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三棍朝天陈发疯

2015年1月30日 更新

  左右周遭,接近有二十四五个豪雄之人,将我给死死围住。汹涌而来,然而我却如同寻常比武一般,还讲究着那铁打的规矩,淡然竖棍,这样的情形将这些家伙给气疯了,特别是那个为首的冀北苍狼,他虽说左手的手掌给我绞断,但是到底是亡命之徒,见到了血之后,居然又兴奋了起来,草草将断掌给包裹了之后。从旁边抓来一物,却是一根首尾满是倒刺的狼牙棒,悍然骂道:“小子猖狂,诸位手足。随我斩杀此獠,扬我燕赵名声啊!”
  
  我刚才的手段,一经施展,已有三人或死或伤,若是旁日,说不定也能够唬住一时,然而此刻前有那花红诱惑。后又有地域尊严作祟,周围诸人倒也生出了许多血勇来,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家伙。朝着我扑来。
  
  众人汹涌,当头一人便是那提着狼牙棒的冀北沧澜。
  
  我扬起手中的镔铁宣花棍,不甘示弱地与他对拼一记,空中一声炸响——铛!
  
  嗡嗡声四处传扬。而我们两人都往后退了两步,我这才晓得此人之所以如此傲气,能够被此处众人称之为“狼老大”,倒也不是白来的,不但凶悍,而且手段倒也十分犀利,那根狼牙棒势大力沉,端的是有些不凡。
  
  冀北苍狼一击得手,嘿然一笑,却是再次冲将上来,先是一劈,接着砸、盖、冲、截,一气呵成,显示出了一整套的骨朵手段,我晓得此人是强行压下疼痛,而且也是此中豪雄,也不硬拼,而是与他周旋,手中长棍不断地拦、撩、带、挑,将他的手段给死死地控制住,接着倒是能够对周遭见缝插针而来的攻击给予压制住,不让他们占得许多便宜。
  
  如此一交手,双方都有些震惊,对方是觉得就我这么一人,居然能够顶得住这么多人如狼似虎的攻击,着实有些本事,而我则晓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是再有本事,想要以一人之力,对付这么多并不算弱者的豪雄,到底还是有些勉力。
  
  我心中一算,想着不能这般僵持下去,因为我余光之处,已经瞧见有人朝着南边跑去,显然是去通知众人了,而我若是被这些人缠住,只怕是插翅难飞。
  
  不想僵持,就必须打开局面,不过这冀北苍狼当真是条好汉子,十指连心,他越是痛得哇哇大叫,越是勇猛不已,步步上前,非要将我身上砸出几个窟窿不可,而我又被左右周遭的人给牵制着,一时之间倒也施展不开来,于是一边战,一边朝着旁边的小树林靠近,而进入其中之后,我终于有机会依托树林的分割,和自己身法的敏捷,来与敌手交战了。
  
  所谓“苗巫十二路棍法”,我自然没有跟努尔学过,不过这些年来我们两人并肩作战无数,彼此都已经熟悉,所谓“一事通、百事通”,万物之间都有联系,所以我倒也能够学得有模有样,此刻梢把兼用,身棍合一,力透棍梢,陡然使出之后,在这腾挪转移的片刻时间里,倒也有人不断地倒在了我的长棍之下。
  
  然而即便如此,那冀北苍狼依旧还是死死地咬着我,不让我有将其甩脱的机会,瞧见这状况,我咧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道:“小狗儿,你真的不怕死?”
  
  双方一交手,冀北苍狼自然晓得了我的厉害,不过他也是悍勇之人,一双眼睛憋得通红,单手抓着狼牙棒,一棒子将我旁边的小树砸断,接着嘿然笑道:“我怕死,更怕穷,宰了你这个龟儿子,老子就有五百万的钞票花,到时候一定要找四五个小娘皮子,狠狠地消一下火才是!对不对,兄弟们?”
  
  “是、是、是!宰了他,我们都有肉吃,有酒喝!”
  
  他倒也是个十分具有煽动力的人,一声呼喊,周遭众人都齐声应了起来,踏步飞奔,朝着我这边冲杀而来,瞧见这么多因为金钱而红了眼睛的家伙,我的心中在那一刻,突然间没有感受到一丝害怕,反而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了起来,豪气喝道:“好,好一帮燕赵群雄,老子黑手双城扬名于庙堂之上,却在江湖中籍籍无名,不过今时今日,就让老子让你们晓得,天下间,还有我这么一号人物……”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长棍一出,便如努尔附身,而临仙遣策就像是催化剂一般,将我整个人的境界给陡然拔高了一个层次,此刻在我面前的这些豪雄,他们狰狞扭曲的面目都已经在我的面前消失了,唯一让我兴奋的,是他们的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这是让我所不能释然的,当下也是一棍拨开旁边的一把长剑,朝天一棍,从天而下,重重地敲在了冀北沧澜的狼牙棒上。
  
  这汉子横棒来挡,不过他单手哪里能有我双手犀利,当下也是陡然一沉,向下压去,不过他倒也悍勇,一声厉喝,接着用左手手肘夹住棒棍,咬牙顶住了我的压力。
  
  他顶住了我的这一倾天棍,不过我却不想就此放过他,顾不得旁边纷纷来救的旁人,再次腾空一跃,有一棍砸落下来。
  
  铛!
  
  黑夜的树林中响起了金属之音,将每一个人的耳膜给震得嗡嗡直响,而这一回我却是感觉丹田之中一股热意腾然而起,一瞬间集中在了棍尖之上,那冀北苍狼终究还是顶不住了这恐怖的一击,直接跪倒在了满是落叶的地上去,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依然咬着牙,硬生生地托住了那根狼牙棒!
  
  “好汉子!”
  
  “狼老大?”
  
  “不要!”
  
  我一声厉喝,是在赞叹这家伙的毅力,而后面几声杂乱的话语,却是他的同伙在惊呼,就在蓟北苍狼跪倒的同时,我身前身后递过来七八件兵刃,都是攻我必守之处,而冀北苍狼的身边,则多了四五人过来,想要将他给抢离此地,然而我虽说赞赏此人的悍勇,却也对他生出了必杀的决心,于是先横着一抡,棍扫一大片,接着使出了第三棍。
  
  在挥出那一棍的一瞬间,我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某个一脸稀疏胡须的苗家汉子在注视着我。
  
  这一棍,承载着那个甘愿默默无名的苗家汉子所有的愿景。
  
  铛!
  
  三棍,当第三棍砸落而下的时候,那冀北苍狼依旧还是用自己的狼牙棒给生生地顶住了,然而将气劲集聚于全身的他终究还是承载不了这泰山崩塌一般的力量,整个人竟然被我活生生地砸到了泥土之下,那地面居然都已经掩住了他的腰,而当泥土漫过了他的丹田位置的时候,他所有的力量终于溃散了,那根精钢铸就的狼牙棒从中断开,被我一棍子砸在了左肩上。
  
  巨大的棍劲在砸落肩上的一刹那,立刻传递到了全身,诸般脏器移位,那冀北苍狼一大口血就喷了出来,鬼使神差一般的,居然冲着我一笑:“好猛的棍法!”
  
  我一棍横扫,将这大汉的脑袋给从脖子上面直接扫了下来,直到此刻,才冲着那具埋在土里的无头尸体淡然说道:“多谢夸奖!”
  
  冀北苍狼一死,周围的那些人不但没有退却,反而同仇敌忾,生出了许多怒火来,纷纷冲着我高声怒吼道:“杀了他,为狼老大报仇!”
  
  “杀了他,五百万!”
  
  “对对,他没有什么力气了,兄弟们并肩子上,咬牙扛住,大部队就要来了!”
  
  这些人到底并不是一伙进退有度的同党,如此一拥而上,全部都是靠着一腔热血,我斩杀了能够镇得住场面的冀北苍狼之后,心中顿时一阵畅意,舞弄着手中长棍,一边围绕着树林腾挪,一边出棍对敌,因为敌我双方到底还是有些悬殊,故而风格泼辣、节奏鲜明、呼呼生风,一点也不费力,不多时,围着我的这一大帮子人里面便倒了十来人,还剩下的七八个终于明白了面前这人,并非自己所能力敌的,不由得心生恐惧,左右打量,不敢上前。
  
  我一番施展,丹田气劲也有些枯竭,不过好在那广陵金丹源源不断,倒也能够维持,而就在面前的攻势稍微有些微弱的时候,旁边却又有人喊了:“大部队来了,上!”
  
  我抬头一看,却见先前被小豪引走的那一大帮子人,居然回来得七七八八,呈乌云一般杀来,其中不乏有高手,箭步飞奔,腾空而来。
  
  我要跑么?
  
  我心中有些犹豫,然而突然感觉丹田之中一股火焰蹿出,恶向胆边生,便感觉无边血海从周边冉冉而出,竟然没有回头,而是发出了我自己都难以置信地残忍笑声,朝着前方的乌云冲了过去。
  
  一个人,与近百人的战斗,就是瞎子都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偏偏就发生了。
  
  能赢么?
  
  当然不能赢,然而在冲将上前的时候,我的心中却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叙的兴奋,就好像多年以前,我就是这般疯狂,就是这般魔性。
  
  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Rorschach_Ye:

    魔剑怎么搞,这么好一把装备

  2. Rorschach_Ye:

    加更加更加更

  3. 小鱼:

    魔剑看来要到打武王才出场了

  4. 吴杰超:

    反正二蛋不会死

  5. Rorschach_Ye:

    加更

  6. Rorschach_Ye:

    加更

  7. 起司起司:

    又要粗线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