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陈雨爱一路走好

2015年1月22日 更新

  封魂罐的启用之法有很多,各种流派都有,一般来讲。弄不清楚法门,便也无用,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倒也不受限制,因为道就是道,殊途同归,只要掌握到基本的原则,便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于是我这轻轻一拍,那被封在罐子中的陈雨爱便幽幽地浮现了出来。
  
  此刻的陈雨爱已然还是一身学生打扮,倘若不仔细看。与往日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当瞧见她的脸是,便会发现那脸上青狞一片,眼眶之中根本没有眼珠子,而是一团游离不定的红色,左脸尽是血,一直流到了下巴处,十分恐怖。因为炼制她的马海角不在此处,双脚离地的她一出现,左右一晃,眼眶之中的红色格外凶戾,想要朝着我这儿扑来,张牙舞爪。
  
  瞧见平日里朝夕相处的陈雨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盘腿围坐在篝火旁边的一众学生立刻发出了一阵喧哗来。更有人直接站立而起,心中震撼。
  
  这可能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第一头恶灵,然而想起她身前的身份,瞧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孔,大家的心情不由得一阵晦暗。我伸出手来,用那炼妖壶观术牢牢地控制着这头亡魂不得伤人,然后吩咐大家一起念诵安魂曲,给陈雨爱同学的亡魂超度。
  
  这安魂曲乃道家的一种新编经文,平日里功课都有得学,众人一边忍泪。一边喝念起来。
  
  这是他们人生中念得最认真的一次,那泪水模糊了眼眶,有的女孩子甚至忍不住抽泣起来,这时白合走到了跟前来,对我说道:“陈老师。雨爱现在变成了这样,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么?你能不能像当初救我一般,让她获得新生呢?”
  
  白合当初不过是钢厂一名普通女工,只可惜被那杨大侉子炼制成了鬼灵,后来经过辗转,转世重修成了如今模样,也算是一场造化,不过她想要我重复这般的奇迹,我却不能,摇头,低声说道:“白合,她与你的情况不同,当日的你是杨大侉子所炼,用法阵给你加强了能力,而炼制雨爱的马海角属于一个半调子,根本什么都不懂,此刻的雨爱浑浑噩噩,不如将她超度了,早得解脱……”
  
  听到我的解释,白合伸出手,与半空中漂浮着的陈雨爱遥遥相握,那鬼灵已然忘记了生前记忆,瞧见她伸手过来,立刻张开雪白森寒的牙齿,朝着这边咬来。
  
  我并不想让学生们瞧见太久的惨状,毕竟这般的模样瞧太久了,对于心灵的冲击还是有些大的,于是双手结印,朝着那鬼灵遥遥一印,口中也开始念诵起来。
  
  我的法决与学生们念诵的安魂曲在这小溪畔的树林上空交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炁场,无数的善念和真诚从天而降,不断地洗刷到了那浑身乌黑发紫的陈雨爱身上,将她身体里的那股狠厉给净化,无数黑气落地,渐渐地,她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安详起来,而那张恐怖的脸也逐渐变得平和,两遍安魂曲之后,陈雨爱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但是却恢复了生前的模样来。
  
  林齐鸣最早发现,豁然站了起来,冲着我大声喊道:“雨爱回来了,雨爱回来了……”
  
  近五十多人一同站了起来,回归本我的陈雨爱悬于半空之上,环顾四周,都是自己在华东神学院重点班的同学,脸上不由浮现出了许多笑容来,她不能说话,只有朝着周围微微一躬,表达谢意,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眼中有泪花闪烁,哽咽着说道:“雨爱,伤害你的那些畜生,老师都帮你找出来了,他们一定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你的父母我也会帮你照顾的,你不要牵挂了,一路走好!”
  
  空中的那道倩影又朝着我深深一鞠躬,然后抬头看向了满是星子的天空,渐渐地往上浮去,周围的学生一起呼喊道:“陈雨爱,一路走好!”
  
  然而夹杂在这其中的,却是林齐鸣这个小胖子歇斯底里地大叫:“陈雨爱,我喜欢你,呜呜,我喜欢你呢……”
  
  这个因为有些肥胖而略微有些小自卑的少年心中,想必是挺喜欢陈雨爱这沪都姑娘的,只可惜他一直藏在了心里,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成功了,在将所有的心意讲述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听,谁曾想这世间就是如此罪恶,一个纯洁无暇的女孩子,就这般遗憾地故去了,实在是让人心头发堵。
  
  众人听着林齐鸣这临别的表白,模样好似十分荒唐可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取笑他,反而有好多人忍不住哭出了声来,而林齐鸣一直到陈雨爱消失在了半空中,也还是跪倒在地,口中呢喃地说道:“我喜欢你呢……”
  
  送别了陈雨爱,众人就在此处露营,教务处的老师们开始张罗起了在溪边做饭,这气氛虽说还是有些悲伤,不过我能够感觉出这些学生与刚才我瞧见的时候,似乎是两种状态,或许是我刚才的发言,给了他们信仰和力量,虽然此刻也都是迷迷糊糊,但是却也开始思索起了自己人生的意义来。
  
  我任由众人忙碌,也不避嫌,将小颜师妹找到了上游,二话不说,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紧紧拥着小颜师妹充满活力的娇躯,闻着她身上那熟悉的香味,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感觉到无比的放松,小颜师妹任我搂着她,听到了我的叹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累了吧?”
  
  我点头,说是啊,为了侦破陈雨爱被杀一案,我连续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的确是有些累,不过更累的,是跟那一帮畜生打交道,这让我更加难以接受。
  
  两人相拥良久,这才分开来,在这样严肃的气氛中,我倒也不敢对小颜师妹上下其手,只是简简单单地聊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先是说完了我,然后小颜师妹跟我分享了这几天进山的经过,讲起了班上每个人的表现,如数家珍,两人说着话儿,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一直等到了开饭,白合过来叫我们,方才不依不舍地离开。
  
  野外用餐,自然没有什么好食材,除了大家背着的干粮,还有就是学生们在老师带领下采集的食材,如此一锅炖出来,倒也别有风味。
  
  饭后,我叫了几个表现比较突出的学生谈心,最后又找到了情绪不高的林齐鸣,两人沿着小溪往下游走去,我心中有些闷,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林齐鸣找我要了一根,我问他会么,他摇了摇头,说不会,不过心烦,也想学着抽一口。我并不是一个太讲究规矩的老师,于是递给他,让他点上吸了一口,瞧见他被烟呛得直流泪,笑着说道:“小胖,怎么,心里面还在难过么?”
  
  林齐鸣又接着抽了两口,将烟雾从肺中徐徐吐出,这才回答我道:“嗯,难受,我恨不得亲手将那些狗日的一个一个弄死……”
  
  我望着远处营地的灯火,听着林齐鸣的倾述,过了好久,这才悠悠地说道:“小胖,在我们当下的社会,大体还是公平的,不过在我们这个行当,一直以来,只有强者才能够有尊严,有保护自己心爱之人的能力,这个才是所有道理后面的真相,我知道你最近半年以来一直很努力,但是我却也看到,你将太多的心思花到如何去讨好一个女孩,而不是修行上面来,所以我并没有看到你跟入学前有太多的变化,讲句实话,我对你有点失望。”
  
  林齐鸣难过地说道:“老师……”
  
  我摆了摆手,对他说道:“我也曾经年轻过,理解你的想法,当初我之所以入茅山,就是看上了你们箫老师,想要一直陪在她身边,方才下的决定,很多时候,爱情能够激发出我们所难以想象得到的潜能来,不过你要记住,你只有拥有保护别人的能力时,才可以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听过了我的话语,林齐鸣陷入了沉思,而后对我深深一躬,表示谢意。
  
  这一次教务处组织的夏令营,除了增加学生们的野外生存能力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让他们与大自然接触,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更好的理解自己修行的东西,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路进发,从东往西,教务处每天都会给学生们颁布一些接近极限的任务,让他们来完成,而我们的职责,则是在让学生充分地发挥潜能之时,保障他们的安全。
  
  如此风餐露宿,所有人都极为辛苦,不过苦中作乐,倒也没有几个人打退堂鼓,我们一路向西,终于来到了太行山一处着名的峡谷处,是夜扎营,我带人去找捡柴生火,结果在林中没一会儿,一个学生跑过来找到我,说前面发现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躺在地上,死活不知。
  
  我听到消息,匆匆赶了过去,瞧见的确是有这么一人,走上前去一看,却大吃了一惊。
  
  这人竟然是小颜师妹的小哥,萧应武。

  1. 船长:

    什么?_?

  2. 大火球:

    小鹦鹉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