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阴雷渡劫劫未消

2015年1月25日 更新

  追命阴雷!
  
  作为背后支持邪灵教的大财东,晋西武家也是极为厉害的门阀,武少爷本事说不上有多厉害。但是给这傍身的法器却是顶尖的恐怖,瞧见这一片泛着银光的阴雷冲天而落,并且还带着滚滚落石砸了下来,在那一瞬间,我心头泛起了绝望的情绪,然而我终究不是一个软弱之人,当下也是一个箭步飞奔,朝着旁边躲开了去。
  
  我这一跃,躲的是那滚滚落石,不要让自己给砸成了肉饼。至于那一道恐怖符箓引发而来的追命阴雷,我则实在是没有办法,只有将魔气结于全身,将自己包裹成一个“茧”,然后施展魔威,看看能不能挨过这一下轰击。
  
  此时此刻,唯有听天由命。
  
  阴雷填填天欲怒,灵飈吹旗紫坛暮,所谓阴雷,其实就是传闻中那阴间的雷,寻常的雷乃至阳至刚之物,然而阴雷则走的是另外一个极端,极其阴秽,一旦出现,周遭必然阴风阵阵,四处生寒。我将自己全身蜷缩在一起,形如龟背,咬牙硬顶,却感觉一处压力自天而落,重重砸在了我的脊背之上,一开始并无感觉,仿佛羽毛轻落,随后我便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从识海之中陡然而出。直接离体崩溃。
  
  要死了么?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了死亡是那么的临近,仿佛下一秒便是魂飞魄散的时刻来临。然而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突然从胸口中冒出了一缕金光,将我浑身都给包裹了住。
  
  我的意识在当时几乎就已经崩溃了,不过却下意识地晓得,那道红光,却是从小颜师妹当初送给我的香囊里面发出来的。
  
  这香囊是小颜师妹亲手缝制的。里面放着一张她从符王李道子那儿求来的祈福符箓,此物虽说并无具体功用,但是却能够影响一个人的运势,营造因果,广结善缘,是挺特别的符箓,却不曾想就在我即将面临死亡之际,却是这张符箓救了我的性命。
  
  红光护体,将我的神魂包裹,护住了第一波的轰击,然而它终究不过是一层屏障,却并不能护得我周全,一击不成,又有一股阴雷化火,从我足下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直欲将我的五脏化灰,四肢皆朽,我整个人仿佛死去了一般,然而所幸又有一股精血从气海之中升腾而出,将我命脉护住,生生扛过了一道汹涌阴火。
  
  如此许久,阴火泯灭,我周身僵直,连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动弹,然而就在此时,那剩余的一股银光雾气,又从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我脑海一炸,感觉千世万世,都没有今日这般痛苦,世界都是一片最深沉的黑暗,整个人的意志就压缩成了一个点,如风中烛火,随时熄灭。
  
  然而就在我即将被这阴雷轰杀之时,却有一声狂吼从无边黑暗中蔓延开来,我无法听懂这言语,不过却能够感受到这种愤怒。
  
  我被这种愤怒给刺激得最终留有了一丝神志,坚持到最后的最后,所有苦痛都消失了,整个人仿佛都能飘了起来,无比轻快,然而意识却越发的模糊,就在此时,我瞧见一个无比苍老的侏儒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眯着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珠子打量着我,一口大黄牙,一张嘴,便有黄津津的口涎流出来,腥臭无比。
  
  我此刻已然快要意识模糊了,却听到那人咧嘴一笑,开怀说道:“这么年轻,居然就敢渡天劫,成就地仙,而且还没死?我俞千八到底是走了什么运,竟然能够撞到这样的好事,这娃儿竟然不是禽兽化形,而是真正的人类?太好了,太好了,倘若是练就成鼎炉,只怕我就用不着先前的许多布置了,桀、桀、桀……”
  
  那人似乎还说了些什么,又粗又短的手指往着我的额头一挥,我整个人的意识就此湮灭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终于凝聚起来,下意识地捏了捏拳头,感觉到无比的乏力,整个人就好像魂魄被抽空了一般,过了好久,方才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来,想到我给一众学生断后,然后伺机击杀追兵头目,却不曾晓得此人却是鼎鼎有名的邪灵四大公子之一,修为手段不错且不讲,关键是长辈留个他的那个傍身法宝实在是太过于逆天了,说是追命,当真就是追命,我遭受雷击,昏死了过去……
  
  啊,我没死,我想起来了,我没死,不过好像是被一个侏儒老头给遇见了,是他救了我么?
  
  不对,不对,我还记得他当时所说的话——鼎炉,对,他想拿我当鼎炉。
  
  经历过杨二丑的事情,我对于这两个字自然是敏感无比,何为鼎炉,其一可作道家炼丹所用的鼎与炉火,其二则是男女双修之时耗损过大的那一方,而另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将其身体作为一个容器,然后意志厉害的修行者便能够将自己即将腐朽的身体给摒弃,提炼出自己的神魂而出,然后夺舍,鸠占鹊巢,并且能够达到完美的契合度,而不会有太多的排异反应,那么被夺舍之人,就叫做鼎炉。
  
  我之所以出生之日起便有十八劫,那边是我被心海之中的那魔头当做了鼎炉,时刻想要占据我的身体,而后来杨二丑渡引我真正修道,洗精伐髓,便也是打着这个想法,至如今,那侏儒老头也有此意——我这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差点就比得上唐三藏那香饽饽了。
  
  我明了此事之后,缓缓地睁开眼睛来,却见自己身处于一处绿意盎然的居所之中,浑身赤裸,身子被一根根坚韧的藤条给缠绕在正中心,一点儿都动弹不得,有阳光从头顶上面落下来,是经过无数枝叶过滤的那一种,而除此之外,我瞧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人并不是我先前所以为的侏儒老头,而是被我打落山崖之下的孙劼,这位五虎断门刀的大叛徒,全国寥寥的特级通缉犯之一,我本以为他已然摔死,却没想到一身伤痕、断了一只手的他依旧还活着,并且恶狠狠地瞪着我。
  
  他心怀仇恨,不过却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因为与我一般,他也是这儿的阶下之囚,所不同的是我被人脱得光光,绑在了一根柱子上,而他则是被“栽”进了一个布满符文锁链的巨大泥盆里,露出自腰身以上的部位,而在他的周围,则是花团锦簇,七朵呈现出玫瑰粉红的花儿将他围绕,唯一让人觉得有些古怪的是,这些花朵个个都大如脸盘,看着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
  
  不但如此,那花朵的花蕊部分,居然如同八爪章鱼的触角一般,不停地蠕动着,而这些花蕊触摸到了孙劼的皮肤时,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又似欢笑、又似痛苦的表情来,跟见到了鬼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我只是掀开了一丝眼帘,并不想让人知道我醒了过来,然而那孙劼的感觉却无比的灵敏,出言说道:“既然醒过来,就别装了!”
  
  话儿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没有再继续闭上眼睛,而是睁开来,望着他说道:“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这边问着话,那孙劼又被花蕊拂到,表情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不过却还是咬牙说道:“谷底的某一处洞府之中,我在这太行深山里面呆了快二十年,却没想到近在身侧,居然还隐藏着这么恐怖的一尊大拿,命该如此啊……不过呢,陈志程,能够与你一起,同赴黄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欣慰来……”
  
  他露出了怪异的笑容,我反倒是有一些不太理解,对他追问道:“是那个侏儒老头么,既然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你为何还会有这种必死的觉悟呢?”
  
  我表现得一副茫然,这让孙劼格外的畅意,人倒霉了,自然希望别人比自己更加倒霉,于是倒是忘却了自己身上的痛苦,而是对我说道:“木灵尊者俞千八,此家伙天生缺陷,然而人却是无比的聪颖,来历不得知,听说跟消失已久的苗疆万毒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一手操纵树木的好手段,也是培育奇草异药的农学大拿,不过他却并没有将这种天赋用于良途,反而热衷于拿人兽的血肉,来培养恐怖的草木……”
  
  木灵尊者?
  
  听到这个词眼,我感觉无比的陌生,瞧见我一脸茫然的模样,孙劼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对我嘿嘿笑道:“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就能够看得透这个世界,告诉你,这世间很复杂,你还嫩着呢……啊!”
  
  这般洋洋得意的炫耀在一声惨嚎中结束,而我瞧见这孙劼陡然站了起来,吓了一跳,然而再仔细一看,却见他的双腿已然不见,化作了十数根泛着血腥红光的藤条,插入他血肉模糊的下体处,像蚯蚓一般的翻转,痛苦的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前面的黑影一阵浮动,那个侏儒老头陡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打量了一下孙劼,然后点了点头道:“不错的养料,够撑几天了。”

  1. 边缘:

    沙发,更快点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