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梦想能与你同行

2015年1月22日 更新

  瞧见我这位未来的小舅哥,我大吃一惊,连忙冲上前去。手指放在了他的鼻翼之下,还能够感觉到呼吸,当下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快速检查了一下应颜小哥的全身,发现他前胸、后背都有好几处伤痕,最重的就是后背的一刀,裂开来就像是那婴儿的嘴唇,十分恐怖。
  
  我掐住了应颜小哥的人中,几秒钟之后,他睁开了眼睛过来。瞧见了我,一脸诧异地喊道:“志程大哥,怎么是你?”
  
  我与小颜师妹家的这几位兄长关系都不错,萧大炮是战场泽袍自不必言,而其余三人也都是在相当熟悉的,所以陡然间瞧见我出现在面前,由不得他惊讶,此刻的应颜小哥伤势危急,我无暇解释太多,忙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萧应武张了张嘴,对我说道:“我和朋友在这山里行走,碰到……”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我不远处的一个学生突然高声喊道:“谁在那里?”
  
  话音刚落。便从前面的树林中冲出了三个带刀的黑衣人来,二话不说,扬起手中的刀就朝着这边扑了过来,我给这般凶厉的家伙吓了一跳,连忙朝那学生喊道:“曾国云。让开,退后!”
  
  那学生也被这三人给惊到了,对于我的命令下意识地顺从,朝着后面闪身过来,而我将萧应武放倒在地,而自己则抽身上前。朝着冲在最前头的那个家伙一爪抓了过去。
  
  对手使的是快刀,来势宛若闪电,瞧见我空手来抓,不由得一声冷笑,恶声喊道:“找死?”
  
  对方雷霆而来。不过我却是能够从中找到许多破绽,手指一下将他的刀刃给抓住,紧紧一捏,想要夺过来,结果一较力才发现对方并非弱手,竟然还能挡我一下。
  
  不过他终究也只是能够挡我一下,我一招不成,脚下便是一招海底捞月,足尖直奔对方的裆下踢去。
  
  按理说这一招实在缺德,一般的拼斗我是不会用出来的,不过瞧见我这未来的小舅哥那浑身都是鲜血的惨状,我由不得心中怒火升腾而起,于是脚尖也是用了力道,而且这速度也是正好,一把踢中了那人最脆弱的地方,当下也是忍受不住这种剧痛,整个人腾空飞了起来,一阵嚎叫,而我也终于将对方手中的长刀夺了过来。
  
  空手接白刃,这一招虽然快捷,但是却也让人赏心悦目,而一刀在手的我,则变得轻松很多,一边应付着另外两人的凶猛进攻,一边对周围的几位学生说道:“大家看好了,这两人的刀法应该是晋西的五虎断门刀,其动作以撩、砍、抹、跺、劈、崩、勾、挂为主,其次是扎、切、绞、架、横扫刀等,结合腕花、背花、缠头、裹脑,动作敏捷精灵、刚劲有力、勇猛矫健、神情兼备……”
  
  我在实战中轻松自如地给学生们讲解着攻守之势,而那两人则显然被我这样的行为给羞辱了,嗷嗷大叫,不断地狂冲猛攻,一时间林中刀光剑影,凶险无比。
  
  这一番打斗之声引来了正在附近宿营的学生,大家纷纷围了过去,小颜师妹也瞧见了自家的小哥,慌忙走上前去,给他查看,而我则给周遭的学生指点完了之后,手中长刀一搅,朝着左边一人闪电一击,那人倒是个高手,却也能够挡住了这一击,然而却没料到我这一招只不过是虚把式,只用了三分力,接着长刀一带,那人正中胸口,如遭雷轰,接着我用刀背直接敲在了他的脖颈上,双眼一黑,晕倒了过去。
  
  此人一倒,另外的同伙便是一阵心寒,转身就逃,不过他终究只能逃得两步,还没有等我出手呢,一直蹲身在树上的杨劫从天而降,一手肘打在了他的后背,接着杨劫整个人化作了一连串的黑影,停下来的时候,这人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得扎扎实实了。
  
  交手完毕,我吩咐旁边的学生,用反十字星的绳技将这三人都给捆起来,绑在树上等待审问。
  
  吩咐完这些之后,我回头过来找萧应武,结果他被小颜师妹带到了不远处的营地包扎伤势,我赶到的时候,才了解到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且被人追杀,倒是牵扯到一桩很棘手的事情。
  
  原来应颜小哥自小就喜欢四处游历,一开始还只是在句容周边,而后开始满世界的乱窜,他去过东北老林子,还泅渡过鸭绿江,去神秘的朝鲜玩过几日,又曾经独自行走过青藏高原,爬过珠穆朗玛,南海诸岛也出现过他的身影,这祖国的山山水水,哪儿偏僻他就往哪里钻,端的是见识不凡,不但如此,他还结识了一帮背包客,每年总是有大半的时光在路上。
  
  最近应颜小哥和他的朋友正好游历太行山,路过这附近,瞧见这里有一处规模很大而又隐秘的煤矿,看管十分严密,本来应颜小哥对这个没啥兴趣的,结果同行的人里面有一个女记者,有着惊人的嗅觉,非要带着大家去瞧一下,结果大家伙儿偷偷摸过去,远远地看了一下,发现这煤窑居然养了大量的智障在这儿做苦力。
  
  所谓智障,也就是我们平日所说的傻子,这些人一般来说都是大脑受到损害,或者发育不完全,导致行为能力低下,没有完整的独立意识,近年来屡次有报道说在偏僻地方的黑煤窑,经常使用这样的人,主要的原因就是成本低下,有的甚至只要提供一日三餐,连工资都不用给,而在安全措施并不到位的黑煤窑里面,如果死了,甚至连抚恤金都不要出,最是省心。
  
  发现此事之后,那女记者十分激动,非要拍一些证据出去,然后拿回报社去曝光,免得到时候走漏了风声,被人给提前转移了。
  
  能够在当地开这样的黑煤窑的,自然都是上下打点过的,说不定还有“官股”在里面,应颜小哥一行五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潜入其中,深入了解一下,结果被人发现了,一时间冲出了二十多号打手来。对方人多势众,不过应颜小哥出身于句容萧家,一身本事,艺高人胆大,倒也没有多少惧意,却不曾想到一交手,方才发现这些人都是练家子,特别是有一个独眼老头,那掌法犀利,随便拍出一掌,无端风声吹起,吓人得紧,他不敌而退,结果队伍被冲散,只剩下他勉强逃到此处,还一身是伤。
  
  听到应颜小哥说完,旁人都有些震惊,觉得实在是有些荒诞,唯有我见过太多稀奇之事,倒也并不觉得。
  
  小颜师妹瞧见自家小哥一身的伤,心痛得不行,不过被敷药包扎过后的萧应武并不介意,而是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焦急地对我说道:“志程大哥,我的同伴都落在了那个鬼地方,你本事大,能带人过去将他们给救出来么?”
  
  我并不是正义感过剩的那种人,如果此事不涉及应颜小哥以及他的同伴,我若是知道了,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先报警,让负责此事的人来解决,毕竟我这边带着五十多号师生,他们若是有一个出了事,我都脱不了干系。不过谁叫萧应武是我小舅哥呢,我要想抱得美人归,方方面面都要做足了才行,他既然开口了,我自然也是责无旁贷,当下也是将教务处随行的几位老师和学生干部叫过来,将此事给简单讲清楚,然后吩咐小颜师妹照看好学生,而我则带人前往那个黑煤窑。
  
  对于我的决定,小颜师妹提出了异议,说别人不管,她一定要跟我一起去。
  
  听到小颜师妹这话儿,我皱着眉头,把她拉到了一边来,低声说道:“小颜,管好这帮学生,才是我们最主要的事情,要是他们有什么闪失,在场的所有老师都难辞其咎,这么重要的事儿,我交给别人,都不放心,唯有你,才能够让我安心啊……”
  
  小颜师妹摇头说道:“不,这事儿让程莉她们来做就好,听我小哥说,那边有高手,我放心不下你。”
  
  我笑着说道:“所谓高手,那是在你小哥的眼中看来的,在我这儿,那帮子所谓的高手,不过就是一个屁……”
  
  我这边说着大话,然而小颜师妹却摇头,咬着嘴唇对我说道:“大师兄,我在山上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幻想着你在山外面对危险的时候,我能够在你身边,给你帮助,这是我的梦想,你不能剥夺我跟在你身边的权力!”
  
  听到这般柔情似水的话儿,我心中一阵温暖,便也不再执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点头说道:“好,就让你随我去吧。”
  
  两人商议回来之后,我挑了几个精兵强将,张励耘、杨劫、白合,另外董仲明和林齐鸣也非要跟着一起去,应颜小哥也非要带伤同行,被我拦住了,领路的事情,我让被杨劫撂倒的那个家伙来做,在碎蛋与妥协的选择上,那人很光棍地选择了后者,接着我让剩下的老师照看好学生们,让他们随时防备着,而我则带队前往黑煤窑,解救萧应武那帮驴友。

  1. 船长:

    不会吧!又是沙发

  2. 运:

    这里人气不旺,难怪小编没有动力

  3. 运:

    这里的排版不错,章节清晰,条理。喜欢这里呢

  4. 依咯咯:

    我也喜欢这里,以后看一章,留个言吧。

    • 运:

      握手。以后常来这里

  5. Eweart:

    看这版面就舒服

  6. 牢记圣光:

    终于可以看情侣CP了,期待!

  7. 起司起司:

    不错(。・ω・。)ノ♡

  8. ~夕:

    小白狐去哪里了

  9. 张大明白:

    小白狐去没人的林子里参悟它的第五条尾巴了,看书真不仔细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