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我与你结为夫妻

2015年1月26日 更新

  “小颜……”
  
  尽管我跟这个女孩有着无比亲密的关系,但终究没有跨越雷池一步,故而这般赤身裸体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多少还是让我感觉到无比的不自在,一股莫名的羞愧感油然而生,反而是小颜师妹比较自然一点,她微微睁开眼睛,颇为惊喜地冲着我喊道:“大师兄,终于找到你了!”
  
  我被那该死的藤条死死绑着,无论如何都无法遮掩住自己,只得转移注意力,问她道:“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小颜师妹对我说道:“小七和白合他们几个后面过来与我们汇合了,说你跟那帮穷凶极恶的家伙搏斗。后来坠落山崖之下了,我担心得不行,让小七带着孩子们去附近的城镇避难,而我跟杨劫一起过来找你,但山谷里面到处都是坏人在找你们,我也不敢露头,不过当年李师叔祖在那张祈福符里面种下秘法,我能够感应得到你,所以就一路找过来了——只可惜,我太没用了,居然还没有找到你,就给别人阴了……”
  
  我奇怪地说道:“那老头对你下药了吧,药效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了?”
  
  小颜师妹略微有些害羞地说道:“他迷倒我的,是那醉鱼草,而我这些年来也恰好跟师父学过一些丹药之术,也有了一些抵御的体质。提前有了防备,所以一时之间失去意识,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长久。”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杨劫呢?”
  
  小颜师妹回答我道:“这儿太危险了,到处都是食人花和毒雾瘴气,他被我留在了外面,不过我进来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人跟踪了过来。应该是煤窑的那帮坏人,不知道他能不能逃得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又沉了下来。看着被悬空绑着的小颜师妹,我感觉到一阵的难过,沮丧地说道:“小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你。让你身陷重围,陷入了现在这样的境地,唉,我真的是个灾星,连累到所有与我亲近的人——我太自私了,要是我不与你在一起,就不会变成这样的一个情况……”
  
  我灰心丧气,话语都显得有些无语伦次了,巨大的懊恼感充斥着我整个的脑海里,悔恨交加的我急得泪水都快要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并不是没有被人擒获过,当初被程杨拿住,林豪被拿来威胁,我当时虽然恨,但是却想着不过一死,然而此刻瞧见小颜师妹身陷危险之中,我就感觉一点儿也不能接受,而就在此时,那小颜师妹却冲着我喊道:“大师兄,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跟我说抱歉,你知道么,在茅山之上,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这样的情形,与你肩并肩、共患难,就算是和你一起死,也是值得的,我心甘情愿,你知道么?”
  
  小颜师妹的这一番话儿,将我所有后悔的话语都给堵住了,瞧见半空中这个激动的女孩儿,我长长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到了满满的幸福感来。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当所有的情绪都消散而去之后,我这时方才恢复了冷静来,对小颜师妹说道:“英华真人在茅山之上,最擅长的就是园艺农学,对于草木之属的研究也远超他人,你有没有办法控制住这些植株,如果可以,我们说不定能够有逃脱的机会?”
  
  小颜师妹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没用的,那侏儒老头培育的,是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此物最是神奇,天生具有佛像,然而却被那家伙给异化了,成为了他残害生灵的走狗法器,她们的意志联合起来,比我强得多,我哪里能够控制得了它,恐怕我们真的就只有在这里……”
  
  她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捆缠住她周身的那藤蔓居然一阵游动,朝着墙壁上缩了回去,失去了束缚,小颜师妹从半空中跌落下来,瘫坐在了地上。
  
  她诧异地四周一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古怪的变化,头顶上面的隧道此刻已经闭合了,唯有树藤密布的墙上,两盏油灯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小颜师妹挣扎着站了起来,我瞧见她颇有些吃力的样子,晓得她即便是能够保持清醒,但是被那迷药弄得还是有些头晕,手脚无力。
  
  小颜师妹一路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帮我查看着这些树藤,当她冰凉如玉的手指抚摸到了那些藤条之上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坚韧的鬼东西就好像是怕痒一般的,一阵游动,最后缩回了地面上去。
  
  我恢复了自由,别的没做,赶紧捂住自己的下身,一脸通红地说道:“小颜,你且背过身去……”
  
  小颜师妹方才意识到此刻的我光着身子,着实有些不雅,连忙顺着我的话语转过了身去,不过我抬头的时候,却见到她的侧脸上面居然洋溢着一种娇羞又难以抑制的笑容,而且还“噗嗤”一下,笑出了身来。
  
  尽管在这般紧张的环境里,这样的见面还是有些尴尬,我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遮挡的东西,正头疼间,小颜师妹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递给了我。
  
  我也不拒绝,赶忙接过来,将自己给围住,这才感觉自己浑身都轻松了许多,对小颜师妹说道:“你转过来吧。”
  
  小颜师妹笑盈盈地转过身来,脸上红红的,就像是秋天的苹果,我舔了舔发涩的嘴唇,苦着脸说道:“那老东西也不知道什么癖好,居然将我给剥了个干净,害得我在你面前丢尽脸面……”
  
  小颜师妹摇头笑道:“没有啊,第一次见到大师兄的身材,感觉很棒呢。”
  
  她似笑非笑的模样,让我更是懊悔,不过很快回过神来,晓得此刻不是调笑的时间,左右一望,然后对她说道:“你的修为如何,能够逃得出去么?”
  
  小颜师妹摇头,对我说道:“醉鱼草能够销蚀劲气,我短时间内提不出任何力气来,也逃不出去,你呢?”
  
  我浑身运了一会气,结果发现油尽灯枯,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而经过阴雷轰击过后的我也是全身力乏,感觉走动都有些无力,一时间有些苦恼,问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能够控制这些藤条呢,小颜师妹摇头,说这事儿她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就发生了。
  
  两人一番商议,突然发现自己虽然挣脱了束缚,但终究还是被困在了这里,逃脱不得,处境并没有得到什么具体的好转。
  
  看来,我们两个终究还是可能死在这里呢。
  
  一想到这里,两人心中都生出了绝望之感来,我长叹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小颜师妹突然拉着我的手,认真地对我说道:“大师兄,我们就在这里祭拜天地,结为夫妻吧?”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猝不及防之下,愣了老半天,这才反应过来,我居然被小颜师妹求婚了?
  
  这什么情况?
  
  瞧见我一脸迷惘的表情,小颜师妹很认真地对我说道:“刚才你跟那个侏儒怪人对话的时候,我其实差不多醒过来了,今日我们两人受困在这里,那是时运不济,怪不得谁,不过我不能忍受和那样一个肮脏的灵魂苟且,我想要在自己变得不干净之前,完成我们当年桃花林下的约定,与你成婚,成为你合法的妻子,不离不弃,同生共死,你可愿意?”
  
  这样的话语,是我在梦中无数次想对小颜师妹说起的,不过此时此刻,却是由她对着我说了起来,实在是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正如她所说,既然我们两人活不长久了,那么为什么要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被巨大的幸福感所充满了,刚才所有的彷徨、懊恼、悔恨和焦急都消失了,当下也是单膝跪在了地上,顾不得任何事情,捧着小颜师妹的手,放在胸口,动情地说道:“小颜,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了你是我陈志程今生今世最爱的人,能够娶你为妻,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即便现在就是世界末日,我也不会有任何后悔——行,我们现在就成亲,死也死一起,谁也无法将我们给拆开!”
  
  小颜师妹也跪了下来,两人一拜天地,二则遥拜高堂,三为夫妻对拜。
  
  如此简简单单的仪式,没有香烟缥缈,没有灯烛辉煌,没有张灯结彩,没有满座高朋,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然而彼此的心却从未有一刻这般贴得更近,两人相拜过后,小颜师妹那微醺一般的精致脸蛋上面浮现出了一丝羞涩,两行清泪从眼眶之中滑落了下来,颤抖着红唇对我说道:“大师兄,吻我……”
  
  这泪水,是喜悦,也是难过,一对相爱多年的情侣,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结合在了一起,我俯下头,亲住了怀中佳人的红唇,触觉饱满,宛如气球,扑鼻的香气让我有些迷醉,紧接着我听到小颜师妹发出了一声如猫一般的呢喃,对我说道:“大师兄,要了我吧!”
  
  这话儿让我脑海一下子就炸开了,颤抖的手朝着她腰间的绳带摸了过去……

  1. 帽子戏法:

    大尸兄要开荤。。。

  2. 看客:

    能不能先做点正事

  3. 运:

    侏儒老头,别进来

  4. 运:

    我担心呢,这下怎么逃脱

  5. 魔神蝶舞:

    双修之后满血满蓝!

  6.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逃出去找个舒服点的地方再说呗!

  7. 牢记圣光:

    我觉得他们两个要满血满蓝了!

  8. 起司起司:

    2333

  9. 游客:

    傻波伊们,已经说了功力尽失,没有办法逃出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