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十三灭门凶孙劼

2015年1月23日 更新

  应颜小哥一路带伤狂奔,却是跑了颇远,我逼着这位黑衣俘虏折回的时候。被杨劫捆住双手,牵着一根绳子宛如遛狗一般的他不停劝说我道:“阁下,太行隐者乃这四百里茫茫山域之中的顶尖高手,势力颇大,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你们若是识趣,现在就放了我,咱们新帐旧账两清了,我也不会找你们麻烦。你看可好?”

  都已经成为阶下之囚了,还有这般的闲情逸致来劝说我们,看来他所谓凭恃的那位“太行隐者”,应该是为顶厉害的角色,要不然领教了我刚才手段的他,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儿来的。

  我一时之间还来了兴趣,试探着问道:“哇,太行隐者,好拉风的名号,小哥,我问你,你们这位头儿,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让你说出这样的话儿来?”

  那家伙也许知道我是在探底。不过为了让自己的劝说能够有奏效的机会,他故意夸张地说道:“誉满天下的荆门黄家,这个你可知道?”

  我点了点头,回答他道:“既然是修行中人,对于这世家自然晓得一二。这么说,太行隐者可是荆门黄家的人咯?”

  他答道:“非也,不过黄家之所以能够出头,靠的是在朝堂之上有一个黄天望,而太行武家之所以能够纵横这四百里区域,靠的则是一个钱字。武长天大人最喜欢交朋友了,我看您身手不错,又是一位剑道高人,何必通过打打杀杀这种低级手段来达成目的,不如和谈。好好谈一谈。说不定能够更好地将事情给解决了呢。”

  他这般劝说着,我心中寒冷,晓得他这大话之中,似乎还有所保留,要晓得他既然能够那荆门黄家来做比喻,恐怕我们所去的这一处黑煤窑不仅在地方上面有所依仗,而且在朝堂上面,只怕也会有人发声呢。

  对方来头很大,不过很可惜他们惹到了我的小舅哥。

  对于我来说,任何麻烦,只要牵扯到小颜师妹,这些都不算是事儿,打伤了我小舅哥,还想善了,这世间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真的当我这黑手双城是玩尿泥长大的孩子一般好哄?

  为了让这厮安心带路,我假意答应考虑他的提议,说到时候可以好好谈一谈,能不动手,最好还是不动手的好。

  有了这保证,那家伙倒也勤力,尽管被杨劫揍得鼻青脸肿,但是却也脚步如飞,没多久赶到了一条破烂不堪的乡路前,瞧见地上尽是煤渣,便知道那黑煤窑近在眼前了,我们不走大路,而是沿着旁边的林子往前走,终于瞧见前面一片灯火,正是应颜小哥先前说起的黑煤窑,但见占地还挺大,不过外围却是用那铁丝网给围着,不时有一对人马巡查而过,显然是因为应颜小哥他们的擅闯而加强了戒备。

  瞧见这副场景,我便晓得自己应该作两手准备,思考一番,叫来张励耘、杨劫和白合,说我将会在正门与这些家伙对峙,吸引注意,而由他们从侧翼潜入里面,找到应颜小哥的同伴,并且将他们给救出来。

  张励耘是跟着我在特勤一组奔波天下的老兄弟了,对于这样的场合并不陌生,而且显得非常轻松,杨劫是英华真人高徒,天生的黑暗王者,至于白合,这位曾经被魅魔、酒陵和尚争抢着当做徒弟的家伙乃转世重修之人,在青城山学得一身业技,倒也是罕有的精锐,有着这三人,我相信即便是完成不了任务,定然也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三人应声隐入了黑暗之中,我在路边的林中等了十来分钟,确定他们已经就位了之后,回过头来,对着小颜师妹说道:“小颜,随我去交涉!”

  我伸手过去,小颜师妹将手递了过来,两手相牵,感受到她柔滑的手指,我整个心都醉了,感觉这好像不是过来赴险,而是在春天里去野外郊游一般的好心情。两人把手牵着,走在前面,而林齐鸣和董仲明两人则押着这位人质跟在了后年,这五人从林中缓步走到了乡路之上,然后一直来到了黑煤窑矿场的大门口来。

  我们刚刚一出现,立刻有探照灯射了过来,给我的感觉,这儿好像并不是什么矿场,而是鬼子的碉楼一般。

  迎着这刺眼的灯光,我带着人一路走到了门口,瞧见一个又高又壮的黑胖子如黑塔一般地站在那门口,后面两排摆开二十来个一身干练的打手,在门后的建筑上面,我居然还能够看到几个趴着的暗哨,正用火铳子对着我们呢,因为隔着距离,我不清楚这火器是制式的枪械,还是自制的土枪,不过有了这东西,对我们的威胁也变得巨大起来。

  我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然后用细不可言地声音吩咐左右道:“一会儿若是谈崩了,自己找地方躲避。”

  小颜师妹和两位学生都点头表示明白,而门口那黑塔胖子旁边的一个眼镜则高声喊道:“来者止步,报上名来!”

  我停下脚步,站在了离大门十米开外的地方,远远瞧着这阵势,手一招,将那人质给拿到跟前来,冲着他说道:“喏,你来跟他们谈吧,至于这小命是不是你的,就看你主子的意思啦。”

  听到我的话语,那人质苦着脸看了我一下,见我眼神决绝,一咬牙,冲着那黑塔胖子高声喊道:“大少爷,是我,马六,许可和阿玮都被他们给扣下了,我带他们过来,看看能不能好好谈一下,将人给换回来……”

  黑塔胖子眯着眼瞧过来,看清楚了之后,不由得咧嘴笑道:“马六,你小子是不是昨天在女人的肚子上面太用劲了,不就是追一个人么,那家伙还被孙劼供奉拍成了重伤,你居然变成了这副熊样,还落到了别人手上去,你这样子,让老子有什么理由将你换回来呢?”

  马六被呛了一顿,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忍着苦说道:“大少爷,我马六你是晓得的,办事最是勤力,从来都不敢有所差错,不过我后面这位兄弟可是位真豪杰,一只手都能够弄得我团团转,便是孙供奉过来,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的人物,您说我哪里能够得脱?我这还是好的,许可和阿玮在那边被押着,一个蛋碎,一个被斩伤,这些都是跟着老爷的老兄弟,您可得给我们做主才行……”

  那黑塔胖子并不在意这马六的生死,反而是被他话语里的比较给打动了,看着我说道:“嘿,手段不错啊,你真的能比得过我们这儿的供奉?”

  我屹然而立,淡淡地笑道:“比不比得过,打过才知道。”

  黑塔胖子朝着门后招呼道:“去把屋里的孙供奉叫过来,让他先别审了,有人踢上门来了。”

  来人应声离去,而我则不慌不忙地说道:“武少爷,打架可以,不过打之前我们得说好了,万一我这打赢了,你可得把我们的朋友给还回来,你看成不?”

  那黑塔胖子一咧嘴,笑着说道:“作得准,自然作得准,你要是能把老孙给撂趴下来,啥事不好聊?”

  叫人的那个家伙很快就回来了,带回了一个形容猥琐的独目老头来,这家伙个儿不高,只有左眼,右眼上面是一道狰狞的伤疤,满手都是鲜血,走过来问那黑塔胖子,说是哪个不开眼的,居然跑到武家的产业来闹事,武少爷对他简单讲了两句,他便转过头来,用那一只左眼眯着望我,冷笑着说道:“小子,你竟然胆敢闯到这儿来,真的是吃了豹子胆,说吧,什么来路?”

  我越众而出,拱手说道:“龙虎山,罗大屌!”

  我说得铿锵有力,没想到那武少爷却嚷了起来,冲着我一顿臭骂:“我艹你娘咧,真当老子是没见识的乡巴佬?罗局长和俺一起吃过饭,我会不认识他,你这个冒名的狗东西,孙老,别问了,直接弄死他得了!”

  被黑塔胖子一番催促,那孙劼供奉越众而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有规有矩地拱手说道:“五虎断门,十三灭门孙劼,前来领教!”

  他这一番话语倒是十分规矩,不过听到他说的这名号,我立刻想起了当日在总局所看过的卷宗,晓得此人应该是晋西十三灭门案的特级通缉犯,案子的具体自不必说,不过当时颇为轰动,宗教局、民顾委以及当地公安,抽掉了最精干的力量前去围捕,结果还是给他逃掉了,一跑就是二十年,没想到他居然隐姓埋名在此处,给人当起了走狗来。

  这是一位名震江湖的大盗,我刚入宗教局的时候就听过他的恶名,难怪他有着这般的自信,当下也是凌然抱拳,沉声说道:“龙虎山,罗大屌的表弟!”

  那孙劼供奉听到我这奇怪的报名,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一阵扭曲,愤然骂道:“无胆鼠辈,跟你交手,真的是丢脸呢!”

  这话儿说完,他双掌一齐拍来,果然是风吹沙走,日月无光。

  1. 魔神蝶舞:

    沙发

  2. 缘份天空:

    唉,更新太慢了。每时眼巴巴守着那一份……

  3. 边缘:

    更快点吧,天天等呀!

  4. 江伟波:

    大湿兄很理智嘛,老是拿老大吊来耍

  5. 依咯咯:

    大师兄跟大屌有渊源啊,还是这个名号太响亮。

    • 运:

      什么意思?前边的你没看?

      • 依咯咯:

        看的啊,大师兄对罗大屌这个名字比较喜欢,好几次报这个名字了。

  6. 运:

    看贴留言

  7. 运:

    大师兄很调皮。

  8. 运:

    谢谢编辑。

  9. 小鱼:

    名字很霸气什么的,也很容易找到,而且对方知道自己名号被用也没办法……

  10. Eweart:

    陌生人问大师兄,谁也? 龙虎山 罗大屌!

  11. 起司起司:

    谢谢搬运(。・ω・。)ノ♡

  12. 冬:

    大师兄对这个名字好偏爱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