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穷追不舍武穆王

2015年1月31日 更新

  这一百多号豪雄之中,未必个个都是坏人,或许他们有的只不过是因为家中拮据。奔着那赏金而来,然而无雷霆手段,怎怀菩萨之心,我之所以表现得这般悍勇凶戾,也是希望能够将这一场生死较量,限定在我和太行武家单独之间,而不会变成一场战线漫长的战争。

  然而刚才这般反复冲杀,倒也真的耗尽了我好不容易存起来的劲气,如此一阵摇晃,小颜师妹过来搀扶我,问我如何。我摆手,说无妨。

  话说完,我又吃了一颗广陵金丹。

  之所以将这珍稀的丹药当做花生豆一般地嚼裹,是因为我晓得这些顺驴下坡的人里面。必将有一部分人贪恋钱财和太行武家的权势,打不过,通风报信总是可以的,这使得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接下来,即将面临的,则是武穆王手下那成群结党的精锐手下。

  服过丹药之后。我将王木匠和八卦异兽旗给收将起来,接着赶回了林子中,瞧见阴暗的角落里。杨劫正在给两个学生在敷药。

  我上前检查了一下,发现都是些皮外伤,倒也没有伤到内里,询问一番。两人都告诉我没事,这会儿歇了一下,感觉好多了,不用人搀扶,自己也能走。

  林齐鸣摸着脑袋,憨厚地笑出声来,而我则没好气地拍了他的头一下,批评道:“学艺不精,还未出师,就想着拯救世界,你们真的当自己是天才啊?现在好了吧,弄成这个样子,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你们的小命没有了,我怎么跟你的父母交代?”

  林齐鸣垂头丧气地说道:“原本倒不晓得外面坏人这么多,这回瞧见了,算是涨了教训——不过陈老师,你真的好厉害啊,万军丛中,七进七出,你比赵子龙还要厉害呢,我什么时候能够有你这么厉害啊?”

  我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没好气地说道:“想和我一样,平日里那就多勤快、用功一点,那就什么都有了。”

  敌人随时都会追踪而来,我们不能在此停留,也不多言,朝着北边的深山继续走,没走多远,却瞧见白合这小鬼也出现了,原来她跟林齐鸣、董仲明分散之后,走偏了方向,后来晓得两人被拿住了,又放心不下,一直在附近徘徊,刚才听到有拼斗声,匆匆赶来,正好与我们撞到一起。

  路上的时候,我了解到三人并没有跟着张励耘往南,去部队里面庇护,而是中途走脱了,此中原因,也多半是心忧我的安危,故而我在将后果给他们讲清楚了之后,倒也没有太多责备,大棒子高高抬起,轻轻落下,准备回去之后再说此事。

  队伍扩展,一行六人,再加上七个草木成精的花仙子,我们一路往北走,终于来到了一处颇高的山峰。

  绕着旁边走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晓得如果不翻越而过,如果绕路的话,只怕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于是带着大家翻山越岭,半路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负责收尾的小紫发现有人在跟着我们,结果我反蹲一回,抓到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可不就是先前树下吸烟的老鼠会,其中一个还被我拿来当做挡箭牌,叫做曾宪威。

  这两人当真是不怕死,我表现得如此强悍,他们竟然还敢跟上来,还潜行了这么久而不被人发现,也算是本事,此刻的我凶性已减,自然不会在小颜师妹面前胡乱杀人,只是将这两人给剥光了绑在树上,至于两人何时得以解脱,这个就看造化了。

  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要晓得这两人跟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和队伍情况,但是为了弥补刚才那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留给小颜师妹的坏印象,我也只有无奈为之。

  不过在特勤组待了这么久,我自然也晓得兵不厌诈的道理,当着两人的视线,我们走的,是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甩开了老鼠会的人之后,我们换了一个方向,开始爬山,往上而走,一路上新加入进来的三位学生也终于适应了这七个草木成精的花仙子,没有再用一种看待怪物一般的眼神去打量了,一直走到了天蒙蒙亮,我们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树林背后,小红姐妹找到了一处地底溶洞,这儿是一个狭长的通道,足有二十多米,而且还是两边相通的,是个不错的栖身之地。

  众人一夜奔忙,又连番大战,走到此刻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不找一个地方歇会儿,恐怕不要等追兵赶来,我们就得累死在路上了,所以在考虑了一下,我决定就在此扎营,而那裸露在外的洞穴口,则被小红、小橙等姐妹用那青木乙罡之法,将其遮挡住,勉强难以发现。

  溶洞并不大,呈现出狭长的游鱼型,我们在最中间的岩石上安歇,大家匆忙之间都没有什么补给,好在我这儿的辟谷丹倒也不少,每人吃了一点,然后各自盘腿而坐,至于小红七姐妹,则负责帮我们放哨。

  作为老师,即便是此刻极度疲倦,我也不得不安顿好这里的每一个人,董仲明和林齐鸣两人身上都有鞭伤,这伤痕其实还是蛮重的,躺在地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将两人叫起来,给他们念了一段清心咒,这才感觉好了一下,而林齐鸣则有些不解地问我道:“老师,那个武穆王为什么这么霸道,不但能够拉那么多的智障过来帮他挖矿,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帮他卖命呢?”

  听到他的提问,我一阵苦笑,虽然有些不忍心,不过还是将这里面的瓜葛给他们讲清楚,让孩子们晓得这个社会的残酷。

  当听到我说起那武穆王说不定有将黑化作白的手段之后,林齐鸣使劲地捏了一下手,然后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老师,我以后若是有你这样的本事,一定不会让这些家伙猖狂得意,逍遥法外的!”

  少年人从来不知道圆滑,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励一番,这才让他们早些睡去。

  当所有的孩子们都陷入了宁静之中的时候,我瞧见黑暗中有一点光芒,却是小颜师妹在认真地盯着我,我笑着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一直来到了荣洞口,指着外面的植株说道:“她们几个,都还听话吧?”

  小颜师妹摇头说道:“到底是吃人肉长大的,虽说重塑法身,不过性子却一时半会难以更改,我对她们,也只有压制,若是想要能够如臂使指,还需要一些时间。”

  我点了点头,抬头仰望,瞧见夜色褪去,山里面湿气重,一片雾霭,林子里有鸟叫、有虫鸣,显得生机勃勃,然而没有人想到,在这样安详的环境中,却潜藏着巨大的危机,说句实话,那武穆王显得实在是太过神秘了,我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听过这么一个人,但是从昨日瞧见的气势,以及能够成为邪灵教的幕后金主之一,此人必然是不凡之人。

  我感觉此时此刻的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甚至有可能真的让他报了这仇。

  果然,我真的就是一个吸收仇恨的家伙啊。

  这种扫兴的话儿,我自然不会再多说,而是埋藏在心里,与小颜师妹闲聊几句,温情脉脉,所有的疲惫和劳苦都一消而散,不过此番时间紧迫,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双手一握即分,又折回了洞中,我闭目打坐,开始行运周天,将广陵金丹的药力朝着百骸之中发散而去,将受损的身体给徐徐滋养。

  打坐是一件极为玄妙的事情,如此一分一分地推进,时间不知不觉就飞逝而走,那人便在玄之又玄间感受力量,只可惜一天能行周天的时间是有限的,我此刻扩展经脉,也只不过多行了十几回,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旁边有人紧张地小声说着话,眼睛陡然睁开,朝着旁边问道:“跟来了?”

  小颜师妹出现在我面前,点头说道:“小红刚才来报,说发现有大批黑衣人在这山峰附近徘徊,似乎笃定我们就藏身在这里,离我们最近的队伍,就在几百米开外的小树林了。”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霍然站了起来,在地上来回踱步,几下之后,我扭过头来,看向了林齐鸣和董仲明。

  他们两人先前被剥了个干净,后来随意捡了别人的衣服套上,不过身上的伤痕虽然敷了药,但是隐隐之间,还是能够有血腥味飘散而出,这味道极淡,不过如果找到合适的兽类或者天赋异禀的人,其实还是能够循迹而来的,或者说他们之所以现在才找上门来,有可能就是去寻找有这种嗅觉天赋的人去了。

  我将这个情况给众人说起,告诉大家,我们在这溶洞中躲藏的方案,恐怕是无法实施了,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我下令的时候,洞口处却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现在才想起来,陈黑手,你不觉得有点晚了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星期六,照例陪家人散步不加更,嗯,具体原因,我过段日子告诉大家。
嗯嗯嗯,我明天加更,妥妥的,你们相信我么?

  1. Rorschach_Ye:

    沙发

  2. 运:

    敌人怎么这么强悍,甩不掉

  3. 运:

    难道非要跟武穆王干一架?好像,打不过人家。又要超水平发挥。这次怎么办呢,一次是魔头出来,一次李道子相助,这次怎么办

    • 小黑:

      这次又是突破极限…就算再突破极限也是很玄,这种地方又没人相助,期待吧

  4. 运:

    又是杨小懒

  5. 1123:

    这几章 太幼稚。。

  6. 呦呦:

    楼上的,你才是真幼稚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