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勾心斗角崖壁间

2015年1月25日 更新

  双双跌落山崖,这可是情人殉情的戏码,我与这黑胖子无亲无故。一同摔下去做肉饼,算是怎么回事?

  修行者与寻常人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在急速坠落中,我尽量地伸展身体,然后使劲地挣脱开那金花公子的纠缠,然而许是这种失重感对于胖子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剧烈,使得他惊恐地抱着我,八爪鱼一般,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眼看着自己离那山壁遥远。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绝望,以为自己真的就要摔死在此处了。

  要晓得,这悬悬崖下面并非河流,而是谷底,人掉落下去,很难有活下去的可能,而就在这时,我右手之上的饮血寒光剑突然自己动了起来,有一种力量在涌动,陡然间,它竟然往前平平移了几十公分,然后猛然插入了坚硬的山壁之中去。

  两个人巨大的坠落冲势,使得这剑在断然一顿之后,划拉着往下落。

  在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之后,长剑在山壁之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最终停了下来。

  我右手宛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使劲抓住了剑柄之处,左手想伸过去抓住攀附在山壁之上的植物,结果才发现却是被剩下的金花公子给抓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把这饮血寒光剑当做了救命稻草,而金花公子则将我当做了救命稻草,救过溺水者的人应该能够理解人在垂死之时所迸发出来的那种绝望,所以我即便在平地上有信心将这黑胖子给随意玩弄,但此刻却终究还是甩不开那家伙。努力几次无果,于是决定与他沟通:“武少爷,你再这样缠着我。咱们都活不下去,不如你放开我,抓住藤条,我们两人先下谷底再说,你看如何?”

  在恐怖的下坠消失之后,短暂的平静让武少爷充血的大脑迅速活泛起来。他抬头望天,但见就在这短短的刹那,我们已然跌落了很长的一段距离,离上方的狭窄山道不知道有多远,反正云雾缭绕,夜色隔阂,上面很遥远的地方似乎传来了呼喊声,却恍如云端,这让他晓得自己的援兵恐怕一时半会也是来不了的。

  在弄清楚了此事之后,武少爷一阵深呼吸,终于恢复了平静,他左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右手则搂着我的腰间,咬牙说道:“这可不行,我一放开你,以你的身手,分分钟就会将我给弄死。”

  他右手刚才握着一把制式手枪,不过在与我缠斗之时跌落了,不过螳螂指依旧套在手上,尖锐处顶在了我的皮肉上,非常具有威胁,我听到他这般说,一边用双脚在崖壁间寻找好落点,一边好言相劝道:“武少爷,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何一定要与我为敌,我只不过是路过此地,有几个朋友被你关押于此,过来要人而已,你他妈的若是给点我面子,把人交出,事情就结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武少爷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一阵诧异,讶然说道:“你不是总局派过来调查我们矿场的?”

  我苦笑不得,气恼地说道:“你是不是在山里面待得脑子都坏了,我若是过来查你的,何必带着女人、小孩过来见你?老子早就不在总局特勤组混了,我现在是学校老师,带着学生过来做夏令营的,现在弄成这样,你觉得有意思么?”

  武少爷刚才满脑门的心思是灭口,斩草除根,此刻一冷静下来,终于想通了这里面的关键之处,一脸灰败地说道:“是啦,是啦,你说的是没错的,都怪那狗日的孙劼,非要怂恿我跟你来硬的,结果弄成这个样子,不过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呢?”

  这武少爷修为其实真的不错,但可能是有些恐高,所以此刻紧紧抓住我,身子绷得笔直,着实有些大失水准,我继续劝解他道:“我的意思是,你我既然无冤无仇,何必再次作生死之斗?现在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如果得以逃脱生天,各自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继续当你的武家大少爷,而我则带着我的学生离开,你看如何?”

  武少爷点头说道:“好是好,不过咱俩挂在这崖壁上面,如何脱险呢?”

  我早已有了准备,指着侧方不远处的一个缺口说道:“你看到那里没有,那儿有一个凹口,可以暂时落脚,我们顺着藤条爬过去,恢复些气力,然后在想办法从这儿爬到谷底去,你看如何?”

  武少爷赶忙点头:“好!”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将我给放开,要不然凭着我一个人,在这样的山壁上,怎么能够带得动你?阁下体重多少,得减肥了啊?”

  武少爷狐疑地说道:“你确定我放开你之后,你不会对我动手?”

  我苦笑着说道:“天地良心,在这样的地方,我哪里能够对你生出歹心来?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还是同舟共济的好……”

  听得我的保证,武少爷也将双脚踩在了藤条之上,紧接着抓在我胳膊上面的手也松开了,然而就在我以为他准备朝着前面凹口跳过去的时候,这狗日的却是将离开的右手,朝着我的肚子轰了过来。

  这家伙的拳上可套着螳螂指,若是打实了,我肚子立刻五个血洞冒出,死在当场。

  我连忙右手一用力,将自己往上一拉,接着膝盖高抬,顶开了他的攻击,又惊又怒地骂道:“姓武的,你这家伙居然敢阴我?”

  武少爷一招未曾得手,又来一记,嘴上还阴测测地笑道:“这条活路,一个人走能活,两个人走绝对死,就算是到了谷底,依你的手段,我必然弄不过你,还不如趁着此刻你脱不得身,将你弄死了事!”

  这家伙倒是看得透彻,眼看着武少爷这贴身而来的一拳我再难相避,我反而笑了起来:“你这样,倒是给了我一个非杀你的理由!”

  这话儿说完,我陡然间将那魔气灌足于体内,然后那筋骨皮肉陡然扭转,宛如印度瑜伽一般,每一块的肌肉都活泛起来,跟那小老鼠一般,这是道心种魔练到某种境界之后的表现,而如此一来,武少爷搂着我腰间的手不自觉地就往下滑,这一招却是落在了我的两腿之间,贴在了我的裆下而出,只差几公分,便是将我弄成了太监。

  不过我这一招得手,却陡然往上一纵,双脚朝着武少爷蹬去,而那家伙到底也是能够名列四大公子之中的人物,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他却是倏然跳到了斜侧面的凹口处,停了下来。

  两人陡然分开,他落在了凹口处,而我则站在了饮血寒光剑之上,那剑身轻轻颤动,承受着我巨大的压力。

  双方互望,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来,我谋虑深远,谨慎细微,而那武少爷却是歹毒狠厉,心黑手狠,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化干戈为玉帛,平平稳稳地下到山谷底呢,自然是要分出生死,方才能有一人得活。

  武少爷瞧见屹然立在剑上的我,桀桀笑了起来:“都说黑手双城陈志程是年轻一辈的高手之中,风头最盛的人物,如今一见,果不其然,如今能够杀死你,想想都觉得荣幸!”

  我微笑着说道:“你我之间,必有一死,不过那个人,绝对是你不是我,你哪里来的自信?”

  武少爷将手掌一翻,亮出一方骨符来,冷然哼笑道:“追命阴雷符,这是我武家传家之物,我的傍身法宝,中了这玩意,甭管你是什么人,都得魂飞魄散,化作一堆渣滓,这玩意十分珍稀,不过给了你,也算是名至实归了!”

  我眯眼瞧过去,感觉到里面却是蕴含着巨大的炁场,点头说道:“果然不错,如此说来,你金花公子除了钱财,倒也还有些别的本事。”

  “那是自然!”

  武少爷不与我多说废话,而是手掐法决,朝着我陡然一掷。

  就在他抛出符箓的那一刻,我的魔功已然攀升到了极致,全身的肌肉和血液仿佛融为了一体,一瞬间那人就化作了一道幻影,从剑上倏然出现在了武少爷的下方,小宝剑出鞘,一道银光闪烁,那人的头颅就给我直接割了下来。

  一击必杀,这是德古拉伯爵最为得意的手法,却被我学得惟妙惟肖,而且还多了几分神韵。

  武少爷头颅掉落,鲜血喷天而起,然而手中的符箓却依旧飞在了半空,少了他的意志作为引导,突然变得无比的刚烈起来,就好像一颗炸弹,陡然轰出。

  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都没有再多想,也没有来得及去管插在半空中的魔剑,而是直接朝着下方纵身一跃,避开这一场风波。

  轰……

  我紧紧抓着小宝剑,跌落山崖,一两秒中过后,我感觉到头上传来一阵让人浑身发麻的闷响,恐怖的炁场在上方震荡,死亡孕育而生,碎石纷纷落下,而我则几乎是贴着山壁坠落谷底,当双脚脚踏实地只之时,浑身一软,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然而此刻,我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从天而降。

  1. 流水:

    诶 又要等到晚上了

  2. Eweart:

    又是黑胖子

  3. 运:

    危机何来?

  4. 魔神蝶舞:

    直接跳下来这不没事么

  5. 边缘:

    能更快点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