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这种责任可愿负

2015年1月22日 更新

  张峰离开了,而我手上捧着这个做工粗糙的封魂罐,眼中不断浮现出陈雨爱这个学生的音容笑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按道理说,这封魂罐作为案件最主要的证据,应该会被检控方留下来办案子的,但是张峰却在上面的指示下,将它交给了我。这并不是一件符合程序的事情,不过我却晓得无论是还回封魂罐,还是咨询我如何处置陈战南,这些都是上面对于我的一种补偿,毕竟身为黑手双城的我,那恶名算是名声在外了。倘若我的心中有个什么不爽利,别人总担心我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来。

  尽管我一直以来表现得无比正常,然而人们总是只能够看到我魔性的一面,无数的传说将我本人的形象渲染得格外诡异,譬如与法螺道场一役,半百人员被我斩杀当场,不留活口一个,比如黄河口一役现场几如人间炼狱,杀得兴起的我甚至都不分敌我,连口出狂言的孔府家主都被我直接撂翻在场,又比如……

  有着这样的恶名,这使得上面处理事情的时候,会更多的换位思考。考虑着我的心情,免得招惹麻烦。

  对于这样的待遇,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应,不管是恶名还是什么,它都代表着一种尊敬,也是一种示好,我除了能够接受,还能矫情什么呢?

  只不过,想起这大半年来的相处时光,想起了平日里刻苦认真的学生,我心中依旧难受得不行,我总是害怕失去,也晓得这些人一旦毕业,走上了各自的岗位,在风险极大的秘密战线中。总会有人相继牺牲,但是此时此刻,都还没有毕业,怎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难道。陈雨爱身上所遭受的苦难,依旧还是被我这个劫难深重的家伙所感染的么?

  若是如此,小颜师妹会不会也要被我所牵连到?

  是夜,我心绪不宁,难以入睡。

  经过我的多方奔走,特别是从陈战南这边找到了突破口,神学院学生陈雨爱失踪被杀一案得到了快速结案。特事特办,对于这样的事情上面自然是使出了雷霆手段,经过调查,此事是马海角、温姓副处长以及几个背景深厚的公子哥儿所做的,他们的家长并不知情,不过尽管如此,经过华东局卢拥军的沟通,他们所能够为之凭恃的后台相继都被动了,特别是那个逃到英国的路健。他下体受了伤,却被送到英国,家中肯定有人包庇。

  这种远走别处的做法,显然并不是一个仓惶的公子哥儿能够想得出来的。

  官场上新一轮的清洗即将孕育,而马副院长也不再合适待在现在的位置,我本以为他会被调到宗教局系统内部的某一处清水衙门去,结果没想到就在我离开沪都,带着白合、杨劫等人前往太行山夏令营的时候,他竟然自己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

  提前退休,开除公职,这事儿对于一个在秘密战线的系统中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来说,实在是一件重大的打击,也足以让很多人生出同情心,不会对他赶尽杀绝,使出更多的手段来。

  马副院长这一招“以退为进”让他能够全身而退,但是对于那些曾经团结在他周围的一帮人来说,陈战南的入狱和马如龙的离职,这两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出来便是人心惶惶,想着当初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是想着如何将新院长给扳倒,自己能够取而代之,此刻为首的人一走,他们又该如何是好呢?

  九七年的夏季炎热,趁着这样的东风,英华真人开始对华东神学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她来到此处已经有了大半年的光景,对于各种情况也极为熟悉,那些人能用,那些人又是不学无术,这些都在心中隐藏着,此刻毫无牵制地实施起来,当真是畅意得很。

  而就在英华真人动手梳理华东神学院的组织关系时,我却随同第二批校方人员,赶往了位于太行山深处的夏令营。

  毕竟对于我来说,当下最紧要的任务就是将这一批学生带好,让他们能够在一年一度的宗教局集训大会上面夺得较好的名次,甚至是第一名,方才是我的目标。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和女娲山,是我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和地理分界线,它位于冀北与晋西两省交界,跨京都、冀北、晋西和豫南四省市,山脉北起京都西山,向南延伸至豫南与晋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晋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数四百余公里,是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也是黄土高原的东部界线,山脉多东西向横谷,自古就是交通要道,商旅通衢。

  此地多险峻,当年日寇侵华,攻势一泻千里,我军便是在这四百里茫茫山脉之中打游击,转战无数,方才得以发展壮大而出。

  狼牙山、娘子关、紫荆关、壶关……一个又一个脍炙人口的地名,就是位于这茫茫山脉之中。

  而在这其中,更有无数名山古刹、隐修名士的故往遗迹,许多道门、佛门以及巫门的前辈高人都曾经在着茫茫四百里太行山中修行得道,是一处十分不错的修炼之地,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我们既然想要培养出最优秀的学生来,必然就不能闭门造车,让他们缩在一个方寸之间修行,而是要将这些孩子们带到那广阔天地来,看一看这世间万物,真正的面貌。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正是当初林齐鸣给我的提示,也是我在教务处的教学大纲中执意通过的原因。

  我和白合、杨劫以及教务处后续的五位教师一起从沪都出发,过京都,然后坐火车到了冀北,从太行山的东部进山,这山脉总体呈现出东陡西缓的走势,一进山中,便能够感觉这山势的落差极大,气候极好,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而且诸多水流贯入其中,流曲深澈,峡谷毗连,多瀑布湍流,河谷两崖之中多溶洞,一路走来,倒也风景秀丽。

  夏令营由张励耘和小颜师妹等人带队,先我们一步进山,我带着第二批人进来,循着踪迹一直走,赶了两天的路,方才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于一处瀑流附近找到了安营扎寨的夏令营。

  瞧见我带人赶了过来,夏令营的同学们便都是一阵恍惚,这些孩子们入山几天,个个都像是只野猴子一般灵活,不过寒暄过后,林齐鸣、董仲明等人便都围到了我的身边来,纷纷问起了有没有找到杀害陈雨爱的凶手。

  我与站在人群外面的小颜师妹对视一眼,能够看得出她眼中的关心,再环视周围,看着孩子们眼中的纯真和期望,心中起伏,便让大家围到了河畔的篝火前面来,在草地上面盘腿而坐,我当着众人的面,将封魂罐给掏了出来,毫无保留地将我这些天的奔波,以及案情的进展,给在场所有的学生和老师一一地讲来。

  说句实话,这实在是一件无比丑恶的事情,学院副院长的儿子协同一帮背景深厚的公子哥儿,在学院德高望重的教授帮助下,进行了这般残忍的杀人惨案,这样的事情就是成年人听了都有些触目惊心,更何况是这一帮平均年龄只有十七岁的孩子们。

  然而我却没有半点隐瞒,将事情的整个经过都血淋淋地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来。

  随着我的讲述,孩子们一开始是愤恨,继而惊恐,接着又陷入了一阵长长的沉默之中,那篝火在溪畔跳跃,映照着每个人的脸孔,显得是那般的严肃。

  我瞧见这一张张痛苦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众人说道:“很多年以前,我碰到这样的事情,也曾彷徨过,也曾迷茫过,也曾对自己所处的这个社会和时代产生了怀疑,正如你们此刻一般;不过在经历过无数的痛苦和折磨之后,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世间如此操蛋,无数行恶者不能受到惩处,这怎么能行呢,我、以及我的家人、朋友他们如何能够在这样的世间自由呼吸?”

  我紧紧抓住拳头,看向了林齐鸣,看向了董仲明,看向了小颜师妹,以及无数的孩子们,沉声说道:“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人,你们的想法不过是学有所成,好出人头地,然而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的肩上,是有责任的——你们有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责任,有让那些为非作歹者恐惧的责任,有保卫那些无辜者免受祸害的责任——那么此时此刻,就在陈雨爱同学面前,请你们告诉我,这责任,你们愿意负么?”

  “愿意!”

  无数激动的吼声响起,我看着学生们这一张张坚毅而果决的脸孔,朝着那封魂罐轻轻一拍,然后轻声叹道:“那好,让我们大家,来送陈雨爱同学一程吧!”

  1. 红:

    可怜的陈雨爱同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