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跌跌撞撞出毒谷

2015年1月27日 更新

  陡然听到这样一句话,无论是我,还是小颜师妹。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中的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循声望去,却见说话的正是我都以为死掉的江洋大盗孙劼,他这几日一言不发,就仿佛一件摆饰一般,然而却将所有的事情都目睹在了眼里,着实让人想不到。
  
  将我们都转头望了过来,那孙劼伸出了自己唯一的左手,朝着我们这边抓来,威胁道:“姓陈的,你若是不将我一起带走。我就向俞千八告发你——实话告诉你,他能够通过这里的植物了解一切,而我是除了优昙婆罗之外唯一能够沟通到他的人,如果你小子放弃我单独逃离。不要怪我不义了!”
  
  我看着腰间以下都已经被吸血藤给蚕食成了血浆的孙劼,苦笑着说道:“老孙,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即便是活着,还有什么乐趣?不如早死早投胎,我来帮你,如何?”
  
  “不!我不要死!”
  
  这个家伙歇斯底里地摇头说道:“我不可以死的。我不要死,我不要……”
  
  这个手底下人命无数、血债累累的家伙此刻却表现得无比的惊恐,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有些疯狂了起来。桀桀地阴笑着说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就是要将我给带出这个鬼地方去,我不想成为花泥,不想自己的灵魂被那食人藤给活生生地吞噬了。——要么一起逃,要么一起死,你自己选一条吧……”
  
  他一双眼睛怨毒无比,而我则摇了摇头,叹声道:“既然如此怕死,为何当初不选择做一个好人呢?而既然你走上了这么一条不归之路,死或者生,哪里还能由了你?”
  
  我这边说着话,头顶上突然垂落下十数根藤条来,有的绞在了他的脖子上,有的则直接插入了孙劼的胸腹之间,疯狂地翻腾着。
  
  “啊!”
  
  这个纵横江湖数十年、穷凶极恶的特级通缉犯在在一瞬间,便魂消命陨了去,没有留下任何话语来。
  
  这些藤条想来也是藏身于种子之间的七朵小仙子所为,这些表面上漂亮可爱的小花仙子可都是俞千八用人的血肉给喂养出来的,真正凶狠之时,却比人类要无情得多。
  
  瞧见那些吸血藤在一瞬间将孙劼吸成了一具干尸,我心中凛然,而当它们朝着我这边游动过来的时候,忍不住地向后退开。
  
  我蒙此大难,此刻的丹田气海之内一片干涸,除了这一副身体还算是比较健壮之外,与一个普通人并无区别,好在小颜师妹此刻的迷药效用已然消散得差不多了,挡在了我的前面,将手平平一推,竟然抓住了那诡异的吸血藤,然后回头对我说道:“大师兄,抓住我,这些藤条好像还是受小红她们控制,这是在送我们离开地下呢。”
  
  小颜师妹的手与我紧紧相牵,紧接着我脚下也有东西将我托起,两人腾云驾雾一般,被那藤条给托着往上面升了去,足足拉了半分钟,终于再次回到了树屋里,左右一看,却没有见着人,我满心欢喜,正要找着出口溜走,这是小颜师妹却伸手拦住了我,对我说道:“先等等,有法阵拘束!”
  
  我有些诧异,说你怎么知道的,小颜师妹指了指腰间的八宝囊,对我说道:“我跟小红她们能够交流。”
  
  我急忙问道:“那你问问她们,说怎么出去呢?”
  
  小颜师妹摇头苦笑道:“她们说这个法阵是另外一位草木之精控制的,叫做老树,那家伙对俞千八忠心耿耿,是最凶恶的一条狗,只要被发现,它就能够释放出大量的毒气,以及无数的刺藤来,而且还能够迷惑误入其中的恶人,俞千八就是凭着这老鬼,才能够得以隐居此处,而不被人发现的,因为所有闯入其中的人,都已经变成了地下的花肥……”
  
  说完这些,小颜师妹有些紧张地问我道:“大师兄,怎么办?”
  
  此刻的我连一个最普通的修行者都弄不过,不过听到爱人的询问,整个人却像打了鸡血一般,大脑飞速运转,突然喜形于色,打了一个响指道:“我竟然忘记了它,真的不应该啊,出来吧,百阵无敌王木匠!”
  
  大头王木匠从八宝囊中爬了出来,虽然身材跟俞千八差不多,不过作为我的金牌助手,这一位的出现还是蛮让人惊喜的,牛气轰轰的他出现之后,我三言两语将情况给他作了说明,然后表示,我此刻修为大减,无法催发血劲,也用不了临仙遣策,所以破阵一事,只有劳累它老人家了。
  
  王木匠这个家伙平日里最爱讨价还价,不过瞧见小颜师妹在我身旁,倒也懂得给我留面子,冲我指了一下,然后朝着小颜师妹拱手说道:“能为箫仙子指路,义不容辞,且跟小老儿走着!”
  
  这家伙一声吩咐,然后从东北方向走出,我和小颜师妹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一走出这树屋,发现屋外大片大片规整的药田,浓郁的青草气息扑面而来,不过百米以外,却是一片雾气蒙蒙,王木匠眯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番,然而对着我说道:“我感受到了那鬼东西的存在,你将遁世环给箫仙子,将我们三人笼罩起来,免得被人给抓住了阵脚!”
  
  此刻全由王木匠做主,我不敢耽误,赶紧将遁世环递给小颜师妹,简单讲解一番之后,她开启此物,立刻有一道朦胧之气将我们三人给罩住,接着王木匠则领头,沿着那药田的田埂,朝着前方行走。
  
  我们穿过了一大片药田,即将抵临那雾气蒙蒙的区域时,前方居然是茂密的丛林,到处都是荆棘,还有一片一片的沼泽地,瞧见这般的模样,领头的王木匠双手一划,口中念念有词,结果前面的荆棘一阵蠕动,竟然让出了一条小道来,王木匠让我们紧紧跟着,不要掉队了,继续往前走,如此走了半里地,前方突然一清,我瞧见我们居然来到了一处悬崖的半空处,还好王木匠解阵及时,使得我们没有一脚踏空,跌落山崖之下去。
  
  站在这悬崖之间,一阵山风吹来,整个人的脑海豁然一清,没有了刚才在阵中的迷惘之色,小颜师妹轻声欢呼,冲过来抱住了我,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来:“大师兄,我们逃出来了,我们自由了!”
  
  我搂着小颜师妹,顾不得王木匠在旁,忍不住地轻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欣喜地说道:“对啊,我们自由了,太好了!”
  
  两人欢欣鼓舞,然而冷眼旁观的王木匠却出言说道:“逃是逃出来了,不过脱险还为时尚早,你们先别出声,朝着左下方瞧过去,看看都有什么?”
  
  听到王木匠的警告,我赶紧噤声,然后低头望去,却见到崖下不远的一条河道前,却见到刚才离开地洞的俞千八正高居在一块巨大石头之上,他的前方则有十来个人,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白发老者,他穿着简单的西裤夹克,气势庄重,不怒自威,而在他旁边的那些人,则个个都是不错的修行高手,他们一律黑色西装,带着墨镜,只有一个女人佝偻着身子,将自己藏在长袍之下,不过看这架势,也是一位神秘高手。
  
  瞧见那个白发老者的第一眼,我就晓得了他的身份,应该就是那金花公子的父亲,暗地里支持邪灵教的大财东武穆王,也是晋西的大富豪。
  
  此人果真如我想象的一般神秘而厉害,就这般站在那儿,就给人予一种极为强大的感觉,至少在我看来,他并不如我所见过的那几个邪灵教十二魔星差半分,甚至有一种隐隐并肩于最强者闵魔的感觉。
  
  这样的家伙,我若是在全盛时期,或许还能够与其硬拼一回,而此时此刻,我似乎掉头离开,有多远逃多远,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武穆王似乎正在与俞千八在僵持,虽说俞千八并不如武穆王厉害,而且也没有对方那般人多势众,不过这毒谷毕竟是在他的地头,诸般限制和法阵在手,他倒也不会太过于示弱,反而十分强硬,对着武穆王指指点点,面目扭曲而狰狞,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我离得比较远,没听到双方到底在交谈什么,不过却也大概能够估计得到内容基本上都是关乎于我,心想着赶紧打起来吧,反正狗咬狗,一嘴毛。
  
  没想到我刚刚这么一想,双方就开始动起了手来,武穆王屹然不动,最先出手的竟然是那个将自己全身蒙在黑袍之中的女人,但见她陡然一跨步,手中长鞭扬起,朝着俞千八卷去,而那侏儒老头也不示弱,一声怪叫,双手挥舞着旗子,无数吸血藤条从地上狂涌而出,朝着对面这一帮人给卷来。
  
  双方开打,我还想看个仔细,却不料王木匠紧张地催促我道:“赶紧走,我感觉有意识朝着我们这边游过来了……”
  
  听到这话儿,我和小颜师妹也不敢再多停留,匆忙而走,如此一阵疾奔,跑出了半个多山头,这时却听到整个山谷一阵剧动,俞千八用一种近乎于悲痛欲绝的语调,愤怒地吼道:“陈志程,你个龟儿子……”

  1. 晨风-依旧:

    沙发

  2. kk:

  3. 吴杰超:

    赔了夫人又折兵

  4. 运:

    不好,被发现了

  5. 运:

    两拨人都在找大师兄,大师兄成了唐僧肉了

  6. 1:

    加油加油加油!

  7. 你错了:

    之前不是武公子吗?现在又变成孙老头了,,,,怎么回事?

  8. 起司起司:

    诶?

  9. 鸣:

    发现有些人看书不知用什么看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