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实力悬殊即将亡

2015年2月1日 更新

  此身一入井眼之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向上承托的力量,心中骇然。晓得这掩藏在溶洞地下的井眼并非寻常之物,而是有着某一种力量或者阵法在其中。
  
  然而既然已经落下,我倒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双手抱膝,不断旋转,过了好几秒中,被人七手八脚地托住了,我落地之后,瞧见这儿竟然是一处十分洁净的石室,有光线不知道是从哪儿渗出来的,将此间照亮。与俞千八关押我们的那种洞穴差不多,不过在我们的脚下,却是有一种极为复杂花纹的石刻雕版,摆出法阵模样。
  
  我来不及仔细研究此处。赶忙将王木匠给唤出来参谋,现在我们算是被逼到了死胡同里,若是没有变故,恐怕就得困死在这里了。
  
  出来之后的王木匠悬空而立,皱眉打量着这儿的状况,一脸疑惑地说道:“这个地方,应该是某位隐士在此参悟至道的临终之地。如果仔细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找到遗物呢……”
  
  我让它赶紧研究法阵,然后问小颜师妹他们刚才是否有事。才被告知白合的左臂被子弹擦伤了,不过她们倒也警戒,没有被伏击成功。
  
  几人正说着,头顶上面一阵兽吼。我抬头一看,却感觉一股腥风扑面,却是那头恶虎从上面一跃而下,朝着这儿扑将过来。
  
  这恶虎将我们所有的心思都拉回了现实来,瞧见这恶虎下落的时候,两肋之间竟然有一股薄膜展出,如虎添翼,我心中骇然,晓得这个武穆王当真不是凡人,竟然会有这般的手段,将这从未有所听闻的恶虎封印在了扇面之上,竟然并非兽灵,而是实物,恐怕不比我在天山神池宫中所遇到的那福灵豹差上多少。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是稳住了心思,人是这世间最有智慧的生物,同时也是最恶的生物,人怎么可能会被一头畜生给吓到,当下也是让众人退后,而我一个箭步,朝着那墙壁上一步飞蹬,紧接着又一个转身,骑在了这头恶虎的背上。
  
  这恶虎连着虎尾,身长足有五米,我正好落在了它的脖颈之间,一手抓着它脑袋后面的虎毛,感觉它发怒的时候,硬得宛如钢刺一般。
  
  恶虎被人骑住,哪里能够安生,四脚一落地,便侧着背上,朝着墙上一阵猛冲,想要将我给挤到岩壁上去。
  
  这畜生用力,让我有一种即将死去的战栗,不过好在我见识过的场面不少,此刻也能够灵活地晃动身体,一个闪身,滑到了它的腹间,紧接着一手揪住它的毛发,一手则将锋利无比的小宝剑给掏了出来,一剑刺向了它最柔软的脖颈之处。
  
  这一剑,简简单单,然而却用尽了我毕生的修为,以及习剑以来所能够感受到的所有剑意。
  
  这一剑,有死无生,不成功,便成仁。
  
  剑刃入体,虽然十分艰难,但是最终还是刺入了对方的脖颈之中去,而且还割破了大动脉。
  
  切破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就好像是水龙头爆了一般,大量的鲜血喷溅而出,洒落在了我的脸上、手上以及身体上,这些血液似乎还带着某些腐蚀的性质,弄得我浑身黏黏痒痒的,而且还有无数怨力朝着我的身体里钻,结果被我魔威一经施展,立刻被碾压出去。
  
  借着那微弱的光线一瞧,我发现这血,却是蓝色的。
  
  那恶虎被我刺入了脖颈,割断了大动脉,剧烈的疼痛和急速的失血让它变得无比的暴躁起来,嗷嗷乱叫,接着又是满地乱棍,试图想将我给碾碎。
  
  我却如同一只蹦到头发里面的跳蚤,不管它如何翻滚,就是不从它的身体里面下来。
  
  武穆王秉承着“千金之躯坐不垂堂”的态度,刚才并没有从那黑黝黝的井眼中跳下来,然而此刻听到自己的爱虎嗷嗷乱叫,仿佛即刻就要死去,顿时就待不住了,从上面一跃而下,大声吼道:“休伤我虎!”
  
  此人从上方一落而下,宛如重磅炸弹一般,将整个石室都砸得一阵轰鸣,而他在落地的一瞬间,又猛然一晃,却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我举剑相迎,武穆王则横扇来挡。
  
  咚!
  
  两者一阵轰鸣,我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扑面而来,终于再也无法在虎背之上寻找平衡,一个翻身而落,站在了小颜师妹等人的跟前,双手一张,护住众人。
  
  武穆王并没有立刻出击,而是抚摸着恶虎那被我捅得稀巴烂的伤口,此时这儿已经没有多少鲜血流出了,而那恶虎也在刚才一顿蹦跳之中流逝了太多的生命力,在主人的轻拂下,趴在地上,鼻子下的胡须微微一抖,一双硕大的眼睛显得空洞而无力,迷惘地望着自己的主人,所有的凶恶与暴戾都在此刻消失,嘴唇蠕动,伸出一条满是倒刺的大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武穆王的手掌。
  
  它舔了几下,武穆王的手上却是出现了好几道血痕来,不过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到了最后,那恶虎脑袋一垂,却是没有了气息。
  
  武穆王抬起血淋淋的手掌,覆盖在了那恶虎的双眼上,帮它轻轻地合上了眼,似乎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有起来,而是呢喃地说道:“虎儿是我从黄泉恶林之中带来的,它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岁月,同生共死,比我那个不成器的犬子,还要亲近,而如今,它死了——我唯一的儿子,被你杀了,而它,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生命,也被你杀了,陈志程,你真的是太让我恨了……”
  
  我卓然而立,冷声哼道:“你若是不想杀我,何来这么多事故?武穆王,你在抱怨这个世界的时候,有空多问问自己的得失,而不是一味的仇恨,懂么?”
  
  “哈、哈、哈……”
  
  武穆王一开始显得很沉默,突然之间就开始疯狂地笑出了声来,抬头狂笑一番,眼泪都呛了出来,一直到笑断气之后,这才停下,接着缓缓抬起头来,对我寒声说道:“这么说,老子活了大半辈子,现在还得让你来教我做人咯?”
  
  既然是生死决战,此刻的我也是豁出了去,针锋相对地说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既然不会做人,我教一教你,那又何妨?”
  
  武穆王又沉默了,这时头顶上又落下七般颜色的小精灵,为首的小红冲着武穆王说道:“白胡子老头,如果我们帮你,你会不会帮我们对付俞千八那个侏儒怪老头?”
  
  武穆王沉默地点了点头,那小红得意地吹了一个口哨,然后露出了一口小白牙,大声喊道:“姐妹们,为了青木精华液,冲啊!”
  
  七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冲着我们围将上来,她们自然不是主力,不过在旁边如此一阵围绕,倒是弄得我有些分心,而就在我朝着她们望过去的时候,心头却猛然一跳,下意识地将双手往着胸口一挡,刚刚摆正位置,便感到一颗大拳头砸在了上面,一股倾天之力砸落而来,即便是我用上了土盾,都抵不住这般的巨力,整个人向后腾空而起,重重地砸落在了石壁之上。
  
  轰!
  
  我耳边一阵轰鸣,接着听到了石壁碎裂的声音,滑落下来的时候,余光处瞧见自己身后石壁,竟然以自己刚才的着力点为中心,朝着四周如同蛛网一般的碎裂开去。
  
  好恐怖的力量,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尊大炮给轰中了一般,浑身的五脏六腑都移动了位置,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武穆王偷袭成功,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智珠在握地站立在我跟前不远的地方,略微赞赏地说道:“不愧是杀害我儿和爱虎的家伙,竟然能够在我这一记奔雷手之后,还存活下来,当今的年轻一代,你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陶晋鸿果然教了一个好徒弟,所谓的‘茅山三杰’,也当真是名不虚传,不过可惜啊,你居然惹到了我的头上来,招惹这晦气,那就只有怪你的命了!”
  
  他颇有一种埋没英才的惋惜,不过此话说罢,渗血的手再次张开,朝着我拍来。
  
  我心中惭愧,此前这一路走得实在是太过于顺利了,以至于我虽然遇到过很多顶级的高手,却总有人来相帮,殊不知天下间最靠谱的,就是自己,如果一直将心思指望在别人的身上,终究还是会有这么一天。
  
  我能打得过这家伙么?
  
  扪心自问一下,我方才晓得这武穆王虽说此前一直籍籍无名,然而却是顶尖的高手,这老家伙一旦施展开来,恐怕这地洞中的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想着我身后的小颜师妹和学生,我又不得不迎战,当下也是咬着牙齿,又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一声怒吼,朝前而冲。
  
  武穆王冷然笑道:“你给我——死!”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生死对决的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王木匠却怪异地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诸天二郎阵,起!”

  1. 邪:

    沙发。木匠要爆发了

  2. 弥勒:

    留个名

  3. Eweart:

    一直没有出声的大师兄却怪异地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主角光环起!

    • 起司起司:

      哈哈

  4. 晨风-依旧:

    王木匠比那大肥鸟靠谱多了!

  5. 1123:

    主角实力一会高一会低。。真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