬到最后的人,陈战南,说句实话,我真的使不得你死呢……”
  
  “虞师兄!”
  
  陈战南被我说得有些绝望,厉声朝着驼背老头喊了一声,而那老头则也发怒了,将右手朝着虚空一抓,我感觉自己的脚下突然一阵软绵,当下也是微微一点地,朝着后面飘退了两步,手往上方一抓,却是将一只试图偷袭于我的白色幽浮给抓在了手掌上,低头一看,却正是先前将我们引到此处的那一只彝族老头打扮的鬼灵,而在我跟前的两米处,结实的地面上突然多了无数蠕动的虫子,这些虫子有点类似于蜈蚣,黑色的甲壳泛着古怪的光芒。
  
  我的手紧紧掐着那头白色幽浮,感受这阴灵之气在手掌之上的变化,这鬼东西还想转过身子来咬我,我大概地检查过一遍之后,不再犹豫,手中的雷劲一震,立刻将这头炼制多年的幽浮给直接扼杀了去。
  
  瞧见自己的心血之作就这样被我给弄得烟消云灭,驼背老头立刻呀呲欲裂,从石桌下面抽出了一面招魂幡,朝着我忽而挥来:“敢杀我炼制鬼灵,老头子跟你拼了!”
  
  他别看着身子驼背,但是身手倒也矫健,脚尖一点,便跃到了我的跟前来,那面黑色的招魂幡使劲一摇,大槐树上面不断地有虫子往我身上掉下来,颇为恐怖。
  
  不过他这般凶猛,反而是那陈战南知晓我的底细,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在瞧见自家师兄要与我搏命之后,居然豁然而起,头也不回地朝着后门跑了过去。
  
  驼背老头不知道陈战南的险恶用心,还妄图以二人之力将我拿下,却没想到我当下也是掐了一个法决,然后往前轻轻一印。
  
  【深渊三法,魔威】。
  
  此法一出,无数爬虫便纷纷朝着旁边退开了去,而驼背老头虞一成也是心中一阵惊寒,脚下一个踉跄,还没有与我正面交锋,便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我也不与这家伙多加纠缠,而是俯下身来,伸手朝他的手脚一拧,将其筋骨错开,不让其动弹,接着一个箭步,朝着准备逃离的陈战南飞跃而去。
  
  陈战南想从后门逃开,不过他这显然是想得有些多了,一推开后门,却见小白合俏生生地站立在门后,冲着他微笑。
  
  面对着我,陈战南没有一战的勇气,而瞧见堵在门口的只不过是一位年幼的学生,顿时信心大增,手从怀中掏出来,朝着白合脸上一挥,便是无数黑色雾气弥漫。
  
  这骤然一下,倘若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人,说不定就着了道,然而白合是谁,作为青城三老酒陵大师的高徒,她哪里会被这样的小伎俩给难倒,当下也是一个滑步后退,避开了这一股宛如有着生命气息的黑雾,接着直接飞起一脚,踹在了陈战南的胸口处。
  
  她这一脚踹得结实,陈战南到底还是学术上的专家,对于近战交手方面力有不逮,直接腾身而起,朝着后面落下。
  
  我将驼背老头制服之后,及时赶到跟前来,见到陈战南还想伸手到胸口去,便是二话不说,伸脚狠狠一跺,却是将陈战南那只右手给踩成了肉泥。
  
  这一下是我所有积怨的爆发,力量恐怖无比,那肉掌在一瞬间筋骨断开,化作肉糜。
  
  十指连心的痛苦让陈战南“啊”的一声惨叫,直接痛得昏死了过去。我瞧见昏倒在地的陈战南,揪着他胸口的领子来到了墙角处,蹲下身来,毫不留情地给他扇了二十几个大耳刮子,这耳光声在静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脆,伴随着这样的耳光声,陈战南又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手上的疼痛让他不断吸着冷气,一脸怒火地朝着我骂道:“你这畜生,居然敢设私刑?”
  
  我瞧见他一副痛苦欲死的表情,心中稍微得到些慰藉,冷然笑道:“你现在的痛苦,不及被你害过的那些人万分之一,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战南被我盯得难受,沉默良久,突然一梗脖子,大声地疯狂喊道:“为什么?你知道沪都的房价有多贵么,知道我生的那三个讨债鬼有多闹腾么?在沪都这个地方,一大家之人都靠我养着,我要让自己生活得好一些,给三个兔崽子都置办车房,我不努力点,吃什么喝什么?”

  1. 阿迪:

    沙发

  2. 阿迪:

    谢谢小编,辛苦了。

  3. 阿迪:

    瞧,他就这么努力。一派胡言。

  4. 运:

    这三个龟儿子,把老爹逼到这份儿上了,不成器。

  5. 大师兄:

    房价太贵 逼良为娼 赤果果的讽刺

  6. 张大明白:

    很有生活气息,不能说房价高就一定能能逼良为娼,但是也提供了一个差环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