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岷山老母杨小懒

2015年1月28日 更新

  我听着这声音虽说有些苍老,但是却十分熟悉,仿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是在这样的声音陪伴下成长的,当下也是望了过去,却见这人就是先前与俞千八起冲突的那个黑袍女子,此刻的她居然悬浮在了崖前的半空中,脚下被几朵游离不定的黑莲给托举着,整个人朦朦胧胧,看不清脸面,不过却给个人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我立刻站了起来,将小颜师妹和杨劫给遮挡在了身后,然后沉声说道:“你是谁?”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却让那黑袍女人生出几番悲凉来。用苍老的声音悲伤地说道:“这世间,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记得旧人哭,陈二蛋。想当年你我同居一室,青梅竹马;至如今,竟然对面相逢而不识,说起来,当真是悲哀啊……”
  
  这话儿说得暧昧,我却陡然想起来了,指着黑袍女人失声叫道:“你。你是杨小懒?”
  
  那黑袍女人将套在脑袋上的帽子往后一挽,露出了一张垂垂老矣的脸孔来,恨声说道:“不错。我就是杨小懒,曾经给你伐经洗髓、引你入门的邪符王是我父亲,他传你道心种魔、穴位初解,兢兢业业。竭尽所能,结果最后却被你给害死,而我也蒙你所赐,变成现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而你陈二蛋,却扶摇直上,踩着我们的脑袋成为了茅山宗的大弟子,举世闻名的黑手双城——陈二蛋,我无数次午夜梦回,觉得人生的意义,就是要杀掉你啊……”
  
  当年只比我大个四五岁的妙龄少女,现如今已经衰老得仿佛七老八十,那满是黑色老人斑的脸上无数皱纹,比这太行山的沟壑还深,让人嘘唏不已。
  
  不过她所说的这些指控,却显得有些太过于自我,当初杨二丑若不是要如俞千八一般谋害我,哪里可能会死去?
  
  既然选择了作恶,那就必须懂得承担后果,又想侵犯别人的利益,又不准被害者反抗,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杨小懒这些年来,身受恶鬼纠缠,心性早已是怨毒颇深,此刻与她讲道理,实在是对牛弹琴,我也不打算与她在这里多加纠缠,更不想给小颜师妹和杨劫解释过往,而是平淡地笑着对她说道:“往事已成云烟,现如今我们重逢,你又有什么贵干呢?”
  
  杨小懒双脚竖直,如跳芭蕾舞一般地踩在那几朵幽浮不定的黑色莲花之上,桀桀怪笑起来:“好一个往事已成云烟,算起来,没有这些年吃过的苦头,我未必能有现在这般的成就,陈志程,你倒是什么人都敢惹啊,连武穆王这样的一方霸主,太行土豪,你都敢惹,而且还将人家独生子给杀了,你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愤怒么?”
  
  我淡定自若地沉声说道:“不过就是一挖煤的,能有多么厉害?”
  
  杨小懒嘿然笑道:“挖煤的?哼,太行武家上承大唐武士彟一脉,武则天当年创建大周,曾召集天下修士聚集长安,编撰了三册仙书,后来周朝覆灭,武家溃散,太行武家之祖,武元爽次子得了一部仙书遗策,在此繁衍生息,一直至今,如此的世家,是不输于荆门黄家的豪门,底蕴深厚,倘若不是黄家除了两个妖孽,却也有资格争一争这天下第一世家的宝座,而他们朝中也并非无人,武穆王之弟武穆生,便是黄天望手下十三太保之首……”
  
  听到杨小懒如数家珍地说出了我此次对手的实力,我的心中不由得往下沉了去。
  
  我本以为此番我只要突围出了这太行山的包围圈,联络到了宗教局的力量,到时候直接带着大部队杀一个回马枪,便能够将黑煤窑的那几百名宛如奴隶一般的苦工给解救,并且一举荡平这个盘踞在太行山的毒瘤,却不曾想这武家根深蒂固,不但在当地爪牙极多,而且于朝中也有庇护,到时候指鹿为马,然后背地里下手,我未必能够玩得过对方呢。
  
  要晓得,民顾委十三太保之名,那可比我这黑手双城要早成名二十年,即使不能比肩总局许老、苟老,但是势力之雄厚,却也绝对比我强大许多。
  
  瞧见我不再说话,那杨小懒得意地说道:“你不用想那么长远,光说此刻,你便已经逃不过武穆王的追捕,多少也是熟人,那五百万与其给了别人,不如便宜了老娘,拿下你之后,我要好好地玩弄一下你身后的那个贱人,让你晓得这世间,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哈、哈、哈……”
  
  杨小懒这些年来不知道又获得了多少奇遇,一副能够拿捏于我们在手的感觉,听到她这么刺耳的话,特别是对于小颜师妹的侮辱,我当下也是按捺不住心头的愤恨,手掌一拍,朝着她当头罩去:“茅山掌心雷!”
  
  一记掌心雷,蕴含着无比灼热的雷意,拍在这虚无缥缈的女人跟前,她却宛如没有实质一般地往后一飘,避开了这一掌,飞到了离崖壁四五米之外的地方,让我鞭长莫及,而后她桀桀怪笑道:“你真的当我还是当初那个愚蠢的杨小懒么?错了,现如今,人人见到我,都会尊称我为——岷山老母!”
  
  她歇斯底里地呐喊出了自己最为骄傲的外号来,而我则感受到无边黑气,从这女人的身躯之中滚滚而出,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将整个空间都给笼罩住,瞧见她这般的模样,我陡然一惊,晓得当初我将岷山老母给斩杀于三峡之后,应该是她继承了前辈衣钵,并且发扬光大,方才如此凶悍。
  
  杨小懒性子古怪,很难捉摸,而且我也不知道外面是否出了她,还有别人在虎视眈眈,当下也是朝着身后大叫道:“此地不宜久留,各位快走!”
  
  我这话儿刚刚一说完,旁边便传来一声娇喝:“大师兄,让我来会会这女人!”
  
  说话的却正是小颜师妹,此刻的她一反先前的娇柔,整个人显得无比的英气,一步跨出,居然也跳出了崖间去,这让我整个人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却见到她的足尖落在半空中,立刻出现了一个优昙婆罗花仙子在脚下,将她给托举着,凭着这点借力,她竟然也能够凭空悬浮,与杨小懒斗将起来。
  
  杨小懒刚才有意误导,将我与她之间的过往讲得情意绵绵,就是想要恶意地刺激一下我旁边的小颜师妹,尽管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样的居心,但是她却不晓得,当年桃花林下,我与小颜师妹定情,却是将自己的所有过往,都事无巨细地告知了她,哪里会受她这般的挑拨离间呢?
  
  小颜师妹出手,缠住了杨小懒,而我们则趁机逃出洞穴,翻上了悬崖上去,再次之前,尽管十分危险,但我还是吞服了一颗广陵金丹,以备不测。
  
  一丹入喉,药效立刻狂涌而出,所幸我先前已经通过周天行气,滋养了干涸的经脉与气海丹田,使得多少也有些承受力,不过我依旧还是有些扛不住这药效,手脚发麻,要不是杨劫七手八脚地过来帮助,我未必能够爬上悬崖。
  
  然而就在我刚刚一上来,却见小颜师妹朝着我这边飘来,我定睛一看,却见杨小懒挥舞着长鞭,在空中炸响,而鞭子所过之处,那些优昙婆罗花仙子则惶惶散开,不敢与之相触。
  
  我晓得并非是这些小东西不敢应战,而是因为杨小懒手中的这长鞭,可是茅山十宝之一的牧神鞭,此物能够驱散亡灵恶鬼,赶遍天下间的阴灵之物,尽管这些草木之精化形而成的花仙子并非亡灵,但是她们毕竟是生食亡魂过,尽管转换了体态,但多少也是沾染了一些阴气,故而才会不敌。
  
  不过即便如此,小颜师妹还是能够与这个老娘们力敌,一边掩护着我们,一边往后退却。
  
  小颜师妹与杨小懒斗成一团,而爬上了悬崖上面的我们却遭遇到了另外一帮人,却是先前在悬崖上面交谈的那一伙,他们应该是杨小懒所领导的搜索队,此刻三五成群,汹涌而来,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不过面对这些人,杨劫却夷然不惧,稳了稳面具,最后地望向了一眼西边那抹沉入远山的夕阳,将手中一把狭长的刺刀紧紧握着,快步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杨劫与人正面作战,当瞧见他以一种绝对干净利落的手段,极限避开对手的挥刀,从缝隙之中突出一记,刺在了那人的心脏部位,为了保险,他在一瞬间出了三刀,接着以那人喷血的尸体作为屏障,与旁边高手周旋之时,我便晓得这一位是天生属于战场的强者,几乎不用太多的时间,就能够成为一个绝对的杀手。
  
  英华真人,当真教了一个好徒弟。
  
  我原本想要多累积一些,再服用广陵金丹,然而此刻情形危急,无奈为之,不过此刻却有些像是喝醉了一般,脚步蹒跚,就在此刻,杨小懒突然一扭身,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鹰爪一般手掌紧紧抓住了我的脖子,桀桀怪笑道:“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脱我的手掌心么?”

  1. 麻批娃儿。。:

    。。。我是一楼哇。。

  2. 大湿兄:

    加更吗

  3. 林子:

    三楼

  4. 边缘:

    加点福利吧,多更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