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精疲力竭希望生

2015年2月1日 更新

  武穆王双手平推,当空就浮现出了一对放大十倍的巨手,赤红如血。朝着我兜头罩来,我看着无法抵御,当下也是只有咬牙前冲,准备突进到此人的跟前,与其贴身缠斗,然而此刻王木匠却是突然发声,双手招展,竟然凭空浮现出了一个额头之上多出一只眼的金甲武将来。
  
  此人身高两米,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左手斩妖剑。右手三尖两刃刀,面容高傲,不怒自威。
  
  除此之外,它旁边却是还带着一条恶犬。明明是狗,却只比刚才那头恶虎小上一圈,仰头一啸,凄厉无比。
  
  此人一出现之后,额头上面的眼睛陡然一睁,却是金光乍现,四处扫量。但凡被他那目光扫到的人,莫不觉得如坠寒潭,而武穆王的那一对血魔掌。也化作乌有,唯有那王木匠哈哈大笑,叉着腰,冲着那金甲武将朗声说道:“恭请清源妙道真君。此邪魔为非作歹,祸害一方,无恶不作,涂炭生灵,小灵无力,还请真君为民除害,了结此獠!”
  
  听到王木匠充满恭谨的话语,金甲武将看向了武穆王,而对方却凛然一笑,恶声吼道:“二郎神?哈哈哈,真当老子是弱智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法阵阴灵,还真的将自己当做了神邸?老子今天就要会一会,你是个什么东西!”
  
  此人乃一代枭雄,冷血无情,见识也极为多,晓得面前这一位并非什么道教神邸,不过是某位隐士留下来的杰作。
  
  她他当下也是恼怒,双手一翻,却是化作了凤凰模样,朝着拦在我们面前的这金甲武将毫无畏惧地杀去。
  
  武穆王信心满满,那双手翻滚而出的凤凰化作一道黑气,朝着那金甲武将卷去,本以为能够一战而定,却不料那武将并没有与他正面交手,而是挥手一指。
  
  它一指,旁边那头比藏獒还要恐怖的恶狗就如离弦之箭,朝着对方扑面而去。
  
  先前武穆王有虎作伥,此刻却被狗咬,当真是现世报,而他瞧见这猛犬来势汹汹,也不得不将空中那一团黑气朝着下面卷去,口中冷声哼道:“我这迷毒罡气,能破天下间所有的灵物,不管你是神是鬼,先给我现出原形来吧!”
  
  他敢于如此倨傲,自然有着足够的手段,然而他再快,却不如身处法阵之中的恶犬迅捷,却见它猛然一扭身,避过黑气,朝着武穆王胯下咬去。
  
  武穆王下身遭受威胁,赶忙护住周身,却没想到面前的那金甲武将一剑一刀,当头就斩落下来。
  
  他一脚踹开了那恶犬,又连忙用那把金色扇子挡住这重重一击,而即便如此,这武穆王却还能够用意识控制,将他的迷毒罡气朝上而起,沾染到了这金甲武将的身上。
  
  我心中一慌,瞧见他的那迷毒罡气果然厉害,那金甲武将一沾染到这玩意,立刻如沙塔一般溃散而落,化作虚无。
  
  一招得手,武穆王心中大悦,畅然喊道:“如何,老夫的迷毒罡气不错吧,小子,你以为你能挡得住我么?”
  
  王木匠此时却嘿嘿一笑,说了一句话:“所谓‘诸天二郎阵’,你当真以为就只有一个?”
  
  此话说罢,那石壁之上竟然浮现出了十个、二十个、无数个的金甲武将来,额头一律多出一只眼睛来,金甲双刃,旁边还带着一只狗,目光扫量,最终集中在了武穆王的身上,而王木匠则又是一声大吼:“恭请诸位清源妙道真君,还请诛杀此獠!”
  
  “诺!”
  
  这一回一大帮子的金甲武将居然齐声大吼,带着狗,朝着武穆王扑将过去,那武穆王用那黑雾缭绕的迷毒罡气烧死周围四五个,结果被无数金甲武将给淹没了。
  
  他终于抵挡不住,一个纵云梯,带着浑身的鲜血,狼狈地退回了井口之上去,厉声吼道:“陈志程,你别以为你赢了,老子封住这井眼,难道你还能逃脱生天不成?”
  
  话是这么说,不过再说最后一个字眼的时候,我似乎还能听到他抽痛的声音。
  
  这一大堆的金甲武将一直冲到了头顶的井眼处,又都化作了黄沙一般的灵物,纷纷落下了来,然后又融入了刻满符文的雕版之中,化作乌有,而王木匠则毫不犹豫地将八卦异兽旗之中的阵灵招出来,顶在了井眼上,让它们封住了此处。
  
  忙乎完了这一切,它方才抹去额头的汗水,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我这时才觉得胸口一阵闷堵,几声咳嗽,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小颜师妹瞧得担心,上前过来扶我道:“大师兄,你受伤了?”
  
  我摇头说道:“没有,这口血吐出就好多了。那武穆王太厉害,居然一掌就能逼我成如此模样,应该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今天要不是王木匠撑住,只怕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小颜师妹感激地瞧向了喘着粗气的王木匠,说:“王师傅,多谢你!”
  
  王木匠平日里格外骄傲,而此刻却是谦虚地说道:“哪里,那老头实在厉害,要不是你们选在这个地方,我未必能够挡得住他——不过现在也麻烦了,我刚才将这法阵全部的潜力都给逼出来了,恐怕这一次之后,就功效全失了,没有办法再用。”
  
  我疑惑地说道:“这些真的是二郎真君么?”
  
  王木匠摇头笑道:“怎么可能,即便这世上真的有二郎真君,恐怕也不会在这里出现,不过这些法阵聚集的阵灵,的确是从心底里将自己认作了二郎神,我方才会如此客气,不过藏阵于此的那位隐士,当年渡劫而走,不管是死是活,都是一位大拿,只可惜年代久远,法阵气息遗漏,我刚才又竭泽而渔,已经不能再用了!”
  
  经得它的提醒,我方才晓得堵在洞口的这八卦异兽旗,却是担忧那武穆王看透这一切,再次折返而回的结果。
  
  我点了点头,突然瞧见刚才朝着小颜师妹她们掩杀而去的优昙婆罗七仙子不见踪影,诧异地问道:“小红、小橙她们呢?”
  
  小颜师妹听到,咬着嘴唇,默默地张开了右手。
  
  我在她莹白如玉的手掌之上,瞧见了七团烛光,颜色各异,宛如龙眼一般大小,拼命地想要逃出掌控,却又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而小颜师妹则用一种极为悲伤的语调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实在没有想到她们会对青木精华液那么执着,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她们透露了我们的行踪,就在她们准备伤害白合、小床单和小胖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只有将她们给归本还原,化作了本灵……”
  
  小颜师妹是个极为善良的人,即便刚才面对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她也不会伤人性命,更何况是这些与她极为亲热的草木之精。
  
  在此之前,她还跟我商量过如何处置这些小妖精,她对于未来的畅想是,能够将她们带回茅山宗去,去秀女峰的那一片药田,让这些小妖精管理诸多药草,而她,则像对待女儿一般的,好好教导这些蒙昧的小妖精们,好好做人,然而此时此刻,她却不得不出手,将这些草木之精给夺取性命。
  
  什么是本灵,那就是即将离开这个世间的一种状态,就如同人的三魂七魄一般,失去了本体的寄居,根本就待不了多久。
  
  小颜师妹悲伤地对我说道:“师兄,不管如何,我想给她们做一个超度,让她们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毕竟这一路上,她们掩藏痕迹,也算是十分努力,即便是误入歧途,我也得给她们一个交代。”
  
  我摇头,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小颜,不要那么伤感,她们未必会离开这世间,由我来安排吧。”
  
  说罢,我拿出装着光临金丹的瓷瓶,这里面灵气浓郁,倒是能够装下这七个本灵,置于如何安排,我心中也有一些数,总之,好东西来之不易,暴殄天物,这是不对的,是吧?
  
  两人决定完此事之后,开始发动大家在这洞府之中搜寻,发现了一具已成白骨的尸骸,林齐鸣轻轻一碰,那玩意便化作了灰烬,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发现。
  
  这儿唯一的通道,就是头上的井眼。
  
  被困住了,我有些绝望,不过却不能将这样的情绪透露出来,而是鼓励着大家,让大家坚持住,我们的援军,一定会赶过来的。
  
  我是这般说,然而援军并没有来,反而是武穆王一天来骚扰了三回,第一次是找了两个身手高强的敢死队,结果下来就被我们给弄死了,随后他们开始往下面丢手雷,放炸弹,然而八卦异兽旗中的诸般阵灵倒也不是吃素的,都给顶了回去,反倒是让外面炸得横飞,砸落石块无数,到了最后,武穆王弄来了毒气,准备将我们给活活熏死。
  
  王木匠又立功了,它纯熟地运用着八卦异兽旗,将这儿守得如同乌龟壳一般,刀枪不入,毒气回流。
  
  如此过了一天一夜,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而离武穆王上一次出现,已经整整过了六个钟头了,我困倦欲死,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小程,你在下面么?”
  
  我眼睛一亮,豁然站了起来。
  
  他怎么来了?

  1. 小五:

    谁?

  2. Eweart:

    大师兄坐前排

  3. 自我放逐:

    目测罗大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