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黑手一语退群敌

2015年1月31日 更新

  练武者和修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武者凭的是力气,力气没有了。人便不行了,然而修行者凭的却是一口气,作为容器的身体里,即便是劲力消耗干涸,也能够通过炁场获得一部分的力量,从而完成不可思议的诸般事情。
  
  所以到了某些时候,这就变成了意志之间的较量。
  
  当然,有着广陵金丹在,我丹田之中的气息不但没有消失,反而逐步累积开来,当下也是凭着一把重剑。以及多年来累积而成的临战之法,硬生生地在人群中闯出一条通道来,在斩杀了五个拦在我跟前的家伙之后,我与小颜师妹终于汇合到了一起来。
  
  作为英华真人的得意弟子。小颜师妹除了花凝真露之法外,本事和手段其实学得挺多,此刻豁出性命地过来与我相会,却是拔出了一把赤红色的铁剑,舞弄出万般剑光来。
  
  这是秀女峰上的落花剑法,绵里藏针,缤纷落花之后藏着冰冷杀招。不过在小颜师妹手中使出来,却仿佛一场绚丽的舞蹈。
  
  即便是舞蹈,也将那些围上来、想要占得便宜的家伙给一剑剑地逼开。可惜的事情是,小颜师妹出手极有分寸,轻易不伤人要害,点到即止。而对方瞧见这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又不是主要目标,倒也没有使出全力来为难她。
  
  双方都打得并不激烈,反而有一种比武场上,相互礼让的又好气氛。
  
  这是战场上格外奇怪的一幕,然而在我的周遭,那腥风血雨却显得格外浓烈,所有两人汇合之时,场面上显得格外古怪,当我一剑斩飞了一个对小颜师妹污言秽语的家伙时,那些人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所面对的,是一场生死搏斗,而不是一场讨女孩子欢心的手段展示。
  
  我身后有一帮杀红了眼的家伙,蜂拥而上,小颜师妹瞧见,心中焦急,大声喊道:“小红,你们还不出现?”
  
  此言方罢,地上突然冒出了无数藤蔓,将我周遭的这些人脚踝缠住,不让他们能够冲将上来,而就在我准备出剑收割头颅之时,却有人冷声哼道:“比术法,你以为俺们会怕你么?”
  
  那人说完,突然一股黑气弥漫,死气陡然而生,从左边的方向传来一股死气,我转头一看,却见这些藤蔓纷纷缩回地下去,而在不远的方向,却传来四个不断弹跳的身子,正朝着我这边蹦跳而来,我心中一跳,拦在了小颜师妹的跟前,厉声喊道:“是僵尸,小颜你让开,我来对付这玩意……”
  
  刚才说话的那人桀桀笑道:“晓得害怕了吧,你龟儿子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以一当百,幼稚!”
  
  那僵尸别看着行动缓慢,然而实际上却快速无比,转眼之间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却是四个浑身白毛的白僵,尖锐利爪,倒生刺牙,一脸青黛,身上绑着无数符文秘录,一股让人熏臭欲呕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刚才心惊,是因为知道这僵尸的等级若高,在这样的场景中杀伤力绝对恐怖,不过在瞧清楚了这僵尸的级别之后,却终于安下了心来。
  
  何解?
  
  老子十来岁就已经开始在杨二丑的压制下,给僵尸刷油了,而后师出茅山,这点小把戏未必能够镇得住我,它的出现,不过就是调味料而已,倒也不能真的让人退却,反倒是这东西的靠前,使得旁人有些畏惧,不敢冲将上来。
  
  眼看着这些僵尸一步一步地冲上前来,小颜师妹也不放在心上,对我焦急地喊道:“大师兄,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待着了!”
  
  我浑不在意地说道:“不急,我想弄怕了这一伙人,实在乏力了,还有王木匠在,有它的八卦异兽阵做屏障,未必有人能够伤得了我们。”
  
  八卦异兽阵是我最后的屏障,有着它和王木匠,才是我胆敢冲将而返的底牌,我的想法就是将这些游兵散勇给打怕了,方才能够阻止更多的亡命徒如见血的鲨鱼尾随而来。我真正的对手,是那个家财万贯、黑白通吃的武穆王,而不是这一帮子人,我不想与天下间的所有人为敌,就必须拿出自己的态度和实力来,让人尊重,让人畏惧,让人止步不前,即便心动,也晓得过来,不过一死,反而不如置身事外。
  
  所以,此番危险,然而却不得不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想法无法跟小颜师妹解释清楚,而她则有些难过地望着我说道:“大师兄,我们今天能不能不杀人了?”
  
  当小颜师妹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直在茅山修行的小颜师妹,她的想法与常年徘徊于生死之间的我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维度,在她看来,此刻的我多少有些可怕了,浑身沾满鲜血的我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大师兄有着太多的区别,而这样的我,则是她所不能够接受,或者说是不太喜欢的。
  
  我心中一痛,然而还未等我解释,那四头僵尸就发出了沙哑的嚎叫声,冲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僵尸声带已坏,故而发不出尖利的叫声,只不过为了表达愤怒,气流在胸腔与喉结之间摩擦,发出来的这声音也着实可怖,小颜师妹没有见过茅山外门的手段,瞧见这般丑陋的东西,脸上有着难以抑制的害怕,而我也来不及与她多作交流,将手中的长剑一挽,便朝着第一头的脖颈上面斩去。
  
  剑落,然而锋刃却卡在了坚韧得如同牛皮一般的角质层上,那僵尸吃痛,一声嘶哑的咆哮,挥着尖锐的利爪来抓我的手腕,而我则行云流水地拍出了一掌。
  
  茅山掌心雷!
  
  轰!
  
  雷声轰鸣,那僵尸浑身宛如雷轰,朝着后面跌倒而去,而另外一头扑向小颜师妹的僵尸,则被凭空出现的小红、小绿这些花仙子给拦住了,这些小家伙从地上抓出那游动不已的藤条,将这丑陋的家伙给捆住,不让它动弹。
  
  两头僵尸瞬间被制,而我则马不停蹄地拍出另外两记掌心雷,将剩余的两头给直接轰杀,完结了之后,我折转身来,重剑纷飞,又取了两人头颅,接着对刚才弄出僵尸的那人一阵穷追不舍,终于在人群之中将他的左臂卸下,那人被我凶猛的冲势给吓得一阵惊恐,歇斯底里地惊声尖叫道:“陈老魔,陈老魔,这家伙是魔鬼,天啊,我不敢了,饶了我吧!”
  
  他已然崩溃了,而我在卸下了他的左臂之后,倒也没有斩尽杀绝,而是将重剑一举,指着他厉声喝道:“给我滚,不要给我看到你!”
  
  那人倒也听话,顾不得还在喷血的伤口,连滚带爬地朝着远处的空地逃开,凄厉地哭嚎道:“陈老魔、他不是人……”
  
  随着这一人的逃离,原本疯狂的气氛终于被重重一创,特别是那操尸者这一声“陈老魔”喊出了口的时候,清醒过来的诸人终于发现,自己面对的这一位或许真的不是一位凡人,未必会比传说中的十二魔星差什么,而自己此刻扮演的角色,则成为了人家成名路上的垫脚石,仔细回忆一下,自己获得了什么,除了恐惧和死亡,还有什么?
  
  如此一想,诸人心中彷徨,而就在此刻,即便是浑身血液沸腾、杀戮欲望强烈的我,也被自己刚才的猜测所吓到了,生怕小颜师妹误解我是个嗜杀之人,于是便直接将底牌给摆了出来,当下也是从八宝囊中掏出八卦异兽旗,往四周一掷,王木匠出,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八种异兽也逐一浮现,震撼人心。
  
  此阵一出,便让众人更加绝望,而我则站在累累尸体之上,扬剑于手,高声喝道:“我陈志程,今时今日也算是领教了燕赵群雄的手段,不过此番诸事,都是我与武穆王之间的私人恩怨,还有谁想要掺和进来的,上前一步,老子和你单论——谁来?”
  
  我环顾一圈,厉声喝问道,而周遭这六七十人里面,寒蝉噤声,竟然没有一个胆敢再多言的。
  
  这并非是说这些人胆怯,胆敢来这里捞花红的,个个都是胆大包天之辈,不过那些多嘴的、自信的家伙,都已经倒在了地上,大家发现少说话,随大流,反而不那么容易死一点,故而都不敢再言,只是面面相觑,莫名有些迷惘起来。
  
  我看见所有人都不敢发声,狂吼一声,将那重剑朝着泥土里面猛然掷去,剑入过半,而我则指着众人厉声吼道:“还有谁,要与我一战?”
  
  无人应答,黑夜里面,人们带着惊恐的表情,望着面前这个杀人无数的家伙,心中又惊又疑,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我望着这一堆沉默的人,叹了一口气道:“既如此,那还不离开?”
  
  我这一句话说罢,那些人竟然如释重负一般,如潮水一般离去,即便有几人不服,也被相熟的人连拖带拽地给拉走了,望着这些离开的家伙,我晓得自己之前的搏命,总算是获得了成效,想必后面,我就不用再面对这一帮家伙了吧?
  
  我心中宽慰,身子却止不住一阵摇晃,往后倒去。

  1. 小黑:

    沙发

  2. 戀卿:

    哇哇哇噻

  3. 运:

    为啥往后倒去 ?

  4. 晨风-依旧:

    这些跑江湖的连黑手双城陈老魔都没听说过还好意思跑出来混,死有余辜啊~

  5. 起司起司:

    真好

  6. 呦呦:

    晓颜真有福气,在那种情况下有底气说出,不要杀人的话。真是温室里的小百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