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小颜师妹也入瓮

2015年1月26日 更新

  这侏儒老头先前的时候精神焕发,然而此刻回来,却是浑身血淋淋的。萎靡不振,我下意识地出言问道:“俞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俞千八愤然骂道:“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竟然惹上了武穆王那个老东西?”
  
  我愕然说道:“武穆王,我不认识啊?”
  
  俞千八走到我跟前来,伸出小短腿踢了我膝盖一脚,巨大的疼痛让我快要晕厥过去,接着他立刻后悔了,摇头说道:“呃,可不行。踢坏了算你的还是我的?小子,你说你不认识他,可人家对你却是天大的仇怨,说你杀了他的独子,正满世界的通缉你呢,说你的人头,值五百万!”
  
  他这般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那武穆王却是太行武家的家主,金花公子的父亲,竟然是他到了,而且还打伤了这侏儒老头。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心中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愿望,那就是让武穆王找上门来,两虎相争,因为比起被人报仇弄死。我更加不能忍受变作花泥,或者成为别人的鼎炉。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我将我与武穆王之间的仇怨与俞千八说清楚,他咕哝一句,说你小子倒是真能折腾,还没有怎么着,就给老子拉仇恨。
  
  话儿是这般说,不过他却并没有再打我。而是走到了栽着孙劼的花盆旁边,脚踏斗罡,立刻有一道裂缝出现。无数细软而鲜艳的花蕊从里面伸了出来,缠绕在了这侏儒老头身上的伤口处,那些花蕊就宛如嗜血的游鱼,不停地舔舐着散发着浓重血腥的伤口,然后分泌出一种墨绿色的浆液来,将他的全身涂满。
  
  当侏儒老头浑身都涂满那种恶臭味的墨绿色浆液之后。却听那家伙一声高喊:“青木乙罡,疾!”
  
  此言一出,那七朵粉嫩娇艳的巨大鲜花便从中吐出一道道青色的光华来,洗刷到了俞千八的身上,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花苞猛然绽放,又将他给一口包裹在其中,缩成了一个茧子。
  
  侏儒老头蜷缩在里面,宛如婴儿一般,旁边的花朵摇曳,似乎有微微的风声和着韵律而动,场面是如此的美好,然而我瞧见那花冠之下的黑暗角落无,堆积着数十个骷髅头,心中便是一阵又一阵的发凉,想着这个邪灵的老东西,他怎么没有被那所谓的武穆王给弄死呢?
  
  侏儒老头缩在了花苞之中养伤,而我则被绑在树干上,浑身赤裸,根本就动弹不得,心中一阵晦暗,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头顶上出现了漫天的星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感觉到前面一阵迷蒙,七朵鲜花之上,却是出现了七个娇艳狐媚的女子,个个都只有半人高,穿着七种颜色的修身汉服,在那花朵之上翩翩起舞,双手举天,迎接着那月华之力。
  
  我朦朦胧胧,却感觉其中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小女子从花瓣之上跃下,来到我的跟前,不停地旋转着,曼妙的舞姿让人觉得无一不美,而后她轻解罗裳,露出了内里的肚兜,和肉光致致的娇躯来,瞧见那比例夸张的胸脯和雪白的大长腿,我终于不敢再看了,闭上眼睛,默念起了一阵静心咒。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火爆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侏儒老头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却也晓得,在此危急时刻,我若是被这样的色相给诱惑了,只怕结局会无比的悲惨。
  
  我的反应迎来了一阵银铃一般的清脆笑声,接着我感觉到周身充满了花香,那七位精灵一般的小女子在我身边不断地跳跃着,活力无限,足足跳了大半夜,还时不时地过来给我捏捏肩、敲敲腿,或者轻抚一下那啥,得我精神都有些崩溃了,一直到了后半夜,这般热闹的场面才开始收敛,沉浸了一刻钟,我突然听到那侏儒老头一声恼怒的吼叫,睁开眼睛来,却见到他化作了一道黑影,再次冲出门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全身异常的地方恢复原样,思考着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然而不到一刻钟,我却见到侏儒老头提着一个浑身被藤条紧束的年轻女子走回了屋子来。
  
  我这一看不要紧,整个人完全就呆住了,这人竟然是小颜师妹?
  
  她不是带着孩子们撤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满腹的疑问难以解答,因为此刻的小颜师妹双眼紧闭,嘴唇微开,显然是被这俞千八用迷药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给弄住了,我连问都没有办法,而那侏儒老头将小颜师妹的娇躯平放在了花丛之下,那七朵粉嫩鲜花不断地摇晃着,似乎很兴奋,然而对这些花朵宛如孩子一般的侏儒老头却拨开了这些仿佛撒娇的花朵,认真地说道:“小乖乖,别吵,她不能给你们当花肥……”
  
  不管那些花朵如何撒娇,他都不理,而是蹲下身子来,垂涎欲滴地望着生得绝美的小颜师妹,吃吃地笑道:“我这几日的运气,简直是好得让人害怕,不但有那绝好的鼎炉送上门来,而且还有一位这般具有仙灵之气的女子找来,我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我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生出这种欲望了,不过此刻,真的好想……”
  
  他呢喃着这话语,控制不住地伸出手,想去摸小颜师妹的脸蛋,我在旁边看得睚眦欲裂,怒声吼道:“俞千八,你他妈的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沉静了许久,此刻一开口,倒是给俞千八吓了一跳,才想起屋子里还有我这么一个人来,他缩回手,冲我骂道:“你娘咧,发什么神经呢?”
  
  我磨着牙,双眼发出暴戾无比的凶光,寒声说道:“俞千八,你无论对我做什么,宰了我也好,废了我也好,我都不关心,但是地上这姑娘,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你若是想要伤害她,我陈志程就算是做了鬼,也要诅咒你,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发着咒言,无比恶毒,而听在俞千八的耳朵里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他反而是确定了一件事情,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平白无故地冒出这么一个大美妞儿呢,原来是过来找你的。你先别急,你老婆也就是我老婆,这个没差,老子已经开始在布置了,要不是外面有武老鬼在那儿游荡,我早就动手了。放心,我有想法,不过也不着急这几天,再说了,就算是我想怎么着,也没有这个能力啊!”
  
  说着,他一掏裤裆,冲着笑道:“你看,老子这些年修炼妖花青木乙罡,早已退化了,有心而无力……”
  
  他说得坦诚,我的心终于落了地,然而随后却听他说道:“不过你懂的,老子憋了三十多年的火气,一直可没有发呢,等到种鼎成功了,我会代你,好好安慰一下这小娘子的,哈哈……哎哟,你看看,这皮肤,这腰肢,这胸脯,没人爱,岂不是太浪费了……”
  
  侏儒老头放浪地笑着,宣泄着自己积累多年的郁气,而听得我心中一阵怒火升腾而出,将眼帘低垂,脑中飞快地思索着,看看如何才能够自救。
  
  然而就在我想着主意的时候,却见到那老东西走到我跟前来,先是弹了弹我赤裸在外的家伙儿,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冲着我一咧嘴,说道:“小子,都是你惹的祸,搞得武穆王和他手下的那帮走狗们一直都在这里徘徊,为了防止再有个别老鼠跑进来,我得将你给转移一下,来,闭气,不要乱动啊……”
  
  他口中不停地念着咒诀,我听得模模糊糊的,紧接着瞧见脚下一空,感觉自己陡然间就往下急速坠落,不知道过了几秒,陡然一停,强烈的眩晕感袭击了我的大脑,我站不住了,直接滚到在地,过了好久,方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却是出现在了一个暗室之中,墙壁上面有两盏油灯,发出微薄的黄光,我全身依旧被藤条绑得紧紧,躺倒在一种肉质很厚的植物上面,除了翻滚,什么都动不得,抬头望天,却是一个圆形的隧洞。
  
  我想必就是从那儿,从上跌落下来的。
  
  上面的树屋,是一个据点,而这里方才是侏儒老头真正的洞府,我望着周围,发现这儿是一个还算宽阔的溶洞,被各种各样的奇异植物给充斥着,中间还有两尊大鼎,下面有红光弥漫,显然就是这家伙的炼丹炉。
  
  我被摔得七荤八素,脑子僵硬了许久,这才想尝试着站起来,结果因为我被绑得太死了,无论如何动作,都没有办法完成。
  
  就在我毫无头绪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呼喊声:“大师兄?”
  
  我整个人猛然一震,循声望去,却见刚才还昏迷不醒的小颜师妹竟然就在此间,尽管她是被数十根不断摇晃的藤条给悬空捆束着,但是人却是情形的,一双清亮的眼睛,正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1. 小佛:

    沙发

  2. 小佛:

    露点了,岂不是被师妹看光了?

  3. 运:

    看就看吧,最终不还得看

  4. 运:

    这下可好,怎么摆脱困境?

  5. 魔神蝶舞:

    原来小妖就是从这儿挖走的

  6. 吴杰超:

    青梅竹马 原来有7个呢

    • 大火球:

      有一个糖糖我记得是死了

  7. 起司起司:

  8. a:

    煞笔小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