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藤蔓缠身欲逆反

2015年1月28日 更新

  “陈志程,你个龟儿子,这样的鬼样子你他妈的都能够逃走。而且跑就跑了,还将我四十多年来的心血给一齐带走,王八蛋,老子俞千八与你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弄死你!”
  
  俞千八的话语里虽然充满了狠戾,然而越是如此,越显得悲伤绝望到了极点,就仿佛一个豪赌客,将自己所有的身家押上了赌桌,满以为自己能够赢得未来。结果一开盅,发现自己输得连底裤都没有了,那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急速颠倒,让旁人听着都感觉有几分不忍。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听着却是如此的畅意。
  
  因为若是让俞千八得了逞,我岂不是就遭了殃?
  
  不过俞千八这般一通呐喊,不管怎么说,我此刻已经逃离的消息便已经传遍了这整个一片的山区,武穆王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爪牙知晓了,必然就像闻到鲜血的鲨鱼一般尾随而来。且不管此刻还在于俞千八纠缠的武穆王是否会追赶而来,光说逃开他网罗而来的那些高手追击,对于此刻的我和小颜师妹来说。都是一件难如登天的时候。
  
  五百万的悬赏金,足以能够让人背弃自己的灵魂,让无数人大义灭亲,而它所激发出来的战斗力。将是我所难以想象得到的。
  
  所以在洋洋得意之后,我和小颜师妹二话不说,朝着山外面奋力奔逃而走。
  
  我们翻过了一个山口,前方突然出现了四五个身形矫健的男人,朝着我们这个方向飞速奔来,我不敢暴露,赶忙闪到了林子里,却见到这些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地从眼前一掠而过,我喘着粗气,看着这些人的身手都非凡人,甚至还有两人手上拎着手枪,晓得武穆王为了给自己的独生子报仇,已然是不再讲究江湖规矩,唯一的目的,就是将我这个凶手给弄死。
  
  我心中一阵思忖,握着小颜师妹的手说道:“小颜,我在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你先去与小七他们汇合,再过来接应我吧?”
  
  对于我的安排,小颜师妹却表示不服从,她一双眼睛泪汪汪的,激动地问我道:“大师兄,我们说好的同生共死,你怎么刚出来就变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想牺牲自己,保全我么?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已经都是你的女人了,你若是死了,我独自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望着面前这位泪水涟涟的玉人,我整个人的心都有些融化了,一阵柔软,伸出手,捏了捏她带着泪水的小脸蛋,含笑说道:“小傻瓜,我怎么可能抛下你离开呢?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两个就一起同行吧,不过我功力尚未恢复,可能得当个小白脸,靠你了,你行不行?”
  
  小颜师妹破涕为笑,捶了我胸口一下,哭笑着说道:“好啊,我一直想要照顾平日里让我高山仰止的大师兄呢,感觉真的好开心!”
  
  两人说着情话,感觉心中一阵温暖,此刻的危急也变得不是那么紧张,而就在此刻,我感觉头上的树木微微一动,心中警兆一起,一把护住小颜师妹,然后紧张地抬头望去,低声喝道:“谁?”
  
  茂密的树枝上面滑落下一个黑影来,还未等我们出手,他便提前说道:“大师兄,箫师姐,是我,杨劫!”
  
  我定睛一看,却见此人正是先前被小颜师妹留在谷外等待的杨劫,此刻的他带着影子面具,整个人仿佛一阵幻影一般,看不清他的脸,在这般危急时刻,能够遇见他,当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我一步上前,紧紧握着杨劫的胳膊,激动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劫望了小颜师妹一眼,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不过还是躬身回答道:“我奉箫师姐的吩咐,在这山谷之外等待,不过过了一天一夜,也没有出来,却瞧见黑煤窑的那帮人进了去,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不敢靠近,只有返回临时营地,通知他们这里不安全,赶紧结束夏令营,出山等待,张励耘老师说这附近有一个师级军事单位,他认识人,就带着学生们先赶过去了,而我则回来继续观察。”
  
  我点了点头,无论是杨劫,还是张励耘,他们的安排都是十分妥当,特别是张励耘,他应该知晓我们此刻惹到了那种一手通天的人物,如果出山而去,恐怕还会遇到危险,反而是躲到部队里去,方才能够脱离危险。
  
  华东神学院这新一届重点班的学生,是我心中最大的担忧,他们能够安全了,我就可以在这茫茫太行山中跟一大帮子追兵周旋了,当下也是表扬了杨劫几句,然后问他这附近有没有能够暂时躲起来的地方,照我现在的状况,想要跟对手拼耐力,实在是有些勉力,只有找个地方,先将功力恢复一些,方才能够有逃脱的精力。
  
  杨劫点头,说前面的七丈原,山壁之上有一个鸟巢,可以容身,而且旁人也绝对想不到,他昨夜就是在那儿隐藏的,不如去哪里。
  
  我点头,将王木匠给请回了八卦异兽旗中,接着跟随着杨劫朝着西面的山上爬了过去,路途中碰到了两拨人,这使得我们一路小心翼翼,好在距离并不算远,于是没多久就赶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跟之前金花公子搏斗所在山道一般的险壑,不过下面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崖壁之上好多植株,将表面所掩盖,不仔细看,很难瞧得出来。
  
  那藏身之处在崖下七八米出,我在小颜师妹和杨劫的帮助下,攀着藤蔓抵达,发现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洞穴,容下三人已经算是比较面前了,而里面竟然还有一口棺材,不过棺材盖被掀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杨劫将我接到此处,然后回去将处理路上留下的痕迹,而将我和小颜师妹留在了这里,他一离开,我情不自禁地将小颜师妹搂过来亲了一下,她笑着把我推开,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说道:“你还不赶紧恢复些气力,一会儿若是追兵过来了怎么办?”
  
  我嘻嘻笑道:“即便是这样,我也想亲你一下,当做是精神鼓励啊,对不对?”
  
  小颜师妹到底心软,凑过来,在我嘴唇上面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然后哄我道:“乖呀,你赶紧恢复一些力气,要不然我们可都逃不开这里呢……”
  
  有了这样幸福的鼓励,我当下也是没有再管什么,背靠着那口有些年份的棺材,然后开始行周天之气。
  
  我身具道、魔两家之长,平日里更多的时候,用的是茅山心法,来修行自己的道行,不过此法缓慢,此时此刻也只有用上了道心种魔的速成之法,在没有了那吸血藤的束缚之下,如此运行了两个周天,我突然一惊,感觉先前只有那潺潺小溪一般的脉络此刻竟然如同大江大河一般了,而且丹田和识海之中,似乎又比往日要能容纳更多的气息,而且还能隐隐与周围的炁场所互动和关联。
  
  但凡修行入门的人都晓得,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容器,我们平日里的修行,就是不断地往自己这个容器里面吸收天地日月的精华,洗刷身体,但是人力有时尽,终究是有一个限度的,这个限度是根据每一个人的根骨和悟性来决定的,到达了瓶颈之后,便很难跨越,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突破。
  
  这事儿太难了,与境界无关,因为人体毕竟天生,想要逆天而为,这需要太多的投入和机缘,只有一点一点地去努力提升。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比以前强大了好几倍,这并不是错觉,只不过是我这几日一直无法修行,将自己这个容器给填充,方才会不晓得。
  
  这变化,难道是当日我在悬崖谷底受到那阴雷轰击,大难不死而获得的后福么?
  
  简直是太让人惊喜了吧?
  
  这种变化让我喜出望外,不过我同时也晓得一点,那就是想要恢复往日的修为,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我毕竟力竭而昏,身体各个地方都已经干涸到了极点,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回归的,此刻也只能找回一点,算一点儿了。
  
  就在我努力修行,运气周天之时,小颜师妹也将那七颗种子给掏了出来,按照顺序规规整整地摆放整齐,然后拿着那葫芦,给这些种子浇上了那费尽俞千八毕生心血培育而出的青木精华液,随着这精华液的滴落,那些种子在很快就开始生根发芽,迅速地在岩石之上扎下了根来,接着外壳脱开,化作七株半人高的植物来,将这洞穴给填充得满满当当的。
  
  我此刻已经行过了两个周天,精神上感觉到一阵的乏力,而瞧着这七株绿色植物,我的心中莫名感到了一阵惊恐,赶忙制止住了小颜师妹的浇水,然而就在这时,那些植株突然伸出数十根的藤条,朝着我和小颜师妹的脚下攀沿而来。
  
  藤条之上,无数倒刺,宛如触角一般。

  1. 小鱼:

    这一劫好变态啊……

  2. 殷大神:

    你好,沙发

  3. Rorschach_Ye:

    沙发

  4. Rorschach_Ye:

    哎呀,差一点

  5. 运:

    先别着急,看看这些花儿什么意思?

  6. 爷爷被妖怪抓走了:

    然后结出七个葫芦娃

  7. 大师兄:

    卧槽

  8. 豆子:

    小颜那么心急做什么,晕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