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武穆王助攻一城

2015年1月27日 更新

  瞧见侏儒老头俞千八不断地耸动着鼻子,仿佛在空中闻到什么不该出现的味道,躺在地上的我变得无比紧张。刚刚经历过一场人生大事,我自然晓得这味道来自于哪里,不过倘若是让这侏儒老头知道了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亲手孕育而出的草木之精居然生出了背叛他的心思,那我所有的惊喜,恐怕就要化成了泡沫,一戳即破。
  
  这是我觉得不会容许发生的事情,当下也是出言转移他的注意力道:“俞千八,那武穆王怎么没将你给弄死呢?”
  
  听到我这般挑衅的话语,俞千八不怒反笑,嘿嘿说道:“小伙子。我知道你心中有气,不过这也难怪,你年纪轻轻的,便有了这般的修为和成就。还有一个愿意为你而身赴险境的漂亮美人儿,结果这些都化作乌有,所有的一切都归了别人,是我也郁闷;不过你放心,夺舍之后,我会好好照顾这大美妞,以及你的家人和朋友的。保证不会让他们看出任何破绽来……”
  
  俞千八个子还不到我的腰间,一张老脸笑得如同菊花,十分丑陋。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冷声哼道:“想夺我的身躯,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且不说武穆王和他的走狗在外面虎视眈眈。便是这夺舍的手段,你以为就有那么容易?”
  
  我这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细,谁曾想这老家伙居然哈哈一笑,一挥手,立刻有一根藤条从头顶上垂落下来,将我给提起,然后随着他来到了一处一丈高的巨大石鼎处停下。
  
  俞千八带着炫耀的表情,指着这石鼎,对我说道:“瞧见这个没有,十方镇亩鼎,这玩意能够有聚天地造化之能事,下方无穷深处,便是这太行山的地煞支脉,懂不懂?等武穆王那家伙被我放的假风筝给吸引走了,我便开炉生火,将我这些年收集的青木精华放置于里面,再将你丢到里面去,接着将地煞打开,让那地煞上接天罡之术,洗刷身躯,结合用青木乙罡之法,压抑住你的魂魄,继而夺之,而等我将你的记忆吸收完毕之后,世间便再无又丑又老的俞千八,而只有风流潇洒的陈志程了!”
  
  他这般坦诚,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被他所说的方法给惊到的我半天没有说话,而这时却瞧见俞千八将我丢到了一旁,接着又过去对着那七朵鲜花喃喃自语去了。
  
  此人性格扭曲,然而对待这些花草倒是十分用心,就像哄小孩儿一般,“小乖乖”、“小宝贝”地一通叫,而当那些花蕊落下来,抚摸他油绿绿的皮肤时,他脸上才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童真,伸展身子,却是躺在了一方厚叶之上,打着呼噜睡了过去。
  
  俞千八这两日与那武穆王周旋,想来也是十分的疲惫,呼噜声震天响,听得人好不烦躁,而没一会儿,悬在半空中的小颜师妹突然睁开了眼睛来,冲着我眨了眨。
  
  因为害怕惊扰到俞千八这个厉害的家伙,我们都不敢言语,甚至都无法做出太多动作了,就只是这般脉脉含情地对望,不过一想起面前的这个女人,此刻已经是我的妻子,两人灵肉交融,却是定下了此生不弃的盟约,我的心中就再也没有感到恐惧,而是一种对于未来无限的期望,也没有了决死的想法,就等待着时机,好逃脱生天,再与小颜师妹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
  
  等到那一次,我一定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表现得如第一次那般生涩。
  
  恋人之间的相处,即便是不说话,彼此对望,心中也是十分甜蜜的,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而等到俞千八醒过来的时候,又去了树屋,将奄奄一息的孙劼给带了下来,当再次瞧见这个曾经的江洋大盗之时,我心中不由得又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知道自己倘若不能逃脱,下场恐怕不会比他好多少。
  
  这想法使得我无比地期待着俞千八的离开,然而这侏儒老头却并没有再走的意思,而是马不停蹄地准备起了换魂夺舍的诸般准备工作来,首先就是调制一种极为黏稠的绿色溶液。
  
  这种液体被俞千八称之为青木精华,这是一种用无数药草提炼而成的菁华之物,为了这东西,侏儒老头也是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气势,将自己培育多年的药草都给从药田里面刨了出来,一包又一包地运到了这地洞里,尽管有着无数藤条帮助,但是看着这个身材不高的老头儿忙上蹿下,我都有些不忍了,对他说要不然放我下来,我过来给他搭把手。
  
  对于我的好意,俞千八婉言拒绝,一边摸着额头上面的汗水,一边对我表示,说多年夙愿一朝得偿,他感觉身子里好像装上了一个发动机,怎么都停不下来呢。
  
  俞千八矮小的身体里装了一个发动机,而我则是倒计时的炸弹,随时都有殒命的可能,心中自然有些急躁,看着这侏儒老头弄了一个大锅,将无数草药按照比例和种类混合,那一锅散发着古怪草药味道的绿色液体越来越黏稠,晓得自己的死期恐怕是不远了,不由得一阵绝望。
  
  地洞之中无岁月,不知昼夜,不知道过了多久,俞千八终于大功告成,将那青木精华给调配成功了,弄了一桶清水,拿着大刷子将我从头到脚弄得干干净净之后,就准备将我扔进那十方镇亩鼎中,开始了他的夺舍大计来。
  
  被藤条紧紧捆束着的我绝望地看了小颜师妹一眼,又望向了那七朵娇艳欲滴的鲜花,知道当着俞千八的面,小红姐妹们绝对是不敢露头的,知道此时此刻,也许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了。
  
  就在我陷入绝望之时,那俞千八突然眉头一皱,从墙壁上拔出一颗喇叭花一般的白色花朵来,右手结了一个印法,抵在了花瓣上,却听到有一个阴沉的男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俞千八,我知道杀害我儿的陈志程在你手上,你赶快将那个畜生交出来,要是不然,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这个装神弄鬼的老窝,看你还怎么过!”
  
  这声音经过那喇叭花儿的传导,略微有些失真,不过俞千八却是大惊失色,冲着那花朵吼道:“武老贼,你这个狗日的要敢烧了我的毒谷,我就跑到你老家,将你们武家一大帮子人全部都给毒死,看你娘的还嚣不嚣张!”
  
  说话的这一位,原来就是那位神秘莫测的晋西金主武穆王,听到侏儒老头的这威胁,他却不慌不忙地说道:“俞千八,你有本事就去,我等着你!”
  
  俞千八愤怒地将这喇叭花儿给一把拽着,扯成了两截,口中喋喋不休地一阵乱骂,显然是烦躁之极,我在旁边看着欣喜,而他瞥见了我嘴角的笑容,冲着我狂吼道:“都是你,你没事惹武穆王那个大麻烦干嘛,搞得老子现在头疼得要死?”
  
  我并不妥协,而是冷声哼道:“我若是不惹武穆王,你有机会拿住我么?既然觉得斗不过武穆王,你不如将我交给他,一了百了,如何?”
  
  我说话一针见血,那侏儒老头终于恢复了情形,脸色数变,最后将怒火给收敛了起来,冲着头顶上的七朵花朵说道:“小红,你带着妹妹们看好这小子,不要让他们跑了,我去会会那个家伙就回来!”
  
  这七朵变异的优昙婆罗花点了点头,俞千八不疑有它,顺着藤条离开了地下,上到了树洞去,而就在那隧道关闭的一刹那,小红便从花朵里面一跃而出,先是放开了小颜师妹,然后又来到了我的跟前,焦急地说道:“时间紧急,不能再等你,我们现在立刻就结果,而过一会儿,你们则带着我们离开这里,懂么?”
  
  我点头答应,让她将我的衣服和八宝囊还给我,小红手一招,便将这些都给了我,也将从小颜师妹身上搜走的八宝囊还给了她。
  
  得到衣服,我赶紧给自己穿上,这才感觉到通体舒适,然后检查了一下八宝囊中的东西,发现除了那饮血寒光剑被我留在了悬崖山壁之上外,其余的东西都还在,就连张励耘从黑煤窑中顺出来的黑色碳晶,也都整整齐齐地码在那儿,小红准备开始将本体转移到种子之中去了,临了的时候,对我说道:“那青木精华液是俞千八这辈子的老本,你走的时候带上,到时候用这个灌溉我们,会更快一些。”
  
  我点头,小颜师妹从角落里找出了一个容量巨大的空葫芦来,将这些还有余温的青木精华液全部装入里面去,而我则在等待着七个草木之精转移之时,在这地洞里面翻了一圈,凭着在宗教局所学到的专业,找出了一堆包裹严密的种子和两本书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那七朵优昙婆罗花瓣之下终于结出了七颗拳头大的种子来,自动瓜熟蒂落,小颜师妹将其捡起来,放入八宝囊中,然后牵着我的手,激动地说道:“大师兄,我们走!”
  
  我们两个正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未落的声音:“你们不能丢下我,不能……”

  1. 船长:

    .沙发

  2. 啦啦啦:

    沙发

  3. 大师兄:

  4. 晨风-依旧:

    孙长老都这样了还是杀了他得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