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九章 乱枪打死老师傅

2015年1月23日 更新

  无论是在公安部,还是在宗教局、民顾委这些地方,总是有一些重要的通缉犯。他们是除了A级嫌疑犯之外,更重要的犯人,故而称之为特级通缉犯,这些人不一定都是修行者,不过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特别危险,每一个都有着极强的破坏力,而当这一掌拍过来的时候,我心中凛然,晓得此人当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当下也是朝后退了几步,避开这凶猛的攻势。

  漫天的煤灰揭开了两人争斗的序幕,孙劼是被五虎断门刀给驱逐出去的逆徒,不过却学得一身的好本事,此刻时而拍掌而来,时而化掌为刀,别看老头儿年纪挺大,但是生龙活虎,仿佛那衰老的表象之下,藏着一头猛虎一般。

  孙供奉这一招使出,赢得满堂喝彩,而在我的身后,小颜师妹和两个学生则有些心惊,不晓得我到底能不能应付这个山窝窝里陡然冒出来的高手。

  我能应付么?

  这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在经历了天山神池宫一役,与这世间最顶尖的一批高手有过交锋之后。我整个人的境界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拔高,尽管自身的修为并没有得到多么显著的提高,也无法像那些人一样出手便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却拥有了一颗强者之心,也拥有了足够的自信,面对着这老头儿咄咄逼人的掌法,我倒也没有急于扳回局面,而是不断地腾挪跳跃。试着消磨此人的气息。

  我这是在准备打持久战,防守反击,但是在别人的眼中。却瞧见我不停地躲避着孙供奉的招式,狼狈之极。

  武少爷一帮煤矿的家伙齐声欢呼,响声如雷,而我们这一边则忐忑不安,小颜师妹还好,她跟着英华真人日久。多少也能够瞧出许多端倪来,而林齐鸣和董仲明则紧张得不行,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就怕我中了那家伙一掌,直接躺倒在地。

  我与孙供奉缠战一会儿,瞧见他果然有些后力不继,这才一个翻身,立住了身子,然后回头招呼道:“小床单,小胖,你们却看清楚了,刚才此人用的,应该是巫门魔煞掌,此法多流传于荆襄一带,从尸堆坟地之中取出死人积液摩擦于掌中,吸收引起,日夜默念,而后形成怨积,化作掌力,如此轻轻一拍,便有飞沙走石,十分恐怖,然而此法终究走的是旁门左道,不能长久,长此以往,这人就会变成活死人……”

  孙供奉将我对他的手段如数家珍,不由得奇了,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淡然说道:“六扇门中,对于各家各派的手段,大体都有描述,我知道你的法门并不出奇,不过有一点我不是很理解,按理说,你此刻应该浑身都是尸臭,内脏腐烂,为何还能保持如此活力的身躯呢?”

  孙供奉嘴巴一咧,露出满口的大黄牙,笑着说道:“我啊,采阴补阳呗,武少爷总是能够给我弄些新货来,弄着弄着就好了!”

  这家伙说起那事儿来的时候,满脸淫笑,而我瞧见小颜师妹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也疼了一下,凛然说道:“游戏结束,兄弟我就不陪你玩儿了!”

  这话说完,我箭步而出,一招茅山掌心雷,直击正中,那孙供奉反掌来接,结果我这充满了烈日阳刚的雷劲与他那阴煞煞的阴风陡然撞到了一起,这孙供奉修炼此法,至少有半个甲子的年头,若论精纯,自然比我这十来年的雷劲要深厚,不过阳能克阴,此为天地法则,那掌心雷迎上了魔煞掌,就仿佛火星蹦进了油桶里,两者陡然排斥,立刻爆发出了巨大的炸响声来,而我们两人也都朝着后面退开了去。

  气劲鼓荡,我不想生受其冲,只有往后滑步而退,结果还没有等我站定,却见一抹冷艳森寒的刀光,从天而降,直接劈到了我的面前来。

  好快的刀!

  我自小就浪荡江湖,混过官场,也闯过战场,见识过无数英雄豪杰,然而却罕有瞧见这么锋寒锐利的刀,他就这么轻轻一划,便仿佛能够切断人的意识和炁场一般,根本感受不到前方的万般景象来。

  能够被无数高手和官家围剿追堵而逃脱生天者,自然有着足以自傲的手段,而孙供奉这一把刀,让我浑身的热血在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快刀,高手,这样的战斗怎么叫人不期待?

  我抽身后撤,避开了这一刀,手往怀中一探,一把大宝剑陡然而出,这长剑诡异,宛如有生命在其中游动一般,当下也是将我那几集大成的剑法施展开来,与孙供奉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对方使刀,点、崩、截、刺、扎,突击猛斫,窜前窜后,忽进忽退,如生龙,如活虎,一口断门刀,紧迫银花夺。

  而我使剑,则轻松许多,行云流水,有的时候甚至都不与他相斗,那剑都刺到了空处。

  表面上来看,那孙供奉越打越快,越打越疾,而我则是越打越慢,到了后面,甚至连身子都变得僵硬,根本就懒得移动一步,这一快一慢,分别代表了两种境界,谁也影响不了谁,就好像两个人各自在此处表演一般。

  这般诡异的情况,旁人都看不懂了,然而那孙供奉的脸色,却越来越沉重了起来。

  叮!

  一声脆响穿越天空,两人的锋刃终于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而我的长剑也一反常态,在一瞬间化作了灵蛇,柔情似水,将他手中的厚背刀给疯狂地绞缠着,诡异的力量让他根本就难以把握,而下一秒,所有的人眼睛一花,再次清晰的时候,却见到那把能斩断一切的厚背刀飞向了天空,而我的长剑,则遥遥指着前方。

  孙供奉在我剑尖所指的方向,一头乱发,汗出如浆,整个人的脸都僵硬住了,难以置信地呢喃道:“怎么可能,我这刀法,当世也是能够称雄的,却被你这般一个无名鼠辈给破了,这怎么可能?”

  我紧紧握着手中长剑,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说道:“你败得不冤,我也并非无名小辈,在下茅山陈志程,江湖匪号黑手双城,见过诸位!”

  “黑手双城?你就是黑手双城?”

  说话的正是此间的主人,那个黑塔胖子武少爷,他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我淡然说道:“对,正是我,阁下若是识趣,还是将我们的朋友给放了吧?”

  武少爷额头上的青筋只跳,环顾左右,对着我说道:“难道宗教局已经开始查我们了?不对啊,我叔叔可没有告诉我们啊?”

  我一听他的话语,晓得他估计是有误会了,出言解释道:“这倒不是,我们只是……”

  我话儿还没有说完,却瞧见武少爷将手由上而下地猛然一挥,心中警兆顿起,当下也是将长剑朝着炁场陡变的区域使劲一挥,却听到几声炸响,原来是对方开枪了。长剑被弹头震到,我的手有些发麻,一边将饮血寒光剑舞成风车,抵挡着这暗中的枪火,一边朝着身后喊道:“隐蔽,都给我隐蔽起来。”

  小颜师妹和董仲明、林齐鸣三人在此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的,枪声一响,立刻跳到了路边的一处凹坑里去,躲开了对方突然的攻击,而我则第一时间想要扑向武少爷,挟持人质,结果发现这小子倒是机灵得很,在手下的掩护下,快速地往后退开了去,与我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既然没有前冲的可能,我也只有跟着跳入了坑中,后背抵到了满是煤渣的泥壁上,这才感觉到疼痛,伸手一摸,尽是鲜血。

  小颜师妹就在我的旁边,瞧见我满手的鲜血,给惊到了,带着哭腔扑了过来,焦急地问我怎么了,我将气行于全身,方才晓得自己在刚才一阵乱枪扫射之中,中了弹,不过我当时也是将全身气劲都行于表面,尽管子弹入体,但也只是伤及皮肉,并没有动了根本。

  我表示无碍,小颜师妹还是趴在我的身上,帮我将弹头取出来,又掏出一颗药丸嚼碎,给我敷在了伤口处,撕下自己的上衣,化作布条,给我捆上。

  小颜师妹在这里给我做紧急处理,而林齐鸣则揪着那个马六,使劲喝问,马六受到了刺激,站起来,高声喊道:“武公子,你……”

  谁知道他这一冒头,额头就中了一枪,那子弹将他的头盖骨给直接掀了开来,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一股脑全部浇在了林齐鸣的脖子上面来。

  对方如此凶悍,倒是让我心惊,晓得他们恐怕是误会我此番带队而来,是要查封他们的这个黑煤窑了,只不过他们为何如此心虚,难道就是用几个弱智来挖煤?

  不至于吧,豢养着孙供奉这样的高手,就是挖个小煤窑?

  我心中一阵惊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瞧见一个冒着烟的手榴弹,从远处高高地朝着而抛了过来,眼看就要落进了坑里面。

  啊……

  1. 船长:

    沙发

  2. 魔神蝶舞:

    打斗不是很精彩啊,这些小鱼小虾一点儿危机感都没有

  3. 邪:

    直接上魔威

  4. 起司起司:

    留名支持

  5. 游客:

    上毛线魔威,他们又不是妖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