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总有底限需坚持

2015年2月3日 更新

  我心中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不过在总局行走这么多年,我也已经差不多足够的成熟了。懂得此刻倘若一直纠缠下去,以武穆王在朝中的势力,和江湖上的影响力,不但我这边会没完没了,而且还会耽误别人的节奏,特别是现在困在部队营地的那一班同学,如果谈不妥,他们的生命安全也恐怕收到威胁。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晓得我与武穆王这里的仇怨是结成了,这个是死结,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了解清楚的。
  
  武穆王与我。现如今已是生死仇敌,虽说他为了避嫌,此刻是不会杀我的,不过等到风声一过去了。两人必将又是不死不休的情况,而对于我来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过有的事情,我终究还是看不过眼,背地里的调查,一定是会继续的。
  
  别的不说。就算是给我那小舅哥出口气,也是应该的。
  
  双方达成协议,击掌为誓。那武穆王含笑说道:“我很久没有这么欣赏一个年轻人了,虽说你误杀了我儿,但我却并不怪你,甚至很期待看到你以后的成就。到底有多高呢。”
  
  他表现得像一个宽容的长者,我自然不会给人瞧笑话,于是淡然说道:“承蒙前辈高抬一眼,志程鲁钝,别的没有,就是脾气有点儿硬罢了。”
  
  黄养神过来做和事佬,嘻嘻笑道:“武家主大人有大量,不做计较,而陈兄则是少年英杰,风发意气,大家先前都是误会,现在能够待在一起,彼此认识,都是缘分,日后定然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我此番前来的时候,总局的几个大佬都交代过了,和平稳定,是一切发展的基础,希望大家的日子能够过得越来越好……”
  
  既然达成协议,大家就分道扬镳了,武穆生跟着他的兄长一起,而我则在茅山刑堂长老的护送下,前往南边的部队营地,黄养神也需要过去办些手续,故而与我们一块儿同行。
  
  大家连夜赶路,倒也不觉疲惫,我落在了队伍最后,找到了刑堂刘长老,对他说起此事另有深意,我们看到过的一切,应该都是武氏兄弟精心布置的。
  
  刘长老麻将般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冷笑,然后对我说道:“你当真以为我看不出来?”
  
  他的反问让我当时就愣住了,接着听到刘长老对我说起:“武穆王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几天之内将人都给清走了,而且还弄出这般灰尘扑扑的感觉来,不过他唯独没有办法掩盖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的气息!一个封存多年的矿场和一个有着几百人活动的场所,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我们当做看不到,只不过是彼此给一个台阶而已。”
  
  我讶异地说道:“刘师叔你既然看穿了一切,为何还同意了武氏兄弟的提议呢?”
  
  刘学道摇头说道:“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我不妥协,难道还跟他们干起来不成?志程,你要晓得,我茅山宗虽然屹立于世间,但毕竟跳脱不得那滚滚红尘,如果此番与武氏兄弟交恶,那作恶者必然不会被拿住,而一旦让他游离起来,只怕造成的危害会更大,你可能不知道,这太行武家的势力已经蔓延到了八百里的长度,与这样的土豪为敌,终究不附和你师父目前秉承的低调原则。”
  
  我这也只是点到为止,不再多言,毕竟处于刘长老的立场,现在的结果才是他最希望能够看到的事情,而不是别的穷追不舍,生死交流。
  
  我们一路奔忙,沿着山道一直往南,终于来到了学生们暂居的部队营地,这是一个隶属于二炮的师级警备部队,也不知道张励耘走的什么路子,竟然能够让别人将我的这些学生们收留。
  
  部队里面有好多设备和仪器都是高精尖的东西,具有一定的保密级别,故而学生们被安排在最靠外的营地,英华真人等已经提前接到了我们即将到来的消息,让几个徒弟带着学生们在营房处一直观望,而当我们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时,立刻传来了一阵欢欣鼓舞的呼声来。
  
  我返回营地,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我一打听才知晓这几天我的名声已经传得很盛了,学生们都知道我是为了给大家争取时间而只身赴险,而且还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屡次将敌人给拿住,甚至还在无数人的包围中绝地反击,而后又逃脱生天,这样的经历让他们感觉到无比的真实和亲切,纷纷朝着我打招呼,一副极为崇拜的模样。
  
  人群里面第一个冲出来的,是张励耘,他冲过来将我给紧紧地抱住,一脸激动,而我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赞扬他这几天的表现实在不错,学生们能够安然无恙,全都是他的功劳。
  
  与众人一一寒暄,我叫人安排受伤了的林齐鸣和董仲明先去医务室就诊,而后就是与刑堂长老和英华真人的会谈,前者过来,只不过是给我撑一个场面,此番既然人已经救下了,他们自然也没有再多做停留的理由,当下也是告辞,准备着返回茅山宗去。
  
  英华真人跟自己的师兄聊了许久,完毕之后,才将我和小颜师妹给找到分配给她的营房里面去,驱散众人,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她说得很隐晦,不过我却能够了解他所指的到底是什么,只不过没想到她会当着我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题来,顿时就有些尴尬,不过小颜师妹则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下来。
  
  听到了这肯定的答案,英华真人的眉头突然一阵蹙起,对我说道:“倒不是方对你们在一起,只不过时间未到,实话告诉我,你们那啥了么?”
  
  这是再一次确定了,我老脸终于一红了,点了点头,英华真人浑身一震,又是一声叹息。
  
  小颜师妹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呢,瞧见师父这副模样,顿时就慌了,忙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们两个做错了什么?英华真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摇头说道:“没有,男欢女爱,实属正常,你们年纪都不小了,倒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这样吧,回去之后,也别通知别人,我们内部办一场,也算是我给你们的一个交待吧!”
  
  她的语气里有着高兴,也有依依不舍,我当时心情颇有些激动,并没有感受出来,只能表示感谢。
  
  英华真人又告诉我,说此事不能大操大办,具体的事儿,回去再说。
  
  小颜师妹信任自家师父,一切依她,而我则是便宜占足,也不会说出什么不对来,如此算是交待完毕,我辞别了英华真人,留下小颜师妹在此,而我则出了房间,去探望每一个学生,尽量和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过交谈,问一问他们这些天来的收获,到底有些什么。
  
  如此一直到了午饭过后,我方才有时间歇下,因为忙碌一天一夜,颇为疲倦,躺回营房中,头沾枕头,眼睛一闭,就直接睡了过去。
  
  这几天来连日惊慌,彷徨无助,在这儿倒是安全感强了许多,故而一觉睡得颇为巴适,到了夜里方才醒来,盘腿行了一会儿周天之数,门突然被敲响,我问是谁,门外人应了一句:“陈兄,我养神,不知道你有空么,有几句话想跟你聊一聊。”
  
  我睁开眼睛,简单思考了一下,然后下床,将门给打开,发现特勤二组的组长黄养神此刻,却是正站在门口处。
  
  我将黄养神引入房中,因为在军中,倒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两人坐在房间里,开门见山,结果听到黄养神说的话题,我顿时就愣住了。
  
  我原本以为他想跟我谈一谈梦中女神小颜的事情,结果一开口,方才晓得他此刻居然是受了武穆王所托而来。
  
  因为黄养神问起了一个东西,就是白合她们从黑煤矿中偷出来的碳晶,是否还在我的手上,若在,他们愿意付出一些代价,过来与我等价交换。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淡然说道:“比如呢?”
  
  黄养神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来,我接过来一看,却见上面正是我遗落在山崖之间的饮血寒光剑,此刻的它没有了剑鞘,正被一捆红色的丝绸给捆束住,放置在某处平台上,我疑惑地抬头,黄养神说道:“武家主听说这剑是你的成名之物,你若愿意,可用它来换取碳晶。”
  
  我盯着黄养神,平静地说道:“你也知道武家背地里做的那一堆烂事情,为何不指出来,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呢?”
  
  黄养神没想到我会问这么一个孩子气的问题,不由得苦笑着说道:“陈兄,你在局里做了这么久,也应该晓得,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哪有那么多正义需要匡扶,而你们当事人都已妥协了,我又能如何翻起风浪?这些事儿不多说,我此刻过来,只不过是私底下的身份而已,就问你一句话,是否愿意交换?”
  
  我认真地盯了照片上的那把长剑许久,不过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咬牙说道:“不换!”

  1. 大神--殷:

    刀都不要了?

  2. 流水:

    这章快完了 谁用都能抢回来

  3. 船长:

    沙发

  4. 小鱼:

    大师兄真是铁血!!

  5. 晨风-依旧:

    早晚都得干一架,到时候拿回来就好了,反正别人也用不了

  6. 陆左:

    就是不换!且不说两物价值悬殊,就算等价,既然你五木王想要,我就不给你,我开心了而你不开心,这买卖便是赚了!!!打死不换~~~况且~有本事你来打死我啊~~~~~

  7. 弥勒:

    然而我早已看穿一切

  8. 哈哈:

    陈老大牛X

  9. 起司起司:

    w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