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强颜欢笑已调解

2015年2月2日 更新

  “没有!”
  
  被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这般注视着,那武穆生憋了半天,从牙缝之间好不容易蹦出了这么一句话。结果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铁青。
  
  这武穆生当真是个十分厉害且跋扈的家伙,刚才即使有一字剑、我和黄养神所带领的特勤二组在,他也是二话不说,就是想要硬干,然而当刘长老的出现,终于使得他心中的天平倾斜了,他的确厉害,但是天下间能够同时与这么多强者正面对决的人并不是没有,但绝对不是他,他可以跋扈,可以嚣张。可以目无一切,但是不可以没有脑子。
  
  谁也不是傻子,当这么多人出现之后,武穆生便晓得。即便是自己强行出手,只怕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没有几个会因为他此刻的职位,而不敢下狠手,正如他知道我的身份,也同样胆敢悍然出手一般。
  
  业内的规矩很多。但是最根本的一条,那就是成王败寇。
  
  死了,一切皆空!
  
  然而听到武穆生这般颓然退却。那刘长老却有些不依不饶地说道:“没有,没有你还准备弄死我茅山的弟子?很好,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你先给我说一说。到底是因为什么问题,你放心,我是茅山刑堂长老,倘若门下弟子犯了错,绝对不会手软的!”
  
  黑面太保武穆生盯着他,咬牙说道:“贵宗弟子陈志程,无故杀我兄长独子,手段残忍,情节恶劣,我办事经过此处,顺手拿下他去伏法,这可有错?”
  
  刘长老认真地点头说道:“的确该办,不过我多嘴问一句,陈志程为何要杀你那大侄子呢?”
  
  黑面太保凛然说道:“嫉妒,再加上捕风捉影,一语不合就杀了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必将是个魔头人物,我若是不为民除害,岂不是枉费了我领取的这份俸禄?”
  
  刘长老整个人的脸都黑了,十分配合地朝着后面厉声喊道:“刑堂弟子在哪里,还不赶紧帮我拿下这逆徒?”
  
  他身后冲出四人,朝着我这边走来,而我则不慌不忙地说道:“刘长老,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世间讲道理,哪里有只听一面之词的事情?”
  
  刘长老一愣,摸着胡子说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那么你说一说,你为何杀人?”
  
  我在宗教局特勤组的时候,可没有少写报告,自然晓得如何讲一件事情给有条理地说出来,并且有详有略,一一言明,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众证人可以帮我举证,如此说出,我这才冲着那武穆生说道:“阁下身为公门中人,不问是非,公器私用,必然也参与此事,而此刻更是想要杀人灭口,所以我想要告诉你,该上法庭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不可能!”
  
  武穆生断然否定了我的话语,冷声哼道:“果然是传闻中的黑手双城,茅山果真找了一个好徒弟,不但修魔功,而且舌灿莲花,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而你茅山若是如此偏袒他的话,武某人倒也无话可说了……”
  
  这人说不过,便直接耍蛮,而刘学道长老则冷然说道:“我茅山收什么样的弟子,由不得你来管,若是不服,且与老夫对一掌!”
  
  刘长老倒也是个火爆脾气,这话儿说完,腾出一掌,朝着武穆生拍了过来。
  
  武穆生原本以为人这么多,怎么都不可能再打起来,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着实有些惊讶,不过他也是个顶尖厉害的高手,当下手掌一翻,却也是血气凛然,朝着刘长老轰然印去。
  
  两人的肉掌紧贴一起,接着一阵雷鸣一般的炸响轰然而出,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这是两人毕生劲力的对拼,如此一出,也是竭尽全力。
  
  然而那武穆生终究不如刘长老功力精纯老道,结果一顿之后,身子晃了晃,朝着后面连退了三步,这才稳住了身形,结果脸色一阵暗红,显然是憋了一口血在喉咙里。
  
  武穆生吃了暗亏,反倒是刘长老虽说脸色有些难堪,不过迅速就缓过了气来,冲着对方微微一笑道:“你这口血,喷出来就没有内伤,若是硬憋着,三个月之内,别想跟人动手……”
  
  然而武穆生最终还是没有将这口血给喷出来。
  
  他终究丢不起这个人。
  
  斗不过武力,这家伙就开始讲起了道理来,这人一多,我们这些人自然都不可能一意孤行,所以武穆生一口否定了我刚才说的一切,除了那煤矿的确在他兄长名下之外,其他的奴驭智障矿工、追杀学生等严重罪名,他一缕不认,并且信誓旦旦地说,若是有必要,可以到现场,当面对质。
  
  我听到他说得这般理直气壮,心中开始猜测起了两个可能,第一感觉武穆王并没有让他知道实际的情形,这才使得他能够“理直气壮”,因为他的潜意识中,终究还是相信他的兄长比较多一些,而第二点,则有些可怕,那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意识到恐怕会出事,会闹大,所以武穆王已经将所有的一切不利证据都给清除了,这才使得他智珠在握。
  
  不过不管是那一点,我都希望能够当场验证一番,也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所以在一番争论过后,由五方决议,我们当夜奔赴矿场,查个究竟,并且当面与我所指控的武穆王对质一番,将此事给解决了。
  
  如此商定妥当之后,几拨人都开拔,而我则走到刘长老面前,长躬倒地,认真地感谢道:“多谢刘师叔救命之恩。”
  
  刘长老执掌茅山刑堂,多年来一直都是一副黑脸,对我自然也不会例外,当下也只是淡然地说道:“这是你师父下的命令,你要谢也该谢他,不过看你的手段,即便我不出现,你也未必会有事。”
  
  我依旧恭谨地说道:“我有没有事,这个还未知晓,但是我身边的那些孩子,却极有可能没了性命,就算是为他们,我也得感谢刘师叔。”
  
  两人寒暄几句,刘长老便一脸高冷地带着一列刑堂弟子,跟在了武穆生的后面离开,而我又去看了受伤的林齐鸣和董仲明,小颜师妹正在给他们包扎呢,结果旁边却围着一个黄养神,对着小颜师妹嘘寒问暖,一副热情过度的表现,这让我格外吃味,那手便示威性地摆在了小颜师妹柔软的腰肢上去。
  
  虽然有了亲密关系,不过小颜师妹还不习惯在外人面前与我表现得这么亲热,不过瞧见了黄养神那立刻变黑的脸色,以及我所表现出来的斗争劲儿,她噗嗤一笑,却也没有将我的手打开,而是任我胡作非为。
  
  黄养神在瞧见自己的女神被别人搂住了腰而没有反抗之后,就仿佛被打了一闷棍一样,低声说了一句告辞,便转头离开。
  
  诸位纷纷离开,而一字剑却过来与我辞行了。
  
  他并不跟我们一起去那黑煤窑,而是准备离开此处,他告诉我,此番前来,本来是担心我有危险,而现如今既然师门出面了,也就没有他的事情了,他这个人,平日里最怕两样,一个是见官,一个是见那豪门大派,既然彼此见着都别扭,不如离去。
  
  我没有挽留一字剑,他能够赶过来,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已然是够情谊了,我不能把他当做保姆,要求一直护佑着我。
  
  一字剑走了,临走之前,告诉我恐怕这次过去对质的结果,并不会太好,所以提醒我有的事情,不要意气用事,要懂得妥协,妥协并不是退让,而是战略性的转移,我们收回拳头,是为了更好的打倒对方。
  
  一字剑闯江湖,见过的世面的确不是我能够比拟的,见识也广,等我们连夜赶到了那矿场,果然发现如他所说的一般,此处尽是灰尘蛛网,仿佛废弃了许多年一般,别说没有那几百号智障矿工,除了看场子的门卫老头,别的几乎都没有什么人。
  
  在这个废旧矿场里,我在一起见到了武穆王,明明两人此前打生打死,但是此刻,他却表现得第一次见到我一般。
  
  戏精!
  
  一切都是在做戏,这个是我最深切的感受,然而大家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礼,讲到了后来,还是由刘长老和武穆王两人之间做了沟通,同意了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的确是武陆棋对我动手,我为了自保才误杀了他,而我则放弃对武穆王其它的指控,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
  
  双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真的撕破了脸皮,姑且不论到最后谁胜谁败,但是必定都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还不如维持此刻的现状为好。
  
  这就是最终妥协的方案,我心中即使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在本门长老的压制下,也不得不点头认可了此事。
  
  如此一来,算是“皆大欢喜”,只是原来那些智障矿工,此时此刻,到底被转移到了哪里,又或者,已经被心黑手狠的武穆王给全部灭口了?

  1. 大神--殷:

    老魔和小颜怎么闹翻的

  2. 大神--殷:

    这沙发,坐起来还是有点软。

  3. 陆左:

    兜里不是有那块煤精么?不算证据吗?

    • 运:

      还没弄清楚那是啥东西呢。不能轻易示人

  4. 八点正:

    台上戏,世间事;红旗下,都了然;独其身,终悔恨!

  5.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

  6. 起司起司:

    留名

  7. 吖呗:

    唠唠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