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急公好义一字剑

2015年2月2日 更新

  叫我名字的人,是一字剑黄晨曲君,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值得信任的人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因为我与他相交与青萍之间,他无数次地救过我,而我也帮过他许多,两人是过命的朋友,对于我来说,一字剑无论是人品还是手段,都是值得我所信任的,在这样的绝境之中,听到他的声音,抛开他那一张丑陋的麻子脸。无疑是一件绝对美妙的事情。
  
  只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有些不确定地朝上应道:“是我,黄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出现在井眼处的一字剑听到了我的回答。顿时就轻呼,接着对我说道:“太好了,你果真没事,不愧是江湖传闻的陈老魔啊,这命格真的是太硬了——外面没人了,你要不要上来瞧一下?”
  
  一字剑对我邀约,而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信他的话语,毕竟有着杨小懒在身边,武穆王就算不对我了如指掌。也晓得个大概,自然也知道一字剑于我之间的关系,他倘若是找一个口技者来,只怕我就上当。给诓出去了。然而就在我心中思忖的时候,那一字剑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担忧,对我说道:“还是我下来吧,不过你可悠着点,我听说你这里可是逼走了武穆王,弄死过青面双雄,端的厉害!”
  
  说话间,一个身影从井眼处落了下来,轻松地落在了地面上,我定睛一看,果然真的就是一字剑。
  
  一字剑脚尖点着碧绿石中剑,一副轻盈的姿态,显然这些年他的进步十分显着,比往日更上了一层楼,而我瞧见那碧绿石中剑上还有些许鲜血印染,显然是在上面也有过一场拼斗。
  
  我激动地上前,与这位忘年老兄拥抱,他一把推开我,皱眉说道:“得了,两男人抱在一块儿,多恶心啊。”
  
  我笑了笑,把我身后的小颜师妹和几个学生介绍给他,一字剑先是眯眼瞧了小颜师妹一眼,点头说“不错”,丑脸之上,硬是挤出了暧昧的笑容,而当他瞧见杨劫、白合、林齐鸣和董仲明的时候,却情不自禁地叹声说道:“小陈,你别的本事我倒也不佩服你,但是选才这方面,当真是让人叹息,这四个孩子,个顶个都是不错的好材料,仔细雕琢一番,定成大器啊!”
  
  我摸头一笑,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学生们说道:“这位伯伯,就是当今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剑黄晨曲君,还不叫人?”
  
  “黄剑尊好!”
  
  天下十大,这个名号对于身处于这个行当中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一件耳熟能详的事情,而瞧见这传说中的人物出现在自己面前,个个都兴奋不已,叫着一字剑近年来的尊号,而被这些孩子们如此叫着,一字剑也颇有些享受,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脸上,多少也有了一些笑容,对孩子们说道:“不错,都是好孩子!”
  
  寒暄过后,一字剑这才告诉了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原来一字剑近年来浪迹江湖,对于天下间的诸多情况了如指掌,而他此番在附近的慈元阁分部办事,听到了有人出重金悬赏我人头的消息。
  
  他觉得不妥,便一路打听,赶了过来,怕天妒英才,若是我一个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以后就见不着面了。
  
  一字剑说起一路寻来的事情时,告诉我他在这太行山附近碰到了几个退回去的有散兵游勇,才得知要弄死我的,却是这太行武家的掌事人武穆王,而我前日在太行山北麓力战群雄之事,他也曾知晓了,对我的表现交口称赞,对我说道:“真正的男人,就是应该这样,要有蔑视天下的霸气,而你那天的表现,当真能和古代时候的张飞怒吼长坂坡有得一拼了。”
  
  他说得夸张,不过能够得到这位面冷心热的高手称赞,也着实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我抚掌而笑,又接着谦虚几句。
  
  一字剑倒是不吝赞美之词,对我说道:“小陈,你可能没有怎么听过太行武家的名号,不过据我所知,江湖传闻已久的大魔头血影手,便是这个武穆王,而他的弟弟武穆生,则供职于民顾委之中,是刘老三那厮的同事,据他所讲,被人以讹传讹,称之为十三太保的那些家伙,个个都是本事非凡之辈,而武穆生,则是十三太保的第一位,目前供职于行动调查处的处长一职,最是厉害不过!”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个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唉……”
  
  一字剑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角落里那头庞然大物说道:“能够在这个家伙的手下逃脱性命,而且还将他儿子和心爱的猛虎给干掉,这事儿还真的是让人惊讶。我一直在外围潜伏,此刻武穆王去找破阵的高手去了,随时会回来,我刚才虽然清理了一部分人,但不敢保证没有人去报信,所以要离开这里,得赶紧走。”
  
  我时刻都准备好了,当下也是催促大家离开,不过一字剑倒是还有点事,问我角落里的这头恶虎尸体,如何处理,你有什么意见?
  
  我这一天防备,已然心焦力瘁,哪里有时间管这畜生,自然是摇头说不晓得,而一字剑则笑了,问我说他去处理一下可好,我自然不会有意见,让他去处理,而我则叫了众人准备,由杨劫先上去打探消息,确认安全了,而后丢下一根绳子来,让大家爬上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一字剑已然拿着碧绿石中剑将这头恶虎给弄得不成模样,先是从那畜生的颚下掏出一颗妖丹来,接着又将这家伙的脑髓掏出,嚼豆腐一般地刺溜喝净,接着又将这猛虎最精华的几节骨头给取下来,插在自己的腰带上,临走的时候,还给我们每人分了一块肝,告诉我们,这玩意滋补,我们这几日疲惫,吃点这玩意,能够顶住气力。
  
  最后的最后,一字剑悄不作声地塞给了我一个硬橛子一般的东西,轻声告诉我,说这玩意对男人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你正好有了女朋友,就拿着,总归是有用的。
  
  我捏了捏,豁然想明白这是个啥。
  
  我虽然想告诉他自己龙精虎猛的,实在是用不着这玩意,不过看他一番好意,小颜师妹又在旁边,便也没有多作拒绝。
  
  一字剑速度飞快,而后我们重返那梭子型的溶洞之中,才发现地上倒了十多个人,全部都是喉口中剑。
  
  显然,一字剑并没有骗我们,要不然他也不会出手杀了这些家伙。
  
  一行人走出溶洞,发现外面还有一些人躺倒在地,这些家伙都带着武器,不过却被卸成了一堆零件,一字剑瞧见我盯着地上的这些铁块瞧,一脸鄙夷地说道:“武穆王这捞偏门的家伙就是不将规矩,明明是个修行中人,居然还玩枪,这样的家伙,碰到一个,老子就弄死一个,绝不手软。”
  
  在一字剑的护送之下,我们一路向北,一直从中午走到傍晚,才到达了附近的乡镇。
  
  到了乡镇,便在路边的杂货铺里找到了电话,我立刻联络了华东神学院的英华真人,才得知她在晓得我们这夏令营出事之后,已经立刻带人赶到了太行山,不过此刻的她现在恐怕待在部队,校务办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直接联络过去。
  
  我再次打,终于联络到了英华真人,她现在正在和那些学生们和张励耘在一起,对我们的情况十分担忧,也正在联络上面,争取能够早日解决。
  
  英华真人还告诉我,不用担心,即使上面不派人过来,她也叫人回茅山请援兵了,那武穆王实在猖狂,那茅山宗倒也不吝出手。
  
  我将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她,并表示会尽快过去,跟大部队汇合的。
  
  我这边联络妥当了,然而刚刚挂下电话,一字剑就走了过来,对我低声喝道:“走,赶紧走,我们离开这里!”
  
  我一愣,觉得实在是有些奇怪,如果在深山里面,武穆王怎么出手,那都还好讲,然而在这样的乡镇里面,他若是也敢动手,只怕我杀不了他,国家机器都要将他给碾得粉碎了。然而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前方却出现了一个两鬓斑白、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身穿唐装的男人,正在市集之中四处相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这个中年男子一脸的正派,除了满脸僵硬,倒不像是什么坏人,我心中一跳,对一字剑问道:“这个人,是武穆生?”
  
  我说话的时候,那个家伙却是从混乱的人群之中发现了我,带着旁边的手下,朝着我这边大步跨来,而一字剑则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都叫你走了,惹了这帮家伙,可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却瞧见那中年男人身边的手下将我给遥遥围住,接着掏出手中证件,高声喊道:“政府办事,捉拿杀人犯,大家让开!”

  1. Eweart:

    大师兄坐沙发

  2. 弥勒:

    啊噢

  3. 运:

    武穆生?难道也跟陆左似的,被坑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