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2015年1月30日 更新

  “哈、哈、哈、哈……”
  
  我迎着一大帮子的燕赵豪雄冲去,喉咙里面发出宛如野兽一般的咆哮,而跟前则是刚才残留的七八个人。他们一开始还想要趁着这一波人的优势,尾随而击,却没想到我不退而进,听到这恐怖的笑声,心中莫名就发了怵,除了两个人,其余的居然就朝着旁边闪开了去。
  
  这帮援兵之中,领头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块头像张飞一般的大个子,冲着那几个吓破胆子的家伙吼道:“跑你妈,回去干!”
  
  然而就在他骂声咧咧的时候,那两个回来拦截我的家伙。却给我一戳一捅,直接将肚皮都给弄出了一个大窟窿来。
  
  捅破肚子,倒不是什么致命的伤,所以这两人都还活着。只不过肚子里面那一大堆的肠子顿时就混合着鲜血,哗啦一下流了出来,这疼痛可真的是要了老命,两人跪倒在地,顾不得男性的尊严,哭鼻子抹泪,哇啦哇啦地嚎叫了起来。
  
  这两人无比后悔。此刻也是绝望了,闭着眼睛吼叫,就等着我横扫一棍。将他们给碾死呢,结果我并没有理会他们,就把这凄厉的嚎叫当做了战场之中的背景音乐,朝着那个络腮胡冲将过去。大声吼道:“麻栗山陈志程,谁人敢于我一战,速速将狗头送上前来!”
  
  我一声厉吼,那络腮胡眼睛一亮,咧嘴笑道:“嘿,就是这个小子,杀了他,五百万就到手了啊!”
  
  他嘿然狂笑,在离我还有十米的时候,突然从怀里逃出一把黄豆,朝着我前面一撒,那黄豆落地,立刻化作了沙子,继而又开始凝结,化作了十来个黄沙凝结的金甲战士,提着手中的长矛短剑,朝着我杀将而来。
  
  我本以为这络腮胡长得如此粗糙,是个凭力气的蛮夫子,却不想到他居然还用上了道法手段,也是咧嘴一笑,大声喊道:“关公面前耍大刀,你也配?”
  
  这十来个金甲战士提矛捉剑,朝着我掩杀而来,然而我却不慌不忙,将棍子交到左手,接着右手猛然一扬,朝前一拍。
  
  炼妖壶观术!
  
  此法一出,邪法顿时破灭,黄沙落地,而就在那人为之震惊的那一刻,我却早已腾空跃起,将棍子高高地举起头上,朝着那络腮胡的脑门子,当头一棒砸了下去。
  
  铛!
  
  又是一声炸响,这络腮胡拔出一把比寻常长剑要厚数倍的重剑,硬生生地挡住了我这一棍,然而顶是顶住了,但是浑身手臂酥麻,被我长棍一盘,右臂被缠住了,接着棍子一点,那人手中的重剑便飞到了天上去。
  
  十多个凶悍的家伙在同一时刻冲将上来,我将长棍猛然抡了一圈,然而到了中途的时候,却发现这棍子被四五个用叉子的家伙给困住了,动弹不得。
  
  长棍被封,接着四五把利刃又捅将过来,我没有半点犹豫,果断地弃棍,然后伸手将半空中落下来的重剑给抓在了手上。
  
  这棍法是我见多了努尔的手段,方才熟悉,若说兵刃,我自然是以剑道最是擅长,只可惜饮血寒光剑落在了那山崖之上,一直没有趁手的玩意,而当我抓住这把重剑的时候,掂量了一下,虽说没有饮血寒光剑合适,但也还算是能够接受,当下也是一记“依然秋水长天”,将周遭的攻击给抵开,接着冲前,朝着那络腮胡子再一招“西江月”。
  
  月牙高挂,人头飞起。
  
  络腮胡的剑,络腮胡的头,如此当真算是圆满,而我一招得手之后,却再次将血劲激发,整个人在一片乱军之中狂舞,不停地躲避、击剑,击剑、躲避,那人就像是装了发条的杀戮机器,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性命安慰,就想着用自己手中的剑,将这一帮眼中只有钱的家伙,给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杀、杀、杀!
  
  一番酣战,我当真是杀红了眼,就着一开始的那一股血气,在对手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居然毫无阻碍地斩杀了十三人,而且还重创了两个家伙,不过这杀戮过后,我的左腿和后背也留下了两道伤口,腰间也被一钝器其中,我甚至都来不及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打到了我,目光就被无数的刀锋给淹没。
  
  当血劲退下之后,我双脚踩在地上,突然感到一阵虚弱,晓得自己虽说是一头猛虎,但对方却未必是一群绵羊,他们是狼,是恶狼,吃肉的畜生,怎么可能让我逞凶,当下也是开始有意识地联合了起来,将我给团团围住,然后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寻找击杀的机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当我一剑将某个人的右臂给卸下来的时候,我周围一空,五米之内再也无人,不过在外围,却有五六十人在不断走移,层层叠叠,将我的生路给封堵得死死。
  
  此刻的我血劲消退,终于恢复了理智,也有了一点儿后悔,不过这会儿我哪里能够虚,脸上反而浮现出了更凶悍的表情,冲着这些家伙大声喊道:“还有谁,都他妈的还有谁,上来啊?你们不是想要那五百万么,我看谁有命来拿,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们——还有谁?”
  
  我疯狂地大声喊着,但凡被我目光注视的人,都下意识地低头后退,不敢于我对视,显然是被我刚才的凶猛给吓住了,不过这一大帮的人里面,倒也不是没有凶悍之徒,有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瘦子高声喊道:“他没力气了,我们上,宰了他!”
  
  他一发言,刚才喊不断喘气的我就像一头扑食的猎豹,当着所有人的面,足尖发力,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接着重剑一挥,朝着他的脖子斩去。
  
  那人胆敢发言,自然也是有着不弱的本事,不过剑即加身,方才晓得抵挡,他用刀,结果我一剑,将刀和脖子,给一齐斩断了。
  
  死!
  
  我一招得手,迅速退回原地,然后再次挑衅地怒声喊道:“还有谁!”
  
  我的嚣张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人给惹怒了,他越众而出,大声喊道:“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又一记重剑,将他所有的话语,都拦截了下来,后面的那一句话无人知道,恐怕也只能等到黄泉,才能将末尾给慢慢地述说出来了。
  
  两个人头,终于将混乱的场面给震撼到了,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再出声。
  
  我不断地喘息着,刚才两拨酣战,再加上集中全力斩杀的那两人,已经将我的潜力给逼将出来,要不是有广陵金丹在丹田之中徐徐发力,我恐怕早就已经不行了,不过我仔细回想,却感觉之所以能够有此战绩,恐怕还是因为我全身经脉陡然扩展许多的缘故,不过此刻我也管不了太多了,哈哈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怎么样,这花红难挣吧?我就想问问,老子和武穆王的私事,还有人想掺和么?”
  
  经过一片混乱之后,周围的人都小心翼翼地列阵而站,而后排的人也终于将胆气给找回来了,有人高声喊道:“武穆王发了江湖追杀令,以他老人家在道上的名声,哪里只是私事?”
  
  我循声望去,结果那人一缩脑袋,躲在了人群中,不敢冒出来。
  
  我没有多加计较,而是屹立当场,大声说道:“于公,我陈志程是宗教局名正言顺的副巡视员,但凡敢杀我的人,都将受到国家机器的绞杀;于私,我乃茅山宗大师兄,陶晋鸿的首席大弟子,任何有心拿我人头去换赏钱的家伙,你们就等着茅山刑堂无数高手的追杀吧!”
  
  我亮出了身份,人群之中顿时就是一片哗然,无论是宗教局还是茅山宗,这两个庞然巨物都不是他们所能够惹得起的,不管招惹到哪个,都是一屁股的屎,何况两者齐出?
  
  当然,也有人质疑我的身份,不过瞧一瞧地上这么多的尸体,却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一阵喧闹之后,突然有人惊声尖叫道:“兄弟们,这人是个大麻烦,若是让他跑了,我们所有人都得隐姓埋名,还不如齐心协力,一起杀了他——咱们这么多人,别说是陶晋鸿的大弟子,就算是天下十大亲至,又或者他陶晋鸿过来,也不过一死啊,怕个鸟?”
  
  此刻的气氛就像是一个炸药桶,所有彷徨恐慌的人那情绪几乎是一点就着,这一声招呼过后,我瞧见无数的人脸色扭曲地冲将上来,顿时就有些心慌了。
  
  说真的,这么多人,我真的有点……
  
  就在我准备破釜沉舟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轻喝,我瞧见人群之后出现一袭白衣,却是小颜师妹安顿好了林齐鸣和董仲明那两个小家伙之后,折转了回来。
  
  瞧见小颜师妹义无返顾地冲将上来,我顿时就感觉自己内心中有一种东西就要爆炸了。
  
  虽千万人吾往矣!
  
  小颜师妹这是在用行动在告诉我,无论那儿,她都愿意陪着我去,即便是……死!
  
  好吧,与其像狗一样逃亡,不如用剑告诉这帮走狗,有的人,你们真的惹不起,比如我——陈老魔!
  
  我的眼睛在一瞬间就红了,而手中的剑,却在黑夜之中,化作寒光!

  1. 流水:

    又要入魔了么

  2. Rorschach_Ye:

    超屌•﹏•啊!

  3. 晨风-依旧:

    努尔会传送,洛飞雨会血遁,茅山大师兄连个逃生报名技能都没有,不科学啊!

    • 啦啦啦:

      大师兄有写轮眼就够了

  4. 吴杰超:

    大师兄会点燃跟虚弱 哈哈哈

    • 阿阿:

      6666666

  5. 起司起司:

    23333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