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众叛亲离走绝路

2015年2月1日 更新

  “警戒!”
  
  这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我朝着周围吩咐道,小颜和杨劫立刻将三个学生给护住。而我循声望去,却见东边的那个出口处,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白发老者。
  
  这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练功服,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往洞口一站,立刻将场面给镇压住,我心中凛然,对那人拱手问道:“阁下是?”
  
  我自然知道这个家伙,就是一直在我后面穷追不舍的武穆王,我对于他来说,那是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然而陡然出现在我跟前时,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站在黑暗中,静静地盯着我瞧。这让我有些意外。
  
  我的问话起了作用,这人单薄的嘴唇微微一抿,接着那狭长的三角眼眯了起来,朝着我阴冷地笑了起来:“我?太行武穆王!”
  
  我一本正经地拱手说道:“哦,阁下原来是武穆王,失敬失敬,不知道您此番前来。有何指教?”
  
  瞧见我一脸不相干的表情,这体型高大的老头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我的鼻子愤然说道:“好你个陈志程。你小子杀了我儿也就罢了,还想将我当傻瓜?你以为你这般南辕北辙,我就找不到你?实话告诉你,莽莽太行山。只要你还在这里,就算是钻到了地底下去,我也能够将你给翻出来,信不信?”
  
  我咧嘴笑道:“信,自然是信的,能够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的武穆王,我也未必想要逃开你的追杀,只不过我想说一点,你知道自己儿子到底死在什么上面么?”
  
  武穆王脸色古怪地问道:“我儿身上,有我祖传的追命阴雷符,你杀了他,却能够躲得开雷符的轰击,当真厉害得很,死在你的手上,我不觉得冤。”
  
  我摇头说道:“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儿子,是死在了自己的恐惧和作死之中!要晓得,我当初只不过是跟他讨要一个误入矿场的朋友性命,他竟然骄狂到一点行内规矩都不懂,直接拿火枪扫我们,而后更是要赶尽杀绝,非要置我于死地——你说一下,若你是我,你该如何做?”
  
  武穆王淡定自若地说道:“我若是你,自然宰了他没商量;不过可惜的事情是,我不是你,而是他爹,你宰了我儿子,让我武家绝后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跟你算一下,不然天下间,谁还会再服我?”
  
  我晓得这家伙是有着绝对的信心,故而才会如此心平气和地跟我叙着话,不过他越是如此,我心中的斗志却越发的强烈起来。
  
  此人固然是神秘的江湖前辈,世家大豪,不过我未必会怕他,至多——不过一死!
  
  想到这里,我从怀中掏出了小宝剑,摆了一个迎战的架势,认真地说道:“那好,茅山宗陈志程,领教前辈高招。”
  
  武穆王明明就是一个挖煤的出身,没想到他手朝着腰间一抹,竟然“刷”的一下,掏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折扇来,陡然展开,我瞧见那折扇却是整体金属之物,感觉不像是黄金,不过金灿灿的,扇面上描绘着猛虎下山图,骨架之上全都是镂空符文,显示出此物必定是一件极有名气的法器。
  
  我这边施礼,左手却藏在了身后,示意小颜师妹带着学生们赶紧从另外一个出口转移。
  
  不过是小颜师妹,还是别人,对于我的命令似乎都是毫无异议地执行,带着人朝后移动,而武穆王却仿佛看不到一般,平静地说道:“好一个茅山宗,陶晋鸿收了一个好徒弟,我听说你中了阴雷,浑身乏力,而后又在俞千八的老鼠洞里面待了几天,丹田之中一点气息都没有,结果竟然又给你逃走了,不错,真的不错,现在的年轻人,真的让人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呢,不过……”
  
  他前面对我倒是一阵夸奖,不过说道最后,手中的扇子猛然一抖,竟然将扇面之上的那一头沧澜猛虎给直接抖落下来。
  
  巨虎落地,身长足有四米,十足凶猛地张嘴一嚎,将整个溶洞都给震得抖了三斗,而这大块头一旦出现,却是将整个溶洞都给挤得满满当当,弄得我连一点躲闪的空间都没有,我不太明白武穆王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当下也是冲着那个朝我探爪的猛虎一扬左手,虎口微张,做的是那炼妖壶观术。
  
  我觉得这巨虎是头灵类之物,却没想到这炼妖壶观术激发,那猛虎根本就没有受到一点儿影响,反而是更加狂暴地朝着我扑了过来。
  
  许是瞧见了我刚才的乌龙,那武穆王桀桀怪笑道:“你以为我会无聊到跟你玩假的?小子,你这可就错了啊!”
  
  猛虎扑面而来,我避无可避,只有选择硬着头皮干上去,给小颜师妹他们争取一点时间,却不料我那削铁如泥的小宝剑,在这头巨虎的腹部之下,竟然只能划拉出一道深刻的白印子,根本就无法开膛破肚,一扫前辱。
  
  这畜生自然是老虎,不过老虎与老虎之间,多少还是有些区别的,我仔细一看,它的腹下并不是软肉,而是带着黑色鳞甲的角质层,想来必然也非凡物。
  
  对于这样的东西,养精蓄锐之后的我自然不会有多少担忧,当下也是一边退,一边伺机反攻,却不曾想另外的洞口处却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响,而等我回过头去的时候,小颜师妹他们怎么出去的,又这么回来的,而且显得格外狼狈,这情况让我一阵心惊,外面不是有优昙婆罗七仙女在把握着么,怎么这么容易就给人前后给堵住了呢?
  
  我心中奇怪,这时却听到小颜师妹惊声叫道:“不好,是小红她们引人过来的!”
  
  被人出卖了?
  
  我心中一凉,瞧见前面这头斑斓巨虎扑面而来,当下也是愤慨地一掌劈了回去。
  
  我用的是深渊三法的土盾,那猛虎就算是再厉害,也抵不过深渊魔王阿普陀的通天手段,却也是一身哀嚎,朝着后面跌落而来,这时我才发现那武穆王的身边,居然浮动着红、橙、黄、绿、蓝、靛、紫七种颜色不一的短裙小女孩,如众星捧月一般的,将这白发老者烘托在了前面。
  
  小颜师妹瞧见这幅场景,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一抹难以置信到了极点的表情,颤抖地指向了领头的小红,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们,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红十分孤傲地说了一句话:“自由!”
  
  我瞧见小颜师妹有点儿摇摇欲坠了,显然是被这七个天使面容、蛇蝎心肠的小妖精给气得不轻,毕竟投入了那么多的心血和情感,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接受得了的,而我也不想让她多想,而是冲着那小红喊道:“你们已经收到了小颜师妹的掌控,如果不听话,随时都让你们消失!”
  
  那小红嘻嘻地笑了起来,手掌拍在了白发老者的肩膀上,然后说道:“既然改换了门庭,该有的威胁,我自然是办法解决的,有本事你念咒啊,看老娘理不理你们?”
  
  我瞧见了优昙婆罗七姐妹一眼,晓得她们能够为之依仗的,恐怕就是面前的这一位武穆王了,当下也是再次坚决地问道:“到底为了什么?”
  
  小红没有在说话,反而是最小的小紫忍不住急躁的性子,冲着小颜师妹怀里的八宝囊指道:“看到没有,那里面有俞千八穷尽毕生之力所收集而来的珍贵药材,而经过这东西的配药凝煮,化作的青木精华液都是我们的,而他答应了我们,一旦宰掉你们,这里面所有的青木精华液都是我们的了,你说我们这是为了什么?”
  
  这话是实话,我终于相信了,不过却越发感觉到棘手起来,余光处,见到小颜师妹口中念念有词,恐怕是翻阅俞千八笔记中的咒文,试图控制她们。
  
  然而我却发现武穆王身边的炁场竟然像是那黑洞一般,任何感知延伸过去,都消亡不见了去。
  
  高人!
  
  别的不说,武穆王这家伙能够有这样的炁场反应,真的就是一个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都是顶级的强者。
  
  小颜师妹的举动惹恼了那优昙婆罗七仙女,她们漂浮于半空,手中的青光不停地在手指尖滑落,流淌在地上,而这时那原本光秃秃的岩地之上,却是突然将冒出了无数的藤条来,似乎将我们给束缚住。
  
  这手段当初是我们来缠住别人的,此刻却是也藏到了这样的味道,不过我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当下也是魔威施展,那些藤条却都像见到鬼一般,远远地避开了去。
  
  不过暂时挡住了这些藤条,那头沧澜猛虎却已经再次扑到了我的跟前。
  
  我若是竭尽全力,根本不怕这头畜生,然而因为要时刻留意着旁边的武穆王,于是一时间倒也形成了胶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突然听到杨劫一声低吼道:“这里有个洞,里面很奇怪——不管这么多,先进去吧!”
  
  杨劫带头落下,而我则且战且退,来到了他们找到的地方,却见到竟然是一口枯竭的井眼,竖直朝下,我感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部滑落其中去了。
  
  我看着远处脸色诡异的武穆王,没有再多二话,直接纵身一跃,也跳了下去。

  1. 弥勒:

    大师兄是留给我的,死不了

  2. 邪:

    沙发

  3. 小白:

    赶紧开外挂

  4. 吴杰超:

    没有饮血刀 只带了几瓶蓝怎么够打

  5. 晨风-依旧:

    那一包黑色晶体肯定不是凡品,是不是该排上点儿用处了

  6. 嘉:

    黑曜石?

  7. 1123:

    跟着一群幼稚的人,大师兄也变幼稚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