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2015年1月24日 更新

  我反手握剑,将这小宝剑从右手换到了左手,然后又将饮血寒光剑从怀中掏了出来。微微一抖,将朝着我逼来的后面一帮人给镇住,瞧见我从怀中这须臾之间掏出了偌大长剑,武少爷脸上狞笑着说道:“真不错啊,没想到宗教局的待遇这般好,竟然给你配备了纳须臾于芥子的法器,不过很快,这样的宝贝,就属于我了,想一想。真的让人兴奋啊……”
  
  他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贪婪,而我则冷然笑道:“武少爷,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够吃得住我?”
  
  瞧见我低伏着身子,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着,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暴起反击的模样,那武少爷脸上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淡然对我说道:“陈志程,我即便久居山中,却也知晓你这黑手双城的名字,晓得你在宗教总局也是一员悍将,战功赫赫,了不得的人物,不过你若是因此而像那关公一般,小觑了天下英雄,那么我武陆棋今天就一定让你尝到败走麦城的滋味!”
  
  我眯着眼睛,看着这位黑胖子。越发觉得此人气势沉静,渊渟岳峙,并非我所料想中那般的公子哥儿,不由地想起一事来,抬头问道:“你说你是金花公子,据我所知,江湖上能够闯出名头的公子哥儿不多,若是论上高手。就不得不提邪灵四大公子,莫非你就是他们其中之一?”
  
  我这话儿一说,那黑胖子眉头一扬。表现得格外得意,而旁边则有一人捧哏道:“你晓得便好,我家少爷,正是那风头堪比过往十二魔星的新派四大公子之一,你既然知道了,日后下了黄泉。也不算是个糊涂鬼!”
  
  我瞧见这黑胖子颇以能够名列四大公子之中而得意,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淡然说道:“邪灵四大公子,与我交过手的便有依韵公子尚晴天,阎罗公子苏剑飞,闵教公子闵鹄,如今再加上你这金花公子一个,人生倒也算是圆满了,哈哈,不错……”
  
  听到我这般如数家珍地谈及,那金花公子却是一阵诧异,双手一翻,那螳螂指锋寒毕露,而他则难以置信地冲我嚷道:“你就吹牛吧!”
  
  我被众人在狭窄的山道上面两头围堵,明面上仿佛陷入了绝境,不过我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担忧来,而是背靠在山壁之上,忍着伤口处的麻痒,深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风,感觉分外舒坦。
  
  我环顾左右,傲然说道:“闵教去年一举覆灭,那闵鹄便是死在了我的长剑之下,而阎罗公子与我在三峡一战,落荒而逃,惟独那依韵公子,当年与我在苏北一战,却是化敌为友,共御强敌,去年年末我与他在鲁东故地重逢,谈及四大公子之言,他却表示这名头只不过是虚号,身为宝岛第一豪门之后,他根本就不屑与你们为伍……”
  
  尚晴天之父乃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姑父则是邪灵教的无冕之王,天王左使王新鉴,出身豪门的他自然不会自降身份,与邪灵教这般人人喊打的家伙为伍,所以这四大公子之名,所到底还是其余三人攀了他的高枝,自抬身份,而听到我说起依韵公子的态度,那黑胖子愤然骂道:“不就是一个仓惶逃到孤岛去的狗贼之后么,竟然说出这般的话儿来,我他妈的还不愿意与他为伍呢!”
  
  我不理会他的这种仇恨,而是微笑着说道:“如此说来,你太行武家,却也是邪灵教的人咯,那么敢问一句,你老爹又是那一头魔星?”
  
  这个长得又黑有胖的金花公子冷然说道:“尚晴天那个孤芳自赏的家伙说自己不是邪灵教中人,而我又何尝与他们有啥瓜葛呢,我武家与邪灵教不过是互为犄角的合作关系而已,他们需要钱财,而我晋西武家,则别的没有,钱倒是大把……”
  
  我点头明白,出言说道:“原来如此,几十年前,邪灵教的背后财东,是那浙东豪门,而建国之后,孔宋两家远走美利坚,邪灵教由明转暗,没想到现在滋生蔓延,却又有你们这些家伙冒了出来,不过你们可知,这邪灵教的本义就是毁灭一切,你们这般出钱出力地养着,小心最终玩火自焚,没了性命啊?”
  
  金花公子扬起手中的螳螂指,这玩意是套在手上的一种奇门拳套,宛如螳螂刀锋,十分犀利,而他口中则言道:“你对邪灵教所知,倒也甚多,不过这些事情,便不与你多说了,我们武家自有主张,至于你,先下黄泉吧,后事则与你无关了!”
  
  这家伙杀心浓重,不想与我多谈,显然也是被我刚才所说的言论给气得不轻,右手一挥,那恶名昭彰的孙供奉就立刻如恶狗一般,带着众人扑上前来。
  
  此人为了弥补先前败在我手下丢去的面子,一上来就用了杀招,手中那把厚背刀宛如疾风而过,那刀背上面的金环叮铃当啷,化作魔音而来,我晓得他是憋足了一口气,倘若与他硬碰硬,我自忖不会怵他,但是只怕就顾不得后面的攻击了,当下也是箭步连退,而后面的人却也想要在这金主面前表现,当下也是表现得无比的英勇,一起呐喊,朝着我这边突刺而来。
  
  这帮人许是有那五虎断门中的叛徒孙供奉为教头的缘故,二十来人里面有大半都用厚背大环刀,叮铃铃直响,而另外还有一部分,则是武家用重金网罗而来的亡命高手,各自都有一番手段,我此番切入金花公子未果,却是将他身边的人给分割了开来,此时却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越靠近他的,身手越是厉害,在这只能容两人并行的狭窄山道中,一边是几十丈的深渊,一边是临山绝壁,如此一冲突,还真的是有些难挡。
  
  我不与孙供奉交手,而身后这人却是一个手握五六军刺的马脸大汉,他所表现出了的铁血作态,让我晓得他定是一个上过真正战场的军人,手中这把原型为“俄罗斯钢刺”的锋刃狭长,血迹斑斑,角度刁钻歹毒,不过我却是一剑挡了过去,手腕一用力,那人便朝着后面跌倒。
  
  孙供奉连连斩来,而我则不停地往后退,以那饮血寒光剑开道,将身后一帮家伙驱赶得连连向后,根本就发挥不出一半实力来,瞧见这般状况,那金花公子不乐意了,怒声吼道:“黎倩茗、马国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就是他妈的这么报答我的?”
  
  金主一发话,那马脸大汉和旁边的几个高手脸上就挂不住了,左右一看,一声怒吼,不要命地冲将上来,瞧这架势,就好像拼着被我伤到的危险,也要将我给稳在原地,好让孙供奉得以发挥。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根本就没有腾挪跳跃空间的绝壁峡道上,我不怕对方拼命,就怕这般来回拖延,当下也是一声冷笑,手中微微一抖,却是将清池宫十三剑招的精髓融炼而出,也无招式,只不过却宛若一道闪电,从那马脸汉子的军刺之中穿过,一剑捅进了对方的胸口处。
  
  饮血寒光剑一旦吸血,立刻有红光泛出,煞气毕露,而我则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照着这冲势,在一瞬间发力猛然向前,一连将后面这几名高手给串成了糖葫芦,这才猛然拔剑而出,那鲜血洒落在了我的脸上,我猛然扭脸过来,冲着那欲与我交锋的孙供奉畅然大喝道:“老贼,你逃亡二十年,久居山中,焉能识得这天下英雄,早已一浪过一浪,而败落在我手下的魔兵悍将一茬又一茬,就你,他妈的连前排都混不上!”
  
  此话一出,我不顾身后这一帮子“糖葫芦儿”,陡然回转,那红光四溢的饮血寒光剑露出了狰狞的凶煞之气,而我则大开大阖,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打法,与孙供奉直接硬碰硬,刚上了正面。
  
  孙供奉自觉刀比我快,力比我足,对于那刀式的感悟也多过我几十年的时间,却没想到我这么猛然陡转而来,那剑却比他快,比他沉,剑光陡转之间,却比他参悟了大半辈子的境界更加玄奥,不由得惊声叫道:“不可能,你这魔鬼,怎么可能比我还要厉害,不可能……”
  
  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先前孙供奉还能与我缠战良久,而此刻在这般的地形之下,我仅仅只是出了三剑,不过这三剑却已然将我毕生的感悟都施展了出来,一时间漫天剑影如幕,笼盖住了他眼中所有的景象,而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感觉到握刀的手已然被我一剑斩下,身子被我一脚踢飞,朝着悬崖下面跌落而去。
  
  “啊……”
  
  被依为屏障的孙供奉被我在陡然之间斩败,跌落山崖,这变故让众人触不及防,不过就在我一招得手之时,却见到那金花公子手腕一翻,竟然掏出了一把瓦蓝瓦蓝的手枪,朝着我指了过来。我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不按江湖规矩办,而是直接出枪,当下也是浑身一寒,身子朝着后面一仰,滑步向前。
  
  如此一冲而来,我猛然将他给抱住,听到耳边有枪声响起,宛如惊雷,而扭打之间,却是与其双双都坠落了山崖。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周末,留点时间陪家人,特别是这个特殊时期,所以就不加更了,大家勿怪。

  1. 邪:

    沙发

  2. 依咯咯:

    小佛辛苦。周末愉快。窃以为,你的文字堪比金庸古龙,其实更胜一筹。大爱

  3. 江伟波:

    加油,有我们同行

  4. Eweart:

    一直在

  5. 吴杰超:

    哈哈 我知道二蛋没死

  6. 缘份天空:

    游刃有余

  7. 起司起司:

    加油

  8. 夏天:

    2楼的想法和我一样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