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南北两择夺命路

2015年1月29日 更新

  杨小懒在与我相距十几米的地方陡然消失又出现,一把将我的脖子给掐住,这样的手段简直就超乎了人类的身体极限。让我心中震撼,感觉此刻的她,或许已经不能够再称之为人类了,而当下她也是手指冰冷,宛如尸体一般,将我死死掐住,然后冲着身后疯狂追来的小颜师妹和陷身重围之中的杨劫厉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停下来,不然我就掐死他!”
  
  我莫名其妙就落入了杨小懒的手中,这情况让小颜师妹和杨劫都有些触不及防,被这婆娘一声喝令,杨劫拖着一具尸体。气喘吁吁地闪开一边,而小颜师妹则在红橙黄绿蓝靛紫七位优昙婆罗的拱卫下走到跟前来,指着杨小懒狠声说道:“杨小懒,你要是敢伤我大师兄。我让你这辈子都后悔!”
  
  杨小懒尖锐的指甲死死掐着我的脖子,让我有些眩晕,而她则故意伸出了舌头,轻轻舔在了我的脸颊上,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杀了他又如何,你咬我啊?”
  
  小颜师妹的脸上一片冰冷,一字一句地说道:“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底细。你的亲生儿子黄鹏飞还在茅山呢,信不信我回去,就将那小色鬼给宰了?”
  
  尽管杨小懒太过于执念。投身魔道,然而她终究还是一个母亲,当听到别人用她的儿子来威胁自己之时,那母性顿时就勃发了起来。冲着小颜师妹厉声嚷道:“你这个小贱人,当真不是个好东西,想要杀了我儿子,那也要看自己能不能逃出这莽莽太行山?我的目标是陈二蛋,是那五百万,本来不想与你多做纠缠的,不过你既然如此不识相,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李洪均,发信号,告诉穆王人我抓到了,还有几个余孽……”
  
  刚才与杨劫拼斗的其中一个方脸男人应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令箭,朝着天空一掷,立刻有一道焰火冲天而起,划亮了黑蒙蒙的天空。
  
  瞧见这令箭一出,杨小懒得意地说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小贱人,你还想威胁我?哼,一会儿将你给捉住了,老娘让你知道十几个男人一起伺候你的那种感觉,到底有多么舒爽!我一定要……”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而被她制住的我却冷然说道:“杨小懒,对我的妻子,你要客气一点!”
  
  我这般强硬的语气让杨小懒一阵差异,她掐着我的脖子,将我从她的怀里转到面前来,一脸阴戾地说道:“阶下之囚,居然还敢提出这么多的要求,你真的以为我不会立刻杀了你么?”
  
  面对着杨小懒的死亡威胁,我微微一笑,淡然说道:“你自然敢杀我,事实上这不是你很久以来的目标和人生意义吗?不过你确定是我杀了你父亲么?虽说当日我在场,但是杀死他的,却另有他人,这个你不会不知道,而他之所以死,却是死在自己的执念,死在他想要杀死我,而你之所以如此,一生的悲剧,则不是因为我,而是你爹,若不是你爹非要进那南明古墓,你何至于被恶鬼缠身?”
  
  我将事实给清楚地阐述出来,这让杨小懒变得无比暴躁,冲着我怒吼道:“你不要说了,再说我就杀了你!”
  
  我却毫无顾忌地继续说道:“害了你们的,不是我,而是你们心中的欲望——至于我,你爹要杀我,结果他死了;你要杀我,你觉得你能活?的确,你现在是岷山老母了,一身手段,但是你却不晓得,这些年来,我到底是在和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在战斗;你也不晓得,我刚才之所以一直不出手,就是在琢磨此刻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杨小懒终于忍不住了,手上的劲道猛然一增,就想要将我给直接掐死当场,然而我却依旧有条不紊地说道:“直到此刻,我才终于晓得,你就是传说已久的鬼妖,罕见之物啊,只可惜……”
  
  我将雷劲遍布于全身,最后集中在了脖子之上,接着抬起手来,抓住了杨小懒被那雷意轰得浑身发麻的胳膊,淡然地说道:“鬼妖之体,确实举世罕见,不知道你为了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只是这样的玩意,对于出身茅山的我来说,还算是个事儿?”
  
  我的脖子上雷意萦绕,而手掌则使出了炼妖壶观术,两种手段一经施展,立刻将杨小懒给控制住,这般陡然的反转,不但杨小懒一般人措手不及,就连小颜师妹都没有想到,一时间愣在了当场,而杨小懒被我虎口的炼妖壶观术紧紧吸引,整个人从实体化作虚无,开始扭曲了,一张怨毒的脸孔冲着我厉吼道:“想要杀我,哪有那么容易,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她惊声尖叫着,落在我的耳中,当真是刺激无比,紧接着我感觉到她的胸口生出了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息,这种气息与那天金花公子的追命阴雷是一般起源,当下也是心中一惊,将炼妖壶观术收敛,接着一掌击出,将杨小懒推向了山崖之外。
  
  往后飘飞的杨小懒身形极为淡薄,不过在吐出一大口的鲜血之后,神情恹恹的她依旧怨毒地冲我说道:“陈二蛋,你伤得了我,但是未必能够逃脱得了武穆王的追杀,到了那个时候,我会亲自过来,看着你如何绝望的死去!”
  
  杨小懒身受重伤,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在那黑莲业火的托举下,朝着山崖下方夺命而走,而就在我与杨小懒分离的那一刹那,在旁边全神戒备的杨劫在此冲前,朝着她的随从杀将而去。
  
  我逼走杨小懒,却无法赶尽杀绝,只有将怒气发泄在留下的这些家伙身上,当下也是与小颜师妹一同杀上前去,小颜师妹心地善良,手下留情许多,而我却晓得这些祸患不能不除的道理,当下也是招招夺命,而杨劫更是从不考虑留下活口,三人各施手段,如此一阵风云残云,倒是将他们给全部斩杀当场。
  
  当最后一个人在杨劫的刺刀之前倒下,小颜师妹兴奋地冲到我面前,激动地说道:“大师兄,你功力恢复了么?”
  
  我摇头苦笑道:“虚不受补,此刻到底还是有些勉力,估计要过两个时辰,方才能够重新回归巅峰,小颜,杨劫,他们已经将信号发了出来,武穆王的手下必定如见了血的鲨鱼一般纷纷扑来,我们得立刻走了——杨劫,你对这儿比较熟悉,你说我们应该如何逃出去?”
  
  杨劫指着南北两个方向道:“南边有人烟,四十里便有村庄,再往前走,便能够到达张老师所说的军事基地,我们能够在那里获得足够的支援,不过这条道路一定是他们拦截得最坚决的,耳目众多,也必定有无数的埋伏;而北边是深山,人迹罕至,我们可以在山林中不断地消耗对手,等待着张老师他们请来的援兵,并且伺机与幕后凶手一决雌雄……”
  
  杨劫指出了两条路,不过却并没有作选择,我知道他这是让我来决定一切,而对于我来说,往南的风险小,而且安全,不过却比较消极,而往北,则主观能动性会强上很多,尽管会面临着武穆王一脉、以及大量受悬赏花红诱惑而尾随而来的江湖杀手截杀,但是这个对于我来说,却反而更能接受一代呢。
  
  我陈志程不是被人撵得满地乱跑、惶惶不得终日的猎物,我是猎人,一身爪牙,任何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家伙,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当我说出向北行进的决定时,杨劫下意识地捏了一下拳头。
  
  很显然,在他的潜意识里,也有着这么一个不屈的杀戮意志,故而在刚才的提议之中,也表达了鲜明的立场。
  
  小颜师妹嫁鸡随鸡,一切随我,三人既然商定了方向,便也不再多加耽误,而是快速地下了悬崖,趁着夜色往北面深山继续行走,而如此一走,我便立刻发现了将这优昙婆罗七仙子孕育而出的好处来,一路上七个小家伙有人负责在前面探路,有人则负责给我们掩藏踪迹,因为她们能够小范围地操控植株草木,通过杂草将我们行进的痕迹给掩藏起来,这使得在山林中潜行的我们如虎添翼,来去自如。
  
  不过武穆王带来的手下反应也极为迅速,就在我们刚刚下了山的时候,前面密林就传来一阵飞速的脚步声,我们赶忙伏在草丛中不敢妄动,一直等他们经过了之后,这才折转往北,继续前进。
  
  我们小心翼翼地行走了半个多钟,一直翻过了好几个山头,感觉到周围的暗哨少了许多,这才快步疾奔,越过了十几个山岭,经过一条羊肠小道,终于来到了一处茂密的丛林中,然而就在此时,在前方探路的小红折返回来,焦急地冲着我们喊道:“前面有一百多人,正冲着我们这边来了呢!”

  1. 晨风-依旧:

    沙发

  2. Rorschach_Ye:

    魔剑呢?不要啦

    • 流水:

      会有人帮大师兄找回来的

    • 运:

      顾不上要啊。蛊事里大师兄有那剑吗?是不是这里丢了

  3. 晨风-依旧:

    估计现在拿在武穆王手里

  4. 戀卿:

    小颜给大师兄生个孩子吧

  5. 运:

    我是猎人,一身爪牙,任何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家伙,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6. 起司起司:

    点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