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酒醉初议建七剑

2015年2月3日 更新

  “啊?”
  
  黄养神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他与我共事多年,自然晓得我对饮血寒光剑的感情。也晓得它的来历——这剑是我与刘老三、一字剑和已故的于墨晗大师彼此之间的交情见证,也陪着而我闯荡了这么多的江湖岁月,更是使得我如虎添翼的神兵利器,相比之下,那根本不知道用途的碳晶,方才是显得微不足道。
  
  这本是互惠互利、双方共赢的好事,然而我却断然给拒绝了,这事儿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诧异地问我道:“为何?”
  
  我摸了摸鼻子,沉声对黄养神说道:“养神,你与这武穆王家是世交?”
  
  黄养神明白了我的意思。摇头说道:“说是也是,不过你也知道,很多事情都不过是表面功夫,我黄家这家大业大。总得小心收敛,四处结缘,不敢随意得罪人,混个面熟而已,各种缘由,你也能懂。不过这太行武家的确是有些底蕴,据说从那武则天时代留下来的两策仙书。一直封存着,历代皆有豪强而出,与我黄家也有较劲的意思。这么讲,你能明白?”
  
  我点头说道:“如此,我倒也安心了,养神。你能够亲自带队过来救我,我心中自然感激,不过如果你跟武家搭上关系,这个就有点伤感情了。”
  
  黄养神有些不明白地问道:“老陈,我有点不明白了,整件事情,说起来损失最重的是武穆王一家,他不但儿子死了,听说最心爱的宠物也给你宰了,门下走狗被你诛杀无数,至于你,除了丢一把剑,倒也没有什么损失,为何不依不饶呢?”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对他说道:“也许你会说我虚伪,不过我想告诉你,这仇怨,并不是为我自己结的,而是那些至今下落未卜的智障,整整几百个啊,养神,你能想象么?我知道,这世间的确有人对所谓的生死和人性毫无敬意,但是我就想用行动告诉他们,总有一些人,会为了心中的公义,挺身而出,对他们这种行为说‘不’的,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听到了我的理由,黄养神沉默了许久,突然笑了起来:“即使不在总局,你还是没有变——这话儿倘若是赵承风那老油条说出来的,我倒也不会多讲,而你,我终究还是相信你的人品的。放心,这事儿没完,我回去之后,会继续调查的,相信一定会给他们一个交待的。”
  
  黄养神虽说是世家子弟,不过为人倒也踏实,跟赵承风并不是一丘之貉,我伸出手,郑重其事地说道:“拜托了!”
  
  两人握过手,黄养神便没有再提交换之事,而是提醒我,说武穆王有钱有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今后务必多加小心,不要给他得了手。
  
  我点头答应,两人又寒暄两句,临走前,黄养神犹豫好一会儿,这才期期艾艾地问我道:“你与萧家小姐,可有情分?”
  
  我还是点头,坦然说道:“自入茅山,便一直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亲。”
  
  黄养神眼神黯淡地低下头去,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道:“她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待她!”
  
  我颔首,平静地说道:“自当如此!”
  
  黄养神离开了,出门的时候,还回过头来,叮嘱了我一句话:“如果有朝一日拜堂成亲,记得请我喝喜酒,切记!”
  
  这话儿说完,他仓惶离开,就像一败涂地的溃军,瞧见他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心中不由得生出几许同情来,不过我晓得一个道理,爱情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倘若是我心存仁慈,只怕此刻仓惶逃离的那个人,便是我了。
  
  如此想想,觉得还是黄养神离开,算是圆满。
  
  黄养神离开之后,我坐在房间里思忖了许久,这才抬头,对着黑暗说道:“出来吧!”
  
  这话儿说完,头顶的黑暗处便落下来一个黑影,蹲在地上,而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却是带着影子面具的杨劫,他对我说道:“大师兄,是箫师姐担心那武家报复,所以让我给你担当守卫的,你们的谈话,我听了,不过不会说出去的。”
  
  杨劫这孩子性格比较沉默,罕有说话,他我还是比较信任,听到了他的解释,我点了点头,晓得这是小颜师妹的一片好心,倒也没有多讲,挥挥手,让他退下。
  
  杨劫既然愿意给我担当守卫,我自然也不会推辞,当下也是推门而出,发现此刻已是星光璀璨,夜幕时分,张励耘正在不远处等着我。
  
  他瞧见我出来,迎了上来,对我说道:“老大,我见到黄组长进了你的房间,没事吧?”
  
  我不想跟他说起这些事情,摇了摇头,说没事,张励耘点头,指着旁边的两个少校军官说道:“这是我以前在部队的战友,听我说起你便是擒住风魔苏秉义的人,便先过来与你认识一下,喝顿酒,不知道你……”
  
  我看了一下旁边的两位,一个国字脸,一个一字眉,都是那种英姿勃勃的青年军官,伸手与他们相握道:“拿下风魔,并非我一人之功,励耘他夸大了。”
  
  “裴思涵!”
  
  “黄玉衡!”
  
  两人自报姓名,然后那国字脸裴思涵笑着对我说道:“老张与我们是过命的兄弟,他这个人我最清楚了,能够让他如此崇拜的人不多,除了他那个远房亲戚之外,也就只有您了,之前我也不觉得您能够生擒风魔,不过结合我这几天听到的、看到的,可由不得我们不信,陈主任您若是不嫌弃,咱去喝几杯。”
  
  我挥挥手,说道:“别这么客气,什么主任,教导主任也是官儿?我现在就是个老师而已,叫我老陈就好,走,喝酒去。”
  
  他们早有准备,在食堂包间里弄了点下酒菜,然后就是附近农家的自酿米酒,一开始大家还都有些拘束,而酒过三巡之后,那人就熟络起来,称兄道弟,倒也热闹。
  
  一聊天,我方才知道三人原来是一个部队的,不过后来裴思涵和黄玉衡去军校进修了,正好逃过一劫,虽然处于保密原则,不能直接谈及当年的惨案,不过对于风魔那家伙,每个人倒都是同仇敌忾的恨。
  
  这聊天也是天马行空,聊完了远的,又说到近闻,黄玉衡告诉我,他们曾经有一个战友,后来转业了,到了民顾委,我今日所见到的夺命十八鹰里面,其中一个,便是他。
  
  黄玉衡还告诉我,说所幸没有打起来,不然您虽说修为惊人,但是那夺命十八鹰却是费尽心血打造,不但有着诸多阵法,而且还有各种法器对应,一经施展开来,绝对是非常恐怖的家伙,在他们的手底下,可折过不少威名赫赫的家伙,甚至不乏顶尖高手,譬如之前川中唐门叛变的大长老,实力据说堪比青城三老,却也败在此阵当中,实在是了不得。
  
  我听了,不由得一阵后怕,而后大家又谈及了阵法一事,张励耘突然对我说道:“老大,我先前回家,就是在准备北斗七星罡阵的事宜,你此刻既然蛰伏,不如找齐七人,也练出一个来,说不得能够成为助力?”
  
  他的话说得我砰然心动,当年在青城山下,我瞧见青城山的七把剑,心中就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得以实施。
  
  不过要想做此事,还是有许多困难存在,最重要的,那就是人选。
  
  对于这个问题,张励耘倒有自己的打算,对我说道:“老大,所谓七剑,需阴阳协调,男女都有,又要心意相通,不生嫌隙,我觉得我可以算一个,加上尹悦、小破烂,这就有三个了,再从学生里面选出表现比较优异的几个,比如林齐鸣、白合、董仲明以及你的小师弟杨劫,这就差不多齐了,你觉得如何?”
  
  我摇头说道:“尹悦和小破烂,两人虽然不在,但应该没有问题,而杨劫,恐怕不行——他的性子比较孤独,不适合这种剑阵,倒是在崂山修行的布鱼可以考虑一下。”
  
  两人开始谈论起了人选,而我则将怀中的羽麒麟拿出,并且将我托南南做那七把剑的事情也和盘托出,更是将先前那优昙婆罗七仙子本灵被我拿住,可以将其灌入木剑之中,当做剑灵之事讲起,这事儿说的张励耘浑身激动不已,恨不得立刻就开始训练起来。
  
  不过此时还是有许多困难,我们也不得不重视,此刻也只是将框架定好,等待后面条件成熟,一并成立。
  
  酒逢知己千杯少,四人一直喝到深夜,其余三人都喝得有些发飘,各自回去歇下,而我因为身体素质还可以,身子倒也只有些发热,往回走的时候,黑暗中有人叫我,我过去一瞧,却是林齐鸣,他白天受了伤,此刻本应躺在床上,我问他什么事,他抿着嘴唇,对我说道:“陈老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点头,问怎么了?
  
  林齐鸣说道:“昨日在那刻满符文的井眼底下,我发现了一个东西……”

  1. 弥勒:

  2. 晨风-依旧:

    赶紧凑齐了好七剑下天山

  3. Eweart:

    大师兄坐前排

  4. 江伟波:

    肥仔发现了什么家伙

  5. 那把饮血寒光剑:

    林齐鸣的武器?

  6. 今夜我很猛:

    今天有更新吗?

  7. 扬眉:

    更新太慢

  8. Rorschach_Ye:

    七剑要搞起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