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燕赵群雄战黑手

2015年1月30日 更新

  这声音沙哑而沧桑,透着一股子陌生,然而在这敌营之中。被认出了身份来,即便是我,也由不得一脑门的汗水冒了出来,低头一看,却是一个满脸麻子的陌生人,正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呢。
  
  我下意识地就要反手制住他,结果他却低声对我说道:“老大,我是小豪!”
  
  “林豪,陈子豪?”我不确定地低声说道,他左右轻轻一瞥,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
  
  得到了确认。我看着这个满脸麻子的丑汉,不由得一阵心酸。
  
  当初陈子豪跟着我的时候,当真是帅气小哥来着,然而经历过毁容事件。后来特勤一组解散之后他又前去接受卧底特训,继而悄无声息,消失在我们的世界之中后,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们的重逢,居然是在这么一个地方,而且他已然变成了这么一个麻脸丑汉。
  
  到底是什么。让当初老鼠会的掮客,幡然悔悟,改邪归正。变成现如今的这副模样呢?
  
  这个答案我无从得知,不过能够再次见到他,这让我没由来的一阵高兴,与陈子豪走到旁边人少的地方。然后问道:“你现在什么情况?”
  
  陈子豪摇头说道:“陈老大,我的事情,先别说,先说你——是不是你杀了武穆王的儿子?”
  
  我点头,他又问:“那两个小孩,真的是你的学生?”
  
  我再次点头,他表示明了,对我说道:“那好,我找机会制造混乱,引人离开,你就趁机救人,如此可好?”
  
  此刻的陈子豪与当初跟着我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至少决断得非常干脆,反倒是我有些瞻前顾后,担忧地问他道:“这么做,会不会对你的任务有所影响?”
  
  陈子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咧嘴笑了:“陈老大,一声老大,就是一辈子的老大,我至今还记得当初你收下我时的场景;我这任务跟你的事情比起来,算个吊事?好了,别多想,我知道保护自己的,不用为我担心。”
  
  这话儿说完,他毅然转身离去,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而随后不到两分钟,人群中便传来一阵骚动,一开始还不觉得,但是感觉周围的人都朝着南面涌去,就有人耐不住性子了,朝着旁边问怎么回事,一开始有人还不晓得,后来消息传过来了,说在南边的林子里,有人遭遇到目标了,那家伙正朝着小河边逃去,想要从水中遁走,赶紧过去,说不定能够截住那家伙呢。
  
  一听到这栩栩如生的消息,周围顿时就轰动了,大家不远千里地跑到这个山窝窝里面来,可不就是为了杀害武公子的那个家伙么,既然正主出现了,谁还有空理会这两个毛都没有的小豆芽儿呢?
  
  如此一阵闹,这一大堆人立刻就走了大半,留下二十来人,望着那冀北苍狼道:“狼老大,咋办,要不要跟过去?”
  
  那浑身肌肉成块的壮汉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道:“去,干嘛不去,不过那家伙既然能够干掉金花公子,还惹得武穆王那老家伙发下江湖通杀令,必然是个极有手段的家伙,这两小子说得不错,黑手双城的名字,我也的确有听说过,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先让那帮家伙消耗一番,老子在带人过去,捡个现便宜,这样岂不是更好?”
  
  有人问道:“那这两个兔崽子怎么办?”
  
  冀北苍狼残忍地笑道:“妈的,让老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还想有啥好下场?我冀北苍狼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一个面子,怎能轻易饶了他们?来人,去找两个尖棍子来,老子要拿这棍子,从两个小兔崽子的下面一直穿到脑袋,晾个人干出来,让那些家伙,晓得我冀北苍狼的厉害!”
  
  有人应声离去,而那壮汉则左右一打量,瞧见了我,诧异地问道:“你这龟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跟哪个老大,干嘛不离开?”
  
  我笑嘻嘻地上前拱手说道:“狼老大,小弟姓姚,姚尼明是也,久闻老大的威名,一直未得一见,正好今天碰上了,就想跟您搭个话,也好回去炫耀。”
  
  冀北苍狼摸着脑袋,笑着说道:“唉哟,原来老子还有崇拜者了啊,你娃叫啥来着,姚尼明?”
  
  我走到他跟前,不动声色地拔出小宝剑,带着微笑的脸陡然一变,恶狠狠地朝前刺去:“你是要我命,是要你这狗日的命!”
  
  我这一剑刺得又快又疾,如此陡然而出,那冀北苍狼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倒也是一方高手,在这千钧一发之机,倒是能够伸手过来挡住我刺向他心脏要害的那一剑。
  
  冀北苍狼挡住了我的这一剑,不过左手却被我绞得光秃秃,手掌化作了纷飞血肉,他厉声嚎叫着,一边后退,一边咬牙大骂道:“你是谁?”
  
  我抹去脸上的伪装,露出一口白牙,凛然笑道:“你看我是谁?”
  
  冀北苍狼剧痛之下,哪里分辨得出我的模样,然而奄奄一息的林齐鸣和董仲明却是瞧了出来,不由得惊喜地喊道:“陈老师?”
  
  他们两个本以为必死,没想到我却如天神降临一般出现在两人眼前,顿时就激动得热泪盈眶,而杨劫则在我发动之时,他已然如同一道黑影般地滑到了捆绑两人的跟前,那刺刀先是将旁边一个看守的家伙心脏挑破,接着挥手一划,却是将林、董二人给解救了下来。
  
  “陈志程?”
  
  这时冀北苍狼终于想清楚了我到底是谁,激动地高声大叫道:“诸位,这个就是我们要找的目标,且随我上,抓住他,领花红啊!”
  
  他的一声招呼,立刻引来了周围还没有离开的这二十多个豪雄,此刻的我在他们的眼中,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堆散发着油墨香味的钞票,众人带着极度兴奋的表情呼啸而来,而我瞧见杨劫有要过来帮我的意思,一边后退,一边挥手叫道:“你带着他们两个,先退出去,我一会来找你们!”
  
  杨劫对于我的命令无条件的服从,应声而走,而我则将小宝剑一翻转,倒拿在了手上,低伏身子,咧嘴笑道:“来吧,孙子们,我今天要让你们晓得一个道理,那就是钱难挣,屎难吃,想要从我身上占便宜,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既然已经暴露,倒也不惧杀戮,此刻也是决定以最血腥的手段,来让这帮过来浑水摸鱼、打秋风的家伙知晓,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一场杀戮游戏,他们真的玩不起。
  
  首先冲到我跟前的,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北腿高手,当头的一鞭腿,就好像是出膛的炮弹一般,风声乍起,而我却不慌不忙,手腕一转,小宝剑贴着此人戳腿的方向划过,到了底,微微一旋转,便将他的着右腿给直接卸了下来,那人断腿过后,哀嚎着朝前扑倒下去,接着我一刻也不停留,沾血的小宝剑再次朝前,与一个手持单刀的家伙对撞一起,那人的单刀从中断开,然后脖子被我用小宝剑一抹,捂着伤口跪倒在地,脑袋贴地的时候,已然身死魂消。
  
  一瞬间两人一伤一死,这手段让人看得有些触目惊心,旁边有一个光头和尚冲了出来,冲着周围的人大喊道:“你们让开,这人近身厉害,别让他逞凶!”
  
  这光头和尚冲将上来,使的却是一根镔铁宣花棍,刚柔并济,运转圈点,倒是将我给隔离了出来。
  
  这人棍势如长虹饮涧,拒敌若城壁,破敌若雷电,却是用了那南少林派的紧罗那王棍,与人交手,分生死门,生门为圈,死门为戳,一时之间却是将我的攻势给拦截,而众人则立刻将我给团团围住,倒是扶着林齐鸣和董仲明逃走的杨劫,却没有几人去理会。
  
  我瞧见杨劫带着这两人遁入树林之中,心中稍安,倒是有心情对这个将棍子耍得虎虎生风的家伙大赞了一声:“好棍法!”
  
  那光头和尚颇为得意,自傲地说道:“那是,老子郭子川棍打河东,还没见过比我更溜的棍法呢!”
  
  我冷然说道:“既如此,我倒是让你瞧一瞧,这世间顶级的棍法,到底是什么模样!”
  
  此话一落,我血劲上涌,临仙遣策开启,直接闯入了那家伙的棍网中去,小宝剑如密网游鱼,准确地找到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挑,便将他的手指斩断三根,接着左手一接,直接将他的那根镔铁宣花棍给抢了过来,稍微掂量一下,感觉略沉,十分满意,将棍子朝天而举,望着黑漆漆的天空,我似乎看到了有一个留着沧桑胡渣的苗家汉子,正冲着我微笑,顿时就感觉有一股泪水涌了出来。
  
  我虔诚地举着棍子,认真说道:“努尔,我让这帮井底之蛙见识一下,这世间顶厉害的棍法,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你说好么?”
  
  问罢,我微微一抖棍身,拨开旁边刺来的诸般兵刃,就像猿猴一般高高跃起,将棍子从天而落,重重地砸在了那光头的脑袋上。
  
  这光溜溜的头颅陡然炸开,脑浆飞射,如此干净利落,毫无花哨,而我在将棍子缓缓抬起,淡然说道:“苗巫十二路棍法,领教燕赵群雄!”

  1. 戀卿:

    哇哇哇,好激动啊

  2. 小黑:

    脑浆是什么样子的呢

    • 奇:

      豆腐脑样

  3. 运:

    实力

  4. 小鱼:

    真心不错!!!

  5. 起司起司:

    (。・ω・。)ノ♡

  6. 吖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