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杀戮之夜将起航

2015年1月23日 更新

  我实在没有想到对方会这般的无耻,不守承诺也就算了,而且还直接开枪扫射。甚至连自己人都不管了,一枪爆头,并且扔了一个“大菠萝”过来,想将待在坑里面躲避子弹的我们全部都给轰上天上去。
  
  然而我若是这般容易就被对方给搞定了,就不会这么让人恐惧了,瞧见那手雷遥遥扔来,我当下也是随意捡起一块煤渣,朝着那东西掷去,我用劲巧妙,两者一对冲。手雷折转了方向,凌空爆炸,无数碎片在空中洒落,那火药的冲击波弄得一地烟尘。
  
  董仲明被这架势给惊到了,缩在坑底,带着哭腔冲我喊道:“老师,怎么办,怎么办啊?”
  
  瞧见这孩子惊恐的脸,我左右一看,指着旁边的小道说道:“大家从这里往回爬一段时间,然后我给你们制造机会,你们就朝着林子里跑去——记住课堂上交给你们避开流弹的动作要领,然后放轻松,记住我一句话,战场之上,越是怕死的人。死得越快,知道了么?”
  
  董仲明和林齐鸣两人认真地点头,而小颜师妹则一把抓住我的手,焦急地喊道:“你都已经受了伤,还想去拼命?”
  
  我摇头苦笑道:“哪能呢,以刚才的火力来看,对方在这黑煤窑布置了不下十处火力,看来你小哥他们查得并不准确。一个黑煤窑不可能会是这样的情况,我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今天的秘密,方才会有这么强大的火力。以及像孙劼这样的高手压阵,我现在一冒头,估计下场并不比马六这家伙好多少,唯一能够期待的,也就只有小七他们了!”
  
  我这边说着话,又飞来了两个“大菠萝”。我没有来得及多说,再次飞出两块煤块,将这东西给击飞,然后催促着三人赶紧离开此处。
  
  小颜师妹晓得在这战场之上卿卿我我,最终的可能就是双方都死于非命,于是也不与我多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声保重,便带着两个学生沿着沟道往路边爬去,而我则常识性地探头出去望了一眼,结果赶忙又缩了回来,感受到一颗子弹贴着头皮飞了过去,晓得里面至少有两名以上狙击手级别的枪手在瞄准,根本不给我任何机会。
  
  说不定打中我后背的那一颗,就是其中一个打的冷枪。
  
  我缩回了头,而这时那煤矿的大门口处传来了武少爷的喊声:“陈志程,你老实交代,这一次过来,到底带了多少人?”
  
  我这儿枪林弹雨的,分外危险,却没想到武少爷的话语里也是有些颤抖,显露出了惊恐的情绪来,我心中一合计,便晓得他恐怕还不知道我已然从总局卸任,只以为我此刻还在特勤一组里,此番过来并非巧合,而是特地过来调查他们的呢,所以才会这般翻脸无情,直接采用这杀人灭口的手段。如此思考过后,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冲他喊道:“姓武的,我艹你大爷,你敢再打一枪,看老子外面上百号兄弟不弄死你!”
  
  我这话儿刚刚喊完,一声枪响,那子弹就落到了我脑袋上面的土坑边,飞起的碎末蹭得我一脸灰。
  
  这一枪显示出了武少爷负隅顽抗的决绝,也表露出他绝对不会妥协的心思,我无语了,而对方则高声喊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些年我武家也撒了不少银子出去,是该那些拿到手软的家伙回报的时候了,你以为老子会怕你?实话告诉你,老子这儿建得跟碉堡一般,别说你没有这一百号人,便是真的有,老子也不怕!”
  
  他嚣张地大叫着,后面有人吩咐去库房里面搬一箱子手雷来,一个两个能躲,十来个一起,还能躲开?
  
  再能,也不怕热闹,直接将迫击炮拿出来就是了。
  
  听到这话儿,我的脸完全就黑了,想着老子一世英名,莫非就将栽倒在这个小池塘里面,被乱炮轰死?正在我心中惊讶之时,却听到对方的阵营中一片混乱,接着我瞧见有冲天的火光从煤矿那边冒了出来,无数的喧嚣都升起,晓得是潜入其中的张励耘等人得了手,此刻正在制造混乱,好帮助我们脱身呢,于是试探性地露出了头,结果感觉到那枪声虽然也响起,但反应却差了一个档次。
  
  我心中一喜,当下也是一个纵身而起,从土坑里面跳了出来,接着一个变向狂奔,不断地转折,避开了纷纷而来的子弹,直接奔入了路边的另外一侧,而就在我吸引了众人注意力的时候,小颜师妹也带着两个学生冲入了树林里。
  
  我在路边另一侧瞧见张励耘出现在了矿场铁丝网的一边,冲着我比划手势,说已经得手了,让我撤离,于是便也不再于此纠缠,而是几个翻身,直接闪身躲入了林中去。
  
  我一入林中,就是一阵俯身疾冲,很快便与张励耘回合,瞧见白合也在旁边,另外还有三个浑身伤痕累累的男人,相互搀扶着,没见杨劫,我问起他,张励耘告诉我杨劫摸去解决楼上的枪手了,一会儿过来与我们在前面汇合,我又是一打量,再次问他,说人都救出来了么,萧应武所说的那个女记者呢?
  
  我这话问出来,张励耘眼神一阵暗淡,而旁边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则一脸悲痛地说道:“这里的家伙,都是一帮畜生、魔鬼,他们将潇楠给活生生地……”
  
  他话语哽咽,说不下去了,不过我却能从他的语气之中,推断出那位女记者的下场恐怕不甚好,此刻只怕也不在人世了。
  
  对于这样的惨剧,我心中悲戚,不过倒也没有太多时间伤感,而是叫众人赶紧朝前而走,退回营地那边去。几人刚走了几步,小颜师妹便带着董仲明和林齐鸣赶了过来,瞧见我们无恙,心中都十分激动,我和董仲明、林齐鸣负责背起这三个受尽折磨的驴友,而叫张励耘赶紧返回营地,让众人不要停留,立刻起身,随时准备着出发,而我们则随后赶到,先躲过这一帮人的追杀。
  
  张励耘应声而走,而我们则随后赶回,走到一半的路程,杨劫从树上跳了下来,告诉我们追兵已经赶了过来了,全副武装,人人持枪,而且还有高手随行,十分棘手,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放弃,过来找我们了。
  
  我皱眉,说他们为何会大举出动,这个有些反常啊?
  
  这话儿说着,白合突然掏出了一个袋子,递给了我,讪讪地笑道:“陈老师,这个是在关押他们三个旁边的房间里发现的,我顺手就拿过来了,你看看有什么用。”
  
  我接过来,发现这袋子挺沉的,解开封住袋口的绳子,瞧见里面竟然是一堆宛如玻璃一般的黑色碳晶,尽管我不知道它的具体用途,但是能够从里面蕴含着的强大炁场,感觉到此非凡物,有一种预感,我先前对此处的所有疑惑,恐怕都要落在这个东西身上来。
  
  小颜师妹瞧见我望着这碳晶出神,焦急地问我怎么办,要是让这帮穷凶极恶的家伙赶到我们的营地里大开杀戒,万一造成了学生的伤亡,只怕我们无论是谁都难辞其咎啊!
  
  我将此物收了起来,回头看了一下周遭的环境,冷声笑道:“无妨,先回去,组织学生们藏起来。在确保了他们的安全之后,至于在这黑暗森林中,谁是猎物,谁是猎人,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一行人带着伤员赶回营地,张励耘这边提前通知到了众人,而作为我付诸于心血的重点班,这些学生的素质极高,组织纪律性也强,此刻已经整装待发,随时准备转移了,我来不及多做解释,召集了在场所有教务处老师和学生班干部,告诉大家此刻立即急行军,所有的帐篷和大部分给养都就地抛弃,因为此处距离最近的乡镇都有超过四十里的山路,所以让大家朝着附近的凸山赶去,争取占据有利地形,不要给人拦腰截断了。
  
  除了急行军,还得照顾包括萧应武在内的四名伤员,则任务艰巨,我找到了小颜师妹,让她来负责此事。
  
  对于我的吩咐,小颜师妹这一次没有再表示异议,点头同意,随即清点好人数,带着众人出发,至于我,则负责断后,留在林中,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与这些追兵周旋,甚至寻找反杀的机会,看看能不能反客为主,擒杀真凶。
  
  因为修为到底还是欠些火候,所以董仲明和林齐鸣都被我安排给了小颜师妹,此番随我一同于林间伏杀的,除了老班底张励耘之外,还有白合和杨劫。
  
  就这四人,而我们所要面对的,则将是超过十倍的敌手,不但有着极厉害的高手,而且还人人有枪。
  
  四人约定好了林中暗号之后,悄然隐入其中,而就在大部队离开不到一刻钟,便有一对人马追寻到了我们原来的营地,稍微检查了一番之后,便循着踪迹,朝着大部队离开的方向扑去,而黑暗中,我瞧见张励耘朝我微笑,而杨劫,则庄重地将影子面具整理好,那虔诚的模样,就好像是教徒星期天去礼堂朝拜一般。
  
  杀戮之夜,即将起航。

  1. 邪:

    沙发

  2. !:

    。。

  3. 江伟波:

    顶起

  4. 流水:

    好期待啊

  5. 魔神蝶舞:

    黑色碳晶难道是沥青,这是挖出石油了么,呵呵。。。

  6. 嘉:

    黑曜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